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477章 埃塞俄比亚民族?;?
    位于埃塞俄比亚境内南部地区索马里州的大城市阿瓦萨市中,作为埃塞俄比亚首都南下的重要交通枢纽,这个城市在首都经济圈的影响下,这几年的时间中,经济发展一直都很迅速,并且作为贯穿索马里两条重要河流——谢贝利河和格纳莱河的源头,这里也一直都是埃塞俄比亚文明的重要传承之地。

    在这个城市的旁边,耸立着埃塞俄比亚第二高峰,海拔4193米的卡卡山,只比埃塞俄比亚第一高峰——达尚峰矮四百多米。

    而且从这里开始向非洲中部,也是在卫星地图上,可见的一整片绿色图景,每年的雨季哺育着这个城市,从这里出发,向南方向开始,一直都是埃塞俄比亚国内最重要的粮食基地,埃塞俄比亚的许多农作物也是从这里开始向南大面积种植。

    也因为农业的集中,阿瓦萨市成为一座很重要的粮食仓库,也是埃塞俄比亚境内为数不多的粮食集散城市。

    不过,生活在这里的种族,却不是地地道道的埃塞俄比亚两大族奥罗莫族和阿姆哈拉族,而是超过七百万的索马里族人。埃塞俄比亚作为非洲人口大国,全国人口总数超过了九千万。其中两大族占据了总人口的80%,其中索马里族和提格雷族各占8%,剩下百分之四是由76个少数民族构成,这些少数民族所信仰的也是原始宗教。

    在这些部族中,索马里族长期生活在埃塞俄比亚中南部地区,人口已经接近八百万人。并不比索马里国内的索马里人少多少。

    这里的索马里族和此前索马里国内的索马里族有着根本性的区别,或许是因为来至外族太大的压力。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索马里的各部族都非常的团结。并且组织了一个名为索马里自救联盟的部族组织,作为领导埃塞俄比亚境内近八百万索马里人的组织。也关系着埃塞俄比亚境内索马里人的生死大事。(以上并非华丽胡诌出来的。)

    在阿瓦萨市内一座略显破败的清真寺内,原本洁白的墙壁已经有些发黄,清真寺许多地方也出现墙灰脱落,清真寺主殿堂四周,已经倒下了大片的砖块和围墙,到处都有燃烧过后的痕迹,按照围墙倒塌遗迹的规模来看,这原本应该是一座十分宏伟的清真寺。

    此刻,索马里自救联盟的大长老伊德里斯。一个年纪已经来到七十的索马里老人,此刻的心情正如这间清真寺,沉重而荒凉。

    从他年轻的时候就每天见证了这座清真寺的成长,正如那时候的索马里族在埃塞俄比亚一样,每天都在自强成长。如今他已经老迈,正如这所清真寺,快到了生命的尽头,也恰是此刻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索马里族,到了一个很?;氖笨?。

    拄着拐杖。伊德里斯端坐在清真寺大殿的正方位上,这里是距离安拉最近的地方,也代表了一种殊荣。而他是最有资格享受这种接近安拉的荣誉,因为他已经为了这个民族付出了太多。

    在他下面。数十个埃塞俄比亚索马里族的各部落酋长们安静的端坐着,每个人都在等待他的指示。

    一般来说,当所在国的民族政策正确、社会稳定、经济繁荣、跨界民族境遇不断改善时,跨界民族的民族认同感与国家归属感是基本统一的。但是,当所在国政府不能以平等、公正的态度对待跨界民族,民族观念与国家观念发生冲突时,跨界民族的民族观念往往强过国家观念。如果一个跨界民族内部的向心力增强,其对所在国的离心力就会增大。这两种力量严重失衡的结果,就是跨界民族与所在国的冲突和分离。

    埃塞俄比亚的索马里族问题正面临这种现状。

    索马里族多以游牧为生,宗族观念很强,在游牧生活中,不同家族之间常常为争夺水源和草场而发生械斗,勇敢好武为其民族性的重要特点。在埃塞俄比亚版图扩张过程中,索马里人受益极少。索马里族根本进入不了埃塞俄比亚统治阶层。他们世代固守在埃塞俄比亚南部贫瘠的土地上,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索马里农民日益贫穷。在政治地位和经济发展方面,索马里族聚居区日渐边缘化。因此,索马里人对阿姆哈拉族的统治日益不满,索马里民族主义者组织了自己的**武装组织。

