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强烈的?;邢砹巳澜?,在无数的八卦舆论声中,所有人都自觉的把目光看向了中华东南岛屿。

    只要有看新闻的人,都很清楚,在那个已经租借给索马里的东南岛屿旁边,中华和索马里的海上联合军演,就在那里举行。

    一切都计划好的,在公布这个消息之后,中索借助演习的便利,已经占据了军事主动的姿态,就算日本和美国想要去阻止,也是为时已晚。

    此刻,正在紧急飞回日本本土的首相专机内,一干幕僚正围绕在安倍晋三的身边,紧急讨论如何处理中索岛屿租借问题。

    这一次事件来得太突然,也没有任何征召,所有人都是措手不及。

    “必须马上派遣海上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前往尖阁列岛海域,绝对不可能让对方真的把周边海域全部控制住?!?br />
    “联合美国和一切盟友,立即向中华和索马里高度施压,要求他们立即停止这种严重的挑衅行为?!?br />
    “在国内和国际上制造舆论,让日本方面处于舆论的制高点,不管事实到底如何,必须保证日本处于受害者和受威胁者的地位,然后争取舆论的支持?!?br />
    “还要开启紧急防卫机制,保证可以应对任何突发情况,要求空军自卫队立即进入冲绳,对此事采取严厉阻止状态?!?br />
    ……

    各种意见从幕僚口中一一被讲述出来,一旁的安倍在听取各种意见之后,心中也有了明确的想法。那就是坚决阻止这件事情继续朝着日本不愿意的方向去发展,“马上电令防卫省和保安厅?!?br />
    以此同时,东海上。中索海军联合演习舰队,已经来到了东南岛屿附近,并且各舰隐约将东南岛屿周围的海域都围了起来。

    周围海面上的渔船,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目瞪口呆看着这支庞大的舰队在东南岛屿附近活动。

    “所有的渔船听着,这里接下来就会举行实弹演习,请马上离开?!彼孀乓簧嫔某鱿?,中华的渔船已经在海监船的护送下,离开了这里。

    同时。这些海监船也都跟着离开了,只要是明白人,一看这阵仗就可以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同寻常。识相一点也都马上离开了。

    不过,日本海上保卫厅的海监船,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离开。五六艘海监船,很干脆的集合在一起,一面立即向日本海上自卫队寻求支援,一面和前来驱赶的索马里军舰进行对峙。

    至于那些日本渔船,在看到这样的场面后。也都理智的离开了。

    “请马上离开我主权海域,否则一切后果由日本方面承担?!币簧木?,从日本海监船对面编号038神盾舰上的大喇叭传出。

    六艘海监船,并没有打算离开了样子。甚至海监船上面的人员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不过,比起眼前这艘万吨以上的先进驱逐舰,他们此刻也只能依靠船上那些相对军舰来说薄弱的武装来壮胆了。

    “最后警告一遍。如果不马上离开,我们将采取强制手段。不排除采取扣押船只的方式?!?br />
    眼见对方不为所动,索马里一方的警告声越来越严厉了。很显然,已经没有多少耐心和对方瞎磨了。

    此刻,整个中索舰队也都听到了中索两国达成的岛屿租借协议,在所有官兵之中引起巨大的震动之后,也都纷纷明白,为什么各舰携带的弹药不是演习弹,而全部都是实弹了。

    现在,手段已经开始要上演了,所有的官兵所能够想到的就是战争手段,那些中华海军士兵,一个个都开始摩拳擦掌。

    在东南岛屿周边,风暴已经形成了,暴风眼如同一个旋窝,吸引了周围的一切。日本海上自卫队已经急忙往这里赶来,空军也都紧急升空。美国第七舰队拉响了二级战备,所有的军舰纷纷离港,准备迎接即将有可能爆发的军事冲突。而美国高层,也进行了紧急磋商。

    中华方面,则是一面接通着抗议的电话,一方面马上派遣陆基航空兵开始升空,飞豹、歼十、歼十一等战机,快速的从东南沿海各大军用机场起飞,前往东南岛屿附近。比起日本战机去阻止中索舰队的目的,中华这些战机只是去助威和看热闹的。

