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412章 拉响反击的战火
    很久很久以前,学校转来了一个奇怪的男生,他个子高大,穿着却很土气,脑后还留着可笑的辫子。

    “你知道经线纬线吗?”看着眼前土气的男生,老师傲慢的问道。

    男孩呆呆的摇了摇头。

    “那你会画机床和水管吗?”老师继续羞辱道。

    男孩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支柔软的毛笔在宣纸上画出一条优美的龙须。

    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教室。

    所有的同学都开始嘲笑起这个男生,他们骂他土,骂他笨,踢他,打他,有一个小个子同学甚至爬到他的肩膀上差点掐死他。

    经历了这一切的男孩沉默了,他收起那条美丽的龙须,然后义无返顾的拿起毛笔,努力的学着画起自己最不熟悉的机床和水管。

    看到男孩如此的认真,所有欺负过他的同学都紧张起来,他们纷纷跑过来安慰道:“为什么要画这些丑陋的机床和水管,要知道你画的龙须多美啊,你应该继续画那些美丽的龙须?!?br />
    听到他们的话,男孩沉默了良久,而手上却一刻也没有?!暗任已Щ崃苏庖磺幸院?,我要让你们人人跟着我学画龙须……”

    ……

    基地一层的私人会客室里面,李岚走进来时,似乎有些坐立不安的曾志华已经喝完了一杯茶,正在基地中来回踱步,当他看到李岚到来之后,立即上前。强忍住自己的情绪,小声的说道:“李岚。你现在必须跟我立即离开,我已经叫兰州舰做好出航的准备,只要我们一到,就可以立即出发?!?br />
    ——分割线——

    大地在震动,烈焰在翻腾,成群的重炮炮弹呼啸而下,在大地之上开辟出一片片生命绝地,不管是身经百战、号称杀人机器的特种兵?;故歉漳闷鹎沟男卤白?,面对如此恐怖的重炮群轰击,都只有死路一条。静静的看着,任凭那上百条生命在挣扎哀号,直到被炮弹粉碎,没有一丝同情,更不会有怜悯。就当是看一部战争短片好了。

    腾空而起的导弹,划过天空流星般的飞速坠落,长虹一过,就是惊天的爆炸声奏响。刚刚生产出来的六枚v-1dd中程弹道导弹,成为了第一波反击的主力,在联军网络瘫痪后。部队和总司令部失去联系时,攻击也如期而至。

    这便是李岚很早的打算,美国习惯将指挥机构放在本土,保证指挥中枢的安全,但是一旦遭到了无法承受的网络攻击。那指挥机构将和海外部队失去联系。美国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十万的网络司令部居然挡不住索马里网络部队的入侵。这种事情说出去怎么也没有人相信??墒率稻褪鞘率?,现在美国就要承受这种看似高人一等的安排所带来的后果。

    六枚弹道导弹,尽管只有两枚导弹准确命中目标,但是这已经足够了。位于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境内的联军机场,在短时间已经无法支援地面战场。

    远程炮弹如雨落下,一向习惯了用占绝对优势的技术装备去收拾那些未开化的国家和民族的联军今天终于尝到了剑短于人的苦头,在接下来的好几个小时里,他们一直处于挨打状态。红警炮兵显得很有耐心,不断的用精确点杀摧毁他们暴露出来的火力,这种小刀割肉的战术造成的伤亡不算大,但是痛啊,加勒卡约的第四远征军都快要被打疯了!更加要命的是炮火还是来自至少三个方向的,也就是说,他们已经陷入了一个弧形包围圈中!

    在加勒卡约,美军第68装甲旅已经被分割成数段,首尾不能呼应。分割包围进行得很顺利,但是想要吃掉包围圈里的敌人却异常困难。第68装甲旅迅速收缩兵力,抱成一团,活像一群浑身是刺的刺猬,叫人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第一重装师装甲旅一次次冒雨冲击着他们的锋线,都被凶猛的火力给打了回来。在绝境中,美国士兵骨子里的凶悍和顽强彻底爆发了,他们顶着重炮的轰击用机枪扫,用工兵铲砍,用火箭筒轰,都在鬼门关打过几趟滚,这会儿反而不怕了。

    加勒卡约城内地形狭窄,施展不开兵力,只能采取添油战术逐团逐团的投入,一场志在必得的歼灭战很快就演变成了消耗战。联军运输机冒着坠机的危险冲进浓雾区,把第68装甲旅急需的补给空投下去,尽管这种空投方式成本高昂,至少有四架运输机被击落,但是好歹把物资送到第68装甲旅手里了。正是有了这些物资,第68装甲旅才得以支撑下去。当然,也有不少物资是扔到索马里红警兵团阵地上的。

