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真正的精彩才开始,所以,拜托诸位高抬贵手好吗?

    ——————

    在索马里最高法院开始审理外国渔船非法入侵索马里领海事件时,索马里战争和平谈判的第二次接触性谈判也同时开始。

    这一次的谈判地点被放在了八卦城国际大酒店中进行,顶层的豪华会议室作为此次谈判的场地,同时各国谈判代表和联合国监督小组,也都居住在索马里国际酒店中。

    此次谈判作为双方首次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从一开始就如人们预料般的不顺利。

    刚刚放下战争,关掉保险的双方,一见面火药味都还未散去,第一次会面的刺探**流,还没有持续十分钟,就不欢而散,令联合国监督小组的板凳都还没有做热。

    第二天的谈判,还为开始,双方一见面就没有多少好脸色。

    作为原索马里兰的总统,卡欣又是这一次谈判的索马里代表,若问谁能加了解国际政治家们的嘴脸,那非他莫属??梢运?,整个索马里,无人能够比他更加有深刻的体会。

    当初在任索马里兰总统的时候,他就深受欧美国家空头支票的伤害,非但自己一无所获,还为此损失惨重。特别是在当年针对自由联盟的行动中,在美国许诺的大量的好处后,卡欣同意后,结果就是被无情的抛弃。

    美国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给他,而是来了一船的粮食,还有千万美金,如同打发叫花子一般。当时,卡欣就快气炸了,而美国一句你失败了。将他堵得死死的。这让他心中一直都窝着一股火,哪怕到了现在,他也深深感觉到自己被美国人当傻子一般戏弄了。

    所以,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卡欣开始对欧美国家有一种打心底的不信任,越是实力强大的国家,就越容易出尔反尔。而这种事情,美国人已经做了太多次了。朝鲜以及刚刚解体时的俄罗斯都是受害者。

    新仇旧恨加起来,这场谈判自然也就没有那么顺利,当然。除了情绪上有点激烈外,卡欣还是严格按照李岚的交代来进行。什么东西该让步,什么又要坚决争取,以及在谈判过程中对于时机的掌控。

    说实话,卡欣能够在当初索马里如此困难的环境下。把索马里兰建设成为整个索马里最稳定的一方,民众和很少出现饿死的现象。这本身就是一种很强大的能力。用李岚的话来说。任何一个官员在任期间,不贪腐,但是也没有任何作为,这本身就是一种**。你再廉洁有什么用,可你什么都不做,这本身就是犯罪。一个能够把一个一穷二白的僻壤。逐渐的打开温饱局面,这种能力着实不可小觑。

    而这一场谈判,李岚指定卡欣来执行,就是看中了他的能力?;故撬慌访拦疑撕氖虑?。

    与法庭上有着严格的纪律不同,虽然这场谈判双方都拿出了很高的水准,但是在礼貌方面,双方就十分的欠缺。

    会谈一开始,双方便开始新一轮的对峙,联军方面四国推出来的谈判代表,和昨天一样,一开始就站出来,开始就第一个和谈的项目进行讲话:“我们联军四国能够和索马里坐在一起商谈五个国家的未来,这是我们四国做出的最大让步,我们不是没有打赢这场战争的决心,只不过考虑到生命的可贵,希望减少双方的流血。所以,我们也会带来最大的诚意,但我们也希望索马里也拿出诚意,你们已经占据了很大的便宜,我们的底线是不可挑战的。昨天商谈还未有结果的议题,我们也不会做出让步,如果我们还看不到索马里方面的诚意,那这场和平谈判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br />
    和谈的第二次碰面一开始,联军依旧咄咄逼人,拿出了属于强国应该有的姿态。不过,他的这种手段在国际上,已经被用惯了,一来就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加上威胁,这种谈判开局,世人早已经滚瓜烂熟。

    卡欣则是依旧稳坐钓鱼台,根本不把对方的话放在眼中,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如果对方真的有决心打下去,那就不会有今天的和平谈判了。美国、法国这两个国家是何其霸道,特别是在第三世界国家中,眼光一直都是放得高高的,更别说是一直都是殖民地的索马里,眼中根本没有三毫分量。当然,现在这场情势有所改变,美法两国也开始将索马里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可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立即转变这种心态。好在,卡欣眼前的这些联军代表,已经把心态转变过来了,否则今天说话也不会这么“客气”,而是用强逼的手段,直接列好谈判条约,单方面让索马里签署的结果。

