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518章 两国总统记者见面会
    敲定了这场算是中等规模的军火交易,让两人之间的交谈气氛,更加的和谐?!骸?br />
    其实这场交易,以双方的价格来看,谁都不占便宜。三十五架伊尔-76,就等于将近二十亿美元了。而一艘四万吨级的两栖攻击舰,按照美国的造价来看,也差不多是这个价格。

    并且这份合同要在八个月内双方同步交货,这才是双方最需要的结果。国际军火交易,有一个很无奈的规矩,那就是一份订单,一般都要到一两年后。想要快速交货,除非是价格方面或者是关系很好,否则就是要等。

    李岚和普京两人都是可以拍板决定的人,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外交步骤要走,能够交易就是能够交易,不能够交易,也就是不能。也没有那么多需要请示的内容。

    博萨索的造船厂,李岚已经在分基地内放了两艘两栖攻击舰,里面其中一艘,就是给俄罗斯准备的,只需要五个多月的时间,就可以完成下水,到时候再拆除一些重要的电子设备就可以交付俄罗斯了。

    而三十五架伊尔-76,比他之前要的20架,还多了十五架,这就是李岚的高明之处。因为在军购上,俄罗斯很少付出,并且还要考虑到国内造船集团的利益和情绪,所以选择了以物换物。让普京有更好的解释,并且还可以通过飞机的出口,拉动下国内的飞机制造业。毕竟一口气出口三十五架伊尔-76,对于伊留申公司来说,也是很大的一笔订单。

    对于李岚来说。价格还是其次,反正只要是拿装备去换或者出售。他都是大赚特赚。最主要的是,这三十五架伊尔-76一来。就可以迅速弥补红警兵团远程投送这方面的空白了。

    如果不是因为作战实验室研究的轰炸机已经有一点眉目了,李岚恐怕也会想方设法搞几架图-160“白天鹅”回去。

    接下来,两人开始谈论其他的话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领域,各种合作项目数量很多,覆盖的范围也十分的广阔。从政治到军事,再到经济和能源,每一个方面都有涉猎。交谈也结果,也都是双方满意后。才会确定下来。

    这一谈,就持续了两三个小时,等两人来到无数记者等候的乔治大厅时,天色已经来到黄昏。

    这些记者也是等得都在打瞌睡了,不过,李岚和普京出现的身影,让每一个人都是精神一震。都迫切想要知道,俄罗斯和索马里是否也达成了深层次的合作战略。

    对于全世界来说,只要中索俄三个国家的关系再进一步。那世界格局将会被一分为二。他们作为记者,自然对这样的变化,深感兴趣。

    此时的乔治大厅已经布置过了,在主席台上。竖着六面国旗,三面索马里国旗和三面俄罗斯国旗交叉竖立,在国旗的前面。是两个讲台。李岚和普京两人一人一个,在他们对面的尽头。就是大名鼎鼎的御座。

    这场由李岚和普京共同召开的记者见面会上,很多记者已经开始进行了现场直播。

    李岚的讲台上。并没有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他最不喜欢这种已经准备好的外交辞令,然后让他念出来,走上讲台,面对大厅中上百个俄罗斯国内外的记者,**了清嗓子,说道:

    “美琪和我很高兴来到俄罗斯。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国家,也非感谢普京总统的热情款待。

    ……

    我认为,当今世界正处在重大而深刻的变动之中,人类目前面临的两大课题,仍然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这也将是各国在21世纪需要继续为之奋斗的目标。要解决这两大课题,关键是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我始终认为,建立国际政治新秩序,首先是要坚持战后确立的、为国际社会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特别是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相待、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原则。这些准则维系了而战后六十多年的和平,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其次,必须加强联合国的权威,充分尊重和发挥联合国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方面的积极作用。第三,新秩序的建立过程应是世界各国充分参与的民主过程。国家不分大小,均应有平等参与建立新秩序的权利。

    ……

    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最根本的是要在国际经济关系中坚持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原则。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应有全球性的协调与合作,各国应共同努力,改革和完善现存的国际经济和金融秩序。发达国家应承担更多的义务,帮助发展中国家,努力缩小贫富国家间的差距。同时应尊重发展中国家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发展道路。

    索俄两国是对世界事务具有重要影响的国家,在重大国际问题上有着共同的利益。我们都主张世界多极化,反对单极世界。都有执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传统。在经济上我们两国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我们都赞成要保持世界的多样性。普京总统说过,全球化并不意味着单一化。

