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568章 没有生活土壤的海盗
    微风摇摆着船身,随着索马里刚刚定下的捕鱼季节结束,满载而归的渔船纷纷启程返回港口。旱季的东北非周围海域,在亚丁湾和索马里海,难得的清凉海风在连续几个月的信风过后,给整片海洋带来难得的凉爽,驱散着阳光的燥热,也挥发着海水热量。

    这种时节,是每一个出海的渔民最为喜欢的,风平浪静的大海,总能惹人喜欢,不管是吟游诗人还是艺术家,平静的海洋和微风拂面,就是诗情画意的景况。

    而在有些人眼中,这就是生活,尽管随着索马里的政权日渐稳固,对于平民来说生活开始一日三变,可是对于有些人,则是意味着越来越艰苦的生活。并不是他们没有钱,而是有钱也不敢去花,只能偷偷摸摸的过日子,并且还是那种没有盼头的日子。因为他们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会大难临头。

    强势的索马里对于周边国家,不是一个好消息,而对于这些依靠大海来生存的特别团体来说,这绝对是最不喜欢看到的一幕。因为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海盗,并不是那些只是拿起枪偶尔客串一下的伪海盗。那些人,放下枪枪,一上岸,就是平民,而且现在已经看不到那种海盗了,有了正常的生活,加上索马里政府公布的律法,那些伪海盗已经成为了平民。

    真正的海盗,并不喜欢那种当顺民的日子,对他们来说。豪华的生活,富豪般的日子才是追求。而失去了这种日子。去当个普通人,然后每个月勤劳工作,领着固定的薪水,还要当乖孩子,这不是他们的生活。尽管这一行现在已经很难做了,整个索马里的海盗已经十去八九了,但还是有很多传统的海盗人员在活跃。

    他们已经脱离不了海盗的生活了,哪怕是从索马里战争结束后这几个月来。他们的日子已经越来越难过,可是他们一直都在继续着这样的日子。当然,有不少真正的海盗已经不干了,也有一些海盗依旧在活跃中。

    就比如大名鼎鼎的海盗组织“索马里水兵”,也是索马里海盗中最活跃和最大的一伙,这个海盗组织内拥有多先进武器,经常流窜到沿海线两百海里外进行寻找猎物。而现在。这个组织依然活跃在东非之角。

    不过,从索马里海军开始进行护渔和打击海盗的巡逻后,索马里水兵也只能减少在外活动,而且因为大量的索马里渔船,他们一出海,就很容易被发现。尽管不认识他们。但是对于海盗已经非常的熟悉的索马里渔民,能够一眼看出他们海盗的身份。多次出海的海盗船,连人带船基本上还没有走出五十海里,就会被索马里海军全部扣押,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现在。由于索马里政府制定的护渔季节到来,渔船也不能出海。出海的渔船也要回来,波及面积达到整个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所以,很多海盗组织,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几个月来,丝毫没有收入,已经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十分的拮据。渔船的归航,许多海盗船就开始出海了。

    索马里水兵的小头目——伊斯哈格此刻就带着自己的六七个手下,乘坐着一艘简陋的快艇,从埃勒的大本营出发,一路上躲过了索马里海军的军舰,远离海岸将近一百五十海里,这个位置上,已经是属于国际繁忙的航道了。往东再走个百海里,就离开了索马里海进入了印度洋。

    海是他们活动的区域,至于印度洋他们这样的快艇很难抵挡接近赤道环流来到的海浪,而且他们也没有必要跑那么远,很多从好望角过来的船只或者从南印度洋上来的轮船,都会走这里,即可以靠近海岸线,还可以躲开那复杂水况的印度洋。

    海盗这个名词无数次出现在电影和小说里,让这个名词充满了神秘,但真正接触海盗后,可事实上他们并非作家笔下那样,也不像其他媒体报道的那样大摇大摆地在城市里挥霍金钱,开着敞篷车四处兜风。

    曾经海盗们活跃之地,位于索马里中北部,在诺加尔干谷中段,是性畜产品集散地的加罗韦地区,也是贝莱德文至布尔奥公路在此与通往博萨索及埃勒的公路交会点。在当初自由联盟开始进行统一战争时,这个地方已经开始变得不适合海盗的生活了。尽管在以前,他们也时刻面临着被政府军逮捕的危险,但是有钱好办事,那些被抓的基本上都是老实巴交的人,他们这些真正的海盗可都是有照应的。日子过得也算滋润,放下枪支,来到这个地方采购,在顺便快活一下。

