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555章 哭泣的高卢鸡
    ps:第三更,今天还有三至四更会在中午之后开始更新。这样的更新,给力吗?如果给力的话,请来点票票支援下好吗?

    ——————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法国佬,这下该哭了吧!”

    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王守权略有几分幸灾乐祸的说道,然后立即通过无线电通知道:“伙计们撤了,准备到下一个地点去等待新的猎物?!?br />
    “头,别忙啊,战况如何?”

    “十分的辉煌,首战全胜,高卢鸡正在哭泣?!蓖跏厝ㄒ槐呤帐白约旱淖氨?,一边在无线电中说道,话中也不忘记讽刺了一下法国人,之后又提醒了所有队员一句:“记住,留下点小礼物给这些法国人,估计他们就要开始搜索了,祈求上帝保佑他们还没有疯吧!”

    “得嘞?!?br />
    三名武装mcv的雇佣兵斜背着步枪,忙着在附近架设起阔刀地雷,一根涂了伪装色钓鱼线被拉扯并固定在附近的蕨草中,在作战守则中,不管是武装mcv的雇佣兵,还是红警兵团内的特种兵,向来有在撤退的时候布设诡雷的传统。一名抱着狙击步枪的狙击手小心地退了过来,冲着王守权打了个安全的手势。

    “行了,抓紧时间撤退!等下还有节目上演,要找个好位置欣赏一下?!蓖跏厝ń种械?7式突击步枪抵上肩头,挥了挥手。

    交替掩护着,这群雇佣兵很快便消失在丛林深处,只留下一片等待别人来触碰的地瓜。而那些吃了天大亏的法国雇佣兵。从头到尾连敌人有多少都不清楚,就承受无比巨大的损失。更加可悲的是。他们更是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地狱之门那里,当硝烟散尽。那位未登上步兵战车内的法国雇佣兵,全部在爆炸中承受了来至四面八方的攻击,除了那些运气好点的个别人员外,上百个士兵,超过九成的死伤概率,顿时让所有车内的雇佣兵,头皮发麻。

    到处都溅满鲜血和碎肉的草丛,散落着各种尸体的碎块,有些碎块上面还有那熟悉的军装。这些人是死得最惨的,直接在埋伏的地雷上,随着地雷的引爆被瞬间分尸。不过比起那些已经变成漏勺的尸体,他们的死更加没有通过,或许他们之前连死都不知道。

    而那些还没有死的法国雇佣兵,就可以称之为幸运和不幸的结合体。幸运的是,他们还活着,没有和其他战友一样,直接命丧地狱。不幸的是。他们要承受难以忍受的剧痛。地雷尽管没有夺去他们的生命,但是也让他们很不好受,断手断脚已经算是轻的,很多人的身体都近乎快被打烂了。仅凭一口气在那里吊着。

    “所有人立即下车,马上搜索周围所有区域,发现一切目标。通通射杀?!逼に固匾丫行┦ダ碇橇?,下车后看着周围血腥无比的一幕。怒火直冲脑门。

    一辆辆装甲车的后车门被打开,下车的法国雇佣兵们看着眼前的一面。纷纷被如此血腥的场景给惊得呆立住。

    “混蛋,赶快去搜索?!闭谡淼┑钠に固乜醋啪舻钠渌?,立即吼道。然后通过无线电,立即向雇佣兵总部求援道:“我们遭受到了大面积地雷的袭击,有大量的士兵受伤,请立即派遣救援直升机过来。重复一遍……”

    “请稍等,直升机马上就到?!?br />
    得到回复后,皮斯特再一次冲着周围的队员喊道:“所有人跟我来,把那帮该死的非洲人找出来,我要活刮了他们?!?br />
    听到皮斯特的吼声,所有的法国雇佣兵这时候也才全部反应过来,有不少人立即跟了上去,余下的几个人看着周围如地狱般场景的画面,手脚略微有些不听使唤。

    如果这个画面上点缀的风采是非洲人的话,那他们会很上心的去欣赏,可是这一地都自己的战友,刚刚还在一起谈天说地的战友,他们几天前甚至还在家中和妻儿在一起玩耍,现在连个完整的尸体都没有。这种对于感官和精神的强烈刺激,让他们心神一阵恍惚。

    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们不是没有想过此行的危险性,但是从未想到,会见到如此残酷的画面。而且这个画面还是自己人去构成的,对于他们内心原本的些许自信,是很强烈的冲击。战争他们不是没有经历过,难熬的阿富汗战争,也没有让他们有过这样的感觉。

    为了二十五万美元,来这里值得吗?必死的决心,在这一刻有了动摇,心中恐惧如虎,蔓延全身。

    “去搜索非洲人?该死的,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埋设其他地雷,真他妈的该死!”跟在皮斯特周围的一些雇佣兵嘟囔着咒骂着,有谁能够知道非洲人有没有埋设其他雷场呢?这道命令太愚蠢了。

