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513章 这不是我们的战争
    无数的火光从天而降,暴虐的烈焰高高涌动而起,劈头盖脸飞溅的钢铁,那灼热的火光顷刻之间便将慌散而逃的人群吞没在其中,入眼,成排的战机在火光中殉爆,吞噬着周围无数的生命,燃烧的油桶、弹药顷刻间延绵不绝的爆炸,气浪将一辆辆战车掀起、抛飞了出去、轰然的砸下?!裘?费小说◆到处都在喷涌着火柱,一团殉爆而开的火球扑面而来……

    剧烈的喘息声不断在营房内回荡,突然“啊”的一声,让整个营房的所有人都从熟睡中惊醒。

    凯尔萨德捂着脑袋从被窝中惊醒,脑袋中还不断回想梦中再一次出现的那一幕幕,冷汗从他额头渗出,脸色也多了几分的苍白。

    等室友们开灯后聚集过来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多了几分的同情。

    “伙计……伙计,你又做噩梦了?”

    凯尔萨德没有说话,接过战友递过来的水杯,狠狠的灌了几口,他喝得很急,“咕咕”几口就将杯中的水全部喝完,从嘴角溢出的水迹,将他原本就被冷汗浸湿的背心,又潮湿了一大片。

    眼前的床头上,玻璃相框内,一张黑白的照片令他神情有些恍惚。张大了嘴巴不停的剧烈喘气,他感觉自己已经快死了,如同离水的鱼,只凭最后一口气在挣扎??墒俏蘼鬯僬踉?,生命已经来到了尽头,死亡那是迟早的事情。

    众室友一看,纷纷摇摇头,他们都很理解凯尔萨德此刻的心情,毕竟谁从那种日子过来,都不会没有半点影响。

    自从两个多月前。侯塞纳美军空军基地遭受索马里巡航导弹打击后,这三个月越来,凯尔萨德每天晚上都会被噩梦所惊醒,一闭眼眼前就是仿佛无穷无尽的爆炸,燃烧的火焰。一个个被吞噬的战友,一张张战友的面孔在梦中都无比的鲜明。这种精神上的折磨,在三个月来,不断的上演。

    军部给他批下来两个月的假期,他都待在德克萨斯州老家,然而无论是心理治疗?;故亲晕业鹘?,都不见好。

    周围的同情目光下,都很清楚凯尔萨德上士在这个机场经历的一切,尽管如今这些灾难的痕迹已经都被整理掉,但是留给心灵的创世,不是那么简单可以愈合的。

    就是在这个空军基地。作为美空军第九航空队第47联队的地勤军官,三个月前在这个机场经历了他梦中不断重演的那一幕。这个机场是第47联队的驻地,而在战后,整个47联队能够幸存下来的人,不到一半,战机折损了三分之二。

    这对于47联队的每一个成员都说,都是噩梦。这种来至内心深处的伤痕。不是他们这些刚刚到来的新兵所能够理解的。

    凯尔萨德从床上坐起来,走到饮用水壶前,将整壶的凉水直接从头上浇灌而下。冰冷让他的脑袋清醒了一点,当他走出宿舍时,远处已经燃烧半边的天空,令他有些开始平复下来的心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他再一次申请调来这个空军基地,本就是为了让自己战胜心中的梦魇,结果,一个月的时间才刚刚过去。这里再一次燃起了战火,并且距离他非常的近,尽管这不是他的战争,但是足可以勾引起他内心深处所有不愿意回忆的一切。

    此时,天空已经逐渐放亮。下半夜连续好几个小时不简单的炮火,从未停止过。

    “哔哔!”集合的哨声突然响起,凯尔萨德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很担心,等下他们是不是也要踏上战场,继续三个月前那场突然停止的战争。他不喜欢这场战争,只不过他也很清楚,作为军人,一切不由得他自己选择。

    在舍友的陪同下,朝着侯塞纳空军基地的中央大堂走去,一路上他很清楚的听到,周围的战友都在不停的议论着这场战争。

    “埃塞俄比亚要完蛋了,他们的当权者居然愚蠢到让索马里找到了出兵的借口?!?br />
    “就是,如果是我,这阵子一定会老老实实,并且尽可能去和索马里寻求和平的机会?!?br />
    “我赌,如果没有我们的参与,埃塞俄比亚坚持不了十天?!?br />
    “哦上帝,我可不想参与这样的战争,我们已经和索马里打够了,他们就是一群疯子?!?br />
    “新来的,尽情的祈祷吧!祈祷你们最好不要碰上索马里这样的敌人,否则你们会做噩梦的?!?br />
    “反正我已经不想和这些疯子在战场上再一次相遇?!?br />
    ……