    现在这些日子都没了,尽管埃勒此刻还有他们一点的生存空间,但是早已经没有往日的风流快活。而现在的海盗监狱内,所关押的海盗,已经是那些真正的海盗了。

    就好像现在的伊斯哈格,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快乐,每天就是窝在家里睡觉,而且睡觉还睡不安稳,时刻都在担心下一秒会不会被抓起来。

    好不容易出海了,看到的全是一望无边的海水,连只海鸟都看不到,加上他,八个海盗已经在海上漂泊了快一天的时间了,连一艘船都没有看到。

    拿着一个刻有“madeinchina”的山寨手机,除了两个望风的人,其他人都拿着手机在玩着,这是他们在海上唯一能够排解寂寞的方法,也是他们主要的娱乐物品。

    然而尽管是手机,但是娱乐的方式却十分的匮乏,只是几张照片的传来传去,就可以让他们保持好几天的新鲜度。而这个游艇有卫星电话,里面的设备也都还算可以,他们可以通过卫星上网,尽管网速十分考验人的耐心,但是他们还是乐此不疲。

    “唉!头说等做下一笔大买卖的时候,就要洗手不干了,给点钱让我们也各自寻找生活的方式,那也不知道下一笔大买卖什么时候会过来?!彼坪跏峭婺宓氖只?,安静的船舱中,有人嘀咕了一句。

    “想这么多做什么,现在的索马里已经不适合我们了,周围也只有也门还有点去处,要不就到非洲南部,总之我们这些人,现在想要平静的生活,也基本不可能了。连个身份证都没有?!?br />
    “以前军阀混战的时候,这里简直就是天堂,现在国家统一了,也强大了,作为索马里人,是值得高兴一下,可是我们生活空间没了,真是矛盾的现实?!?br />
    “可惜再怎样都是马前卒,就算到时候搞一笔大买卖,到我们手上又是一些残羹剩饭。我们又能够跑多远呢,到时候连谋生的能力都没有,也不知道会死在哪里?!?br />
    “想起当初我们成群结队进城,那是多么威风的一面,整个东非又有几个能够找出我们当初那庞大而豪华的车队,那些政府军看到我们,都要绕道走,现在,唉!”

    “就是,以前埃勒谁敢来招惹,我们那叫一个兵强马壮,现在只是政府空不出时间来剿灭而已,要是我们这些人值几枚导弹的钱,现在老命早没了?!?br />
    “是啊,以前我们一出门,所有的女人都会贴过来,只要送出点漂亮的衣服和首饰,她们就是你的,现在,我们一出去就是人人喊打的局面,紧接着就是警察赶到。仿佛看着仇人一般,我们又没有能力真的去破坏他们的安定生活?!?br />
    ……

    有人打开了话匣子后,周围的人也都忍不住抱怨起来,对于他们这个有今天没明天的职业来说,要的就是生活能够舒坦一点,要是连生活都不舒坦,那还有什么可追求的。

    每一句话,都是在向往之前的生活,同时也对现在生活的厌恶。

    伊斯哈格听完了手下的埋怨,这时候也开口道:“过去就是故去了,谁叫你们不好好理财的,你们看看有多少人也是和你们一样的人,现在这些人都在国外生活得好好的。政府现在也在保证渔民的收益,实在是想要稳定的生活,上岸后就去想办法恢复渔民的身份,毕竟那也是一条出路,政府还提供无偿无息的贷款购船补助,饿不死人就行?;箍梢哉腋雠?,过上稳定的下半辈子生活?!?br />
    伊斯哈格的话说得很现实,生活的土壤每天都在减少,海盗这一行业在索马里也做不久了,否则上面那些首领也不会向着另谋出路。而且没有钱的话,想要出国也基本不可能,还不如想办法成为公民,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担心被饿死。勤劳的话,还有房子和补助,到时候娶个老婆,稳定的生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海盗越来越少,也是因为政府给的政策在吸引着他们,这才有大量的海盗彻底改良。

    “头,你赶快上来,有大买卖了,弄不好我们还可以大捞一笔?!闭馐焙?,放哨的人突然喊道。

    ps:家里还是没有宽带,没有办法,只能拿到公司上传,忙了两个多小时,才有时间来到电脑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