    卡林号上,战机已经连续起飞了三波,整个舰队的外围,有超过四十八架黄蜂舰载机在承担舰队空域的警戒任务,还有两架预警机和三架由黑鹰战机改装过来的电子战飞机。

    “林将军,日本海上保卫厅那些船不离开,我们的舰队圈子就有一个缺口,到时候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军舰,就会长驱直入,占领有利的位置?!蓖醴锷酱耸钡牧成弦丫渎似诖?,他实在没有想到,国家高层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本来想要搁置的岛屿争端问题,却引进了索马里,联合起来共同应对。实在是没有比这更好的手段了。

    “现在还不是主动挑起战争的时候,这些日本海上保卫厅的人,用强制手段处理就行了?!绷制嫔剿淙灰惨丫龊玫挠Χ跃鲁逋坏淖急?,但是他可没有接到主动发起战争的命令,这就很明确的告诉他,就算真的要发动战争,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要怎么把他们驱离出去?”王凤山疑惑的说道:“用军舰去挤压吗?”

    “从中索岛屿租借协议生效开始,这里已经成为了索马里的主权区域。虽然这些日本海监船没有进入十二海里领域,但是也处于东南岛屿的经济区内。他们不是不想走吗,那就让他们走不成。让第一驱护编队将这些海监船往东南岛屿方向挤压,迫使他们掉头前往东南岛屿?!绷制嫔降?。

    王凤山点点头,道:“那我们现在呢?等着海上自卫队过来?”

    “不,我们开始演习,直接进行实弹演习?!绷制嫔剿低旰?,马上就拿起话筒,将自己的命令通报整个舰队:“演习第二项目开始,进行各舰释放靶机和漂浮靶标,各舰开始准备进行实弹演习?!?br />
    以此同时,在中索演习舰队的外围,日本海上自卫队棋风号驱逐舰的战勤中心,此刻十分的忙碌。

    舰长永田归一现在正在舰桥外面的侧舷瞭望台上,看着海平面尽头那艘反过来跟着他们的索马里多功能驱逐舰。

    “报告,防卫省发来紧急命令,要求我们立即想办法进入尖阁列岛海域,为我后续支援军舰,提供有利的战机?!?br />
    “那帮整天坐在办公室的家伙,真应该把他们拉过来看看现在的场面,再叫他们下达命令?!庇捞锕橐恍闹蟹叻卟黄?,将防卫省那些高层都数落了一遍。虽然旗风级驱逐舰是一款比较先进的驱逐舰,但是一看到对面那艘只能在雷达上经常消失的索马里驱逐舰,他心中一点想法都没有。

    装备悬殊太大了,很多常有的战术,根本都派不上用场。而且这里还只是对方外围的警戒圈,再进去还有对方舰队的第二层和第三层防御圈,最里面就是航母和两栖军舰。他就算把军舰派进去了,一点用处也发挥不出来。

    “最后一声通告,请在演习区域内的所有舰只和飞机立即离开,我们将要进行实弹射击演习,如不听劝,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br />
    只是一声通告,然后所有的中索军舰都开始释放靶标。

    永田看着距离旗风号只有不到两百米的一个海上靶标,这是在对方通告实弹演习之后,突然从海底冒出来的,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

    接下来就没有任何通知了,就在旗风号旁边的标靶周围,突然连续冒起了高高的水柱,远处的多功能驱逐舰中部和尾部,两朵火花在闪耀。这是军舰上面的密集阵在攻击平行海面目标,三十毫米的口径,在如此演习打击中,发挥着不错的效果。最少给旗风号上面的日本水兵,造成了不小的心里压力。

    “舰长,我们是否还击?!苯ㄇ派?,还没有等永田归一将心里的震惊压下去,旁边的副舰长就急忙问道:“这是战争挑衅手段?!?br />
    回想刚刚在距离军舰不到两百米位置上腾起的水柱,他何尝不明白这是在挑衅,可是现在他能够怎么办,天空是他们的战机,而且就一艘驱逐舰的他,势单力薄,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抗衡。如果真的进行反击,那绝无意外,这艘军舰马上就会面临强大的火力还击。

    就在他愣神之际,对面的索马里海军,并没有停止实弹演练,多功能驱逐舰上面的76毫米速射舰炮,也开始对靶标进行了射击。爆炸声,伴随的水柱,就在永田的耳边炸响。

    “该死的,这是**裸的恐吓,马上联系航空兵和海上自卫队本部,要求他们立即过来?!备疚薹ǘ源诵问阶龀龇椿鞯挠捞锕橐?,现在也只有把一切都寄托在正在赶来的日本航空兵了。他急需支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