    就在第68装甲旅与红警装甲旅反复拉锯的时候,意大利机械化步兵旅火速驰援过来。这个意大利机械化步兵旅历史悠久,一直是联军的精锐部队。早在一战时期,该部队就以擅长攻坚而威名远扬,要知道那时没有装甲部队,没有空军,蜘蛛网一般四通八达的堑壕、无边无际的雷场、比芦苇还密的鹿砦、庞大的炮兵群、带刺的铁丝网和无处不在的机枪堡垒构筑成可怕的修罗屠场,扼杀了一切谋略的生存空间,进攻变得极其困难而血腥,有时候一天付出伤亡数万人的代价也只能向前推进数百米,堑壕战之残酷,让人谈虎色变。

    在如此残酷的攻坚战之中居然还有一支部队打得如鱼得水,实在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情。在媒体的报道之下,意大利机械化步兵旅的前身成了勇敢、顽强、凶悍、忠诚等等美德的化身,是亚瑟王手中最锋利的长剑。

    只不过,如果抛开那些溢美的词藻,不难看出,意大利机械化步兵旅跟其他部队一样,也在西线的修罗屠场中成片的倒下,整营整营的打光。在战争初期,由于对堑壕战还一无所知,一些士兵甚至还穿着草裙,吹着苏格兰风笛走在队伍前面,大部队则跟在后面排着整齐的队列匀速前进,面对德军的重机枪,后果可想而知————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四百米的。同样,军官敲着小鼓,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伴着鼓点踢着正步前进的德军也是一样的下场,西线的战事几乎就是一场杀人竞赛,同盟国和协约国卯足了劲要比比看谁杀得多,杀得快。意大利机械化步兵旅能在这样一个杀人场中用刺刀撬下一个又一个的高地,实属不易,意大利机械化步兵旅之名永垂青史。

    只不过,这支走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腥风血雨的英雄部队马上要面临新的挑战了。挑战他们的,是一支年轻但绝对不容轻视的部队————由第一重装师的数字化步兵旅一个营、数字化炮兵旅和快速反应旅暂时混编而成的快速反应集群!

    意大利机械化步兵旅可谓神速,对频繁出现的索马里卫戍步兵的骚扰视而不见,一路猛冲猛打,接连冲破卫戍部队五道防线,直扑加勒卡约。

    意大利旅长戴维琼斯少将曾在乔恩中将面前拍胸口表示:永久守住加勒卡约!有了他的保证,当时的第四远征军司令乔恩总算放心些了。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在他们终于看到加勒卡约那地狱之门一般的入口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铺天盖地飞来的炮弹。炮兵雷达测算一下弹道,这些炮弹竟然是从四十公里外飞来的!

    避无可避,无处可逃,意大利机械化步兵旅前锋侦察营顷刻之间血肉横飞。炮弹密如骤雨,团团桔红火光在公路上如滚雷一般轰隆隆的反复辗压,被辗中的不管是人还是装甲车,都瞬间变成一堆碎片四下纷舞。

    一枚炮弹落在指挥车附近不到十米,强大的爆炸波毫不客气地将指挥车掀翻,两名参谋当场牺牲,营长浑身插满弹片,仅存一口气,在血泊中痛苦地抽搐着。

    侦察营反应迅速,释放烟幕将自己遮住,同时离开公路分散开来以躲避炮弹的杀伤。然而就在他们乱作一团的时候,公路两边街道的房屋纷纷倒伏下去,一群群坦克从街道内冲了出来,见车就撞,见人就辗。数架直升机也在房屋间中拔地而起,一枚枚v-1ft反坦克导弹发出疹人的尖啸声疾飞出去,洞穿厚实的装甲将一辆辆坦克的炮塔粗暴地掀翻,侦察营顿时陷入困境。

    得知侦察营遭到伏击后,戴维琼斯少将并没有过多的意外,在他看来如果侦察营没有遭到攻击的话,那才叫意外。只不过敌人还没有他想像的那么高明,如果是他,他就会放侦察营过去,等到主力进入伏击圈再突然发难,叫意大利机械化步兵旅有来无回。

    很快,他马上派出两个营,企图侧击敌军左右两翼,重炮团给予这两个营足够的火力支援。至于侦察营,现在已经跟敌军搅在一起,没法支援了,能活下多少得看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