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522章 偷袭埃塞俄比亚国防部
    夜色笼罩下,亚的斯亚贝巴整个城市沉寂得令人生畏,月光倒映下的城市,宛如聚集的洪荒猛兽拥簇着,蜿蜒的轮廓,在夜色中渗出淡淡的星星灯火?!?br />
    虽然隆隆的炮声如同战鼓沉重敲打这这座城市中每一个人的心坎里,但至少这个时候,在逃亡风气如同瘟疫般蔓延全城的情况下,夜间的亚的斯亚贝巴深沉的寂静和刚刚消失的狂躁白天截然不同。

    沉寂中似有几分的安详,如果不是街道上依旧弥漫着未消散的硝烟味,偶尔经过的汽车留下远去的嘶鸣声,这里也许更像是一座平静祥和的美国西北偏远城市,无名利无争端,平静祥和到时刻都在磨损年轻人的斗志。

    然而,只有那些经历过刚刚那场随着太阳下山后短暂休息战争的人,才能够理解这种平静和祥和,只不过是深沉的伪装,因为狂风暴雨刚刚过去,并且在平静中酝酿更加狂暴的风雨。没有人知道,炮弹会不会在一秒落下,耳中会不会在下一秒再一次听到那刺耳的呼啸声。

    但是他们却知道,在接下来的日子中,他们绝对不会平静,雨季到来时那种狂暴的天气,在这种钢铁火药的暴雨下,简直就如初生的婴儿和壮汉间的比较。漫天雷声雨动,还不如隆隆的炮声更能深入人心。

    雨季带来生机,战争带来死亡。

    亚的斯亚贝巴,这座北非最为著名的大城市,在经历了不到五小时的战争后,已经满目疮痍。彻底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城市的基础设施。也难以找到一片完整的。

    道路已经有些坑坑洼洼,干净的饮用水已经无法获取,电力也停了快一天了,根本没有任何恢复的可能。马路两边的照明设施,也都损坏得七七八八了。在没有电的情况下。一切依靠电力维持的设施,都只是摆设而已。

    今天的亚的斯亚贝巴说是一个城市,倒不如说是一个军事堡垒,一个依靠人数堆积起来的血肉城堡。满街都是行走在黑暗中的武装人员,穿着也是乱七八糟,除了少数穿着军装的正规军之外?;褂懈髦执┳盼寤ò嗣胖品奈渥叭嗽?。他们有些是来至警察部门,有些是保安,有些是治安部队,有些是辅助的军事部队成员。

    在今天,他们都有同样的身份,那就是包围国家的军人。哪怕他们是在匆忙之间、临时拼凑起来的杂七杂八的准军事武装力量。谁也叫不上名号。而这些人就是埃塞俄比亚国防部哪来守护首都的力量。

    超过十五万的武装人员,里面只有不到三万的正规军,如果算上政府各个部队的准军事人员,那军人的数量还可以加上一万,而剩下的十一万,都是那些由退役士兵、热血人士组成的军事人员。

    队伍十分的杂乱,可是埃塞俄比亚国防部现在也只能依靠他们。亲自坐镇亚的斯亚贝巴的埃塞俄比亚国防部长西拉杰费格萨。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也许这些刚刚再一次拿起武器的退役人员和仅凭一腔热血参与的平民,相信靠着自己的努力,我们是能够保卫亚的斯亚贝巴城、决战城下,御敌于外。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所有的埃塞俄比亚高层和大部分的军官,已经开始对这个所谓死守亚的斯亚贝巴的计划,不报任何希望了。

    逃亡风气就是最好的证明,而在亚的斯亚贝巴博乐国际机场,最能够体现这种风气的所在。黑暗中,无数的人头涌动。密密麻麻抖动的人头,那延绵整个机场的帐篷,数不清露天而睡的身影。

    全新豪华的候机楼也被人群占满,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这个世界级的大公司,耗费重金打造出来的国际风范机场。此刻更像是难民营,数十万人拥簇在机场各个角落和周围。

    他们都是那些想要躲避战争可是却没有机会逃出去的普通人,整个亚的斯亚贝巴环城公路已经全部被车辆堵死,没有人可以出得去。因为在外围,已经被索马里军队团团围住,等待他们的命运,就是祈祷在这场战争中,不要被战火波及。

    而亚的斯亚贝巴城内相比之下显得安静无比,可是这种安静是用萧条来造就的,所有的商业街已经看不到任何的无关行人,偶尔有些,那也是步履匆匆,行色而急的回家人,要么就是那样叼着香烟、永远都是显得满不在乎的军人。

