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526章大局已定
    战争是什么,战争便是摧毁,是折磨,是战胜者对着战败者进行惩处的一个漫长过程。最新更新

    等待的痛苦是漫长,可是面对这种痛苦,每一个埃塞俄比亚士兵只能埋头去忍受摧残、折磨。如同亚的斯亚贝巴这座哀鸣的城市,当凌晨来临,已经有大半个城市都落入了红警兵团手中。而红警兵团并没有因为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而停下,相反,攻击在时间的推移下,越来越猛烈。

    在这个风暴眼下,大口径的榴弹炮从未间断过,密集的火箭炮打击,光顾着每一个抵抗的战场,整晚的夜空呼啸的战机声从未间断过。在红警兵团强大的火力打击下,亚的斯亚贝巴时刻都处于炼狱的煎熬。

    而那些城市中的埃塞俄比亚军队,不管之前他们是否是真的军人,也不管他们是否都上过战场,有两点是一样的,他们现在都是埃塞俄比亚军人了,并且都同时面对着一致的痛苦,忍受着那冲天而起的火光和耳边雷鸣办的震天巨响,这种痛苦已经到了无数人承受的极限。

    就好像这座城市,在不停感受索马里强大的力量同时,也如同油锅中的猎物,先油炸其外,在煎熬其内。

    煎熬的是每一个埃塞俄比亚士兵的内心,因为从全面进攻开始,一切都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他们好不容易储存起来的龙式反坦克导弹,根本奈何不了对方的坦克,单兵防空导弹,刚刚发射出去就找不到目标到处乱窜,昂贵的导弹在此刻连rpg都不如。各个部队之间都完全无法联系,没有人出来统筹指挥。一切都如同虎入羊群,四散的羊群只能各自奔逃。

    反之,各种密集的爆炸,令他们完全没有办法,连敌人都看不到,就是一阵炮火覆盖,等他们从炮火的硝烟中看到敌人时,也看到了死神。红警兵团根本没有和他们想象的一样。进行短兵相接的巷战,而全部采取拉开距离。精英小队引导战机和炮火,打击一切有价值的目标。引导地面装甲部队,在城内穿插包围。

    等战争来到最令人承受不了的时候,便是一个个埃塞俄比亚士兵只能躲藏在废墟中,然后坚决不露头,承受着外面隆隆的炮火。

    而这种等待着死亡的绝望更是让人感到了难以遏制的苦痛。这种几近于**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对于那些可怜的埃塞俄比亚士兵来说,毫无疑问是极其令人感到心颤的。

    可是战争就是如此,以它的方式来终结一切。当战争降临下来的时候,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堪一击。甚至不足以为之一提。无论是具有思考能力的生命,还是那些冰冷的由人类所创造砌累起来的建筑。在军事指挥官们的地图之上,任何辉煌的人类建筑工程都只是那么个象征意义的符号吧了。而士兵不过只是番号隶属下的数字罢了。

    埃塞俄比亚的士兵自然不会懂得这些,或许他们连自己为什么二战都不知道,相比红警兵团每一个士兵心中坚定的信仰,哪怕双方武器和水平都保持一致。胜利者也绝对不会是埃塞俄比亚军人。如果他们知道为什么而战,那他们就不会这样,茫然面对这场战争,包围国家的心在炮火下瞬间被击碎,剩下的只是无措。

    此刻,在他们眼中,只有那些高高天宇上隐没在黑夜之中的战斗机,如同蝗虫成群的武装直升机?;庸た帐?,所留下的阵阵远处的嘶鸣之声就仿佛是死神狰狞的笑声样。地面上,铁流滚滚。碾压过遍地的尸骸,席卷整个城市。

    废墟掩体内的埃塞俄比亚士兵,只有在内心计算死亡时间的来临。多功能步兵战车上面加装的三十毫米机炮,是他们最大的噩梦,如同死神的镰刀,轻易的撕开他们的防御,刮过他们的身体,夺走他们的生命。

    他们的躲藏在红外热成像下,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三十毫米机炮超猛的火力,那宛如毒蛇红信般的燃烧铁链一次次舔舐着废墟中的残垣断壁,三十毫米口径穿甲杀爆弹对于掩体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

    那些自认为安全躲过去的埃塞俄比亚士兵,自认为生命已经安全了,而他们的安全来源——掩体,则是在强大的爆破穿透力下如纸糊般脆弱,当然还有他们的身体,每一个都是被炸得血肉横飞,根本没有办法形成抵抗。一排排的街道,一栋栋建筑。如此扫过去。

