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第三更!

    ——————

    关掉监控,李岚靠在沙发上,仔细思考这件事情的全部经过。

    对于敌人的目的,这点已经十分清楚了??此普攵粤置犁骱推凭?,其实核心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自己的怒火,然后将一切矛头都指向破军再对准中华。

    一旦这个阴谋得逞,李岚自认为自己真不会因为政治而息事宁人,因为他不是一个纯粹的政客。到时候哪怕中华如何挽救,中索之间必然会因此产生很大的裂痕。

    这就是制定这个阴谋之人想要的结果。

    全世界最不希望看到中索亲密走在一起的国家有很多,但是能够做出这种手段干预的国家不多,绝对不会超过两个,除了美国就是日本。

    因为这两个国家不但和李岚有恩怨,和中华也不是一路人,更何况欧洲国家也没有到了非这样做的地步。

    这件事情,不是日本就是美国。

    从现在已经有的证据来看,此事是日本人做的机会最高。至于是否真的是日本人做的,还是美国故意栽赃日本,一切都要看那个狙击手了。

    “指挥官,我回来了……”娜塔莎并没有让李岚久等。

    “抓到了吗?”

    “抓到了,现在由中华安全部门监管?!蹦人?。

    “先下去洗一下。我在这里等着你?!笨醋拍人决龅牧撑釉缫丫幌跹萄诟?,李岚道。

    “是?!?br />
    娜塔莎离开后,李岚也没有干坐着。也去清洗了一下。这场冲突,是他面临最危险的一次实战。也是心里压力最大的一次。事情一过,心情放松后。也有几分疲惫。

    等两人再一次走出国宾馆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裳。专车再一次离开,前往的目的地是中华安全局总部。

    安全局总部距离钓鱼台国宾馆并不远,车子出了中南海后,没有拐几个弯就到了。门前的守卫直接放行,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李岚和娜塔莎便直接来到安全局的审讯室内。

    此刻,一个黄皮肤的中年人,正被脚铐和手铐铐在固定的铁椅上。而这人身上到处都是划痕。脚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

    “这个人十分的狡猾,差点瞒住了我的追踪,最后是我一枪擦过他的膝盖,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这才能够活着把他抓住?!蹦人?。

    “有没有搞清楚他是什么人?”李岚问道。

    娜塔莎摇摇头,审讯还没有开始呢!

    这个审讯工作是由中华和索马里人员共同进行,为了就是确保审讯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偏颇,或者说任何的意外情况。

    在李岚走进来不久。一号首长在安全局审讯部门负责人的陪同下也走了进来,本来这种事情是不需要他如此关注,但是这件事情背后的影响十分恶劣,关系到中华的外交成败。所以,他老人家在办公室内根本待不住。

    两人互相点头后,坐在观察室中仅有的一张沙发上??醋偶嗫鼗嫦?,已经开始的审讯工作。

    只不过。审讯一开始并没有任何结果,这个成为阶下囚的中年人。完全保持沉默。甚至连眼睛都看这些审讯的人员一眼。

    这时候,观察室内的监控显示器上面,飘过一条字幕:由于犯人死活不开口,只能用手段了。

    然而,面对各种逼供的手段,还是没有奏效,中年人尽管一副很痛苦的样子,但是依然不开口。

    “娜塔莎,你去?!崩钺耙丫幌朐俚认氯チ?,等下林美琪就要醒了,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娜塔莎点点头便走了出去,很快她的身影就出现在审讯室的监控画面中。

    “她能行吗?”一号首长有些怀疑的问道。

    “看下去就就知道了?!崩钺懊挥刑氐厝ソ馐?,一切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当然,如果这是索马里,他有很多手段让这个中年人崩溃后开口,但是在这里,很多手段都用不上,只能用简单一点的刑讯手段。

    一号首长没有继续发问,而是看着监控画面。而此时,监控画面中娜塔莎已经拿出了一盒细长的铁针,长度和形状都很像中华中医用来针灸的银针。

    被固定住的中年人,浑身都不能动弹,而娜塔莎很有中医范的捏起一根根铁针,先是慢慢插入中年人双手和双脚各个手指和脚趾的指甲内。

    似乎这种手段十分的痛苦,每插一针,中年人脸上的痛苦之色就会多一重,当二十根铁针都插入他的手指和脚趾之后,脸色已经扭曲了起来。

    “??!有种就杀了我……”中年人终于发出了声音,并且是持续性的痛苦叫喊,声音很快就变得十分的嘶哑。

    在观察室内,李岚和一号首长通过语音,可以很清晰的听到这个极其痛苦的声音。然而,不管是李岚还是一号首长,都是面无表情,甚至在一号首长的眼中,似乎有一点因为出现成效的喜色。

