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463章 震撼的索马里阅兵(上)
    ps:还有最后十二个小时,求大家本月最后的月票。手机看小说登录m.

    ——————

    收拾好昨夜的撰稿,米拉德整理了下着装,空着手走出了这个平价酒店。

    在路面一家挂着中华拉面馆的招牌下,点了一份拉面,吃完后,在他带着对欧洲意大利拉面浓浓的不满声中,走到了街道上。

    由于他原本就书粗懂一些华语,在恶补了一两个月后,也可以和华人做到了交流。因为他发现,在索马里这里,英语并不好使,很多人都不懂。但是很多索马里人知道华语,也有很多人会说华语。比起用英语去交流,以及学习生僻难懂的索马里语,他选择了华语。

    一个月来,他十分高兴自己的这个英明决定,因为在八卦城的街道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华语的路标,八卦城的居民,也将华语当成自己的第二语言。所以,他来到这里,还没有出现过交流上的困难。

    米拉德在路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这种在全世界都普遍存在的交通工具,在八卦城也是最常见的。固定起步价格是八索马里先令,每公里加两索马里先令,八公里之后,每公里就会多收50%附加燃油费。

    这种收费价格并不算贵,对于稿费收入很不错的拉米德来说,这种价格十分的便宜。在第一天抵达八卦城时,他就委托酒店兑换了一万美元的索马里先令,兑换比率是一比八。这八万索马里先令,就是他未来在索马里的活动经费。

    “您好,请问您要到哪里?”司机师傅一看是一个外国人,便立即从储物格子内抽出了一个电子地图,作势要递给米拉德。出租车公司并没有组织要求司机们都要学习外语,而他们经?;嵊龅酵夤丝?,为了避免交流上的困难,地图在这个时候就会派上用场。地图是采取多语言方式。乘客指哪,司机就会将其送到哪里去。

    “您好,我要去八卦城人民广??!”米拉德用有些跑调的华语回答了一句,并没有接过电子地图。

    司机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他听懂了后座上这个白人的话,开口道:“先生,今天在广场那里会举行盛大的阅兵式。车子和人流肯定会很多,我没有办法给你送到目的地,而且现在那里也禁止机动车通行,我最多给你送到通往广场的入口。如果您认为可以,那我们就走?!?br />
    “没有问题,走吧!”米拉德点点头。根据他的了解,这场阅兵式不但有上万个军人参加,还会有数十万民众前往参观这场阅兵式,对此他已经有心里准备了。

    他不怕拥挤,无论是在中华还是俄罗斯,遇到这种盛况也都是人挤人,他已经有了很多的经验。他此刻有的只是激动。毕竟这种盛况,他在美国是根本看不到的。

    “那好,请系好安全带?!痹谒净幕锷?,这里以坚固为主调的出租车,开始行走在整齐的马路上。朴实的汽车造型,很简单的流线感,所讲究的只有两点,一个是坚固耐用。另一个就是低排省油。

    由于今天是阅兵式,所以在街上到处都是车辆和自行车以及行人,他们的方向都是一致的。

    出租车来到距离八卦城人民广场有两公里的地方时,不得不停下来,因为这里已经汇集不少正在检查通过的行人。

    此时的八卦城晴空万里,时间也来到早上八点,而在广场的各个入口。已经排起了长龙,许多卫戍部队的士兵正在各个入口,监视每一个入口的电子检测仪器。旁边,军犬也在盯着每一个进入广场的人。

    “谢谢!”米拉德掏出了一张一百面值的索马里先令递给司机。随后他并没有等待司机找钱,就走下了车子。十几美元,对他的稿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谢谢!”

    在司机的感谢声中,他走向了排队长龙,加入到排队的行列中。他今天除了眼睛和耳朵外,什么都没有带,无论是相机还是纸笔。

    从他一个来至瑞士的记者朋友了解到,这场阅兵式并不拒绝外国人参观,但是没有任何特殊的待遇。除非你是受到邀请,或者是世界知名人士,否则和每一个人一样,只能排队进厂,然后随即分配到一个站位上。至于能不能看得到整个阅兵式,那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看着前后排队中的索马里人,米拉德摇摇头,文明世界对这里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这里存在着很文明的一面,排队有序,数千人的队伍不见混乱。这种画面,哪怕是在发达国家,有时候也难以看到。

