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553章 地狱之门
    ps:如无意外,今天会有七更,但也不排除只有六更。手机看小说登录m.这是第一更。

    ——————

    战火被彻底点燃了,当东面的天空开始发白,这场被称之为必然发生的战争,在人们还在做梦的时候,悄然降临。

    除了被索马里占领的地区,剩下四十几万平方公里的埃塞俄比亚土地,只是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打成了一锅粥。

    尽管近现代中,已经没有出现过人海战争,但在非洲,这样的战争还是有存在,现在更是在埃塞俄比亚这场战争中,很好的上演。

    到处都是战火,战争参与的人员,达到了六七十万人,战场波及的面积数万平方公里,直接影响了上千万的平民。

    双方在战争一开始就卯足劲头,天空中,索马里空军超过三百架战机为这场战争服务,海军数十架舰载机也都没有闲着,军舰上面的导弹,也时不时从发射筒中腾空而起。各种火炮交替划过天空,如同那密集的陨石雨,带来的都是血腥和死亡。

    天空已经鱼肚白,一场场真正的战争这才开始萌芽。

    大量的雇佣兵已经组成各种小队,在得到各自的装备后,分批前往各个战场,他们没有组成强有力的集团力量,而是化成了小股小队,如同针锋一般,一个个小队同时扑向战场,以最尖锐的利芒穿透敌人的防御。

    “嘭!”一团包裹着无数纷飞钢铁的气浪将稍远处的厄立特里亚步兵火力点吞没,抹着厚厚油彩,身上的作战服用杂草伪装起来,各种装备几乎武装到牙齿的皮斯特趴在土坎下抖了抖满身的泥土,手中的法玛斯自动步枪接连打出两个三连点。

    “进攻、进攻……”挥舞着手臂。作为这支小队的队长,皮斯特对着自己身后的队员大吼一声,然后身先士卒的冲上去。

    一辆辆法国amx-10p步兵战车发动机咆哮着,履带碾过燃烧的林木,狠狠的切入到溃逃的厄立特里亚士兵之间。车顶的二十毫米机炮和62毫米机枪,猛烈的扫射着周围,慌不择路的厄立特里亚士兵,纷纷被弹雨如草芥般割倒。

    后方的士兵携带的便携式迫击炮也纷纷发力,炮弹在人群中不段的爆炸着。

    这是一段发生在默克莱市和南下城市马伊乔乌之间的战斗,经过了一个晚上的进攻。厄立特里亚第一集团军已经成功了占领了默克莱,并且继续南下,攻击下一个南部城市马伊乔乌。

    已经赶到前线战场的雇佣兵这时候也加入到进攻的队伍中,不过他们并没有参与防守战争,对他们来说,防守就是意味着浪费。皮斯特的小队自告奋勇前往两个城市之间。专门打伏击战?;姑挥姓业胶鲜实姆鞯氐?,便发现这个小型的临时物资中转站。

    结果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样子,来至法国的雇佣兵队长皮斯特,带着一群来至同一个兵团的战友,进攻了这个中转站。

    这个雇佣兵小队有点名不副实,因为这个小队的规??刹恍?,除了两百多个来至法国空中骑兵团退役的士兵?;褂泻眉噶咀凹壮蛋樗?,战斗力,完全就是一个营。而且这个小队的成员,在退役前,他们都是来至同一个地方,曾经服役于法国空中骑兵团的精英伞兵,这一次他们拿着高价的雇佣费用,组团来到这里,黑水公司也很喜欢这样的团队,很干脆的把这些人安排在一起。而皮斯特。作为曾经空中骑兵团的上尉,服役时是他们当中军衔最高的人,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队长。

    雇佣兵小队的第一场战争进行得十分的顺利,只是几次进攻后,很快就端掉了这个小小的中转站。在装甲车的掩护下。自然无一伤亡。

    到处都是被击毙的厄立特里亚士兵的尸体和焚烧中的车辆残骸,被炸得面目全非的草丛满是坑坑洼洼的弹坑以及燃烧中的野草,空中弥漫这一股浓浓的焦臭味。

    数辆amx-10p步兵战车碾压过各种残骸,依旧枪托抵肩的雇佣兵跟在装甲车的后面,警惕的看着四周,对于那些被卷入履带中的尸首,污浊的泥土之间满是那触目惊心的猩红,直接视若无物。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这样的场景,已经无法引起心中任何的波澜,想当初在阿富汗的时候,他们见识过的画面,可比这种场景血腥得多。

