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西南第一大城市默图市已经成为埃塞政府新的政权中心,从总统府到议会,全部都搬到了这里,而这里也几乎成为了埃塞俄比亚政府的最后退路了。最新更新

    发动全民战争的埃塞俄比亚政府,在默图市和亚的斯亚贝巴之间相距的三百多公里中,摆下了近三十万的武装人员,既是等待战争的时机也是避免索马里军队再一次进攻到政府眼皮子底下。

    一百多年累积下来的首都,被索马里占领,里面的财富和代表国家的荣耀,彻底的被掠夺。政府的存在,已经成为埃塞俄比亚最后的遮羞布了,要是这块遮羞布被揭开,那整个国家就真的要完蛋了。

    幸好,索马里军队的兵锋前进到亚的斯亚贝巴后,就停了下来,这让政府上下都松了一口气。短短几天的战争,整个国家就没了过半的国土。他们对于这三十万武装人员是否能够在索马里军队进攻下,守住这最后的国土,并没有抱任何希望。

    在临时的府邸内,穆拉图不停的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此刻他的心里十分的烦躁,自从撤出亚的斯亚贝巴后,这几天来,他都没有平静过,每夜都是在不停的噩梦中惊醒,每一次的噩梦都是惊人的相似。黑暗中仿佛有无数的追兵在向他接近,而他一次次都只有疯狂的狂奔逃跑,可是每一次会坠下无底的深渊。

    这样的梦境,一次次的出现,不管出发点是在哪里。坠下深渊都是他梦中的结局。梦中的一切,加上现实中埃塞俄比亚政府各种颓废。令他的精神每日都在憔悴。心情也更加的烦躁,一刻都平静不下来。

    “埃塞俄比亚。我到底要如何拯救你?”

    一想到刚刚结束的众议院会议,穆拉图心中就有无数的无名火起。众议院的会议上,两百多个大腹便便的议员,如同菜市场的商贩一般,不停的做着那些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本来是商量如何拯救这个国家,可每一次一开始,就仿佛是一个诉苦大会,一个个都只知道在哭诉和争执谁在这场战争中个人利益损失最大的人。一个个都是极度受伤的模样?;谷莶坏萌魏蔚娜朔炊?,一旦遭到反对,就好像要和对方拼命了一样。

    对于这些把庄严的国会变成菜市场,身为议长的穆拉图却没有任何办法,那些到现在自顾自身利益的议员,他也拿他们没辙。这些家伙都不是傻子,一旦穆拉图要对他们动手,马上就会如同受惊的刺猬一样,所有人都联合起来。同时反对他。而这样的做法,他们已经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

    穆拉图除了在心里谩骂这些人的贪婪和自私外,他只能本着让这个国家越来越好的目的,继续这自己的付出和努力。

    他是一个纯粹的人。也不想和这些人为伍。每次会议一开始,一旦这些议员开始争论利益损失的时候,他就会立即闪人。因为他已经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到现在依然想要从国家获取私人利益的家伙身上。当初将索马里族十几个席位撤销,这些人就为此获得了很大的财富。一个个都可以说是富得流油。国家每年有大量的金钱,都是进入这些人的口袋中。

    而且穆拉图也深深的怀疑。当初索马里族的问题,是不是这些家伙在背后推波助澜。在各地大量的索马里族财产被没收,绝对是有组织的事情。

    吉尔马不是傻子,根本不可能会这样做,但是这些大部分都是来至阿姆哈拉族的议员,说没有牵扯进去,打死穆拉图也都不会相信。

    别看埃塞俄比亚的总统吉尔马和众议院议长穆拉图是奥罗莫族,但是整个国家的高层和基层大部分人员和议会,都是阿姆哈拉族人,很多决策,都是要阿姆哈拉族首肯才可能会落实下去。但是阿姆哈拉族搞什么事情,很多时候都不会通过他们两人。

    在穆拉图担任众议院议长前,连续三任众议院议长都是阿姆哈拉族的人担任,大部分的席位也都是改族之人。别看他现在是众议院议长,可是要做出决策还要这些人投票,所以,很多事情其实还是阿姆哈拉族在控制。

    如果不是穆拉图在奥罗莫族中具备的极高声望,也不会压住这样的局面成为议长,可是现在这个议长,对他来说,却是一个极力想要甩掉的包袱。带着这样一群毫无国家荣誉感,自顾私利的议员,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做。

    而此时,穆拉图已经不想再去管那些家伙,他担忧的是,索马里军队会不会再一次发动进攻,占领这片埃塞俄比亚最后的国土。

    “梆梆!”

    随着敲门声响起,穆拉图的私人秘书推门了进来,并且关上了房门,走到他的身边,小声的说道:“族长,我刚刚收到了一个消息,吉尔马把政府最后拥有的五个矿产和一个油田全部抵押出去,得到了北约的军火和雇佣兵支持?!?br />
    “什么!”穆拉图脸色一变,这个消息给他带来的震撼很大,他尽管已经微微察觉到最近吉尔马有一些变化,可以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吉尔马是奥罗莫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老级人物,也是这个国家合法的总统,尽管他是族长,但也是保持了极高的尊敬??墒?,这种突然的做法,令他瞬间发生的巨大的转变。

    从索马里自由联盟时期,担任埃塞俄比亚驻中华、越南、泰国大使的时候,就一直要求国家,改善和索马里的关系??墒钦诒痹嫉挠盏枷?,一次次让他失望。

    如果当初政府能够听他的话,那埃塞俄比亚绝对不是今天的这个样子。比起和讲究利益至上的白人打交道,他更加希望和华人这样的黄皮肤种族做朋友。

    可是。当时人微言轻,他的话根本左右不了决策层。而埃塞俄比亚也一步步走向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如今更是无法收场的境地。