    以往的历史发展经验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任何国家都会反对跨界民族的独立。因为,允许跨界民族独立意味着国家领土主权被破坏,国家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阻止跨界民族独立。面临同样问题的埃塞俄比亚在处理索马里族问题时也不例外。

    从思维逻辑看,万一将来埃塞俄比亚政策失误或索马里族问题被外部力量所利用,在外部政治、宗教势力的刺激下,埃塞俄比亚索马里族在争取民族自决、建立民族国家的旗帜下,有可能从埃塞俄比亚分离出去。然而,若没有国际政治环境的激变和强大的外部势力支持,索马里民族分离主义的目的很难达到。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有了最基本的改变,因为一个强大军事集团就在埃塞俄比亚的旁边。并且这个军事集团还是一个以索马里族为核心的国家。在多次干涉索马里内政中,最后两次埃塞俄比亚都是铩羽而归。

    在二战前西方列强瓜分非洲时,索马里族居住区被人为地分割在不同的国家。但被分割的索马里人始终存有同一民族的情结和建立“大索马里”的梦想。埃塞俄比亚政府为此一直十分忧虑和紧张。在20世纪发生的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的欧加登战争表面上看是为领土而战,其根本原因是埃塞俄比亚政府对国内索马里族独立而担心,因而不惜与索马里作战,以打击其对埃塞俄比亚索马里民族主义者的支持索马里族对埃塞俄比亚南部的奥罗莫族影响也很大。

    奥罗莫族的穆斯林与索马里穆斯林历史上就有紧密联系,奥罗莫穆斯林心中的圣人努尔胡赛因就来自索马里的阿拉伯部落。一个叫穆罕默德的索马里人曾对奥罗莫安纳吉地区的伊斯兰复兴起了很大作用。加之在奥罗莫传播的伊斯兰教与索马里同宗,并且19世纪以来,索马里人不断与邻近的奥罗莫人通婚,导致贝尔地区的奥罗莫人与索马里的认同观念逐渐增强,而疏远了其他埃塞俄比亚人。埃塞俄比亚对索马里在奥罗莫地区的影响和渗透高度警惕,这不难解释为什么埃塞俄比亚多次主动出兵索马里,其目的之一便是斩断索马里和奥罗莫族之间的联系。

    而现如今。埃塞俄比亚境内就开始在酝酿一场巨大的分离?;?,这种?;⒎鞘抢钺芭扇斯室飧愎?。而是埃塞俄比亚境内的民族情绪在这场战争失败后开始爆发出来的后果。

    连续两次的出兵索马里,最终结果都是埃塞俄比亚一方损失惨重。民族的情绪很容易引导到国内的索马里族身上,加上本身宗教间就存在巨大的差异。伊斯兰和基督教之间的冲突,令这种情绪开始带来很多不良的后果。

    埃塞俄比亚议会所有的索马里族人席位一夜之间被撤销,在埃塞俄比亚南部,大部分的索马里族清真寺遭到了武力袭击,许多人开始有组织的破坏起索马里族的财产,在清真寺捣乱,或者在街上成群结队殴打索马里族人。

    只是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中,就要超过五百个索马里族人死在这种混乱之下,尽管埃塞俄比亚联邦已经出动大量的警力维持治安。但有些警察居然也加入到破坏的行列中。为此,许多在埃塞俄比亚政府任职的警察,公务员,军人纷纷下岗,为了就是防止索马里族趁机报复。

    然而这种举动,带来的是更加难以挽回的结果。

    如今,阿瓦萨这座城市中最大的清真寺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要不是索马里族在这里人口众多,恐怕这座清真寺连一块完整的砖头都找不到。

    今天。七十岁的伊德里斯已经无法继续在沉默下去了,召开了这场关系近八百万索马里人生死大事的自救联盟聚会。

    “大家都说说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一百多年了,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忍耐下去,承受着他族的压迫?!币恋吕锼构照纫磺??;夯旱慕驳?。

    “大长老,这种日子不是个头,我们应该离开这个鬼地方?;厮髀砝锇?!那里现在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本刍嵋豢?,便有人马上出声道。

    “对。大长老,我们回索马里!”

