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国环球霸王运输机被索马里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的消息,在李岚和奥巴马结束了第二次通电话之后,马上就传遍了全世界,瞬间就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整个埃塞俄比亚的局势,简直可以用九曲十八弯来形同,每每事情到了一个点就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拐弯。从酝酿此事的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种族冲突开始,到现在基本上都没有停过。

    现在,全世界好不容易看到了点和平决解埃塞俄比亚战局的希望后,又出现了这样的幺蛾子,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幺蛾子,是要人命的幺蛾子。

    甚至已经有人传出要全面战争的消息,各种标题和话题,开始在全世界各个渠道蔓延,特别是网路上,简直就是一个大杂烩,什么样的声音都有,林林总总百万条,不是根据此事的舆论八卦,就是各种猜测的版本,以及各种预言帝。

    然而大出所有人预料的是,不管是北约还是索马里,都保持安静,索马里只是站出来宣称这件事情不是他们的预谋,是有人栽赃陷害。北约则是说要寻找证据。然而,这两个消息过后,就彻底保持安静了,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时间再一次过去了两天,在全世界众说纷纭下,默图市的酒店内,所有人都开始感觉到气氛有些不正常了,北约各国在今天,就要撤走最后一批雇佣兵了,而我们为北约和索马里精心准备的节目。居然没有任何反响,每个人都感觉到事情有些不正常。

    “是不是被识破了?”

    这个念头开始在他们内心滋生。并且快速的成长起来,到了今天,已经有人忍不住开口了:“哈鲁扎克族长,这件事情是不是已经黄了?!?br />
    “目前还不清楚,为了稳妥起见,我已经下定停止一切的间谍活动,并且切断了和他们的联系,现在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惫吃艘∫⊥?。此刻他心中也有很不好的念头。

    “那还是联系一下,不然这样子熬下去,会不会成功我不知道,我的心脏和血压快受不了了?!奔淼?。

    “好,我马上安排下去……”

    就在哈鲁扎克刚刚说完,敲门声响起,禁卫推门进来汇报道:“报告。罗伯特先生求见?!?br />
    所有人的脸上霎时间阴转晴,纷纷浮现了出了喜色,吉尔马急忙说道:“请进来?!?br />
    当罗伯特走进来后,每个人都可以清楚看到这位特派员一脸的阴郁,和罗伯特脸色相反的是他们的内心,这时候罗伯特脸色越是难看。事情就越往他们期待的方向走。

    “罗伯特先生,对于贵国运输机事件中失去的生命,请接受我最诚挚的哀悼。不知道您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哈鲁扎克率先上前说道,此刻他的态度。和两人上一次会面时,大相径庭。

    “我是来告诉诸位的。对于运输机遇袭事件,整个北约高层十分的震怒,经过两天的彻查,我们已经找到凶手?!甭薏厮档秸饫?,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些老家伙们微微变化的脸色,心中闪过一阵的怒火,继续说道:“所以,经过两天的准备,北约已经正式决定对凶手进行严惩,现在已经派遣的得力的部队,前往寻找真正的凶手进行复仇?!?br />
    听到罗伯特前半句,所有人的心中都是咯噔了一下,然而等他们听到后半句的时候,心中已经被狂喜所取代。在他们看来,罗伯特这是过来告诉他们,北约已经决定对索马里采取军事手段了。

    “那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吉尔马立即站出来表态,很显然,他直接把罗伯特的来意当成北约和埃塞俄比亚再一次站在一的举动了。

    “的确,我很需要你们的效劳?!甭薏孛嫖薇砬榈牡愕阃?,从他一进来,脸色就一直很难看,到现在更是严肃得毫无情绪波动。而这在他们看来,是因为索马里而生气呢!

