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558章 撕开埃塞最后的防线
    ps:二合一,第六更和第七更一起发?!螂?來 閣免费万本小说m.◎两万一千字完成。

    ————

    战争的节奏因为时间的推移,和吉尔马政府越来越小的生存空间下,变得越来越紧凑。

    当太阳再一次落山的时候,整个战场已经全部展开,从空中的厮杀,再到地面部队的交火,一方面是士气如虹,一方面是用生命在堆积防线。

    战火越燃越猛烈,已经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

    整整一个白天,枪声从未在各个战场上停下来,这种点对点的战争,才是最能体现战争残酷的一面。而且是用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来体现。

    季马,一个和默图差不多的城市,正好位于亚的斯亚贝巴和默图九十度角交汇的地方,是吉尔马政府所在的默图市东部最后的一道防线。

    这条防线被吉尔马政府寄予极高的厚望,也是并且防守最严密的城市,其中还有数千个雇佣兵在进行协助防守,在战争进行了而是个小时,天色开始变得昏暗后,这座城市的防御工作也才算完成,着实浸入了吉尔马政府太多的心血了。

    然而,进攻队伍过来的速度也不慢,还没有看到敌人,猛烈的炮火就在城市中上演,似乎也知道这个距离吉尔马政府最后心脏并不远的城市,是一个难啃的地方。

    为此,准备了整整两个小时的炮火,都是清一色的重炮和远程火箭炮。密集的炮火,让整个城市仿佛都变成了不夜城,城市的上空不见丝毫的昏暗。

    第二卫戍兵团携带的120毫米自行迫击炮。和63式107毫米轻型牵引式火箭炮,以及红警兵团远程火箭炮和导弹的连续两小时打击。让这座城市在炮击结束后,再也找不到一栋完整的建筑。整个城市说是被夷平也不是不可能。本身就没有高楼大厦般的存在,最多也就是一些两三层的建筑,近十万吨的炸药一下来,基本上还能够剩下一点废墟,就很不错了。

    不过,战斗也没有因为如此而变成轻松,当第二卫戍兵团攻入这个城市的时候,依然受到了强烈的抵抗,那些躲藏起来的埃塞守军。从废墟的下面爬起来,开始进行反击。

    而且雇佣兵也很快前来支援,在装甲车和坦克的打击下,第一波攻击直接被打退,没有办法,第二卫戍兵团只有寻求索马里正规军的帮助。继续一阵炮击之后,在红警兵团到达攻击的位置后,第二次进攻又开始了。

    和之前的一样,部队一进城就受到抵抗。双方在每一个废墟和街道上,都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姑挥械诙朗沤サ降谌鼋智?,雇佣兵部队就出现了。

    和刚刚的画面差不多,排头的装甲车坦克对进攻的第二卫戍兵团进行反冲锋。进攻的队形立即被打散,因为缺乏足够对抗这些战车的武器,如果没有意外。这一次也会被赶出去。

    只不过,有了第一次教训。这一次自然是有备而来。

    一辆行驶中的轻型坦克猛然的燃起一团大火,整台战车燃烧着向前驶出一段之后。终于轰然的炸成一片四溅飞舞的钢铁残片,车体的残骸如同空壳样的趴死在那里。

    几乎就在同时,不远处的一辆履带式步兵战车“轰”地一声燃烧成巨大的火球,刚刚还在喷吐火舌的双人炮塔如同秋风里的落叶一样,在火浪之中被掀飞了出去。

    不单单是埃塞士兵在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一幕,就连那些跟随在坦克和装甲车旁边的雇佣兵,也是十分意外的看着这一幕,连续多台战车平台被炸成的废铁。这和他们想象中的画面完全不一样,在他们看来,等下应该会像之前那样,很轻松的消灭眼前的敌人,然后将他们的大部队挤压在一个角落中。原本他们还打算,留下一些士兵,防止自己再一次受到炮击。现在,这个设想自然是没有办法实现了,而是转眼间,只能看着自己所依赖的战车,被摧毁。

    然而事情还没有过去,一段电磁风暴突然横扫出去,所有的雇佣兵马上听到耳机中一阵强烈的沙沙声,已经有人为此骂出声来,“该死的,这是强电磁干扰,转成极短波?!笨墒俏蘼鬯窃趺醋?,结果都是一样,无线电通讯全部失去了联系,哪怕是及短波也无法形成联系。

    不过,这还轮不到他们真正上心,因为死神已经冲天而将了。

    “导弹来了?!辈恢朗撬蠛傲艘痪?,整个战场上的雇佣兵,都忍不住会抬头,果然,天空中数十枚从夜幕之间疾射而来的“羽箭”,已经快到他们的头顶了。

    “嘭!嘭……”

