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丁湾国际护航任务,并没有强制性,只要全世界的国家有能力和想法,都可以向联合国申请前往亚丁湾海域对航道安全进行维护。

    对于那些无心拓展海洋利益的国家而言,这样的行动根本没有意义,至于那些想要扩大海权权益和国家影响力的人,参加这样的护航行动,自然是有自己利益的考虑。

    的确,海军远洋,还是现代化军舰,一出去就是好几个月,这里面的花费,并不是一笔小数目,放在一些小国家中,一趟几个月下来几乎可以宣布破产了。

    但是对于大国来说,他们根本不在乎花的这点钱,更加看重这后面带来的实质性利益。就以中华来说,有了亚丁湾护航,中华海军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轮换式的实战状态下训练远洋海军,上万海里的行程,加上近乎是实战的护航,对中华海军来说,实际效果绝对比任何演习来得更加的有效。

    在战略意义层面上来说,中华主动承担国际人道主义义务,增强中华在国际的影响力。而且还可以借此访问印度洋海域周边国家,促进中华与环印度洋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交流。

    俄罗斯也是如此,普京雄心勃勃就是为了拓展俄罗斯的全球利益。如今,无论是中华还是俄罗斯,都跟索马里有着相对性的军事合作,就算没有亚丁湾护航编队,两国也可以借助和索马里海军合作的机会,保持着相同的战略目的。

    至于其他国家。那目的就比较复杂了,因为在相同的战略目的中。也增加了对索马里的针对性,有了国际护航任务。他们对于索马里海军的监视就显得光明正大,无需寻找任何的借口。

    特别是北约,以及美国在亚太的盟友日本,他们并不想就这样把原本可以光明正大监控索马里的机会,从自己手上溜走。

    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此时也是相当的无奈,因为李岚的关系,原本只是一个正常的护航任务,如今却成为了一个烫手山芋。不管放不放手,都会得罪人,作为政治家,这是最艰难的选择,可是话又说回来,政治家讲究的还是利益,只要利益到,选择也不难。

    所以,现在潘基文就想要搞清楚哪一边给出的利益最大。并且还能够妥善和另一方达成某一些利益上的默契,那他的工作就很好做了。

    “亚丁湾护航任务本来就是为了确保航行该海域各国船舶人员安全,?;な澜缌甘臣苹鸬仁澜缱橹怂腿说乐饕逦镒蚀鞍踩?,威胁主要是来至原来的索马里海盗。如果索马里真的可以消除一切的海盗,那这个任务后续性也就不存在了?!彼档秸饫?,潘基文话音一转说道:“但是是否现在就可以结束。这件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br />
    面对和稀泥潘基文,李岚并没有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而且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也赞同需要一定的观察期,不过。我相信我的海军可以很好的完成这一切,而且我们还有陆基的战机和预警机协助,无论是在效率还是在便捷上,都不是那些远道而来的军舰可以比拟的?!?br />
    说到这里,李岚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索马里现在的海军足以胜任联合国护航舰队的任务。不过对付潘基文这样的老政客,讲出事实这种手段并不会太大的效果,还要结合其他的手段:“而且如此多的军舰聚集在亚丁湾海域,恐怕在将来也南面会出现一些摩擦,毕竟我们和北约关系哪怕再有缓和,但是真正的关系摆在那里,还是处于对立性阵营,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起了摩擦,那恐怕对于世界的稳定,那可不是件好事?!?br />
    威胁,绝对是威胁,还不是直接对北约的威胁,直接威胁联合国秘书长。这就是李岚的想法,直接干脆一点,因为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去威胁北约,只要潘基文选择松口,那就算是北约有再大的影响力,也无法改变联合国做出的决定,毕竟在联合国中,还有中俄的存在,北约还不是一言堂。

    没有了海盗,就算有观察期,索马里也可以完全负责,李岚已经意思说得够明白的,而且他说出这句话的威慑力,绝对高于中俄两国。因为从索马里战争结束后,索马里海军已经成为了印度洋上的一枝独秀,印度海军走了几十年,连索马里几年的时间都比不上。拥有两艘八万吨级航母的索马里,称之为印度洋第一海军并不为过,并且以水面力量的先进性和数量来说,索马里完全可以排在第二位。

