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523章 全城特种作战
    ps:新的一天,求推荐票,求月票!

    ——————

    风高月黑杀人夜?!骸?br />
    在埃塞俄比亚国防部大门外几具无力的尸体倒下同时,另一边的总统府也不安静。另一组特种兵也在总统府展开行动,青绿的草坪上这些快速移动的人影,凭借着的夜色的掩护,不断朝着这栋建筑的侧面接近,几个负责外围巡逻的埃塞俄比亚宪兵已经被放倒在血泊中,而安静的总统府内,灯火闪耀中,并没有人察觉到这些。

    里面数十个工作人员正在从地下室内将重要的文件和设备搬上来,其中还有总统府的小金库。他们并没有感觉到背后的凉意,只是在不停的冒着汗水,想要尽快将这里面的文件转移走,而且是要在今晚之内,就要转移到这个城市的外面。

    并且他们也得到指令,一旦出现任何问题,以销毁这些文件为首要任务。吉尔马离开前,这些东西依旧留在这里,根本没有时间整理带走。特别是那些硬盘,里面都是很重要的资料,千万不能遗失了。当然,要是有被抢夺的危险,这些东西都必须销毁。

    另一边,埃塞俄比亚国防部外。

    黑暗中,十几个身影迅速的跨过横叠的尸体,快速的冲进了国防军事委员会,按照白人女子早就已经标注好的地图,向着各个点快速扑去,偶尔的响起几声低沉的倒地声。

    如同死神降临一般,那些懒散成性的警卫,都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夺取了生命,留给他们只有天国或者地狱。

    一分钟后,整个国防部外围再也没有一个警卫。十几个黑影按照计划都集中在国防部各个门口。

    不过,他们并没有选择破门而入,而是顺着钉住在三楼顶层的绳索,在留下四个警戒的队员后,其余成员尽数爬上了国防部建筑的三层顶楼。顺着被炸开的坑洞。罗惯进入。

    三层已经被放弃了,检查完各个角落和房间,在确定安全后,所有的队员都向楼梯处集合。

    似乎是为了防止有东西进入,在通往二层的楼梯尽头,安上了一块木板。并且还是一块从三楼坍塌建筑中拆起来的橡木门。

    而依靠一个木板,如何能够抵挡这些杀神的进入。

    “砰!”随着橡木门的轰然倒下,国防军事委员会二层办公厅内的埃塞俄比亚国防军军官们顿时的懵了,显然他们还没有明白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这些忙碌着的参谋、文职人员们也不会愣在这里,而不去做些什么。

    “噗噗噗”随着一阵急促而又压抑的枪声。整个办公厅内被打得鸡飞狗跳,来不及闪避的人瞬间便是满身弹洞的被撂倒,桌面上的文件、纸张被打得碎屑乱飞,电脑、平显则是在跳动的火光中不断的冒起阵阵的青烟。

    有些反应快一点的,在橡木门倒下后,已经躲到了藏身的地方,比如桌子底下?;蛘吖褡雍竺?。尽管还是有些不安全,但是最少可以避免自己一下子成为攻击的目标,也可以借此躲开弹雨。

    转眼间,刚刚忙碌的大厅,便成为了一块死地。

    “呜呜……”

    刺耳的警报声被一个幸免的工作人员按了下去,带着那种几乎要穿透耳膜撕心裂肺般的干嚎声,彻响了整个亚的斯亚贝巴的城中心,这座本来就被临战气氛压抑的城市,瞬间陷入了更加紧张的窒息中。

    匆匆忙忙跑出警卫室的宪兵,还没有看一眼外面的情景。劈头盖脸的弹雨,如同骤然而至的暴雨,倾泻过来。人类的血肉之躯,在如此密集的金属风暴下,瞬间打成了漏勺。这些刚刚从被窝爬起来的宪兵。仿佛一场梦境一般,再一次陷入了如熟睡般意识的黑暗,只不过他们再也起不来,明天已经彻底离他们而去。