    “请直说,我们是分愿意帮助朋友分担麻烦?!奔砺韵约ざ乃档?。

    朋友吗?罗伯特心中顿时冷笑不已,要不是眼前这些人已经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而且北约高层正在为公投做准备,不想把这件事情的影响进一步的扩大,并且时间上不允许,他现在根本没有必要来这里,而是直接出兵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争夺埃塞俄比亚的地盘了。

    他这一次过来,只不过是为了国家的需要,索马里配合美国把戏演给世界看了,也稳住了这些人,现在就是他该出手的时候了。死了近五百人,还有一架运输机,眼前这些老家伙一个身价不菲,在国外和瑞士银行都有不错的存款,赔偿安抚的钱,自然需要这些家伙出,而且他们也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我现在代表北约组织,有一个忙需要你们的帮助。希望你们可以帮我剩下一点麻烦?!甭薏氐乃档溃骸拔蚁肭肽忝堑奖痹甲懿孔咭惶?,商量一些事情?!?br />
    哈鲁扎克马上听出了一些不对来,不过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觉,试探性的问道:“要请哪几个人?”

    “自然是你们全部,相信睿智的族长,您不会拒绝我吧!”罗伯特道。

    这回,这些人也看出了事情有些不对,眼神开始警惕了起来,哈鲁扎克问道:“有什么事情就明说?!?br />
    “什么事情!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吗?还是你们已经忘记自己所做的一切?!甭薏亓成弦丫凉ㄅǖ纳被?,说道。

    “看来还是失败了,不过,就凭你一个人,又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哈鲁扎克深吸一口气,暗中按下拐杖上的求救按钮,说道。

    “别白费心思了,现在你那些手下已经都被决解了,自觉的跟我走还可以免受一点痛苦?!甭薏乜戳艘谎凼直?,淡淡的说道。

    “要杀要刮也只是一句话而已,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贝笃鸫舐湎?,吉尔马的脸上有些潮红,那是血液上涌的表现,并不是紧张或者害羞。

    “放心吧,你们不会死的。我们还需要你们活得好好的?!彼孀怕薏鼗耙粢宦?,办公室的大门口被打开了,几个全副武装的白人走了进来,在他身边说道:“罗伯特先生,可以撤离了?!?br />
    “很好,把他们都带走,注意,别让他们死了。最好让他们睡一下?!甭薏厮低?,练得再看这些人一眼,直接走了出去。

    在一声声求救声下,如狼似虎的武装人员很快将这些老家伙制服了,并且注射了一点小剂量的"mi yao",很快,罗伯特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酒店,而几个武装人员也推着六七个大箱子走了出来,把箱子装上卡车,直接朝着城外的机场驶去。

    当最后一架运输机开始滑行,带着罗伯特等人离开后,默图市郊外的军事基地内,突然发出巨大的爆炸,那些集中在一起的北约支援军火物资,在爆炸中,彻底变成废铁,和整个基地以及那些守卫的埃塞俄比亚士兵,被夷平了。

    以此同时,索马里军队和厄立特里亚军队,也发起了最后的攻击,默图市,这个埃塞俄比亚政府最后的据点,彻底淹没在炮火中。

    基地内,当埃塞俄比亚最后的一点抵抗力量都消失后,忙碌的李岚,这才有了一些喘息的机会。

    在第二次和奥巴马的电话交谈中,李岚答应奥巴马,把埃塞俄比亚那些高层交给美国自己的去处理,但是需要美国自己去抓,而北约方面,则是答应李岚,一切就按照李岚和奥巴马谈妥的结果来进行,并且相互间取消一些外交上的限制,允许一些经济上的往来。

    后面这一条,是北约各国特地对李岚做出的让步,算是表达一点缓解关系的诚意。同时也是在告诉李岚,不管埃塞俄比亚公投的结果如何,北约各国也都打算和索马里改善下关系。双方之间的弦不要绷得太紧了。

    毕竟政治间的对抗是避免不了的,要是弦绷得太紧,容易丧失一些判断的理智,这不管是对于北约还是对与李岚来说,都是很不利的。

    李岚也没有太多的想法,现在缓和下关系,对他是有益无害的结果,而且现在基地任务,也不需要去打仗,最多也只是进行军事威慑而已。

    而且在完成了基地强制任务后,他还要准备下基地升级到终极权限的指标,有个好一点的环境,也是很重要。

    不管将来双方的关系会走到一个什么样的层次,现在李岚就想要走好脚下的路,对于北约也不需要敬而远之,毕竟这个世界还是一个利益交错的世界,哪有一辈子的敌人,当然,也不会有一辈子的朋友。说不定,哪一天因为利益的纠葛,他有可能会和俄罗斯站在对立上。也可能因为利益结合的关系,和北约走在一起也不说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