    目前,看似被动位置的卡欣,心中并没有着急,在他看来,不是谁先出声,谁就占据了主动,也不是说谁的声音大,谁就是有道理。

    “如果正如安胡斯先生所说的那样,那这场和谈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依我看来,这场战争的结束,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我们双方还未打出一个优势局,如此就来谈判,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笨ㄐ赖幕亓艘痪?。

    正如他所说的,如果双方都不愿意做出让步,那谈判的确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就好像伊朗核问题一样,要不是伊朗宣布停止3%丰度一样铀浓缩的工作,并且稀释那些超过20%的浓缩铀,那美伊谈判也就无法继续下去。

    目前索马里也是这个样子,必须要有一方做出让步,这才有继续谈判下去的可能。就这一点,卡欣的话也指出,如果联军方面无法做出让步,那就让战争继续下去。

    说出这句话,卡欣也不怕真的引发新的战争,因为叫停战争的是对方,他才是站在主动的一方。如今眼前这些人想要占据综合国力,来压制索马里,那根本不可能。

    如果卡欣还是索马里兰的总统,那根本不敢违背这些国家,哪怕是综合国力最弱的意大利,他也要乖乖顺从。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如今的索马里也不是以前的索马里,他有说出这些话的资本,这就是他的自信所在。

    反观联军一方,在听到卡欣的话之后,便开始密密交耳,而这一次被推选出来作为总代表的美方代表安胡斯,则是深深的皱眉,此刻他心中极其郁闷。从走上政治这条路,这一辈子来,他还没有遇到今天这种局面。

    在以往的谈判中,他哪一次不是站在高高的位置上,看着对手一脸的慌张。如今,却三番两次被对方无视,并且还比自己的态度更加强硬。这让他着实难受。国内又催得紧,这场谈判无论如何也要继续下去,要是令战争再一次继续,那奥巴马不找他算账,美利坚的民众也不会放过他。

    而且,他这一次过来,还得到过奥巴马的秘密手令,这场谈判对美国来说,只是一场安慰民众和盟友的戏码,美国真正想要的东西,谈判桌上基本拿不到。

    眼角扫了一下身旁另外三个国家代表之间的耳语,安胡斯十分讨厌这种感觉,他多希望今天这场谈判,只有他和眼前这个非洲人两个,如此他就可以很轻松的完成任务,根本没有必要去照顾身旁另外三个国家的感受。

    “卡欣先生,战争继续与否都不是我们说的算,我们的任务是保证这场和平对话能够取得完美结果。然后对得起国民和政府对我们的期望,我相信双方的国民都不会愿意看到战争继续下去。特别是对于刚刚成长起来的索马里,经济刚刚有所进步,就被狠狠的扼杀,这种滋味是不是很不好受。再者说,以往自由联盟所在的土地,比现在这片土地小得多,南部的国土一片荒芜,根本没有开发的价值。只会眼中拖垮本来就刚刚复苏的经济,这又是何必呢?”安胡斯打算再努力一下,不管有没有结果,最少让身旁三个国家看到自己的努力,在散会后也能够一个交代。

    “那按照安胡斯先生的话,阿拉斯加也不具备很高的开发价值,那美国为什么当初要从沙皇那里购买呢?”卡欣在回答时,直接无视了阿拉斯加丰富了资源,正如安胡斯也故意无视索马里南部丰富的天然资源一般。

    眼见皮球又提还了自己,安胡斯也没有迟疑,道:“这是没有可比性的,双方处在的政治边缘和政策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你们想要出售索马里南部的土地,我们很乐意购买?!?br />
    安胡斯阴阳怪气的话,并没有让卡欣生气,他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想在美国购买一大片土地,别的州我们也不要,就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好了。我们索马里人天天被太阳烤着,也想去试一试冬天的滋味?!?br />
    “这个话题就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吧!”安胡斯眼见对方油盐不进,打算改变策略了。(未完待续。。)

    ★免费阅读万本小说手机版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