    法玛斯自动步枪枪托抵在肩头,皮斯特特地放缓了脚步,此刻他步枪中的弹夹内,都已经换成了十字螺丝刀——devel子弹,他要用这些子弹搅碎这些非洲人的脑袋。

    然而,搜索范围一再的扩大,可还是没有任何收获,甚至连蜘丝马迹都没有发现,如此干净利落的伏击,让许多法国开始怀疑,自己遭受的袭击,到底是不是那些该死的非洲人做的。

    从刚刚地雷的爆中,他们明显看到了类似美国在伊拉克使用的矩阵系统,这种地雷伏击系统,就算是索马里军队都没有出现过。也许是华人,那些可恶的黄皮猴子。一想到这里,皮斯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如果真的是中华军队参与,那事情就麻烦了。

    “队长,什么都没有发现,是不是那些非洲猪都撤退了?!倍罄锏谋ǜ嫔缘媚茄慕乖?,提心吊胆的搜索所谓“非洲人”让这些法国士兵已经到了神经崩溃的边缘。他们都不是傻子,能够完成这样的伏击,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很有可能就是索马里军队中的精英特种兵。他们尽管是从战火洗礼中走出来,但是比起那些专门隐伏潜杀的特种精英,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如果真如猜测的那般,那事情就糟糕了。

    皮斯特看了一眼周围所有队员脸上略显紧张的模样,回想那些阵亡的战友,内心一叹,怒火也开始消退,命令道:“撤退吧!那些非洲猪已经离开了?!?br />
    “撤退,撤退!”听到皮斯特的命令,一个背负着通讯电台的士兵连忙抓着送话器,呼叫到。

    皮斯特看了一眼数据终端,顿时咒骂的说道:“该死的,我们距离队伍已经快有两公里了!”。

    拿起望远镜看着远处车队中,那些正在开始救治战友的画面,皮斯特便放下望远镜,转身瞬间朝阳的光线,令他的眼睛有些刺眼??醋抛约核诘恼飧雎杂械闫露鹊牡胤?,一想到背后的车队,该死的,皮斯特猛然睁开眼睛。

    站在这片高地上,通过法玛斯自动步枪的瞄准装置,清晰可见远处自己的车队,以及乱糟糟的战地,心中直呼:“那些偷袭者很有可能就是躲藏在自己现在这个地方,说不定现在依然在远处看着自己?!?br />
    “大家注意!”脑海中突然闪过的强烈?;?,让皮斯特瞬间有些手脚冰凉。

    听到他的呼喊,身边所有的雇佣兵纷纷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尽是一脸疑惑的望向皮斯特。

    “大家小心搜索一下,这里很有可能就是袭击者隐藏的地方?!逼に固卮笊暮暗?。

    悠然变色的雇佣兵全部都是一愣,本来还想可以回去的念头,瞬间刹住车。几乎就在皮斯特的话音刚落,“嘭!”一团淡火光夹杂着四散纷飞的杂草一同喷涌而起,烟柱、泥土连带着那些夺命的钢珠一起迎面射来,“地雷!”几乎是变了音调的怪叫,巨大的爆炸很快便吞没了这声告警。

    四溅的钢珠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紧贴草皮掠过,裹挟着死亡之吻的烟团转眼之间便将身边三四个雇佣兵一同吞没。

    “我的上帝??!”皮斯特喃喃而语着惊呼到,他已经被吓呆了。

    “救人、快救人?!?br />
    愕然醒悟的其他雇佣兵,急忙在慌乱中呼喊着,乱糟糟的朝着爆炸处跑去。

    “都停下,注意那么的脚下?!逼に固馗崭辗从?,就急忙喊道。

    正混乱着的雇佣兵们立马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是啊,谁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地雷呢!而且一般在诡雷旁边都装有其他掩护性的地雷。呆立在那里的雇佣兵们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着,谁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样才好。

    最终还是几个工程兵过来,确定周围情况的安全后,他们才拉起被地雷炸伤的战友,朝着车队快速返回车队。

    “军医,军医,快过来,他快死了……”

    “该死的,为什么救援直升机还没有到,我们已经没有绷带了,吗啡也都用完了?!?br />
    装甲车车队中,各种喊叫声连成一片。

    等皮斯特他们都回来后,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飞机发动机的咆哮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所有的目光全部朝着声音的来源聚集。朝阳下,一架线条优美的飞机从地平线出现,就在他们很疑惑这款从未见过的飞行器是什么时,一些眼尖的士兵,已经看到机腹下,向外打开的弹仓。

    “空袭……”

    两个字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余下只有连绵一片的剧烈爆炸,五吨的炸药,在精确投放下,整个队伍全部被湮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