浜口武信的命令很快就传达了下去,完成击杀任务的四个小队日本特种兵,马上在整个山坳内检查了起来,果不其然,那些隐藏起来的草垛和伪装网下,就是已经竖起的飞毛腿导弹?!陡伦羁煨∷低荆篽ttp://》

    只不过,数量只有四颗。

    当浜口武信知道这一情况的时候,马上来到山坳的现场,近距离看着眼前这如工艺品般的大家伙,内心早已经被激动所填满。从二战结束至今,日本的国防也走过了几十年的水月,可是因为美国的限制,在研发进攻性武器方面,机会一直都很少。特别是专属于进攻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日本方面,连一枚都没有。

    眼前,这些飞毛腿导弹已经是过时的货色,但是对浜口武信来说,这些家伙可是日本首次拥有的弹道导弹。只可惜,这些导弹,只能成为秘密文档上的一笔,因为等下他就要发射这些导弹,现在一看,只不过是过个瘾而已。

    “只发现了这四枚导弹,那发射人员和技术人员呢?”从激动中平复下来的浜口武信,很快就察觉到一丝的别扭,当他环顾四周的时候,这才发现,别扭的地方在哪里。

    如果没有发射人员和技术人员,那这些导弹就无法发射,这不是因为计算的关系,这些导弹的使用方法,他们一个个早就烂熟于心,之所以无法发射,主要是没有发射的保险钥匙和密码。没有这两种东西,他们就会增加一份破解导弹系统和重新建立一个系统的工作。而这个工作,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完成了。预定的撤离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根本来不及。

    所以。要想完成任务,就必须要拿到保险的钥匙和密码。否则一切都是白扯。

    “十分抱歉,我们已经找遍了周围,都没有发现导弹兵的身影,而且这是一个团,不管是指挥车、发射控制车、导弹发射车的数量都不对,这四枚导弹,最多就是一个连的装备?!?br />
    “不错,如果情报准确的话,601导弹团拥有的飞毛腿导弹数量应该是二十四枚。马上找看看。周围有没有隧道……”还没有等浜口武信的话说完,耳中就传来的报告声:“报告狼獾1,我们发现了一个隧道入口,在村庄后面的公路尽头,这是一个人工隧道,外面有一个大门,门缝里面还有微弱的灯光。第三小队报告?!?br />
    “果然是另有乾坤,第二小队马上前去支援,一定要尽快控制里面的人员和设备?!变嚎谖湫藕敛挥淘サ南麓锪私サ拿?。然后对身边的人说道:“跟我过去?!?br />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那个隧道内隐藏着什么了。

    隧道外,两个小队的人员马上到齐,为了保险起见,所有的队员都将微声冲锋枪的弹匣换成满弹的弹匣。然后在两个队长的带领下,一共十二名的队员稳稳地推开坑道门口厚重的水泥大门闪进到了昏暗的坑道中。

    相对于外面血腥的屠杀,坑道内的交火略微显得不那么激烈。从无声手枪中精准射出的子弹轻易地就将几十名毫无防备的越南人民军士兵射杀在了黑暗之中,为了节约宝贵的电力。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有灯光在坑道中亮起,而这恰好让拥有夜视器材的日军士兵占据了优势。

    等一切的响动都停止之后。浜口武信这才赶到这里,踩着那满地的弹壳,欣喜的看着坑道内,摆的整整齐齐的导弹发射车,在发射车的上面,一枚枚飞毛腿导弹,正静静的躺在上面。

    在整齐的车队前面,一堆越南导弹兵和技术人员,在冰冷的枪口面前,瑟瑟发抖中。他们已经见识过刚刚一幕,这些家伙一进来,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所有的警戒士兵全部都被干掉了。而且都是一枪未发的情况下。

    “马上检查这些导弹和配套保障车辆的情况,然后把车子都开出去,我要让整个东南亚都震动起来?!变嚎谖湫耪趴竦拇蠼衅鹄?,他此刻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这些导弹一枚枚升空的壮观画面了。到时候,他的任务就可以十分完美的完成了。

    ……

    两分钟后。

    “报告,各项检查完毕,导弹全部完好,弹头除普通的高爆炸弹外,其中有三枚的弹头装着化学药剂。所有的导弹燃料全部都灌满,处于随时可以发射的状态,只需要更改内存数据,获得钥匙和秘密,就可以将这些导弹发射出去?!?br />
    这些日本特种兵一个个都是多面手,这些导弹的情况,根本瞒不住他们的眼睛,毕竟能够了解飞毛腿导弹的途径太多了,而作为对中华和朝鲜弹道导弹的恐惧,日本军方多年来一直努力通过各种渠道来获得朝鲜各型弹道导弹的数据和信息,而越南的飞毛腿,便是来至朝鲜,所以,日本的导弹技术人员对于越南飞毛腿弹道导弹的资料可谓是了然于胸。