    黑夜中,红警兵团的士兵如鱼得水,单兵夜视仪,大功率热成像装置,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装备。这也让战场变成了单方面透明的战斗模式。红警兵团士兵的自动步枪上的热成像武器瞄准装具、夜视传感器显示装置可以通过光学投影装置直接将战地上的情况显影在他们的防护头盔上的显示系统上。

    至于埃塞俄比亚士兵,估计连这些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拥有了。

    不需要派遣士兵进入建筑中和敌人近距离交战,这些任务现在都被多功能步兵战车包圆了,两支装甲旅在前面开路,而后续的两个机步旅则是清道夫,后方的炮兵和空军以及武装直升机是杀手锏,有困难就找杀手锏,一切都帮你决解得好好的。

    当然,入如果说整个城市中还有安全的地方,那就是那些外国大使馆,和外国驻埃塞俄比亚的公司总部。为了避免国际外交麻烦,这些地方并没有在红警兵团的打击清单上。而索马里国防部以向世界宣布过了,只要战区中有人收留埃塞俄比亚武装人员和政府人员,那就视为加入战争帮助埃塞俄比亚向索马里宣战。

    在看到已经大红眼的索马里,没有人敢去触这样的眉头,包括欧美国家的军事基地和大使馆。都直接沉默以对。

    不少人在是在今天,眼前见到了战争最残酷的一面。

    这场战争的激烈程度更好像是一场大屠杀,虽然血腥程度还不及当初的一战二战,但是激烈的程度,却丝毫不逊色两场世界大战中的战役。

    来自远方的炮火,已经将整个城市彻底点燃,火光在每一个街道乱窜,两个机步旅十四个机步营分成排级战斗队伍,按照各连排规划好的路线,在上百条街道上不停的推进着。

    在强大的空地一体化的联合掩护下,工程保障连的那些装甲推土机似乎毫不在意它们的发动机所发发出的声嘶力竭的怪吼。诺大的一座城市楞是被爆炸声、马达轰鸣声给搅得沸腾。

    亚的斯亚贝巴的战争对于索马里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这很有可能就是最后一场大型战役了,出动了两万八千的红警兵团陆军,加上五万多的卫戍部队,攻击目标和占领目标都十分的明确。

    进攻的脚步会止于亚的斯亚贝巴,仅凭今天的索马里,是无法将整个埃塞俄比亚全部占领,因为李岚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去应对那九千万人口带来的无数问题。

    这种问题不是食物,也不是经济,而是种族之间排斥的问题。为什么历史上有那么多的种族屠杀事件出现,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仇恨,就是种族间的仇恨,因为那根本无法调和。除了同化文明,另一条路也是很多人选择的一条路,那就是让对方的种族彻底消失。

    埃塞俄比亚的种族问题,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在战争之后,当各种族面对共同的敌人——饥饿时,所想到的不是联合,而是想办法让自己的部族获得生存下去的机会。

    索马里占领了埃塞俄比亚,结果也是如此。九千多万的人口,加上索马里族一千多万。过亿人口,里面充满了各种数不清的矛盾。李岚自然不可能把这个包袱背在自己的身上,因为里面装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的炸弹。

    占领一半埃塞俄比亚的土地,这是李岚的最初的设想,而战争的最后一站就是亚的斯亚贝巴。南北贯穿,连接厄立特里亚和南苏丹。

    人口,李岚要的不多,索马里族一千**百万,加上几百万的中华移民,再多一点其他部族,维持在可控制内的三千万左右就行。平均每平方公里人口在二十来人左右。

    而亚的斯亚贝巴的陷落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一件事情,不管埃塞俄比亚人再如何努力,在巨大的装备差距下,想要以数量弥补质量,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尽管他们还在做着抵抗,但是谁都很清楚,这种抵抗已经不再具备任何的意义和价值了。

    早已经狼藉一片的城市,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去守护了,该死的人都死了,该跑的人也都跑了。

    当天色已经开始露出曙光,亚的斯亚贝巴中的战火强度,开始锐减下来,进攻的部队,已经在城中心汇合,剩下的就是清剿以及劝降。

    战争的大局已经可以基本确定,真正的结果,更多还是要依靠政治手段来决解。

    ps:在今天,华丽还是做出了决定,依旧万字更新,码字速度降下来,就抽出更多的时间。因为华丽不想做一个失信的男人,颈椎和手腕的伤痛,还没有到人力无法抗拒的程度。

    凌晨爬起来码字,先送上三千字,等晚上下班回来后,坚决送上今天未完成的七千字。(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