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马因为生气剧烈的喘息着,指着穆拉图,狠狠吐出了几个字道:“从现在开始,你被解除所有的职务,并且不准你离开住所一步,直到战争结束?!?br />
    “我是众议院议长,没有众议院议员投票决定,你没有资格撤销我的职务,告诉你,我绝对不会看着整个奥罗莫族和你一起葬送在北约手上。现在,我以族长的身份宣布,你的名誉长老职务,被解除了,并且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是奥罗莫族成员?!?br />
    穆拉图毫不示弱的给予反击,双方的对立面立刻凸显出来。

    “没有长老会的同意,你也没有资格剥夺我的身份,别忘了,当初是谁支持你当族长的。而且你以为议会还是你的议会吗?告诉你,现在整个阿姆哈拉族都在支持我,你没有任何机会了。等此事一了,你将会以叛国罪被起诉。而且我也会立即通知长老会,剥夺你族长的资格?!奔热灰丫?,那吉尔马也就毫无保留了。

    “呵呵!”出乎吉尔马的预料,穆拉图只是轻轻一笑说道:“在政府中,有了阿姆哈拉族那群愚蠢蛀虫的支持,你是可以轻易解除我的职务。但是在族里,是我说的算,你知道族里每一个长老的想法吗?我可以告诉你,你错了,错得离谱?!?br />
    “你……”吉尔马一时间有些词穷,不知道如何进行有效的反击。

    “啪啪!”这时候一阵鼓掌声从穆拉图的身后传来,等他转身一看时,身后吉尔马办公室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从里面走进来了几个他十分熟悉的人,并且众星拱月一般围着一个白人。而鼓掌声就是从白人的双手中发出来的。

    “你是什么人?!蹦吕嘉奘恿税兹酥芪У哪切┦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白人身上。

    “十分失礼。我先进行下自我介绍,本人罗伯特,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代表,特地前来埃塞俄比亚,拯救北约的朋友?!甭薏乇呓樯鼙呦蚯白?,很快就来到穆拉图的身前,很绅士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说道:“十分荣幸见到穆拉图先生,您的学识和履历,是我虚心学习的对象。十分希望。我们可以成为很要好的朋友,组织共同的语言,面对共同的敌人?!?br />
    一听到对方是北约的代表,本来出于礼貌正要伸出右手的穆拉图直接收回了右手,眼睛也没有放在对方身上,而是看向他罗伯特左边的一个老者,说道:“哈鲁扎克族长,你决定把全族近四千万人的生死都放在这些吸血鬼身上了吗?”说到吸血鬼的时候,他的眼睛直接飘向了罗伯特。

    “穆拉图族长。我希望你能够慎重的考虑,整个埃塞俄比亚都是我们两个大族撑起来的,到了今天危如累卵的境地,两组更应该携手共进。把握住这次机会,彻底把索马里人赶出我们的领土?!卑⒛饭遄宄?,已经有着九十高龄的哈鲁扎克。说话时,依旧是中气十足。丝毫不比穆拉图这个只是五十出头的年轻族长差。

    这是一个已经经历过无数风雨的老人。二战前后经历过欧洲的殖民统治,也品味过帝国的统治。当初推翻帝制时,有他一份很大的功劳。在埃塞俄比亚这个国家中,可以说是最德高望重的存在。尽管穆拉图是奥罗莫族的族长,但是言语中还是表现出了一丝属于晚辈最基本尊敬。

    “你是长辈,经历的风雨不是我能够比拟的,但是我相信你也更加清楚白人的嘴脸,从意大利军队出现在埃塞俄比亚国土上开始,我们在白人那里得到的永远只有伤害,不管是当年的苏联还是现在的美国和北约。里面的厉害关系,相信你的智慧,能够想得到?!蹦吕夹闹幸丫蚨酥饕?,他绝对不会和这些人一起一路走到黑。

    “现在我们的敌人是索马里,我也希望你不要再愚昧下去,难道你就希望看到卑劣的索马里人占据了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国土吗?”哈鲁扎克言语中已经逐渐严厉起来,说道。