    他们遵守规矩,每个人都在谈论这场阅兵式,目的也都是一样,可是没有一个人是插队的。他们有些人的穿着很不差,生活水平也都很高,有些开车过来的人,并没有自认为高人一等,也是只觉的和大众一起排队。这种场面,在民主美国,可讲究上流社会等级的思想中,是难以想象的。

    队伍的前进速度很快,数千人的队伍不过半个小时就走完了,很快穆拉迪就来到了入口处。

    监督的士兵一看是个外国人,便立即出声道:“请出示你的护照!或者任何有效证件?!?br />
    执勤的士兵在米拉德眼中,比起美国大兵来说,丝毫不逊色他们流露出的威武气质。

    “可以进去了,请走外国通道?!笨戳讼禄ふ?,执勤的士兵在没有发现军犬有反应后,便立即做出了放行。

    通过检测器,走进广场后,眼前有标明了好几个通道,其中就观光通道,还有表演通道,以及还专设了一个外国人士通道。

    根据了解,外国通道也不是什么特权,而是为了把外国游客和索马里人区分开来的一个区域,免得在人挤人的情况下,发生什么摩擦。而观光通道就是索马里人的通道,走进去的都是纯粹来观看阅兵式的。而表演通道,则是那些有申请在阅兵式后,进行表演的团体行走的专用通道。

    非洲人喜欢载歌载舞,庆祝每一个有意义的日子。索马里人也不例外。今天这场阅兵式,不但是索马里军队向外界进一步展示实力的日子,也是索马里人最有意义的一天,因为今天被定为索马里统一日,纪念索马里人真正意义上的国家统一。今天这种日子,索马里各部族都准备好了各自的风俗节目,用来庆祝这一伟大的时刻。李岚也同意了索马里人的热情,在阅兵式后,准备了后续的索马里风俗表演。

    米拉德跟在一群肤色各异的外国游客中间,在执勤士兵的带领下,站在了八卦城人民广场的一号位置,这里距离李岚的行宫(基地)观礼楼不远。身高中米拉德属于人群中拔个的,能够很清晰的看到整个阅兵公路以及观礼楼。

    “很好,终于有一次可以很清晰的欣赏这种盛典了?!?br />
    参加过多次的阅兵盛典,米拉德还是第一次有如此好的位置。他参加过很多次的阅兵,可是除了中华和俄罗斯外,他很少看到令他心神震撼的阅兵式,历次中。不是阅兵式太过于简单,就是人群太拥挤,很多东西都看不到。

    经过半个小时的等待,米拉德眼中观礼楼上终于有了一些变化,不过还未等他看清走上观礼楼那些人的相貌,周围突然爆发的巨大欢呼声,让他差点以为自己的耳膜被震破了。

    “万岁、万岁……”

    一声声倒海翻江,山崩地裂的呼喊。用的全是华语。

    米拉德实在难以想象,在一个国家的最重要的日子上,所有人用另一种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感,这需要多大的支持。一个华人能够让数十万索马里人喊出这样的口号,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这需要多么浓厚的情感,才能无视两者之间的种族隔阂,达到全心全意的拥戴。

    他甚至联想到。一旦这个华人有什么疯狂的念头,恐怕这些索马里人也会义无反顾的跟在他身后。这种盲目似的崇拜,他已经从历史上看到类似的画面的,总之在他心中。总有一种挥不去的恐惧感。

    两耳的嗡鸣逐渐平息下去,他也将心中很不好的预感压在心底,注视起观礼楼上出现的人影。

    此刻,不单单是他,每一双广场上的目光都汇集到观礼楼上。

    依稀可见,十几个身影站在城楼模样的观礼楼边,米拉德十分专注的扫视着上面的每一个人,尽管距离较远,看起来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很清楚。上面的这十几个人,便是这个新兴国家的核心人物。

    其中站在中间的那个挺拔身影,便是缔造这个神奇国度的创始人,一个传奇。

    这时候,一个威严十足的声音宣布:“仪式开始,升国旗、奏国歌!”