    一路上随着人群朝着同一个目标走去,越来越多的议论声传出来,无一例外,对于那些参加过三个月前战争的老兵来说,都对周围的新兵表示不愿意再次在战场上碰到索马里这样的敌人。

    当初一场场的空战下来,让整个47联队差点打残了,他们这些仅存的飞行员都经历过多场与索马里战机之间的较量。论起飞机的性能,他们无话可说,可要是说起索马里战机飞行员们的疯狂,每一个人都是心有余悸。因为没有人愿意在空战场上,遇到那种开着战机去撞击自己的敌人。

    现在战争就在他们周围爆发,侯塞纳空军基地距离阿瓦萨只有不到一百二十公里,距离亚的斯亚贝巴的战场更是只有不到三十公里。远处隆隆的炮声,和爆炸带来剧烈震动,所有人都没有清晰的感受到地面沙尘在抖动。

    整个基地上千人全部来到大堂后,空军基地的军事主官联队参谋长已经提前到来。每一个人从可以从他脸上看到慎重之色。

    “先生们,大家都应该知道了,我们基地向北三十公里左右,索马里的装甲部队已经和埃塞俄比亚国防军交上火了。

    这不是我们的战争,所以我们不会插手,但是不表示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我希望每一个士兵,都要用战争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用战争手段去排斥这场战争。避免战火波及到我们头上。

    各个中队取消例行的巡逻任务,改为二十四小时备战状态,保证随时可以出动。所有战机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都必须给我安静的停放在机库中。

    现在各营连开始把任务安排下去,记住了先生们,我们不能主动加入战争,所以,希望大家克制一点?!?br />
    参谋长的一席话,令整个大堂内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是没有想过为了埃塞俄比亚去加入到这场战争,因为那十分的不值得。索马里不是一般的对手,也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揉捏的。

    就在参谋长的话说完后,负责机场守备的营长跑了进来,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大堂内上千人都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参谋长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了,只听他在守备营长说完后,立即吩咐了一句:“马上关闭所有的进出口,严禁任何人的进出,坚决不能让埃塞俄比亚军人进来。一个都不允许?!?br />
    随着守备营长的离开,参谋长也立即快步走了出去。大堂内所有的美军士兵面面相觑后,也都立即涌出大堂,一些好奇心特别大的士兵,已经成群结队朝着空军基地的大门走去。

    等他们来到时,空军基地的大门已经被关起来,并且在四周的围墙上,已经有守备空军基地的陆军士兵用枪口对准围墙下。

    “这里是美军基地,马上离开,否则我们将视为军事挑衅?!泵趴诘拇罄镎馐焙蛞蚕炱鹆丝站厥匚赖木嫔?。

    大门口,聚集了大量的埃塞俄比亚士兵,人数最少上千,他们每一个都是一脸的硝烟,军装也都是破破烂烂,有些人身上还布满了血迹,有的干脆连武器都不见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一脸的惊恐,并且还时不时的向后面探头,仿佛在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一些听得到英语的士兵,脸上已经露出了绝望的神色,这时候人群中走出了两个穿着埃塞俄比亚军官服的白人,他们走到空军基地前,一边用英语高喊一边拿出口袋里的证件扔上围墙:“让我进去?!?br />
    守备营长看到这两本证件后,立即对守门的士兵命令道:“放他们两个进来,其他人戒备,防止其他人靠近?!?br />
    偌大的基地大门打开了一个小门,两个白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抬腿朝着大门口走去。后面的埃塞俄比亚士兵看到有人可以进去后,便立即一拥而上。

    “哒哒!”密集的枪声突然从围墙上响起,密集的子弹在大门口溅起了大量的泥土,刚刚要靠近大门口的埃塞俄比亚士兵瞬间停住了脚步。

    “无关人等不许靠近。否则格杀勿论?!闭馐抢粗撩谰氐木?。

    迫于美军的威慑,大门口的聚集的埃塞俄比亚士兵,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教官朝着“生还之门”走去,眼中充满了愤恨和不爽。

    “砰、砰!”

    两声枪响,两颗从远处飞来的子弹,两个即将走进空军基地的白人的后脑上,多出了两个血淋淋的窟窿,当尸体倒下时,距离那扇小门只有一步之遥。脸上充满希望的神情,在脑浆和鲜血的浇灌下,显得讽刺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