    这讲得很好。这次我在同普京总统的会谈中就许多重要问题取得了共识,双方今后将进一步加强沟通和磋商,加深了解,扩大共识,促进合作,共同推动世界多极化进程,为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

    治、经济新秩序,为给人类带来一个和平与繁荣的新世纪而不懈努力。

    ……

    关于人权问题,索马里政府对人权问题是非常重视的。我们为促进和?;に髀砝锶巳巳ㄓ牖咀杂勺鞒隽瞬恍傅呐?,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有些人对索马里人权状况的指责并没有事实根据。各国国情不同,在人权问题上存在分歧是正常的。索马里愿意继续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同有关国家开展人权对话与交流。以增进相互了解,妥善处理分歧。

    我们将不断地加强民主。同时不断地加强法治。依法治国已经载入我国的宪法。我认为,民主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这就是说,民主的实现必须考虑到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

    ……

    在国际反恐领域,和索马里海盗问题上,索俄两国会更加深入的合作,确保两国以及世界的稳定。在打击反恐势力上,索俄两国都是不留余力的,共同加深合作,务实合作基础,决解恐怖势力和蔓延趋势。

    索马里海盗方面。我索马里海军也会和俄罗斯海军一道共同在打击海盗的工作上,进行实际上的合作,并且力争彻底决解索马里海盗的问题。

    ……

    在国际人道主义方面,索俄两国也有着极深的合作领域,特别是在非洲的人道救援问题上,我们将会在未来的五年内,共同对北非各国进行最少二十亿美元的援助,并且提供必要的医疗和粮食栽培技术,我相信。在这方面已经有所成果的索马里,能够很好与俄罗斯合作,决解好北非的饥荒和医疗救助问题。

    ……

    在维护世界和平和地区稳定的问题上,我们也会做出更加深入的合作。致力于发展两国在军事领域内的互信以及互赢。索马里是不结盟国家,但是十分希望能够和俄罗斯建立军事合作基础,这点也深得普京总统的赞许……”

    洋洋洒洒说了近十五分钟后。李岚这才停了下来,其中很多内容和他在中华时。与一号首长共同举行记者见面会时说得差不多,无非就是一切冠冕堂皇的话。然后简单介绍下这场国事访问中,两国达成了一些共识。但也仅限说出那些可以公布的内容。

    面对这场对外的场面,李岚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那些被世界各国元首运用的滚瓜烂熟的语调,他也是信手捏来。

    一旁,普京本来是要念着已经准备好的稿件,但是看到李岚没有如此做,麻利、顺溜的说出已经商谈好的一些内容,他也放弃跟着稿子念,也开始了自由发挥:“首先,我要对李岚总统来访表示热烈的欢迎。

    刚才,我同李岚总统进行了友好坦诚的会谈。我们就索俄关系及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我和李岚总统都认为,开战索俄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发展,是时代的要求,也是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双方应该增进了解、扩大共识、加深互信,全面推进21世纪索俄建设性合作关系。

    我们都认为,扩大索俄经贸合作,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双方将坚持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不断拓展合作领域,实现互利共赢。双方表示愿共同努力,在发展中逐步实现两国贸易平衡。

    ……

    我们都表示,愿在双向互利的基础上深化反恐合作。双方已就大型港口互相停泊计划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并且与索方谈妥了两国间海军合作的各项事宜……。

    对于李岚总统邀请我访问索马里的提议,我十分愉快地接受了他的邀请

    ……

    在埃塞俄比亚的问题上,我赞同李岚总统在对国家民族方面做出的大胆选择,这点是值得我们每一个执政者所应该学习的。此刻,李岚总统说的那句‘作为一国领袖,如果不能为自己的国民做主,那就是最大的罪恶’,到了现在,我依旧为他的操守,感到深深的敬佩。索马里人民有了如此一位为他们着想的总统,确实令人羡慕。

    我们对于埃塞俄比亚方面,制造的震惊世界的阿巴亚湖大屠杀,表示极大的愤慨,特别是这场屠杀是再一次上演的种族间屠杀,更是对我们深深的警醒。对于埃塞俄比亚国防军的所作所为,感到深深的失望,一个国家的军队,非但没有做到?;と嗣竦脑鹑?,反而举起了屠刀,对准了自己的国民,那些刽子手应该得到审判。国家的领袖和当权者,更应该做出表率。

    同时。对于那些毫无理由支持埃塞俄比亚的国家,我只能说。他们要是真的能够履行和他们表面上所说的尊重人权,那他们将会坚定的和我们站在一起,一起共同对拥有如此暴行的政府,采取手段进行制裁,而不是一遍高举民主自由,另一边则是去帮助种族屠杀的刽子手?!?br />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自然明白,普京所说的人是什么人,其中已经有不少记者把头转向中间位置的几个记者。而这些记者胸前的身份牌上,刻着美国、法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等字眼。

    普京并没有停下来,继续说道:“我们十分希望联合国能够正视这场战争,如果认为索马里出兵是错误的,那是否应该等到埃塞俄比亚境内的七百多万索马里族人被屠杀干净后,才出兵这才是合理?