    慷慨激昂的旋律响起,米拉德发现,身边的每一个索马里公民都十分专注的跟着旋律唱起来。

    他甚至有种错觉,要是自己也会唱的话,恐怕也会忍不住跟着音调走起,因为这种旋律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气势。

    当广场的旗台上蓝底五角星索马里国旗升起后,观礼楼前,成排的礼炮鸣响,宣布这场伟大的盛典正式开始。

    “……热烈欢迎索马里民主共和国总统、索马里最高军事统帅、索马里自由民主联盟最高领袖李岚阁下讲话?!?br />
    只是一瞬间,整个广场彻底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就是如海啸般的掌声响起,不为别的,每个人都用自己的双手期盼李岚的演讲。

    “索马里拥有今天,不是个人的努力,而是大家努力的成果,自由联盟走过了整整三个年头,我们用行动一次次证明了我们的理念,取得成果的同时,也得到了大家的拥戴。这点我感到十分的自豪,因为大家始终都团结在自由联盟的旗帜下,为了我们更加美好的生活,一起努力奋斗。

    ……

    今天是属于自由联盟,属于每一个索马里人,属于这个刚刚崛起的国家的伟大盛典,作为这个国家最高的领导人,我宣布,在今天,将会用一场巨大的盛典。想全世界展示我们的成就,向世界展示我们索马里声音。

    ……

    我们的人民热爱这个国家,我们的有能力建设属于我们的大家庭,用双手去创造更加美好的一切。

    而我们的军队,有能力,有决心维护我们的主权和尊严,他们是人民的武装。也是索马里民主共和国的守护神,他们发誓会用鲜血捍卫这个国家,用自己的勇气去抗击不管有多么强大的敌人,他们是无谓的,因为在后面,有无数个索马里人在支持鼓励他们。

    ……

    作为共和国总统。我向你们保证衣食住行,作为最高军事统帅,我向你们保证安全与祥和,作为自由联盟的领袖,我向你们保证,凡是侵犯我主权者,必将承受他们负担不起的代价。

    现在我宣布。索马里建国阅兵式正式开始。

    勇士们,扛起钢枪,用你们的诺言,向全世界展示你们的威武雄姿。迈起坚定步伐,铿锵有力的告诉全世界,你们永远是最棒的……”

    “真是热血沸腾,终身难忘?!泵桌乱痪渚浼亲×舜庸劾衤ド洗龅幕牒褚舴?,尽管他的华语讲得不是很好。但是他相信,刚刚的每一句话,他都不会忘记,因为它是那么的震撼人心。

    接下来的画面,米拉德十分的熟悉,似乎是为了展示索马里和中华之间的友谊,这场盛典的步骤和中华十年前的阅兵式。一模一样。

    一辆加长版轿车从观礼楼下的大门驶出,在艾哈迈德的陪同下,李岚站在敞开的轿车后座,检阅部队。

    而这一次。米拉德真正地看到了那名年轻的索马里领导人,他不禁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子,眼前这个华人,看起来比自己年轻多了。估计也不过二十六七岁。

    他的相貌并不太出众,但比自己高一些,整个人看起来很结实,有一种和那些五六十岁的他国领导人们完全不相符的外貌和气势。

    这位索马里领袖的受欢迎度,从身边那些国人身上能够看出来,所有人虽然没有欢呼,但却静静地用目光随着他的汽车前进,直到他消失在前方。

    检阅过后,汽车又开了回来,这一次,米拉德再次看到了李岚,看似平凡,但却让人能够深思的一张脸,上面似乎写满了希望。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觉到,这张看似平凡的面容,自己会铭记一辈子,哪怕到死,也会记住今天这张面孔。因为他看到了这种华人身上,太多与众不同的气质,一直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慑人气质。

    随后,和他在中华六十周年阅兵式上看到的一样,分列式在检阅之后,便开始了。

    这时候整个观礼场上,前排的人员都开始坐下,因为也只有如此,才能够让后面的人员也看得到这一盛况。

    米拉德并没有特殊,他也跟着坐下,在身后,已经有准备好的垫子,显然索马里政府方面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

    整个国庆大典在米拉德看起来,并不复杂,国家统治者们登场,升旗仪式,然后是元检阅军队,接着就是分列式。

    “啪、啪……”

    在进行曲下,阅兵大道上传来整齐的步伐声,大地仿佛在这极有节奏脚步声中跟着颤抖起来,米拉德很清楚这不过是自己的错觉,是对方过于整齐的步伐,令自己产生的一种如同大地在颤抖一般。

    视线紧随踏步声的越来越近,他忍不住和众人一样,屏住了呼吸,全场寂静无比,没有任何主持人来介绍着什么,只有声声震撼内心的步伐声。随着节奏越来越清晰,视线的尽头,一个整齐的方阵出现在眼中,并没有如他预料的三军仪仗队,而是直接来了一个军官方队。

    整齐的方队脚步身形如出一辙,仿佛那不是一个方队,而是一个人,整齐得令人找不出任何的不和谐之感。徐徐前进的军官方队,由于一个立方体的巨型钢铁在平缓推进一般。

    “向右看!”