    巨大的爆炸此起彼伏,火光几乎再一次映红了城市的夜空。一辆辆轻装甲车在这阵腾放的气浪之中,被爆裂的红黑色火球撕扯得粉碎,到处都是涌动着的硝烟和灼热。

    对于埃塞士兵和雇佣兵们来说,真正的灾难才正要来临,黑暗中无数的四角生物,飞快的出现在城市的废墟中,借助爆炸尘烟的掩护,四个灵活的机械脚,在废墟中健步如飞,如果它们能够去参加跨栏运动的话,那绝对是无人可敌的存在。

    那细长的四条腿,跑动跳跃起来,简直就是眼花缭乱。

    在爆炸中幸免于难的雇佣兵和埃塞士兵还没有为自己活下来而感到庆幸,只是一抬头就看到远处疾驰而来的神秘物体,由于是在黑暗中,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听到那机械脚飞速跑动产生的嘎吱声和踩踏废墟石块的声音。

    对于未知的事物,特别还是刚刚从死亡线上活下来的人,总是最容易产生恐惧想法的。只不过,他们是幸运的。因为恐惧的感觉还没有升起,他们就看到了令他们十分震惊的一幕。在燃烧火光的照耀下。他们纷纷看到已经快到眼前,只有半人高的机器人。

    四条腿外加一个圆形的身子。如果再加四条腿和一对钳子,那绝对是活生生的一个大螃蟹。不过,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去想着这是什么玩意了。

    恐怖机器人主要是用来对付坦克和车辆,对付步兵的话,十分的危险,因为就算是普通的手枪,都有可能击毁他们,可以说根本没有防御力。所以,速度就成为很关键的生存因素。而速度快。也很方便成为攻击的手段。

    就好像正在上演的一幕,不需要太复杂的攻击,来到攻击目标之前,所有的恐怖机器人只是一个轻轻的跳跃,然后落在敌人的身上,不需要更多的手段,一切都已经决解了。

    它们那尖锐的四个机械脚,配合恐怖机器人自身的重量,很轻易的穿透敌人的身体。就算是那些穿着防弹衣的雇佣兵。也只是让恐怖机器人多费了一点力气而已,结果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后方,看到这些机器人如此轻松干掉自己的同伴,所有的雇佣兵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置身于科幻电影中了,否则这个世界上怎么有如此杀伤力的机器人。而且看起来很不像是受人控制的,感觉是有生命一般。

    好在这种愣神只是很短的时间。在他们心生恐惧的时候,作为军人的身体反应。已经让他们调整枪口,对准恐惧的来源。

    然而祸不单行的是?;姑挥械人强?,伴随着旋叶搅动空气的强劲气流,数十架深墨绿色的武装直升机从远处那片废墟之间爬升出来。流畅的机身两侧小弦比短翼下,黑森森的航空火箭发射巢泛着耀眼的光泽。

    一整排的火箭炮夹着着反坦克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如同流星雨样从那黑压压的机群中呼啸袭来,整齐地在天幕之间破开梳状的洁白羽痕,这是死神的武器,死亡镰刀。

    “嘭、嘭……”猛烈的爆炸连成一片,几乎所有的街道和废墟都在冒火,滚滚浓烟冲天而起,突然而来的攻击,将街道上所有的战车和士兵,全部纳入了攻击范围。

    这些倒霉的战车还没有继续发挥效果便被撕扯成了碎片,所有的车组乘员没有一个活着逃出来。

    更大的灾难接踵而至,无休止的火箭弹雨开始整齐的覆盖战地,爆炸声中,一辆辆正在准备反击的步兵战车被翻滚而起的火焰吞没在其中。飞溅的破片欢快的跳跃着、舞蹈着,带着破空的尖啸声狠狠切入到柔弱的人体组织内。遍地都是燃烧的车辆残骸和倒毙满地的尸体。

    作为第一轮打击的主要突击力量,陆航营一上来便是接连的狠手。作为目标校正的由夜鹰改装侦查直升机顶着显得很不协调的球状大脑袋,悄然的躲在距离一片战火纷飞的不远之处的夜空中,缓缓转动着安装在旋翼轴顶上上的球状瞄准仪,并将一系列的坐标数据值发送到各机组。