    “离开这个鬼地方。别在这里继续忍受这种无休止的压迫?!?br />
    “我赞同回去,回到一个只有什么民族的土地?!?br />
    “我也赞同?!?br />
    “赞同?!?br />
    ……

    这人的话,瞬间得到了绝大部分人的响应,很显然,在埃塞俄比亚生活,对他们来说,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不过,很快也有人站出来反对,“我们凭什么就这么离开,我们在这片土地已经生活了数千人,他们阿姆哈拉族又不是在这片土地上传承,而这块地图,一直都是我们生存的热土,当初只不过是孟尼利克二世侵占的结果。要说离开,那也是阿姆哈拉族从我们这块土地上滚出去。我们就这样离开祖先的土地,交给阿姆哈拉族,那我们该如何向先祖和后人交代?!?br />
    这时候,很多人都沉默了,他们自然舍不得离开这里,可是不离开又能够拿阿姆哈拉族怎么样?人家整个族群人数三千多万,并且掌控着这个国家的军政,难道要学欧加登民族家纺阵线,组成武装力量,联合其他种族,反恐阿姆哈拉族的统治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是不能离开,可是我们要怎么去解救自己呢?难道拿起武器,搞独立吗?让这片土地从埃塞俄比亚分离出去?!?br />
    “这有什么不可,我们在议会的席位和政府部门中的人员。全部被撤销,可以说已经和埃塞俄比亚这个国家没有任何关系。种族的歧视一天没有得到决解,现在还有把自己的失败强加在我们身上。这种国家,我们能够忍受到今天,已经是我们最大的仁慈了。哪怕搞决裂,拿起武器对阿姆哈拉族拼了,也不能继续如此窝囊下去?!?br />
    “可是我们没有武器,而且一旦这种独立一战爆发,那对于我们族群来说,很有可能是灭顶之灾,我的想法是。在有一定把握的前提下,才好动手?!?br />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寻求索马里的帮助,大家都是同一种族,血管里面流淌着是相同的血液,我相信,索马里一定不会看着我们被如此的欺凌?!?br />
    此人的话一出,整个清真寺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并且大部分人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希翼的神色。

    这时候。又人站出来说道:“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不可否认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并不平静,听说和平协议签署时,索马里拒绝签署埃塞俄比亚那份。但是现在索马里刚刚稳定下来。是否会为了我们这些人,从起战端,实在是难讲。毕竟我们和索马里境内的同胞联系得也不多。他们是否会念及我们这些人,恐怕还说不准?!?br />
    “那要怎么办。总不可能坐以待毙。总之,如果不能舍去这片土地。那就要反抗,我相信,到时候索马里境内千万同胞,绝对不会让我们独自奋战的?!?br />
    “就是,欧加登民族家纺阵线这样的组织都有人在支持,更何况是我们。大不了今后,我们联合起来,让埃塞俄比亚每夜都睡不着觉?!?br />
    这时候伊德里斯开口了:“不要再说欧加登民族家纺阵线,他们思想过于极端,并不适合我们,毕竟我们身后还有七百多万族民?!?br />
    对于这个欧加登民族家纺阵线组织,伊德里斯很不喜欢,尽管这个组织内部也都是索马里族人,在维护自己权益上面,不留余力。但是他们的思想过于极端化,手段也过于残忍。哪怕出发点再好,也不是值得他去欣赏。

    “那大长老,我们该如何处理目前的危险处境,每过一天,我们族民的处境就会难过一分?!?br />
    伊德里斯何尝不明白这个情况,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想到就能够做到的,“这件事其真正的决解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寻求索马里国的帮助,马上安排一个请愿书,交到索马里政府手中。至于结果如何,一切就要看安拉……”

    还没有等伊德里斯的话说完,一个匆匆的身影从清真寺大门口跑进来,并且快步来到他的身边,在他耳旁轻声说道:“大长老,索马里政府秘密来人了。说是要来给我们决解困难的?!?br />
    伊德里斯眼睛顿时焕发出神采,整个人仿佛都年轻了好几岁,嘴上一点都不慢,十分小声的说道:“马上请到密室,还有,一定要保密?!?br />
    “请大长老放心?!崩慈擞挚焖俚淖叱鋈?。

    “大家继续讨论一下!我先离开一会儿?!币恋吕锼购芨纱嗟男剂艘痪?,然后颤颤悠悠的起身,朝着清真寺后院走去,留下数十个茫然的酋长,一时间纷纷猜测来人到底和大长老说了什么?

