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630章 偷梁换柱
    骚动的河内刚刚平息下去,每一条街道上,随处可见的脏乱差,满地的烟头和垃圾,无不在告诉途经这里的人,之前这里很不平静?!陡伦羁煨∷低荆篽ttp://》

    示威游行终于在政府的努力下平息了下去,街道上聚集的人群散去后,就留下满街道的垃圾。

    现在,车辆开始在通行,河内这个城市也恢复到了正常秩序中。不过,此事的影响巨大,并不是很快就能够过去的。

    之前,摔门而出的阮富仲,此刻已经坐上自己的专车,朝着城市另一边的国会而去。

    因为是三架马车(越南主席、越南总理、总书记)并驾齐驱的关系,所以越南政府高层的办公地点并不在同一个地方。阮富仲前往国会,并不是真的打算去弹劾阮晋勇,他之所以放狠话,只是为了让阮晋勇能够清醒一点,审时度势。他前往国会的目的,只是为了做好应对经济战的准备,最主要的一点,他也在防备中方真的会因此出兵。

    其实一直以来,阮富仲是越南高层的亲*派,是中越友好关系的重要支持者。之前他较多强调中越关系可以缓和,而他最新的表态说明,越南高层已经准备与**长期纠缠、对峙、对抗,只不过是为了表现出强硬,迫使中方做出让步。

    更何况现在还多出了一个索马里,这让他不得不立即做出强硬的决策。只不过,他没有想到,阮晋勇居然会借助政治共识手段。把西方国家引进来。虽然,他不反对和西方国家合作。但是他更加看重的是越南的自主权。

    这段时间,美法不是没有来找过他,就是因为关键性的条件谈不拢。不过,他也和美法达成了一定的共识,答应美法两国一些基本的条件,双方这才谈妥经济支持和武器贸易。至于其他方面根本没有任何进展。而他之所以答应美法,也是为了保证越南有实力在南方海域和中索进行抗衡。

    毕竟靠着在海上盗采石油和天然气,越南一跃从贫油国变成了石油出口国。南海石油工业已成为越南第一大经济支柱。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30%,不仅赚取了大笔外汇,也支撑着越南每年7%的gdp增长。份额如此巨大的石油业,要是就此消失的话,那越南的经济就真的危险了。

    本来,他也很希望,美法能够给他一些真正的支持。结果就是各种政治条件。他刚刚之所以发那么大的火气,主要还是因为阮晋勇单方面得到美法的支持,那无疑就是阮晋勇已经和美法达成了那些他拒绝的条件。他这才会如此的不爽。

    就在他的专车正准时驶入环城公路的时候,正在专车后座上思考中的阮富仲,马上先是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就是身体忍不住的向前倾。紧接着就是一片天昏地暗,意识也逐渐消失了。

    车外,一辆大卡车强大的冲击力,从环城路出口的地方,撞过隔离栏。速度不减的直接撞上了总书记专车的侧面,直接将整辆车从环城路出口上。撞下了路边右侧的河流。这里处于河内的外环,环城路的右侧正好在红河右岸和红河与墩河的汇流处,在公路边只有一个铁质的护栏,根本顶不住大卡车那强大的冲击力。

    饶是地盘沉重的专车,也直接被高速冲击撞飞,并且还扯断了铁质护栏,划过河边的草坪,掉入河中。

    如此突然的一幕,让原本正在开道的两辆开道摩托车和一辆总书记随从车辆,都紧急停了下来。而接下来这一幕也映入了他们的眼中,那辆大卡车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并没有踩住刹车,带着那破烂的车头,也一头扎进了河流内。

    “快,下去救人?!闭馐焙?,随从的车辆上,阮富仲的秘书急忙下车,对着开道摩托车上面的两个迎宾军人吼道。

    其实,也不需要他高喊,两个军人已经脱下了身上的头盔和沉重的装备,朝着河边跑去。事发突然,他们也只能尽可能的把阮富仲就上来了。而他们唯一的机会是,总书记的专车是特制的,十分的坚固,就算面对这种大卡车的撞击,正常情况下,也不伤到里面的人员。而且里面的座椅和所有车内设施,都是真皮垫子,就算人在里面撞来撞去,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

    “马上叫人来封锁这里,?;は殖?,快点?!弊苁榧堑拿厥?,着急的吩咐一句后,就急忙来到河岸边,看着下面咕隆隆冒着气泡的水面,着急的等待着。此刻,两个军人已经来到河边,就要下水了。