    如果说这一切是谁带来的,那除了北约就没有其他的因素了。埃塞俄比亚的国策中,尽管有遏制周围国家的成长这一条在,但绝对不是无谋的去鸡蛋碰石头。在一次错误之后,还一次次的犯错下去。

    现在这种局面下,埃塞俄比亚还依然选择一条路走到黑,在穆拉图看来,这绝对是找死的行为。北约的嘴脸已经表露无遗,现在还依然去选择北约支持,还拿出最后的筹码去换取这样的支持。这需要多无脑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穆拉图不需要多想也明白,北约肯定是冲着发战争财,并且要埃塞俄比亚的军队,给索马里制造麻烦,无论结果如何,北约都是赚的一方。而一切的花销和损失,都将是埃塞俄比亚来承担??墒前H肀妊且丫蘖υ俪惺苷庋慕峁?,失败就是灭国的命运。

    至于自己的军队是否能够赶走索马里,他并不抱任何信心。就算多了雇佣兵,也无力撼动索马里的军队。

    “把你知道的情况,详细说说,任何细节都不要漏掉?!蹦吕剂成鲜帜芽吹乃档?。

    “是。这是一份秘密的协议,我们拿出的五个矿产和一个油田,折价一百二十亿美元。北约各成员国会在一个月内把价值五十亿美元的武器送到我们手中,并且替我们雇佣三万个上过战场的退役北约成员国士兵。以黑水公司的名义帮助我们打败索马里军队。雇佣兵的武器和费用,由北约支付?!泵厥榘训玫降那榭?。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这件事情是谁做出决定的?”穆拉图脸上没有丝毫的改变,一如既往的难看。

    “是总统做出的决定,在后面也得到了阿姆哈拉族的完全支持?!泵厥樗档?。

    “马上安排车子,我要立即去见吉尔马?!?br />
    “是?!?br />
    穆拉图看着秘书离开后,深深呼吸了一下,缓解内心的颇有几分无奈的愤怒。他可以理解,如此一条黑走下去的心里,但是他坚决不赞同。

    这个时候,北约明显是拿埃塞俄比亚当枪使,和上次、上上次一模一样,到时候北约拍拍屁股毛事都没有,而受伤的依然是埃塞俄比亚。

    第一次,埃塞俄比亚损失了两个装甲旅,第二次损失了近三个师的部队,现在国土已经损失了一半,再来一次,那结果穆拉图已经不敢想下去了。也许,再过几个月,全世界就再也没有埃塞俄比亚这个国家了。而北约还是北约,还可以借此赚到一笔。

    用他的话来说,为什么这种你们不想做的事情,要我们的来做?

    带着这种浓浓的不满,穆拉图来到吉尔马的办公楼,也就是埃塞俄比亚政府临时的总统府。

    “你们都出去?!痹诩郊砗?,穆拉图把周围所有人都遣散了,等办公室里面就剩下他们两人之后,他积压的火气彻底爆发了出来,直接朝着吉尔马吼道:“难道我们受伤的还不够,为什么还要顺着北约的意思来?难道他们那副强盗的嘴脸,你还没有看够吗?”

    吉尔马先是有些意外,但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道:“虽然你是族长,但是别忘了,我是总统,你是以什么口气和我这样说?”

    吉尔马反驳到这里,也自知理亏的地方,并且他也不想和穆拉图产生矛盾,口气软了下来,解释道:“这件事情我没有提前通知你,是我的不对,可是我这也是没有办法。那些被占领的土地,必须要夺回来,否则你我都将是埃塞俄比亚的罪人。

    而且这一次我们有很大的胜算,只要按照制定的战术来执行,一定可以拖垮索马里军队,让他们不得不撤兵。届时,我们就可以夺回那片被占领的土地。这不是很好的结果吗?”

    “你是这样的想的?”穆拉图口气也放缓了一点。

    “不错,不单单是我,政府高层每一个都是这样的想法?!奔眢贫ǖ?。

    “愚昧,白痴?!被卮鸺淼氖?,穆拉图毫无掩饰的四个字,还没有等吉尔马开口,他接着说到:“虽然我不知道北约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但是我只知道一点,索马里是狮子,那北约就是阴险的豺狼。而我们不管是对于哪一边,都是猎物。

    你有这样的想法,本身没有错,可是你把一切的希望都放在了北约身上,就是最大的错误。和豺狼打交道,你就别想过他会不咬你一口,而且更别指望他真的会全心全意的帮你。

    不知道有件事情你想过没有?北约支援我们三万的雇佣兵,要是这些雇佣兵死伤巨大,那他们会不会撤出这些雇佣兵呢?然后再次让我们独自面对索马里军队。到时候,我们连保住最后这块领土的机会都没有。

    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就是,埃塞俄比亚彻底完蛋了,而整个奥罗莫族,就会跟着这个国家一起陪葬?!?br />
    面对穆拉图的话语中的指责,吉尔马也有了几分的火气,怒声道:“那你说要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看着那片土地就这样被占领吗?”

    “你说道那片土地被占领了,那你想过没有,是因为什么,才有埃塞俄比亚的今天?如果我们不上北约的贼船,有今天吗?”穆拉图毫不示弱的反击道。

    “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是**裸的叛国行为?!奔砗纬⒉幻靼渍饫锩娴脑?,只是他根本无法进行反驳,只能用自己的威势,去破解这种无言以对的场面。

    “如果我是叛国行为,那你就是把这个国家彻底葬送的人,你才是最大的罪人?!蹦吕家彩羌峋鼋蟹椿?,“拯救国家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可你一再的愚昧,居然还选择了与造就我们今天这种局面的人合作,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大便吗?”

    ps:月底了,拜求大家手上的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