    猛然爬升而出的同时,各攻击直升机立即通过毫米波射控雷达的辅助,锁定那些由侦查直升机发送而来的打击目标的坐标数据,并接连发射出早已经蓄势待发的机载反坦克导弹。

    别说这些埃塞士兵和雇佣兵没有提前察觉到,就算是差距到了,也对此毫无办法。毕竟他们并没有健全的武备,就算是那些经验丰富发雇佣兵,在没有完整的军备体系支援,没有其他兵种十分密切的配合,也是难以预知这些突然出现的直升机。

    更加可悲的一点是,他们在这里战斗了已经快一个小时,居然不清楚,原来索马里正规军部队已经来到自己的身边,这才是这场失败的真正原因。

    杀气腾腾的雌鹿攻击直升机微微轻点着机首,铺天盖地的呼啸出如雨样的航空火箭弹幕,似乎到处都在喷涌着冲天的火柱。崩裂的火球夹杂着气浪吞没了一群群来不及躲闪的埃塞士兵和雇佣兵。

    后方,埃塞军官和那些挂着雇佣兵名义的北约军事顾问,顶着狂暴的空中火力,和连绵不绝的爆炸。不断向前线传达命令:“各军立即寻找掩护,组织防空火力?!闭庑┒嗌儆行┚滤匮闹富庸倜侵赖孛娌慷釉诤娇栈鹆Φ拇蚧飨?。几乎很少有还手之力,如果不能采取好断然措施。那么守城之战就要凶多吉少了。

    然而在猛烈的直升机火力打击下,这些军官和欧洲顾问的努力只是徒劳,满地都是的燃烧的车辆残骸使得士兵们的士气大跌,人心惶惶之间已经开始有零星的溃乱了。而不断呼啸而来的火箭弹雨更是让这种已然大落的士气更加的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尽管这场战争,北约已经准备了很多,可是还是有很多装备都没有派上用场。就如那大量的单兵防空武器,结果十分的悲催,因为城内那些分部在隐秘而安全地方的指挥车,已经基本上都被摧毁了。无线电通讯也被瘫痪,现在所有的命令基本上都传达不下来,只能看着那些被摧毁的指挥车残骸干瞪眼。

    在之前的攻击中,那些长长的鞭状天线使得这些铝合金的铁皮盒子等于是在告诉别人我就是最重要的目标,加上无线电信号接收的定位,哪怕就是躲在墙壁后面,也难以逃脱打击。聚能装药战斗部的爆炸巨响中,几乎没有一辆指挥车能够逃脱厄运,都被连人带车炸得浓烟滚滚。

    而正在拼命发出命令的指挥部。也很快被锁定,这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毕竟整个季马城内,到处都充满了强电磁干扰。那边如此强烈的信号,怎么可能躲得过侦查直升机的探测。将信号发给空中的武装直升机后,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拼命组织部队展开防空的军官和欧洲顾问们在那片火光之中血肉横飞。打着旋而来的破片直接地将这些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在作着徒劳努力的尽职者送入了地狱之中。

    原本那些正在进行抵抗的第二卫戍兵团的士兵,看着瞬间就一面倒的战争后。一个个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不是没有和索马里军队打过,原本在埃塞俄比亚政府那边的时候。有一些士兵也见识过索马里军队的强悍。

    以讹传讹下,还能让他们如此震惊,可见眼前这一幕的震撼。只是霎那间,每一个奥罗莫族士兵,都同时在心中闪过族长真实太英明的想法。如果不是他们的族长,这个时候他们应该成为如此炮火打击的目标。

    是要是人,一看到那一排排火箭弹雨从自己的头顶上划过,将之前气势汹汹进攻的敌人炸得人仰马翻,那一柱柱喷发的火浪就像是节日里的歌舞样欢腾着,舞动着,然后尽情而又肆虐着吞噬着一切能够为它们所吞没的生命。如此强烈的冲击,他们看一看就感觉到油然而起的死亡阴影。

    “幸好,现在我们是一个战壕里面的战友了?!闭馐敲恳桓龅诙朗胖邪侣弈迨勘餐南敕?。

    战场并未结束,黑压压一片的直升机群从这些欣喜万分的第二卫戍兵团士兵的头顶上飞掠而过,搅起的强劲气流在一片瓦砾的城市中吹开阵阵的烟尘。悬停在空中的夜鹰运输直升机上,无数的身影沿着抛下的滑降索快速而下,抵枪弯腰着冲着不远处正在激战的街区。

