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495章 剧变的埃塞俄比亚局势
    ps:在后面,华丽会适当考虑加一些红警3的装备?!骸惶炜找簧尴?,眼‘快看书闪亮登场高级权限之后,在终极之上还有一个权限。所以,那些期待红警3的朋友,也不要太着急。

    昨天华丽接到了一个私信,居然有人猜到了基地三个上将中,除了谭雅之后的第二个上将。至于这个上将是谁,现在不公布。

    对于此事,必须给加更!所以,华丽做了一个决定,准备找个合适的时间(14号或者15号),爆发一下。

    最后,大家看书别忘了投推荐票哦!

    ——————

    埃塞俄比亚境内,连续一个多月以来,一种莫名的气息开始在全国蔓延。每一个公民,不管是哪一族人,都能够清晰的感受这种变化。

    埃塞俄比亚国家电视台,各个地区的电视台频道,国家媒体地区媒体报刊,都慢慢的呈现出一连串的报导,那就是埃塞俄比亚现在正在面临分裂的?;?。

    所有媒体和报刊,所指的目标都是索马里族,这个令埃塞俄比亚其他部族都没有感觉到意外的民族。

    索马里的崛起,埃塞俄比亚高层内心的忧患心理不断出来的作祟。从埃塞俄比亚**以来,关于索马里人的问题,就一直都没有真正平息过。如今的周围形式,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算,此前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索马里族人没有外来的坚定帮助,根本不可能从人口九千多万的埃塞俄比亚国家中**出去。

    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从战败以来,也不是知道是谁开始将这种忧患之心传开的,政府高层也不得不就这个几十年的老问题,做出数十年来最坚决的决定。

    在事件酝酿的期间。国内部族间开始倾轧索马里族的时候,埃塞俄比亚高层也没有闲着,首先取消了索马里州的存在,撤掉了凡是索马里族的官员,军队中也将原本索马里族的士兵直接强行退役。国会席位中的六个索马里族席位,也在几天内,全部被剥夺。

    这种气息下,阿姆哈拉族也开始不断的煽动族人和他族??冀邪ОH肀妊橇焱镣暾男卸?。将索马里族从各个城市中驱赶出去,抢夺索马里族的所有财产。

    而这些只是开始。有了压迫也就有了反抗,流血冲突开始出现,作为非洲彪悍的民族之一,索马里人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民族,自古游牧生活遗留下来的血性,开始爆发。

    只是半个月时间的酝酿,在埃塞俄比亚战败之后的两个月后,这种流血冲突的规模已经在全国蔓延,特别是在埃塞俄比亚南部。每个城市都陷入了混乱。

    近八百万索马里族聚集在一起,开始为了自己的家园,抵御着不公平的对待。年轻的索马里族人拿起棍棒和刀械,站出来维护其他索马里族的财产,和代表信仰的清真寺。

    南部每一个城市和小镇,种族之间的冲突。已经有朝着信仰之间的冲突而进化。

    而了避免索马里真正发难,埃塞俄比亚政府也是极力控制警察、内务、预备役、军队卷入这样的冲突中。

    不过,当形式真正蔓延开来,很多东西都开始无法控制了。有些人是真的想要防止国家分化,有些人则是无脑的跟风,也有不少人是趁机捣乱,更有甚者大发灾难财。

    来至厄立特里亚、埃及、苏丹等地区的捣乱分子,也不断趁机扩大冲突的规模,制造各种媒体舆论,对目前已经开始呈现糜烂的局势。进行进一步的煽风点火。

    此刻的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市内,种族之间的冲突也开始越演越烈,多个国家已经宣布停飞前往埃塞俄比亚的国际航班,并且对来至埃塞俄比亚方面的乘客,进行最严格的检查。

    很多前往埃塞俄比亚的旅游团已经全部停下了,并且有很多国家已经开始进行撤离侨民的工作。

    国家的经济已经开始出现了严重的下滑,许多工厂在动乱中被洗劫一空。如果这种形式再不控制的话,那就不单单是索马里族的问题了,宗教形式本来就复杂的埃塞俄比亚。很有可能让整个国家都进入全面动荡之中。

    总统府内,八十八岁的埃塞俄比亚现任总统吉尔马沃尔德乔治斯已经快结束了任期,再有几个月,他就可以光荣的退休了。

    然而,这位总统此时就算是想退也退不下来,政治本来就是如此,当你一帆风顺的时候,朋友海了去了,可是当你惹上大麻烦的时候。也不乏落井下石之辈。

    吉尔马是一个传统的亲欧美国家代表,在任的十二年内。一直都致力于保持和欧美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喜欢和其他国家共同发展经济,把埃塞俄比亚打造成为地区强国,他的功劳不小。