    “必须抓紧时间,你们把导弹所有发射的准备工作都准备好,我也会拿到钥匙和密码?!彼档秸饫?,浜口武信看了下时间,继续说道:“现在距离完成任务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这里也不能久留,希望诸位能够竭尽全力?!?br />
    随着浜口武信的话音落下,匆忙的脚步声混合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在隧道内回响,一辆辆的导弹发射车被陆续开出了隧道,前往外面越南人民军早就预备好的发射场。

    浜口武信并没有迟疑,快步走到这些被控制起来的越南导弹士兵和技术人员身前,在他们略显惊恐的眼神中,操着一口流利的越南话说道:“你们谁保管了钥匙和密码,说出来都能够活命?!?br />
    “你当我们的傻子吗?你们想要用这些导弹做什么,别以为我们不清除,告诉你想要以此来挑起战争,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你们这些伪善的日本人,终于开始撕去了那张侵略成性的面皮。卑劣的民族?!碧戒嚎谖湫诺幕?,这些俘虏中,一个年轻人马上一脸怒火的站起来,对着浜口武信咆哮者。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浜口武信并没有生气,而是开口道:“你是从哪个国家学习使用导弹回来的,俄罗斯?朝鲜?中华?还是伊朗?”

    “不要妄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消息,我们的部队很快就会过来,到时候你们一个个都跑不了?!绷硪幻侥霞际跞嗽庇昧Φ囟遄沤?,声嘶力竭的样子看起来有些轻微的恐怖。

    不过,这些在浜口武信看来,都只是这些人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惧而做出的表象,因为他可以很清晰的从这些人眼中看到,那隐藏在瞳孔内的恐惧之色。

    所以,他打算用最直接的手段去对付这些人,既然他们内心有恐惧,那就让恐惧最大化。

    “咔嚓!”这是浜口武信拔出手枪,打开保险的声音,紧接着是他毫无感情的声音:“告诉我密码和钥匙在谁手上,我知道你们当中肯定有人知道,只要有人说出来,那不管是谁,你们都可以继续活下去,否则……”

    他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些人也都不是傻子?;赜λ氖?,彻底的沉默,没有人出声,并且所有俘虏都用一种乎嘲讽的眼神冷冷地看着浜口武信和那把泛着光芒的手枪。

    “既然如此……”浜口武信尽可能的压下自己的情绪,努力把一个字一个字都咬得很清楚,“我只给你们二十秒的时间,二十秒之后,生死就由不得你们了,而且你们会十分的痛苦?!?br />
    “开枪吧!不会有人惧怕的,就算我们说了也是死,豺狼的凶残是人人皆知的!”越南导弹技术人员丝毫不在意自己面前冰冷的枪口,长期的教育使所有人都以向祖国献出自己的生命而自豪。

    “只可惜,就算你们不说,我也能够知道,别以为现在装硬汉就有用了,在我手中,就算是铁人也会在他生命流逝的最后一刻,清晰的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事情。到时候,你们一个个都会比死还要难过千百倍?!变嚎谖湫藕苤苯拥墓氐羰智沟谋O?,站直了起来,并且马上对其中一个特种兵示意了一个眼色。

    这个特种兵立即点点头,然后一把拽起一个越南导弹技术人员,只是轻轻一拖就将整个人拽到了一旁一个小房间内。

    “狼獾9!给他注射针剂!立刻!”在他们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浜口武信喊了一句。

    得到命令,房间中那个特种兵,直接从战术背心中拿出一个注射器,然后在那个越南导弹技术人员惊恐的神色下,将注射器内的药水直接注射到他的体内。

    这一次他们过来,是经过大半年缜密的算计,所有的队员到武器装备、军靴的选择,都经过了刻意的准备和掩饰。就连最专业的用于软化人体植物神经和中枢神经的药物也有准备,这是世界各国通用的对付间谍的高级药物,日本人的缜密和细心在一盒小小的针剂上体现无遗。

    随着药水开始发挥效果,那个越南技术人员的目光马上就涣散,身体疲软了下来,药效的发作使得被注射者的心率脉搏、体温还有呼吸顷刻间就紊乱成了一团,看着渐渐失去自主意识的越南技术人员,特种兵嘴角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ps:本来还要再码一章,现在必须出去一趟,下一章再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