    突兀的声音在寂静的广场上响起,这是一声索马里语,尽管米拉德听不懂这三个音符代表了什么意思,但是从整齐的方队整齐划一的动作中,他也明白了。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上校领队,在踏过起步线的那一瞬间,瞬间改变了踏步方式,高高抬起左脚。具有右手,高声喝令道:“敬礼!”

    向右看,向观礼楼上的李岚敬礼。同意,李岚也回敬了一个军礼。

    整个军官方队在领队的带领下,敬礼手势完全融合在一起,仿佛都是同一个人控制的,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差异。

    “这就是索马里军队。果然是精锐……”

    米拉德忍不住在内心感慨了一句,在以往他所参加的阅兵式中,一直都有一个念头,除了俄罗斯和中华的阅兵外,根本找不出同样雄壮的阅兵式。今天,在他心中。又要多出一个能够和中俄阅兵式比拟的国家。

    仅仅是看到了第一个方队,他都感觉自己的心脏跟随着节奏狠狠的跳动起来,这种节奏也令他仿佛喘不过气来。瞬间的视觉冲击力,仿佛如同百万雄狮直冲过来,强大的气势仅在一个小小的方队便体现得淋漓尽致。

    此刻米拉德甚至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四年前的中华,那种令人热血沸腾的感觉,再一次从心底燃起。肾上腺素分泌在不断的增加,令他有种深深的快慰之感。这是他第三次有这种感觉,不是本国人,却深刻感受到那种铁血豪情。

    当他把视线放在了周围人员的身上,他看到和他一模一样的神情,身旁这些外国游客,没有一个不为之深深震撼着。

    接下来是整齐的三军方阵,身着的是一种和美国士兵完全不同的军服。按照米拉德的记忆,这种军服有些类似德国士兵的常服,是一种非作战时的军装??ㄆ洳嫉牟剂?,海陆空三种颜色构成了整个方阵。每个士兵的身高都差不多,脸上洋溢着最坚毅的,充满杀气的表情,整个脸庞因为热血和激动。涨得通红。

    紧随其后的是步兵方队,钢枪上的刺刀寒光凛冽,枪口斜斜朝上令刺刀的光芒闪烁出迫人寒意,枪身在阳光下闪烁这钢铁的深邃色彩。

    同时。高挺的胸膛,杀意凌然的表情,上了刺刀的钢枪都在告诉着人们,这不是一只给人们观礼的军队,而是可以随时拉上战场,与敌人做殊死捕斗的军队。

    “德国军人,中华军人,现在还要再加上一个索马里军人,唯有这种军人,才有如此的气势,俄罗斯,美国就要差上一截,因为他们都没有如此骇人的煞气?!?br />
    米拉德毫不吝啬自己的评价,在他看来,严谨的德国军人,肃穆的中华军人,加上令人生畏是索马里军人,才能称得上最优秀的部队。以往在他心中只有德国和中华,现在他还要加上一个。

    至于自己国家的军队,在他心中,评价实在是不高,因为从二战之后,他都没有在自己的军队上面,看到那种震人心魄、一往无前的气势。

    在此刻,他甚至有种回到二战前的柏林,德国党卫军在接受希特勒检验时,那种骇人的煞气。米拉德所观看的阅兵纪录片中,最有视觉冲击力的还是那只在希特勒面前走过的纳粹党卫军,他们的阅兵式虽然同样隆重,同样严肃,甚至那些纳粹士兵们声嘶力竭地喊着‘嗨,希特勒’。

    眼前这支军队,进行只有一个简单的敬礼,但是他清晰的看到,眼前这些士兵眼中闪烁的光芒,和纪录片中,德国党卫军在注视希特勒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精锐,无需过多的修辞?!辈恍枰伎?,米拉德已经想好如何用文章将这些感受一一表达出来,就好像四年前他参加中华阅兵式一样,这种感觉无需用太多的华丽词藻来修饰,写出自己内心的震撼,就是最简单最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