    但是,正是为了让埃塞俄比亚在北非的话语权更大,他也经常和周边国家之间有过很多的不愉快。一条尼罗河就让埃塞俄比亚和埃及的关系,陷入了历史的冰点。

    他是奥罗莫族人,一直以来对索马里族的关系也不错。当初他还是众议院议长的时候,就极力促成了索马里州的成立。

    然而当国家情感凌驾于个人情感时,他身为埃塞俄比亚的总统,自然要考虑到这个国家。索马里这几年来的变化,让这位颇有野心的老人,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开始积极与欧美国家进行合作,也十分主动去干预索马里内政。只不过,只从碰到了李岚后,他就没有过一天的好日子。

    美国承诺的东西是做到了,可是比起埃塞俄比亚方面的付出,根本就不算什么。好在他的举动,受到了政府高层的支持。除了现任的埃塞俄比亚众议院议长穆拉图特肖梅沃图的反对外,基本上每一个人都同意他打压索马里的军事决策。

    只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第一次失败后。本以为这一次跟在四国之后,能够捡一个大便宜,结果,令每一个人都碎了一地的镜片。没有想到,在他们眼中无敌的联军,居然还无法打败索马里,同样都是北非民族,还是千年的邻居。索马里人有几根毛他们还不清楚吗?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哪怕他们再不愿意相信。也无法去改变什么。而再一次的失败,就带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索马里不愿意和埃塞俄比亚签订停战协议。

    也就是到现在,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还处于战争状态。而欧美国家舍他而去,根本不在意埃塞俄比亚的死活。

    这让已经达到88高龄的吉尔马差点脑溢血身亡,只是蚂蚁的胳膊实在无法抵御大象腿,面对联军的抛弃,埃塞俄比亚也只有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如今面对国内开始有些失去控制的局面,整个埃塞俄比亚高层也是一筹莫展。到了如今,从前的决定也都无法反悔了。留给他们的问题是,如何决解目前的困局。

    最近几天,一场场的高层会议不断的召开,结果都是毫无任何有意义的成效。

    对于索马里族,吉尔马肯定不会让他们**出去。只是他也没有想到,当初的决策居然会引起现在的局面。他原本只是想要限制下索马里族,免得有一天和索马里形成呼应。

    只是他的想法有些简单了,因为很多人希望看着埃塞俄比亚倒下去,这样的国家还不止一个。一旦有一点风吹草动,有心人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现在,他就算想要压下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已经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说吧!到底要如何决解这件事情,难道就放任失态进一步扩大,然后让索马里找到出兵的借口吗?到时候。我们拿什么去抵挡索马里的军队?”吉尔马尽管年纪不小,但是依旧中气十足。让会议室内,所有人都忍不住把头压得更低了。

    如果他们要是有好办法的话,也不会沉默到现在了。

    多场会议以来,一直都保持沉默的埃塞俄比亚众议院议长穆拉图,这时候站起来说道:“目前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索马里族那七百多万人尽快想办法转移走,如果这七百多万索马里族愿意到索马里,那再好不过了,如果他们坚决不离开。那就难办了?!?br />
    “要是有这么简单那就好了,他们摆明了就是不离开,这件事情唯一还有挽回的余地是,到现在索马里方面还没有做出表态。我们还是有机会的?!?br />
    “这还需要做出表态吗?别忘了我们现在和索马里还处于战争中,要是哪一天我睡醒,看到索马里的坦克走在街道上,我都不感觉到奇怪。别忘了,现在的索马里不是索马里人在掌控,而是华人?!?br />
    ……