    两分钟后,大长老伊德里斯来到位于清真寺下面的密室中,在他刚刚坐下时,刚刚那个年轻人就带着一个传统索马里装束的黑人走了进来。

    “大长老,人已经带道?!?br />
    “下去吧!”伊德里斯挥一挥手,等那人离开后,他便开口道:“我是索马里族自救联盟的大长老伊德里斯,请坐,不知贵客尊姓大名?!?br />
    来人解下头巾,将手上的公文包放在一遍,十分自然的坐在了大长老的对面,然后一脸微笑的说道:“我并没有名字,当然,您可以称呼我为068?!?br />
    “那好,068先生,你真的是来至索马里?!币恋吕锼挂槐沧蛹姆缬甓嗔?,也不在意对方这个奇怪的数字有什么含义。

    “不错,天下索马里人是一家,这是我们索马里政府执政理念,强大的索马里是每一个在外索马里人的坚强后盾?!?68十分认真的说道。

    “那你来这里是?”听到对方的回答,伊德里斯强忍心中的激动,说道。

    068保持着脸上的微笑,说道:“我是代表索马里总统前来这里帮助你们的,尽管我们总统是华人,但是对于索马里族一直都是拿自己同胞看待,在得知你们有困难时,便立即启动的多项援助计划。不管你们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会坚决支持你们的。哪怕是出兵!”

    “那我要如何相信你?”伊德里斯尽管心中激动万分,但还是没有轻易的选择相信。

    “您不需要相信我的身份,您只要相信自己判断和眼睛?!?68边说边从公文包拿出一个包装完好的手机,放在伊德里斯的面前,说道:“这个手机直接按拨号键,就可以直接和我们的副总统穆罕穆迪阁下取得联系,到时候,您需要什么,直接告诉他便可?!?br />
    068说完,便站起身子,缠上头巾,向伊德里斯微微弯腰行礼后说道:“现在我告辞了?!?br />
    看着已经离开的068,伊德里斯颤抖的盒子里拿出手机,深深吸了几口气,按出了拨号键。

    通话很快被接通:“喂,我是穆罕穆迪,你是?”

    “我是埃塞俄比亚索马里族自救联盟的伊德里斯,您真的是索马里两个副总统之一的穆罕穆迪先生?”伊德里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疯狂的心跳声,幸好他没有什么高血压,否则……

    “不错,这个通讯频道已经卫星加密过,您有需要什么就直说,作为一个索马里人,我有心为每一个索马里人的人身安全提供帮助?!钡缁澳峭?,穆罕穆迪说道。

    伊德里斯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很庄严的说道:“我想要让七百多万埃塞俄比亚索马里族人,成为索马里的公民?!?br />
    “没有问题,但是此事需要你们的配合?!?br />
    “需要我们怎么配合?”

    “具体的要如何配合,我们会派遣专员过去指导?!?br />
    …………

    基地内,此事穆罕穆迪、法拉赫正和李岚面对面的坐在一起,作为索马里的首任总统,根据索马里宪法,李岚任命了他们两个作为自己的行政副手。

    爆发在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索马里族?;?,李岚很早就知道了,这两年随着他的崛起,对埃塞俄比亚的影响尤为巨大。一个强大的索马里,是埃塞俄比亚最不想看到的,利益上的牵扯姑且不论,但是多民族国家,对于跨民族国家的强大,总是保有最大的戒心。

    埃塞俄比亚自然很清楚国内一直以来的民族独立?;?,一旦索马里发展壮大,势必会影响到国内的索马里族。然而,这几年来,各族之间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国家的向心力开始土崩瓦解。

    这也是为什么李岚没有打算战争一结束就立即完成基地强制任务,除了他想要让士兵们休整一下,也是想要让自己有更加站得住脚的理由。毕竟二战后欧洲各国全速的欧洲各国边界不可改变的协议,对全世界的影响甚大,一个没有理由去侵占他国领土的国家,这种事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就算是美国也承受不住。

    哪怕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也要找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去实现自己的野心。

    酝酿在埃塞俄比亚的民族?;?,已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发酵,李岚以前从未去干涉,为了是避免让其他国家事先明白自己的目的。现在他就要开始有所动作了,准备的时机已经到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