战争还在继续,只要一刻未结束,那结果就还两说。

    这场胜利,只不过是迈向战争结果的一步,尽管是很重要的一步,但距离终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个时候高兴,未免太早了。将消息传递出去,那也只是一根用来振奋人心的强心剂。

    会议很快就散了,当李岚走出会议室的时候,便听到了外面的广播声,对索马里语可以听差不多七成的李岚,基本能够听得清楚广播中的内容,除了兴奋,那还是兴奋。李岚多多少少也够理解索马里人的这种心情,一个从来都是被欺压的民族,到了今天,他们依然在承受着各种不公平?;骰僖凰液侥?,用战争的角度来看,他们或许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对于他们自己而言,这是一个巨大转变的契机。

    他现在还没有去看民心的想法,自然无法理解这种潜在的巨大变化。不过,这场战争胜利带来的好处,那是显而易见的。

    来到指挥中心的李岚,便听取了最新的战报。

    联军印度洋联合舰队,在被摧毁一艘航母和另一艘航母失去战斗力之后,双方在印度洋的军事力量便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原本就处于劣势的索马里一方,虽然这个时候还说不上处于上风,但也具备足够强强对抗的联军在印度洋的海军。只要美国本土一天不从太平洋或者其他地区调集新的舰队群过来,那联军的舰队就一本没有办法靠近索马里。对地面战争进行支援。

    先不说美国是否愿意继续把本钱投入到这场战争中,地中海的舰队根本无法短时间进入印度洋。苏伊士运河,联军地中海联合舰队根本无力通过。索马里军方有足够的实力去封锁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的出口,联军是不会冒这个险。

    还有一个办法是直接把太平洋的美国第七舰队调集到印度洋,以决解军事态势的平衡局面。这是这考虑到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成本问题。

    索马里海军两支航母战斗群基本没有太大的损耗,唯一受损的一艘潜艇已经返回军港进行维修,游弋在印度洋上面的索马里航母,可没有丝毫的损耗。而美国已经彻底失去了一艘航母?;褂幸凰液侥钢厣?。这艘受伤的航母,必须要立即返回美国本土进行维修,并且还要派遣护送舰队。

    在如此关口,美国就要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真的该继续派遣新的舰队过来。这支舰队过来,是否可以做到摧毁索马里海军的任务。这点,美国人心里没有底。因为战争存在着太大的不确定性,就像这一次的失败,是美国绝对没有预料到的。

    索马里会如此的财大气粗,一口气就是六十枚导弹,这种工业实力,全世界也只有中美俄具备。现在又多了一个索马里。如果要是让美国人知道,索马里这六十枚导弹的造价只有一百二十万基地资金,换算一下,也就差不多一两千万美金的造价。那美国非得气死不可。

    布什号作为美国尼米兹的最后一艘,上面汇集的都是美国最新科技的成果。造价也一路飙升到六十二亿美元,加上上面的操作人员和战机。布什号的价值早就超过了百亿。一两千万去换百亿,这种巨大的差价,美国可从来没有遭遇过。

    不管是核潜艇还是水面军舰,美国都损失得起,但是一艘航母彻底报废,飘荡在印度洋上,一艘需要花费巨资维修,这种损失哪怕是美国都要心疼好几年。

    损失更加巨大的是这场战争的战略格局,先是对对手的情况了解不多,吃了战术上的大亏,紧接着又是海军的失败,战略布局上,李岚已经占据了优势局面。要挽回这种劣势,特别是战略上的劣势,联军必须投入更多的实力。

    特别是现在,联军的印度洋联合舰队已经开始向南撤离,这就把北方的大片海域交到了索马里手中。联军基本失去了印度洋北部海域的控制,而这个时候,索马里海军的舰队,则可以大胆的对地面战争进行支援。舰队的防御,也可以依托地面的防御力量,盟军海军舰队,则再也不敢进入索马里周围三千公里内的海域,这对地面和空中战场毫无帮助能力。

    ——————

    走上电梯,李岚并没有着急回到控制台,因为他已经两天没有洗澡了,忙碌之中很多东西都顾不上,战果已经出现,也该收拾一下自己的问题。

    很快,一池清水半满,李岚捧着一盒小冰块,倒入水中,然后赤果的躺在水里,享受着冰水的寒意。

    对面的浴室中的落地镜中,透明的小冰块在浴室灯光的映衬下呈现一片柔和的闪光,亮晶晶的很有立体感。

    上半身露出水面,看着镜子中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疤痕,特别是几个十分明显的弹孔,手掌在上面轻轻的抚摸着。