    由穆拉图引出的话匣子。引起了政府高层不少人的话题,在讨论未来的可能性时。他们比起出个有用的计策,更来得积极。

    听了片刻,依旧没有听出一个很好的结果时,吉尔马忍不住出声道:“我需要大家想一个有用的点子,不是在这里听你们毫无实际意义的见解?!?br />
    看着会议室内,依旧保持的沉默,吉尔马心情开始烦躁起来,良久之后,还是没有人出声,他也忍不住了,“如果不赶快拿出应对的策略,在我退下来前,我会把你们一个个都送到绞刑架上?!?br />
    所有人内心纷纷一颤,这时候穆拉图站起来道:“此事,我认为有必要让国际来帮助我们,只要有了国际干预,恐怕就算李岚要出兵,也要考虑下联合国的态度。当然,最主要的是,一定要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大?!?br />
    就在穆拉图话音一落,会议室的大门被很大力的推开,一个慌忙的身影走了进来,报告道:“不好了,驻扎在阿瓦萨的部队,向抗议的索马里族人群开火,照成了数百人的死伤,目前整个阿瓦萨市,全都乱套了?!?br />
    穆拉图听到这个声音后,直接无力的坐在座椅上,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形。就这样发生了,将来又会如何演变,他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和这里面每一个人都不同,毕业于中华北大的穆拉图,一直都反对埃塞俄比亚干涉索马里内政。特别是在自由联盟开始出现的时候,他更是多次反对。

    尽管他是埃塞俄比亚民主共和国众议院议长,但是并没有多少支持者,反而都一个劲的希望和欧美国家更加亲近一点。那时候根本没有人愿意去搭理他。

    而这场战争引发的一系列后果,穆拉图已经有很不好的预感。吉尔马的决策过于冲动。一切已经很难去挽救了。现在唯一能够避免埃塞俄比亚分裂的行动,就是让国内不要再有一个索马里人,然后寻求国际的支持。

    结果,这个挽救的方法,还没有开始通过,就面临如此恶劣的变化,这让他瞬间感到一阵发自内心的疲惫。

    现在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力量的差距太大了,根本就没有反手的余地,而欧美国家。这时候那里顾得上埃塞俄比亚这样的国家。不是安抚国内,就是拉拢更加强大的潜在盟友,一个非洲国家的主权问题,在这种时期下,根本没有足够的筹码吸引他们的帮助。

    吉尔马此时也是震怒无比,已经命令下去。坚决不能让冲突进一步升级,一旦军队介入,那将很难挽回了。

    直接暴怒的吉尔马怒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允许士兵开枪的,难道要立即引起内战吗?”

    “实在对不起总统阁下,目前这个情况还不清楚?!崩慈吮煌蝗坏呐鹕诺貌磺?,吱吱唔唔的回了一句。

    “混蛋,不知道不会去调查吗?我留你们在身边有什么用?!币丫鹬猩盏募碜テ鹱郎系难袒腋?,直接就丢过去。

    烟灰缸直接砸在来人的脑袋上,鲜血喷涌而出。这人只是哀了一声后,就急忙捂着脑袋出去了,他已经不敢继续待在这里面了,否则还不定会怎么样呢!

    ————

    阿瓦萨市内,在市政府的大门外,一大圈用沙袋和铁网垒起来的隔离圈,阻挡了外面示威的人群,而在铁丝网的内部,一个连的埃塞俄比亚军队。守卫着市政府大楼和旁边的国家银行。

    防止示威人群进入政府大楼和银行,因为在这两个地方,除了有大量的现金和金条外,在政府大楼的地下室,还有一个不小的军火库。里面有不少武器和弹药,是埃塞俄比亚军方存放在这里备用的。

    在今天之前,几乎将阿瓦萨占领的索马里族人,每天都在政府门前进行抗议。只不过,今天的局面变化得太快了。挡在市政府门前的不少埃塞俄比亚士兵还很清楚的记得,在这之前。一个被打得快不成人形的家伙从他们眼前抬了进去。

    有些士兵已经认出了,这个被抬进去的家伙就是阿瓦萨守备司令的儿子,根据那些抬担架的解释,他们才知道,原来守备司令的儿子带着一群人去打烧一家索马里族的店铺,结果抢劫不成反被胖揍了一顿,这才有他们看到的一幕。

    结果,还没有人他们的八卦之心熄灭,就受到了来至高层的命令,给眼前这些索马里族人一点教训。

    一些本就不喜欢索马里族的士兵,直接搂火。

    政府门前,本来正在进行抗议的人群,顿时腾起了密集的血花。见到有战友开火,也有不少人不明就里的开火,场面瞬间失控。

    当这些士兵都冷静下来后,才明白,自己惹下大祸了。整个政府门前,死伤了一大片,密集的人群根本想不到,这些士兵会突然开火,数百人瞬间就成为了抢下亡魂,上千人不同程度的受伤。

    等到所有的索马里族人都反应过来时,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冒着怒火,其中有些人已经拿起身旁任何可以当成武器的家伙。报复的情绪在无声中传递。

    “都别冲动,先救人!”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这时候他们也才反应过来,开始将街上受伤的族人抬离了街道。

