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439章 你不怕死吗?
    走往野战医院的途中,李岚心情感到格外的舒爽,身体也十分得劲。

    尽管以他的身份,根本不会有自己真正动手的机会,坚持不懈的锻炼,唯一的好处就是强身健体而已。但是,男人心中偶尔的争强好斗之心,有时候也能够给自己带来十分愉悦的享受。

    不管是和娜塔莎、谭雅还是红警兵团中其他的英雄级单位对练,李岚很多时候都有一种使不上劲别扭感,毕竟都是自己人,点到即止。这是他第一次,把自己身体中的力量释放出去,当汉斯倒在自己的脚下的那种满足感,实在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战争带来的压力,对于阵亡战士的默哀和郁闷,都在刚刚那一膝盖释放了出去。汉斯那个可怜虫,医好了也是废人一个了,不成傻子就算是他捡到了,下巴到牙齿,是别指望再有了。

    最后那句对美军俘虏说的不服可以群殴,也不是他无的放矢,他很想好好发泄一下。

    三条战线一个礼拜惨烈的战争,单单第一重装师就死伤近三千人,更有八百个士兵无法再欣赏到这个世界的风云变换,如果加上其他两条战线,这一次战争下来,将有不下于万人的死伤。

    这些阵亡和受伤的将士,都是李岚最忠诚的卫士,他们在李岚心中,一直都占据着很高的地位。

    从阿克钦的指挥部出来后,李岚心中就有一种极其想要发泄的冲动,战争是无法再继续。而汉斯则完完全全的撞到了枪口上,结果……

    穿上衣服离开。李岚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来到野战医院,这回是阿克钦亲自带领。紧紧跟在李岚身边,好像很害怕李岚再次出现什么惊人之举似的。

    野战医院,是战场后方一片临时营地,大片的军用医疗帐篷整齐的摆放在一条直线上,在这些帐篷前,还有八辆随军手术车,一切的手术都在这八辆手术车上进行。

    这是为了进一步确保手术时,能够保证伤口不会被细菌感染,这炎热的非洲。也是病菌最活跃的地区,这种野外手术车辆显得十分的重要。

    这个野战医院是第一装甲旅麾下的战场救助部队,也是战场上士兵受伤时,最好的归宿。一个受伤颇重的士兵,在非洲这样的地方,要是二十四小时内得不到有效的救治,便很容易因为病菌威胁到生命的安全。

    这八辆手术车是专门把受伤严重的士兵从死神那里拉回来的保证,手术车的车体是重型卡车模样,可变式悬挂可以让改造成手术室的后车厢放得很低。后车厢通过机械设备拓展后,长六米宽近两米半的手术内,五脏俱全,各种仪器也都十分丰富。里面可以容纳一场大型手术。必要时也可以同时进行两场中小型手术。

    野战医院的配套设施十分齐全??稍诟髦制蛱跫峦度胧褂貌⒛苁视Υ蠓段У奈虏畋浠?。为了应付各种医疗设备巨大的能源消耗,医院配备了独立的发电机,只要燃料充足。便可以应付医院的需求。同时,医院还配备了完善的水净化系统。在野外完全可以保证饮用水的安全。电能饮用水可自给。不受外部电力、水源等条件制约。功能齐全、设备先进、信息化程度高、机动性能好、自身保障能力强。

    由于部队作战就要有医生来给受伤的人员进行治疗,野战医院也就应运而生。野战医院就是流动使用的为前线受伤人员进行治疗的医院。也可在遭遇自然灾害时应急使用。按照红警兵团的编制。只有独立的旅级单位才会有野战医院的,医生一般是20-30人左右,护士就不一定了,一般是比医生多百分之五十左右。

    装一座这样的野战医院,由于采用了??榛杓?,只需要不到2天时间。所有的东西都装在类似集装箱的箱子里,箱子分为不同颜色,抵达目的地后,箱子可以展开,快速成为一个个颜色各异的建筑:绿色代表门诊部,红色代表住院部,黄色代表手术室。配备有充足的医疗器械,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增加具有除菌功能的医疗帐篷,临时提供病房,缓解野战医院的病房不足。