    掌握这支力量的李岚说出这种话来,自然是分量十足,已经有过一次巨大损失的美国,就算是海军全员出动,也不敢彻底无视李岚的威胁。更别说是潘基文,他的任务是促进和平,不是制造争端和矛盾。

    “这件事情,我十分希望李总统能够克制一点,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不管有再大的利益牵扯,都会有圆满解决的那一天。所以,实在是没有必要产生什么军事摩擦,能够用和平的手段自然要使用和平的手段?!闭馔捕耘嘶南匀皇呛苡行Ч?。

    “和平决解也不难,但是有一点,我不可能允许我的家门口,每天有那么多用来监视我的军舰。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做出任何让步,当然,要是美国允许我把军舰派到美国东西海岸游弋,那我也可以无视他们的行为?!崩钺跋肓讼胗炙档溃骸疤翟诩永毡群D抢?,也活动着一些小规模的海盗,不如这样,我派遣海军舰队到那里去维护和平,这个提议怎么样?”

    李岚已经把意思都挑明了,留给潘基文只有一个选择,你要是不把亚丁湾护航任务取消,那他不会就这样沉默下去。李岚也不是纯粹在威胁,要是这件事情不好好决解,那他也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

    环球之星的货舱中,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中,三个华人正围成一个三角形坐在一起,而在他们三个人围住的中心位置,有一个半人高的正方体木箱。

    这里和外面几乎处于声音隔绝的状态,他们根本不清楚外面发生的事情,而在那伙武装人员开始行动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员腰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当王小川疑惑的拿起来一看,脸色顿时一变,对另外两个同伴说道:“奇怪,有个陌生人发消息过来,称,中情局已经盯上了我们,他们现在正在试图秘密控制这艘船?!?br />
    “马上追踪一下?!?br />
    “没有用,对方是使用卫星加密信号,除非和联系到总部的中央电脑,否则根本追踪不到?!?br />
    就在这时候,王小川的手机又响了一下,拿起手机一看:别迟疑,我们不是敌人,而且现在必须联合起来对付中情局,对方有近六十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枪手。其中已经有人朝着你们这里过来了,请做好准备。

    “看!”王小川把手机上消息给另外两个同伴一看后,直接从腰间掏出自己的手枪,说道:“这件事情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且不管对方是敌是友,我们都要保持警惕。通知外面的人,保持警惕?!?br />
    ……

    中等住房区的房间内,乔安已经把自己的装备全部都穿上,负责通讯和电子设备的队员马上汇报道:“消息已经发出去了,不过中情局已经对电子设备进行电磁干扰,我们现在只能使用超短波频段进行近距离通讯,而且还有被监听的风险?!?br />
    “那就尽可能的不要交流,我们分成四组,第四组负责和军方保持联络,并且尽可能的控制这艘船上的监控设备,为我们提供情报。我带一个组成第一组,另外四个组成另外两个组,我们六人的目的只有一个,在军方到来之间,不能让中情局的如意算盘得逞?!?br />
    ……

    而此刻,环球之星游轮的舰桥已经被武装人员全部拿下了,快速登上游轮的武装人员分成一个个小队,开始按照事先的演练进行的步骤。轮机舱、动力室、监控室一个个全都被控制起来。

    而原本在船上的那十个武装人员,在分出三个去控制驾驶室的时候,剩下的七个人直接朝着船舱的底部走去,一路上七个人见人就杀,根本没有任何留情的意思,下手毫不迟疑。他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尽快到船舱底层的货舱位置,那里才是他们此次行动的终极目标。

    不过,他们不清楚,原本已经计划好的行动,却跟上了一条尾巴,现在就连他们的猎物都知道了,有了警惕之心。

    战斗就在他们抵达船舱的底部时爆发,得到通知,守护在船舱最后一层的华人,看到走廊的尽头果断有武装人员出现后,没有迟疑,第一个出现在货船走廊上的武装人员,子弹直接穿过他的头颅。

    枪战,直接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内展开。

    ps:诚恳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