    强化联合国的公平和制约能力,这是我和李岚总统的共同希望,但是联合国就应该是一个公众的组织,而不是为了某一些势力谋福利的组织。一旦有一天。联合国失去了公平和公正,那是否还有存在和让其存在的必要呢?

    这是一种很有可能出现的局面,在全世界都在呼吁人权,人道主义的情况下。应该更多的是采取实际行动,而不是一句话就行……”

    普京说到后面,已经基本上都是在为索马里方面讲话了。其中更不乏对一些国家直接进行批评。。

    普京的这种态度,还是给了这些记者很大的意外。因为很少出现这种因为他国而指责他国的情况,尽管这点和他平时的形象。也没有太大的出入。但是那都是在针对俄罗斯利益的情况下,还未出现过这种类似的情况。

    比起当初在中华李岚和一号首长举行的记者见面会上,一号首长略显保守的话,普京完全可以说是站在李岚角度上,每一句都关系了索马里的利益。这种结果,是没有人想得到的。

    而埃塞俄比亚,更是被他批判得体无完肤。仿佛被屠杀的不是索马里族,而是拉斯夫人一般。此刻,就连李岚都相当的意外,他没有想到普京会这样说。

    从这点已经足以告诉全世界,索俄关系密切的程度。也许这就是普京说出这些话的目的,把索马里和俄罗斯绑在一起。

    一旁的李岚也很快想到了这一点,对此他也只能是摇摇头,也无法去改变什么?;耙丫黄站┧党鋈チ?,他自然不可能拉回来,也不可能去说普京说得不对,只能就此接受。

    而对于李岚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也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两人在交谈之初时,普京就多次说到埃塞俄比亚的问题,李岚都没有上套,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结果普京在这里等着他。搞得他现在也无法进行反驳,只能默认了这个人情。

    好在,普京的出发点还是在帮助索马里,在出兵埃塞俄比亚这件事情占据更充分的理由。否则,李岚也会直接驳回。

    在普京结束了演讲后,按照惯例如果两国元首不再进行交流或者讲述,就应该结束了,只不过,下面的记者中,有人忍不住问道:“那打扰下两位总统,我有个问题希望能够得到李总统的解答,不知道是否可以?!?br />
    李岚看了一眼出声的记者,是一个南非的记者,便点点头:“请问?!?br />
    “请问李总统,索马里出兵埃塞俄比亚,是打算维护索马里族的利益?还是为了惩罚埃塞俄比亚呢?”

    李岚很干脆的回答道:“索马里之所以出兵埃塞俄比亚,这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历史恩怨的积累,长期以来边界争端问题。而埃塞俄比亚政府压迫索马里族只不过是一切事情的导火索,只不过我们真的没有想到,埃塞俄比亚政府会做出如此骇人的事情来,在这个讲究人权的世界中,居然还有如此野蛮的屠杀。我们原本打算用外交手段来决解曾经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之间的问题,现在,是埃塞俄比亚逼迫我们不得不出兵,否则是实在是难以想象,今后埃塞俄比亚的索马里族还怎么生存下去。

    至于这场战争会是何种性质,我只能说这是一场种族和种族之间的战争,这种战争不是简单手段可以调和的,在索马里国内,每一个国民都要求政府维护索马里族的权益,整个民族和国家空前的团结,一切都是为了让索马里人不再受到伤害?!?br />
    看到李岚回答完毕,南非的记者又急忙问道:“如果说,非洲联盟和联合国愿意调解,那是否可以结束这场战争?!?br />
    本想直接离开的李岚,停下了脚步,回答道:“这场战争如果没有取得索马里人想要的,那战争就不会停止,一切都是埃塞俄比亚咎由自取?!?br />
    李岚说完后,向普京点点头后,两人便一同离开了,那些正要发问的记者,也都被俄罗斯的工作人员拦住了。

    ps:今天先送上九千字,明天一万二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