    野战医院设备非常齐全,规模有100多张床位,包括门诊室、手术室、产房、药品储藏室等。帐篷分为两层,隔热防雨,防阳光辐射,帐篷里的每张床头都对着一个窗户,病人可以决定是否打开。也可以增加帐篷手术室,手术室是一个充气帐篷,内部高压,保证外部空气中的不洁物不会进入?;褂幸桓鰔光室帐篷,与其他帐篷保持较远距离,其x光机的辐射在3米之内就衰减,不会对远距离外的人造成伤害。其次,还有考虑到病人的衣食住行,都会相关的独立配套东西。野战医院有独立的营养厨房,洗衣房、还有产房,传染病隔离病房等很多设施。

    此时,野战医院标准配备的一百多床位早就不够了,一些轻伤者在护士的简单包扎,自己举着消炎吊瓶就离开了。床位上,也都躺满了许多重伤者。

    李岚、娜塔莎、阿克钦三人并没有走进病房,因为这些病房都是封闭式的无菌病房,里面都是刚刚手术完成的重伤者。三人只是透过病房中的透明玻璃,看着里面的护士在不断的忙碌着。

    一间间的病房走下来,李岚心情也再次沉重起来,情况比他想象得要严重得多。这些重伤病房内,许多战士终身都需要假肢来帮忙行走,或者只能一辈子躺在船上,难以动弹。

    其中有几个不得不进行高位截瘫的战士,到现在还处于生命危险期,要是挺不过来。那结果就……

    “像这样的伤兵,有多少?”走到了第五间重症病房。李岚终于忍不住对阿克钦问道。

    “超过四百人,他们有些是不得不截肢。有些是从战场上就下来便是……,唉!”说到最后,阿克钦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叹了一口气。

    “四百人??!”李岚缓缓的闭上眼睛,压根紧紧咬在一起。

    “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无论胜利亦或是失败?!蹦人嵘锌艘痪?。

    李岚睁开眼睛,什么话也都没有说,继续走在每一个帐篷前,时而驻足观望。时而径直走过去。没过多久,李岚就走遍了每一个病房,心中也在不停的思考,该如何去安排这些重伤士兵。

    建立类似美军的康复科技中心?

    这是李岚所想到最好的安置办法,尽可能的让那些截士兵者重新站立起来,让他们尽可能的和正常人一样。

    修建如此一座康复中心,需要很先进的科技支持,也需要每年投入很大的资金。不过,在李岚走完这些病房的同时。也是他下达这个决心的时候,科技和金钱,都是次要。

    就在他正要开始完善心中的这个想法之后,在野战医院外。一颗弯曲的矮棕榈树下,一个穿着平民装束的索马里人正靠在这个棕榈树底下。

    李岚快步走近一看,这只是一个最多十八九岁的索马里青年。很平常的容貌。然而当李岚的视线往下面移动时,瞬间感觉自己头皮有点发麻。

    这个索马里青年的左脚完好无损??墒钦в医诺男⊥?,露出森森白骨。黑色的血管和筋清晰可辨,周围完全翻开的小腿腿肉,已经开始在发浓,成群的苍蝇蚊子,在这条伤腿上起起落落。

    而这个索马里青年仿佛对这些视若无睹,手上拿着两双沾满鲜血的人字拖。很显然,这两双人字拖不是这个青年的,因为他的脚上也有一双人字拖。

    “你怎么在这里?”对于索马里语言,李岚还很不纯熟,但是简单交流还是可以的。

    眼睛一直直愣愣看着远处天空的索马里青年,在李岚出声时,也才发现自己身边来人了,他并没有去看来人一眼,眼睛依旧平静的看着远处,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眼睛深处,似有期盼之意。

    李岚盯着这双平静的双眼足足有十秒后,他这才直起身子,对身后的阿克钦问道:“这人是怎么回事?”