    跑在后面的宪兵,急忙后退远离门口,这才捡回了一条性命,摆在他们眼前的是已经被打成一堆烂肉的尸体,数具尸体仿佛是从大缝隙的绞肉机出来一般,破碎的肉块都贴合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哪个的。

    回想前几秒还和自己的起床的战友,平时聊着荤段子,一起去外面找女人的家伙们,此刻已经看不出人样来,这些幸存的宪兵在庆幸的同时,不是充满了报复的怒火,而是疯狂的求胜欲望。他们可不想死,国家的洗脑,还没有令他们彻底变成死忠?;蛐?,他们一辈子也做不成死忠。

    就在国防军事委员会这边打响的时候,总统府这边也是立马开了锅,数枚枪榴弹发射器打来的震撼弹带着敲碎玻璃的刺耳破裂声,砰砰的落入这栋颇有旧时风格的建筑物内。

    “轰轰轰”的爆炸声伴随着刺眼闪光的绽放而猛然炸起,有人开始尖声尖叫起来,还有人捂着眼睛在满地打滚,甚至有人被破碎的玻璃碎片所伤着了,而发出痛苦的"shen yin"声。

    带队进攻总统府的第二装甲旅特种中队的中队长,对着已经打开的总统府正门处,示意其他的队员准备突击进去。只不过,总统府里面的守卫显然不是一般人,在震撼弹之后,还能够立即切断了正在照明中的紧急电源,把总统府自备的供电设备彻底的切断,紧急照明也都是强制关闭。

    两个抵抢上前的特种兵,相视一眼后,同时把夜视仪拉上去,然后带上防毒面具,紧接着再把夜视仪拉下来,猫着身子,做好的突击进去的准备。后面,另外两个队员也做了相同的动作。

    刚刚那波震撼弹攻击,只不过是起到混乱里面人员的作用,对与身体不会构成任何伤害。而且从对方及时断电的情况下,也可以看出里面有人没有受到影响,很有可能就是那些守卫。在这种情况下,毫无准备的突进去??隙ɑ岜坏却谡饫锩娴娜嗽贝』?,到时候迎接他们的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阵弹雨,而不是空荡荡可以让他们尽情发挥的场景。

    虽然隔着一堵墙,但是双方似乎都能够感受到各自的存在,仿佛就连呼吸声、心跳声都可以听到。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了?手是不是在发抖?心脏是不是在加快跳动?血液是不是在逐渐的滚烫起来?那是肾上腺素急速分泌的缘故。

    短暂到几秒的安静。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这种难以言表的度秒如年之感,很容易出现在意识中。

    然而,短暂就是短暂,无论你的感官再怎么延迟。几秒一过,还只是一个呼吸间。

    耳麦里传来了两声连续的叩响,这是突击的信号,正门两侧的两名队员立刻将手里早就已经拔去保险销、压发在手里的手雷丢了进去,紧接着又是两枚催泪弹。

    一阵急促的叫骂声和惊慌失措的脚步声,“轰轰”两声爆炸。尘灰、碎落的混凝土块伴随着气浪骤然的从大门处喷涌出来,里面一阵的哭嚎声。哧哧散发出来的催泪瓦斯的作用下,一阵急促的咳嗽声,间杂着粗放的喘息声、阵阵反胃样的干呕声。

    套着防毒面具的特战队员开始强攻,四名队员从大门鱼贯而入,反射式瞄准镜的瞄准标记开始在烟幕中交织出一道道红色光线,随即便是急促枪声的响起。三连点、单发、连射,整个总统府的前大厅里顿时上演出了一场实况进行时的标准城市建筑突入教学片。