    最为狂热的航空火箭弹雨猛烈扫射着那些四散而逃的埃塞士兵,以掩护机降步兵的顺利而下。一时之间弹雨纷飞,烟火袅绕。

    成群的夜鹰运输机在硝烟中冲出来,气流吹散开弥散的硝烟,尾轮式三点式起落架刚刚触及地面,全副武装的红警机降步兵便蜂拥着从打开的舱门处跳出。

    这些机降下来的红警士兵,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前出数十米,似乎在守护这个降落的地盘。紧接着,大量的夜鹰直升机再一次到来,彪悍巨大的飞机,丝毫没有影响到出色的性能,固定翼两侧的倾转旋翼搅动起的下洗气流将地面吹得飞沙走石,两侧放平可以作为推进螺旋桨叶、倾转之后作为垂直升降动力的三叶旋桨拍打着空气?;醪盏拇貉固宓陌隹鞘轿裁牌胨⑺⒌卮蚩?,一辆辆轻型突击车咆哮着从货舱内冲了出来?;聿嗝娲蚩幕糯?,不断的有身影跳下飞机,到处都是涌动着的士兵和轻型战车。

    这支赶到的机降部队可不是那些旅或者师级部队隶属的角色,而是李岚一直以来都在慢慢组建中的空中骑兵师的其中一部分。

    季马是默图最后一道防线,为了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免得夜长梦多,李岚接连派出了直属的很多部队,其中空中骑兵师已经快完成了基本的建制框架,就被李岚派了过来。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撕开这条最后的防线,让大军能够迅速的长驱直入。

    这也是空中骑兵师的首秀,尽管敌人不是很强大,但他们是来赢得战争的,不是来这里和对手较量的。

    等那些幸存下来的埃塞士兵和雇佣兵,意识到敌人已经发生彻底转变的时候,几乎无法展开反击。他们面对的不再是那些不入流般的第二卫戍兵团士兵,而是彻头彻尾的最精锐部队。并且这样的部队,一直都没有停止出现,天空中仿佛到处都是直升机,很多已经拿起便携式防空导弹进行反击的雇佣兵,在没有反制电磁战的手段下,只能看着那些刚刚升空便因为电磁干扰而找不到目标,如无头苍蝇乱撞般的导弹。而面对如此找死的行为,雌鹿机群也给了很好的回应,密集的火力梳理,30毫米机炮弹纷飞着破开一道又一道的火树银花。

    季马后方,那些为了躲避密集炮火的雇佣兵坦克,也没有任何侥幸的可能,或许他们已经接到了放弃季马的命令,赶快返回默图构建新的防御,也或许已经接到迅速支援季马的命令,但是这一切都晚了。

    不管是来至波兰的装甲车,还是来至英国的挑战者主战坦克,亦或是早已经蓄势待发的勒克莱尔,现在都没有丝毫机会了?;姑挥械人亲叱龆悴氐蔫袷髁?,从天而下的反坦克导弹给炸得火光四溅,人体的残肢断臂和那扭曲得几乎成了麻花样的炮管共同飞舞在那喷发的火浪之中。

    这些本来还在等待机会的坦克,直接在大量雌鹿的包围下,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那些驾驶坦克的雇佣兵,无一例外都在发现来袭的导弹中,贡献出了生命

    如果他们驾驶的是最新款的坦克,还有增加防御力的反应装甲,他们或许还有很大的反击机会,可是北约的政治和吝啬,葬送了他们的生命。

    后方,第二卫戍兵团看着打得正欢的索马里士兵后,也不甘寂寞,说实话,战场上他们跟不上脚步,但是却有跟得上脚步的东西——投石机膛线后坐力迫击炮系统??济土业呐诤淅B业募韭沓悄诘牡腥撕蠓老?。

    此刻,不是划破天幕而来的凄啸声中,雨点样的杀爆榴弹纷纷而下,就是成群的武装直升机穿破蔽日浓烟,流星样的扑向远处。

    就在空中骑兵师即将打破这个最后的防线时,另一边突然从亚的斯亚贝巴扑出来的两个装甲旅,正如那黑虎偷心,直接穿插过埃塞政府军设立的防线,并且借助装甲部队的高速机动,如同右钩拳一般,直接从右路回旋,击打在埃塞政府的左边脸颊上。

    而且第二卫戍兵团的左线部队,也几乎快绕到了默图的后方,一个三面合围的局势即将形成。如果吉尔马等人还找不出办法的话,那默图根本不需要多久,就会在这种合围先陷落,到时候任管他们会上天入地,也都逃不出去。

    就在如此时机,索马里国防部直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邀请各国驻索马里的所有记者全部到场,对外声称,这一次记者招待会将会尽可能的回答记者们的提问。似乎是为了更加顺利的吸引记者,索马里国防部还对宣传,会对媒体公开战场的资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