    三层的小楼,典型的欧式风格,没有什么起眼的,在周围经济、贸易、金融、行政为中心的城市中心,这座小楼没什么特别的。毕竟这里是亚的斯亚贝巴城市的核心所在,大型的商场,政府重要机关,各国总领事馆都位于这个地方周围。然而熟悉这座小楼的人却都知道这座意式风格的小楼代表着的是什么??梢运?,这里是整个埃塞俄比亚军事的核心力量所在。

    如果不是埃塞俄比亚文、英文标注的国防军事委员会的标牌,可能谁也不会在意这里居然就是埃塞俄比亚的军事力量中心所在地。

    要是在过去,这座建筑在夜间的时候,处于照明景观灯的渲染下,是异常炫目光彩的,而现在,整个建筑孤独的处于在夜幕中,灰蒙蒙的,如同一只独自坐在夜幕中的巨兽样,茫然的看着远处的夜幕,看着这座凋零败落的、曾经美丽的城市。

    如果是在白天的话,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建筑中出现的大量的裂缝,特别是在三层楼上,三个巨大的坑洞,当初三枚炮弹,差点将这座建筑摧毁。

    既然是是中心、是重要之地,那也自然而然的会是成为打击的重点。

    六辆吉普车缓缓的驶过戒备还算森严的国防军事委员办公大楼,如果不注意仔细而看,是看不出这两辆车有什么不正常的,尽管涂着埃塞俄比亚国防军的徽记,但车厢内却是血糊糊的一片。如果不是靠近点,哨兵们也看不出车内有什么异常,只是……

    几个叼着烟,懒洋洋的看着夜空的哨兵又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继续扯着话题,城外的方向传来的隐约的炮声并没有使得这些警卫有太多的紧张,他们都知道,此时就在这座楼内,至少有数十个参谋、军官在为战事而忙碌着,他们的存在至少可以给这些警卫哨兵们一丝可以依靠的安慰感??醋帕臼还サ募粘到ソサ南г谝鼓恢?,他们连询问都懒。

    然而他们却是没有注意到,就在不远处,几个身影却悄然的折返过来,夜幕成了他们最好的遮护,以至于让人都难以觉察到这些身影的到来。

    远处又是一辆车驶过来,直至快是到了跟前,几个懒懒的聊着天的哨兵才围了过去,昏暗灯光下,车厢里的那张脸是再熟悉不过的了,那是一个白人,一个白色人种的女人,一个他们茶余饭后最喜欢哪来意淫的对象,被他们称为大洋马的女人。

    她或许不是很美,但是一言一行配合那露骨的穿着和性感无比的身材,绝对能够秒杀大片的男人。

    不过很难想象,这个女人还没有离开埃塞俄比亚,传言那些美国军官就跑得没影了,怕了索马里急急忙忙被召回了,那些军事基地,也都是大门紧闭,隔开了里面和外面的一切联系。

    随后几个警卫又自嘲的摇摇头,这些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到时候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了,脱下军装混在平民中,这才是王道。

    带队的警卫挥了挥手,示意放行。白人女子冲着他们抛去了一个媚眼,脚上却没有停下来,踩下油门,放松刹车推杆挂挡,缓缓驶入了国防部内爆炸后落满石子的停车场。

    后面那些哨兵在对这个媚眼十分的受用,相视一眼,嘿嘿而笑看着车辆打着尾灯,朝着停车场而去。

    就在他们正要转身,继续刚刚还未聊完的话题时,转身之际,几个身影悄然隐没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

    黑暗中,头盔上的夜视仪被拉下,手枪的螺旋口被拧上了灭声器,几个满脸都是迷彩的红警兵团第一装甲旅特种部队的队员蹑手蹑脚的摸向这几个不知死活的警卫。

    尖兵抬起手,冲着身后用力的挥了挥拳头,并迅速化拳为掌,指向几个哨兵,这是标示攻击位置与切入点的手势,几个跟在后面的队员立即散开,缓缓压了过去。

    两名队员手提加装了灭声器的9毫米手枪走在最前面,跟在其后的队员则是将手里的突击步枪抵上肩头,做好掩护,一旦突袭不成,便立即化奇袭为强攻,散在最外的两个支援的特种兵向外戒备,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的发生。

    几个埃塞俄比亚哨兵已经完成了转身,然而就在这时,他们才发现到了已经快是小步快跑到自己身后的杀神。

    “噗噗噗!”连续几声轻微的枪声,几个哨兵闷哼一声便是被打翻在地,血流得满地都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脱下军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