    皮斯特坐在远处,看着正在确认整个中转站是否全部被摧毁的战友,心中略有几分的焦虑。夹着烟的手指,也不自觉的发力,将卷烟挤压得扁扁的。

    已经远离战场有一段时间,刚刚的战斗也消耗了他不少的精神和体力,他需要尽快再次适应这样的生活。并且活着回去,也要把自己的战友活着带回去。

    一人二十五万美元的雇佣费用,一次性支付,这对于每一个退役的士兵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数字。因为这可以让他们还清房贷,让家人过上轻松的日子。

    所以,尽管他们都已经离开了战场,可是还是忍不住再一次拿起武器?;蛐硭钦庑┤酥?,有些人并不喜欢战场,但是为了尽到做父亲、做丈夫的责任,他们选择了这条路。

    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报酬越高,也就意味着前途越危险,每个人到手的二十五万美元,全部在第一时间汇到自己家里,他们甚至很多人都不敢告诉家人,自己出来做什么。为了就是不让他们为自己担心。

    索马里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选择这条路,其实很多人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遗书甚至有已经准备好了。皮斯特就是其中之一,他询问过很多参加索马里战争的法国士兵,很清楚索马里士兵强悍的一面。那是一群毫无理智的疯子外加战争狂人,这样的对手,绝对不是那些扛起枪的极端分子可比的。绝对比以往任何敌人都来得可怕。

    这场战争本质其实让很多雇佣兵都很迷茫,好在他们对此不用去仔细的思考,拿钱消灾,这才是他们参加这场战争的目的。

    说起非洲,法国人都很熟悉,特别是法国士兵,很多人都在非洲的军事基地服役过。对非洲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疾病、贫穷、艾滋病、饥饿以及那如血的朝阳和夕阳。在皮斯特的印象中,这里更像是一个被上帝遗忘的地方,任何的罪恶都聚集在这里。

    而对于非洲人,皮斯特和每一个法国人都差不多,一向自以为是的法国人总认为自己是上帝的宠儿,是最为优秀的雅弗的后代,而那些闪米特人、东方人,不过是些低劣的民族罢了,至于非洲人,根本不算是人,更像是是亚人类。一向自以为高贵的法国人在众多问题的认识上,几乎存在有一种病态的错误,而这种错误的根源就是法国人的无知与自大。

    不远处,队员示意了一个安全的手势,皮斯特站起来,朝着那片最后的战场走去,沿路可见都是被击毙的厄立特里亚士兵,一个小小的弹孔穿过胸口,瞬间就可以置人于死地。

    许多人总以为达姆弹是极其邪恶而又具有破坏性的,带给士兵的痛苦是极其巨大的,以至于在1899年签订的《海牙公约》中,专门使用了第三项声明《禁用入身变形枪弹的声明》,来明文禁止使用这种进入人体后易于膨胀或变扁的弹头。

    但实际上,许多国家却悄然的钻了这份公约声明的空子,变相开发出了其他类似达姆弹杀伤效应的子弹。比如加长了弹头的56毫米弹可以产生严重的翻滚效应,从而扩大创伤面,又比如使用空尖弹头来增加杀伤,但最为邪恶的却是法国devel弹药。

    客观的讲,devel弹药所带来的破坏性,甚至还要远远大于达姆弹。因为当这种弹头进入诸如人体组织这样的软目标的时候,在弹头高速自转的作用下,十字螺丝刀便会像绞肉机一样将周围组织全部绞得稀烂,加上十字螺丝刀形状本身就减少了弹头质量,也就等于是提高了弹头初速和自转速度,再配合上软木标内自转时力矩较大,极容易失稳,从而导致弹头翻滚的情况发生,所以devel弹药的杀伤效果是极其令人恐怖的。

    法国空中骑兵团的士兵,都是使用这款弹药,只要命中非四肢的地方,那基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端着枪缓步走在一片血肉淋漓的林地间,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越南政府军士兵的尸体,皮斯特几乎是强忍着胃底翻腾着的呕吐欲望,踏踩着遍地那被血水给沁没着的泥土。

    此刻,已经有雇佣兵端着枪在一起抽烟,聊着刚刚这场战斗。不知道是谁递给了皮斯特一根烟,恍惚间皮斯特都没有看清递来香烟的是谁。狠狠地抽吸了一口,呛人的烟草味顿时溢满了所有那些空荡荡的肺泡内。

    恼人的呛闷让皮埃尔痛苦的干咳着,眼泪都抑制不住的滚了下来。皮斯特抬起手来,用脏兮兮的手背胡乱摸去了那脸上挂着的泪水,结果更是显得肮脏了,皮埃尔痛苦的干咳了下,将手中刚刚烧了一半的香烟扔到地上,用战靴碾灭在那猩红的泥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