    在瞬间攻击下,尽管里面的守卫也是精锐,但这要看和谁比,比起其他埃塞俄比亚士兵来说,他们各个都是身手不凡的精英,但是一旦和国际接轨,那他们的实力就两说了。

    而这些特种兵,每一个都是来至基地海豹突击队单位的三级精英,身体协调和素质另外说。那射击精确度,是一个绝对的数值,正如游戏中那般,简直就是步兵的超级杀手。

    总统府前门大厅内的宪兵、警卫们在突如其来的烟雾弹和催泪弹下,很快就崩溃了防御??佳刈抛呃认蚪ㄖ牧揭硗巳?。而这个时候,埋伏在两翼的队员开始从宴会厅、总统内宾室方向同时的展开突击,一阵急促的弹雨便是将这些退却下来的埃塞俄比亚国防军警卫、宪兵们打得鸡飞狗跳,整个总统府顿时的乱成一团。

    如今的总统府本来就没有什么人,里面都是一些整理文件和资料的文职人员以及幕僚,还有一些宪兵和总统府警卫。

    这些力量,根本无法和准备充足的特种部队相抗衡。

    另一边,埃塞俄比亚国防部也比这里好不了多少,密集的枪声不绝于耳,期间伴随这密集的爆炸,各种手雷在里面乱飞,被打懵的国防部宪兵和警卫,只能用人命组成拦截网,阻挡住特种兵们的进攻。

    而那些四周支援过来的埃塞俄比亚士兵,还没有接近大楼,远处成群的炮弹就已经落下了,成为的炮兵开始给里面作战的特种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加上预设好的地雷,支援的埃塞俄比亚士兵,还没有接近国防部和总统府,就死伤得差不多了,队伍也早就七零八落?;姑挥械人谴颖ㄖ谢汗⒗?,控制着制高点的特种兵,操起了班用机枪,开始进行机枪火力压制,配合时不时从城外打进来的炮弹,愣是把这些援军打得抬不起头来。

    第一装甲旅和第二装甲旅两个旅各自的特种大队都潜入城内,而且那些抽调过来协助战争的索马里国防部直属特战旅成员,也都尽数潜入了城内,超过三百个精英级特种兵,为了就是能够一口气拿下埃塞俄比亚国防部和总统府,截获亚的斯亚贝巴城内一切有价值东西,也可以进行斩首行动,干掉埃塞俄比亚国防军的最高指挥部,打压埃塞俄比亚军队死守亚的斯亚贝巴的士气。

    此刻,亚的斯亚贝巴整个城市也都乱成了一团,并且这种混乱,很快就出乎了埃塞俄比亚国防军高层的想象,如同被煮沸的开水一般,到处都在传者刺耳的警报声,各种叫喊声不断在城市各处响起,有埃塞俄比亚语,也有各种部族本来的母语,总之就是混乱无比。

    埃塞俄比亚国防部,位于该建筑的地下指挥中心内,国防部长西拉杰费格萨,看着慌乱的国防部工作人员,心中出奇的平静。

    对于这场战争,他没有半分看好,作为埃塞俄比亚国防军的军事指挥官,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埃塞俄比亚国防军和索马里国防军之间的差距。称为天渊之别,并不过分。

    不管是当初与自由联盟的战争,还是索马里战争,埃塞俄比亚都吃尽了大亏。实力明显的差距,已经无需用任何手段去求证。

    在之前,国内爆发的种族冲突中,他已经预感到有这么一天了,在大屠杀的事件得到证实后,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已经开始给自己的准备后事了。

    妻儿孙女全部都被他送到意大利,那里有他一份很大的资产,完全可以让所有的家人,无忧无虑的过上百年。

    作为国防部长,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而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此屏傥J苊?,其实也是他给自己决定好的死路。亚的斯亚贝巴一旦被索马里攻占,那战争就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一半的埃塞俄比亚就是索马里的,就算欧美再支持,也无法改变这一态势。这就是实力,属于索马里的实力。因为要是欧美国家可以改变这一态势,当初那场和谈就不是那种结果,索马里战争埃塞俄比亚也不是输家。

    唯一令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的决战还没有开始,自己就要面临被斩首的命运。

    自古临危受命的将军有几个有好下场,有几个能够借此翻盘而风光无限的?在西拉杰费格萨看来,他并不是那些幸运儿。这种实力的差距,已经抹杀了一切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