    当阿瓦萨清真寺内的伊德里斯听到这个消息后,这位老人家哪怕再稳重也无法毫无动容。这时候,他身边的一个年轻人,在他耳边说道:“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给对方一点教训。现在可以就此把事情搞大了?!?br />
    “可是,不是还没有准备好吗?”伊德里斯问道。

    “事情已经演变到这种地步,已经不需要太详细的准备,在阿瓦萨的政府大楼内,有一个备用军火库,里面的武器,应该可以满足一段时间的需要?!蹦昵崛说?。

    “既然如此,那就开干。反正我也忍得够窝囊的?!币恋吕锼沽⒓创蠛傲艘簧骸叭酶鞑孔宓那醭だ醇?,告诉所有人。等候指示?!?br />
    此刻,阿瓦萨政府大楼前,许多士兵都有些无措的看着眼前街道上正在将伤员转移走的索马里人。虽然这个画面有一种令人透不过气来的诡异感,但是由于没有上面后续的命令,他们这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

    很快,他们就不用再纠结了,因为索马里人已经替他们做出了决定。在街上的伤员都被抬走后,留下满地数百具尸体后。周围的街道上,开始大量的出现索马里族青年。

    黑压压的人群在埃塞俄比亚士兵依旧面面相觑时。距离铁丝网已经只有不到五十米了。

    “喂喂,司令,好多索马里人围过来了,请示是否马上做出反击?!笔匚懒ひ豢辞樾尾欢?,立马拿起电话,询问要怎么办。

    “马上……”

    还没有等他听到电话那头的命令。马上出现了无比震惊的一幕,密集的手雷突然从索马里人群中被扔出来,五六十米的距离,臂力好一点的成年人,扔一颗手雷根本不在话下。、

    突如其来的手雷,这些埃塞俄比亚士兵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每一颗手雷都被扔进的铁丝网的另一头,在密集的爆炸声后,所有的索马里族人高喊着冲向铁丝网。

    上百颗手雷在防线上爆炸,还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埃塞俄比亚士兵瞬间死伤惨重。仅有一些没有被波及到的埃塞俄比亚士兵,也来不及做出有效的反应,因为快速冲刺过来的索马里族人已经越过了铁丝网,来到他们身边。手上挥舞的砍刀,已经朝着他们身上挥去。

    这个原本可以挡住一阵子的防线,正如之前埃塞俄比亚士兵的开枪一样,一切毫无征兆的改变了。

    暴怒的人群,直接冲过铁丝网和沙袋,从四面八方涌入阿瓦萨政府大楼。守在外面的埃塞俄比亚士兵,根本掀不起任何浪花,直接淹没在人流下。

    一些头脑敏捷的索马里人,捡起了士兵使用的武器,跟着冲进了阿瓦萨政府大楼。

    很快,里面便发生了激烈的枪战,持续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里面除了索马里族人外,没有其他的任何活人。

    一些人高举着埃塞俄比亚政府官员的头颅。站在大楼顶上,使劲的挥舞着。

    当下面的武器库被打开口。许多拿起武器的索马里族人,开始有序的朝着阿瓦萨各个政府部队展开进攻。这个本来就差不多被索马里人挤满的城市,在几个小时后,就彻底成为了一座纯粹的索马里族城市。

    许多打压过索马里族的家伙,也和埃塞俄比亚政府部门一起遭殃。当亚的斯亚贝巴的埃塞俄比亚高层得知这一情况后,所有人脸上都闪过一丝绝望。

    他们不是绝望国内这些索马里人,而是因为索马里这个国家而绝望。

    而这场可以称之为军事冲突的事件被快速的曝光出去后,世界也开始正视起埃塞俄比亚正在面临的困境。

    无数的人道主义者对于埃塞俄比亚军方开枪射杀平民的举动,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也有不少人大骂埃塞俄比亚政府的脑残,怎么可能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出现这种错误。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于索马里族在埃塞俄比亚遭遇的不公,表示同情,对埃塞俄比亚政府表示谴责。

    还在印度的奥巴马站出来表示美国对此事的关注,希望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族保持克制。

    而身在中华的李岚,则是站在媒体的面前,以十分严厉的措词,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对于埃塞俄比亚政府的非人道行为,表示自己的愤慨。最后,他也不忘加了一句:“要是埃塞俄比亚政府无力维护索马里族在埃塞俄比亚境内的人权,那索马里将不会再沉默下去?!?br />
    以此同时,中华一号首长和普京,也都站出来,表示了对此事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