    刑讯室内,娜塔莎似乎是嫌这个声音太吵了,身手在种男人的脖子间捏了一下,顿时,中年人的声音顿时停止。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中年人的咽喉依旧不停的在动着,嘴巴也长得大大的,可就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而娜塔莎并没有停歇下来,而是继续拿出铁针,在中年人的手指间依次插下,脚趾间也没有放过。两分钟后,中年人的双手和双脚,已经差了三十六根铁针。最直接的反应是,中年人脸上和手臂上的青筋全部浮现出来,手臂上清晰可见的血管在不停的蠕动着,脸色也涨红到仿佛是血人一般。脚上缠住的绷带,早已经渗出血迹,并且似乎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脸上的表情则更加的精彩,剧烈的痛疼令他的五官几乎扭曲在一起。

    观察室内,一号首长看着快痛得不成人形的中年人,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手段?”

    “这叫哪最痛就刺哪里?!崩钺暗?。

    “穴位吗?”一号首长还是有些好奇。

    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安全局审讯部门负责人开口解释道:“首长,这种手段其实并不罕见,但是能够熟练使用这种手段的人十分的少。这需要执行的人,对身体各个痛觉神经的分部了如指掌,更要清楚知道,人体经络和穴位的所在,刺激神经,产生剧烈的疼痛。根据记载,这种刑讯手段早在唐朝就有了,并且从那时候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够承受超过四十九针。而最高可以刺激八十一个神经点,所以这种手段,是有记载以来,最好的手段之一。但是这种手段还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很容易使人过于痛疼而发疯。所以对于施刑者来说,必须要有极其深厚的经验?!?br />
    说到这里,审讯部门的负责人一脸钦佩的说道:“这位女将军,很显然是此道中人,掐住了犯人的声道,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加上剧烈的疼痛,可以让犯人感觉到成倍的痛苦,这种手法下,每多一针最少可以增加一成的疼痛感。不需要太久,铁人都会崩溃。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想派几个人,跟在这位女将军的身边,好好当学生?!?br />
    一号首长微微一笑,看着一旁不说话的李岚,道:“怎么样,要不要真的派几个人去你那里当学生?”

    “说笑了,这种手段其实并不不难掌握,只有一个有些基础的中医都可以做到?!崩钺耙裁挥芯芫?,这种手段其实并不是有多神秘,只不过是娜塔莎使用比较纯熟而已,说到这里,他话音一转,再继续说道:“不过,要是真的有这样的想法,大家可以交流一下,学习就免了?!?br />
    如果不是着急,李岚也不会让娜塔莎上去,他也清楚,中华方面肯定有着无数的手段来叫这人开口,就是铁水浇灌的汉子,也顶不住中华古老文明传承下来的手段。

    “那就说定了?!崩钺爸皇强推?,一号首长直接当真了。娜塔莎这一手,他可是真的吃惊不小,尽管她是李岚的部下,言行举止中也深得李岚的信任,可说到底她还是一个白人,一个白人有如此中华古老相传的手段,的确足够让他好奇的。

    对此,李岚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中年人在娜塔莎插入第四十根铁针的时候,已经受不了了。

    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不断朝着娜塔莎露出痛苦的哀求。然而,娜塔莎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在插入了第四十二根银针之后,她才仿佛看到中年人的近乎崩溃的眼神。

    “你要招了吗?”娜塔莎并没有着急缓解中年人的痛苦,而是开口道。

    由于中年人无法说话,只能不停大力点头。

    娜塔莎这才满意一笑,把中年人的咽喉纠正之后,他就听到一连串的嘶哑叫喊声:“我招,我招……快点把针拔了,我招了……”

    娜塔莎没有说话,直接拔出所有的铁针,这时候中年人脸上的痛苦这才平息了一点。

    “说吧!只要有一句谎话,那这个盒子内的所有的铁针就会全部插到你身上?!蹦人恢概员甙诼氲暮凶?,恐吓道。(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