    而在这浑浊一片的河水中,在专车掉进河里时,已经等待在水底的三个人,通过喷水式助推器,马上朝着落入水中的专车快速游去。

    因为强烈的撞击,专车的后车门和前车门全部都扭曲了起来,车窗也早已经破裂成网状,河水很快就灌满了车子内部。司机和阮富仲,因为强烈的撞击,也晕了过去。

    三个潜水的神秘人来到车旁时,直接把呈网状的车窗掀开,将里面的已经晕倒的阮富仲拉出来。其中一个人,马上将脸上的氧气罩和氧气瓶放在阮富仲的身上,如果有人也潜入这片水中的话,绝对会十分震惊看到,眼前这个刚刚脱下氧气罩和氧气瓶的家伙,长得和阮富仲一模一样,就连穿着发型,都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然后,另外的两个人拉着晕着的阮富仲,对着留下来的那个人做了一个祝你好运的手势后,便立即通过水下推进器,借助河水的浑浊快速离开这里。

    而那个脱下氧气罩的和氧气筒的神秘人,马上钻进专车内,先是在水中的车门上用力撞了一下,并且还故意灌了几大口河水。过程看起来很缓慢,其实速度十分快,这三人仿佛已经演习了很多遍一般,手法十分的干净利落。

    这时候,距离专车落河沉没已经过去了快四十秒,就在这个假阮富仲进入车内后座的时候,两个军人也潜入了下来?;胱堑乃?,他们好不容易找到的专车的位置,这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里面装晕的“阮富仲”拉出来,然后快速的游向水面。

    两个军人,刚刚把“阮富仲”拉出水面的时候,马上就开始检查他的脉搏,“还有脉搏,马上把书记拉上岸进行急救?!?br />
    这两人直接将河里面的一个专车司机和卡车司机,彻底放在脑后,一心只想把阮富仲就上去。因为这就是功劳,两人谁都不愿意将这样的功劳留给另外一个,自然不会有人再潜入水中,将里面的另外两个司机救上来。

    两人费尽了力气,好不容易将阮富仲拉到河边时,看到这一幕的秘书,已经急忙忙的走下来,“总书记有没有事情?”

    “还有呼吸,但需要紧急抢救?!?br />
    “那你们就赶快一点,救护车想要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比罡恢俚拿厥?,着急的说道。

    在秘书的催促下,两个军人将“阮富仲”背上了公路,然后按照溺水的急救手法,将“阮富仲”肚子里灌进去的河水挤出来后。随后,急救车便很快赶到,将还未醒过来的阮富仲紧急送往医院。

    警察部门和安全部门也紧急封锁了这里,并且准备将两部车都打捞上来,看看这起到底是不是意外。很快,医院中就传来了“阮富仲”已经抢救过来,现在已经没有大碍的消息。这才让不少松了一口气。

    以此同时,在河内墩河顺流而下的一个小树林内,一艘??吭谡饫锏男⌒∮娲呱?,突然从水里冒出了两个穿着潜水服的人影,这时候船篷内,走出了一个渔民打扮的家伙,看着手上的仪器,对两人说道:“周围没有人,放心上来吧!”

    “搭把手,这个家伙可够沉的?!?br />
    三人合作下,已经挂上氧气面罩的真阮富仲,拉上船篷。紧接着两人也快速的爬上船。

    “现在这个家伙该怎么办?”两个潜水员脱下身上的潜水服后,便围坐在阮富仲挺尸般身体的两边。

    “按照计划,将他……”说话之人,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死人才是最安全的?!?br />
    …………

    此刻,阮晋勇的住所内,正在和罗伯特进行秘密交谈的阮晋勇,在事故第一时间就接到了电话,当他得知阮富仲被撞到河里时,脸上顿时露出了欢快的笑意,甚至还对身边的罗伯特说道:“没有想到,罗伯特先生的手脚这么快?!?br />
    罗伯特则是一脸的惊讶,听到阮晋勇的话后,便说道:“你搞错了,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我们做的?!?br />
    “什么?难道真的是意外?”阮晋勇愣住了。

    “我看不像是意外……”罗伯特沉吟道。

    ……

    之后两人也猜测了种种可能性,但都没有一个好结果。关于“阮富仲”没有死的消息,也很快传了过来。

    对此,两人只是相视一眼后,都同时摇摇头,这还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