    阿克钦也是相当的疑惑,只能摇摇头,作为回答。

    “叫人过来,把他带到医院去,再这样继续下去,他很快就会没命?!崩钺耙裁挥腥ス肿锇⒖饲?,只是命令他叫人那这个青年带回去救治。

    阿克钦点点头,正要转身返回野战医院时,远处一个战士带着一个护士,正往这里跑过来,当他们看到李岚三人站在这个青年身边时,步伐便加快了几分。

    等两人过来时,阿克钦就立即问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报告长官,这人是搜救队刚刚从哈尔格萨中救出来的一个平民,根据我们的了解,一颗美军炮弹在他们藏身的地方爆炸,他的家人当成全部遇难了,只留下他一个。我们找到他时,便立即把他带回来?!?br />
    “那他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办事的!”阿克钦言语中责怪的意思十足。

    “报告长官,这不怪我们,是这个人太倔强了,他说非得等所有的士兵都动完手术,他才愿意接受手术。本来我都安排好他的手术了,结果却找不到人,我这才急急忙忙找起来,结果就是长官们看到了那样?!笔勘馐偷?。

    听到士兵的回答,李岚走近一步,问道:“他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手术?是不是有什么隐情?!?br />
    “报告指挥官,此人说要等所有受伤的士兵都救治完成了,才愿意接受治疗,否则他宁愿自杀也不会浪费药品?!笔勘苋险娴幕卮鹄钺暗奈侍?,他也对这个顽固的青年,颇为无奈,“他还说,自己的生命没有丝毫价值,不需要把珍贵的药品浪费在他身上?!?br />
    士兵的解释让李岚心中泛起无边的酸涩滋味,什么叫做生命毫无价值,比起那些难得的物品来说,很多索马里人的想法普遍如此,因为对他们来说,生命说没就没了,比起食物是药品,根本不算什么。

    或许也正是因为索马里人的这种长期以来的想法,让李岚从未放弃改变这里的想法。

    李岚没有继续问什么,而是走到这个年轻人的对面,蹲了下来,和他面对面。随即向护士招了招手,说道:“把医药箱给我?!?br />
    接过医药箱,打开后,李岚拿起里面的消毒酒精,用镊子夹起一团棉花,一边用酒精沾湿棉花,一边对眼前的这个青年人说道:“你为什么拒绝治疗,难道你不清楚,一旦伤口溃烂了,就算能够保住性命,你这条腿也没有用了?!?br />
    李岚的索马里语说得很绕口,好在这个年轻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在李岚蹲在他对面时,他便立即认出来对面是什么人,在李岚说完后,便挣扎着要站起来。

    “坐下,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不怕死吗?”李岚右手压住想要乱动的青年,看着一脸激动的年轻脸庞,他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疼痛神色,也看不到哪怕一毫对于死亡的恐惧。

    “比起那些上战场的士兵,我为什么要害怕死亡,我的家人都死了,而我活了下来,我又为什么要害怕死亡?!?br />
    很干脆的回答,声音有些干涩,显然是伤口发炎加上少饮水所致。李岚向阿克钦示意了一个眼神,后者立即将自己的水壶拿了出来,打开盖子,放到青年的嘴边。

    “这就是你拒绝手术的理由吗?”李岚亲自将酒精擦拭在青年的伤口上,也帮他将那些苍蝇驱逐。

    “那里有太多的士兵在等待救治,我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到那些等待救治的士兵,他们的生命才有价值,而我则没有关系?!?br />
    “你叫什么名字?”李岚沉默了片刻后,继续问道。

    “我叫易德里斯!”

    “很好的名字,等你康复了,是否愿意成为我的士兵?”李岚道。

    听到这句话,这个名叫易德里斯的年轻人,神色开始变得异常的兴奋,十分激动的回答道:“我愿意!”

    “那就好好接受治疗,将来就在战场上发挥你的价值?!?br />
    ……

    半个小时后,易德里斯被抬进了手术室,而李岚也启程返回,离去前,他留给阿克钦一道命令:准备随时迎接新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