    来索马里之前,李岚身上根本没有伤疤,眼前这片交错的疤痕,都是来索马里之后落下的。每一条伤口,都是一个故事,想当初为了要升级到中级权限,身上留下的弹痕就有两个。为了锻炼意志和身体,在和谭雅、娜塔莎于训练中心内,每天都是刀光剑影,每一场比试都是动真格的,这些伤口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按照基地的手段,这些伤疤完全可以清除掉,但是李岚一直都没有去做,这些伤口能够让他时刻警醒自己,如今的一切来之不易。

    泡澡,对于李岚来说是一种享受,宁静中可以思考很多的问题。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心情好好泡一下,战争最关键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刚刚会议上,法拉赫问到美国对索马里进行核打击的问题,对此,李岚已经有了一点准备,就看今后形式的演变了。但是不管美国是否对索马里进行核打击,该坚决进行反击的,就必须要执行。

    战略机遇本来就是打出来了,好不容易在一个方面取得优势,就必须好好把握住这样的机会。否则,海军目前取得的优势,很快就会被联军挽回,比起战争的后续力,现在的索马里就是坐着火箭也赶不上美国。

    所以,要反击就要趁早,否则夜长梦多。

    眯着眼睛,一遍享受着冰凉,一边思考着如何更有效的进行反击??墒?,一个靠近的脚步声,打断了正在享受中的李岚。

    娜塔莎,这是十分熟悉的脚步声,悉悉索索的脱衣声,也没有瞒住李岚的耳朵。

    流光涟漪地双眸,精巧的瑶鼻,玫瑰花瓣似的唇,如鬼斧神工般的精致脸蛋,颀长秀美的颈项,看上去好像完全丝毫不受世俗沾染……

    肤若凝脂,容光明艳,最让人心动的是她浑身散出来的一种绝世风情,让她看起来好像是来自九天之外的仙子

    秋水明眸里闪烁着极其诱人的异彩涟漪,反射出种种美不胜收的光芒。形状极美的菱形嘴角凝聚着一丝的笑意,让人引起无限地遐想,但是她那高贵的气质却立刻又让产生那些遐想的人们自惭形秽……

    魅惑苍生的外形、冰清玉洁的气质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更让她美的惊心动魄……

    此时,她正静静的俏立在浴池边,微微翘而望,仿佛在欣赏着什么美景一般,柳丝般的秀像两道小瀑布般倾泻在她刀削似的香肩两侧,飘逸之中隐现端庄圣洁,更衬得她美得异乎寻常!

    “指挥官……”池水泛起涟漪,水面的高度微微上升,随着一声诱人的"jiao chuan"声,一双滑腻晶莹的玉臂已经环在李岚脖子上。

    娜塔莎本来就长得绝美。在灯火的映衬下,那张美丽绝伦的玉脸越显得妩媚,看得李岚腹下火气勃。特别是当娜塔莎将自己的双腿放在李岚的腰间,慢慢的坐在李岚的重要部位上,随着水流轻轻的摩擦着,这种极具引人犯罪的动作,让李岚瞬间增大了双眼。

    听到了李岚愈来愈粗重的呼吸声,娜塔莎温柔地笑着,香臀微挪,洁白的玉臂轻环他的脖子。

    娜塔莎只穿了一层紧身的白色薄纱睡衣,整个浮凸的娇躯弯成一道连绵起伏的勾魂曲线,"shu xiong"欲挺,蛮腰欲细,这种情形本来应该是香艳中带着淫美的,但是娜塔莎的脸蛋此时显得无比的恬静,使得整个娇躯都笼罩在一层安详和圣洁中。

    李岚觉得浑身的血都仿佛要冒了出来,他抬起双手,将娜塔莎的纱衣轻轻的掀开,双手握住了那对丰盈和高挺的绝世瑰宝,轻轻揉动起来。

    “??!各个……!”娜塔莎"shen yin"的细语如同梦呓一般,便连自己也听不清楚,“指挥官”也瞬间换成了“哥哥!”。

    接着一双小手轻轻抚摩上李岚的面颊,忽然,她仰起小脸张开樱桃小嘴,轻轻吐出粉红娇嫩的小香舌,咬上李岚的嘴巴,将小香舌吐进李岚嘴巴中。痴痴地绞动。

    ps:风声有些过了,推还是不推!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推?

    不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