    这时候,旁边的罗伯特也插嘴说道:“穆拉图先生,你应该相信北约的诚意,在共同的敌人索马里面前,我们应该抛弃过往,齐心协力的联合在一起,否则,未来我实在是不敢想下去?!?br />
    还没有等穆拉图做出回应,吉尔马也走过来说道:“穆拉图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一下,不为这个国家领土主权考虑,也要为三千多万奥罗莫族人考虑下。只要你答应和我们在一起,那你还是众议院议长,既然可以参与下届总统选举?!?br />
    穆拉图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这三张面孔,嘴角也有了几分的冷笑,说道:“北约所谓的诚意,我已经见过很多次,如果不是北约,还有这场战争的存在吗?如果不是北约一再的挑唆,埃塞俄比亚会有今天吗?你们应该看清楚,如果说今天埃塞俄比亚拥有的一切是索马里动手,可追根到底,却是北约一手缔造的。

    借助我们之手,来遏制索马里,当年还是自由联盟时,就说得天花乱坠,试问,那时候答应无偿支援的武器装备呢?到头来还不是要我们付钱,白人的脸皮,可真是厚,厚颜无耻。

    距离索马里战争才过去了两个月,那时候你们四国把我们撇开,单独和索马里谈判,直接把我们出卖在索马里的炮火下,这就是你们北约的诚意。

    如果还想让我相信你们北约,那除非让我见到鬼,否则绝对免谈?!?br />
    穆拉图激动的说到,就差拿着手指指着罗伯特的鼻子了。周围的众人,脸色也都有几分的难看。他们何尝不明白穆拉图所说的一切,可是现在不是说那些的时候,而是如何才能够把索马里赶出去,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无论是否是爱国,还是从个人的利益出发,这都是重中之重。

    别说北约多次至他们于不顾,就算北约是魔鬼,他们也只能选择合作。

    “那你想要怎么样?你还有得选择吗?”哈鲁扎克淡淡的说道。

    “总之,如果是和北约合作,那我坚决不奉陪?!蹦吕蓟耙粢宦?,就抬腿朝着大门走去,他待在这里已经毫无意义了,在走到门边的时候,他的脚步一顿,再次说道:“你们交易的中的五个矿产中的两个,是我们奥罗莫族的产业,我以族长的身份通知你们,那些矿产我们奥罗莫族要正式收回,从此和政府没有任何关系。政府没有资格将他抵押出去?!彼低曛?,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众议院议长的证明和埃塞俄比亚政府工作证,直接放在门边的桌子上,然后这才走出去。

    吉尔马的办公室中,每一个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这也包括了罗伯特,本以为以他的身份,来这里能够把每一个土包子都吃得死死的,结果居然碰到如此一个脑筋不知道拐弯的家伙。把对北约厌恶的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对他而言,这人简直就是愚昧至极。

    哈鲁扎克也是同样如此,本以为搬出国家大义来,要说服穆拉图并不困难,结果大出他的预料之外。不过,对此他没有过多想法,保持着沉默。

    “总统先生,对于穆拉图你认为该怎么办?”罗伯特开口道。

    “他是我们全族的族长,再族内的支持率是历届族长中最高的,深受族民的爱戴,而且整个长老会都站在他身边。对此,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峙?,用不了几个小时,我这个名誉长老的身份就会被剥夺,名字也会从族谱上被划掉?!奔硪∫⊥?。

    “那他所说要收回两个矿产,也不是在吓唬我们的了?”罗伯特又开口道。

    出于对穆拉图的了解,吉尔马摇摇头,说道:“他这个人说一不二,恐怕这件事情是真的?!?br />
    “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是这个人投靠了索马里会怎么样?你应该不会忘记吧!此人的政治主张是和中华建立更深的外交关系,并且在中华求学和生活了不短的一段时间。这样的人,留着是不是很危险?!甭薏匮壑幸丫凉饲苛业纳被?,旁边哈鲁扎克看到之后,只是眼神有了一丝波动后,并没有说什么。

    “你想做什么?”吉尔马也感受身边这位北约特派员眼中的杀意,脸色严肃的说道。

    “此事干系重大,任何意外都不能出现,所有的危险都要扼杀在摇篮之内?!被姑挥械嚷薏鼗卮?,哈鲁扎克就开口道。

    罗伯特也接着说道:“目前这种局势下,也没有给我们更多的选择,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更何况,一个不把国家大义放在心上的人,还是一个三千多万族民的族长,这种人物一旦被利用,那对我们就太危险了,更何况所有人都知道,奥罗莫族和索马里族的关系十分的亲密。战争期间,人心叵测,所以该做决断的时候请做决断?!?br />
    说到这里,罗伯特环顾周围众人一眼,莫名的说道:“如果诸位害怕承担责任,我们可以代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