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667章 主观的李岚
    贾斯町离开后,办公室内的气氛悄然发生转变,一男一女,看似**实则气氛越来越严肃?!螂?來 閣免费万本小说m.◎

    这时候,没有人回去开玩笑,也没有任何可以儿戏的地方。

    “与俄罗斯方面的人谈得怎么样了?”还没有等谭雅开口,李岚就问道。

    “不怎么样!”谭雅很干脆,作为索马里方面的代表,与俄罗斯军方的秘密接触,结果让他不是很满意。

    “狮子大开口,还是慢火细炖?!崩钺霸僖淮挝实?。

    谭雅轻轻摇摇头,说道:“俄罗斯除了想要保证之前在越南的利益之外,还想和我们一起军事开发金兰湾这个东南亚第一良港?!?br />
    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条件,俄罗斯将宝压在了索马里这里,提供了大量越南人民军的资料,这让红警兵团是省去了很大的麻烦。但是,俄罗斯也不是善者,或者说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原本俄罗斯和越南的关系就很不错,从越南大量的俄系装备就可以说明一切了,当初索马里要出兵越南,普京下定决心把重注押在李岚这里。

    既然是下注,也付出了筹码,那自然就要开始商谈下胜利之后的利润了。俄罗斯方面的想法十分简单,想要恢复曾经在越南的驻军,并且深度开发东南亚第一良港,成为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的另一个基地。

    当然,这个基地是和索马里共享的,否则就算俄罗斯的脸皮再厚,也绝对不敢提这样的无礼条件。

    不过。这对于李岚来说,可是相当的不爽。毕竟是自己在前面拼死拼活,而俄罗斯只是出一点情报就想要获取如此巨大的利益。

    但是。这也是一笔值得思考的买卖。他和普京,本来就是因为利益和共同的敌人联系在一起,普京提出这样的条件,在李岚看来,又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这时候要是俄罗斯不伸手,那李岚就要掂量下俄罗斯在暗中是否有什么目的。

    难以下达的决定,如果俄罗斯也出兵越南,那李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就算俄罗斯想要出兵越南,那也不是一个金兰湾就可以打发的,到时候必然还有更加苛刻的条件。

    “你答应了吗?”李岚问道。

    谭雅再一次摇摇头,没有李岚的同意,他怎么可能答应这样的要求。将来要是真的能够推翻越南,那每一寸土地都是红警兵团攻打下来了,与一个站在背后的人分享自己用性命换来的成果,谁都不会愿意。

    “没有答应就好,告诉俄罗斯。金兰湾的事情等今后再商议,他们原本在越南的利益,绝对不会因为我们而受到影响?!贝耸?,李岚也不好妄下决定。如今更需要慎重考虑。

    “我明白了!”谭雅迟疑了片刻,继续问道:“可要是对方不依不挠呢?”

    “那就叫普京来和我谈?!崩钺跋胍裁聪刖退档?,这件事情想要改变?;剐枰站┣鬃缘阃?,与其让下面的人去浪费时间?;共蝗缈斓墩堵衣?。

    李岚如此一说,谭雅的工作也就好做了。不需要顾虑过于下俄罗斯的面子,一切交给两个**oss去处理。

    “对了,常规潜艇部队现在到哪里了?”李岚问道。

    “目前正在通过马六甲海峡,预计在明天,都可以在马六甲海峡东部汇合?!碧费诺?。

    “他们一通过马六甲海峡,就立马通知他们,改变计划,直接在马六甲海峡制造一个伏击区,特别叮嘱他们,武器方面要注意好,别搞砸了?!崩钺暗?。

    “是?!碧费帕⒄烀?,就要转身离开的身子,有了片刻的迟疑,不过她最终还是离开了。

    办公椅上的李岚,看着谭雅那轻微的动作,心中雪亮无比。在这些部下中,自己的确太过于意气用事了。他何尝不清楚,只不过他还是没有想要改变这一打算。

    越南战争已经给每一个部下,带去了十分巨大的压力,这时候再去招惹新的敌人,还是一个曾经战斗过的敌人,而且还是主观意愿超过了客观因素,对于一个领袖来说,这是完全错误的决定。

    可是,在李岚看来,有所为有所不为!他虽然也很想等待越南的事情都决解了之后,再来动日本,但是他心里有个声音,如果不给小日本找点事情做,这场战争绝对不会他的剧本走下去。

    ——————

    就在李岚和谭雅交谈的时候,索马里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已经完全登陆完毕,在歼灭了越南第一装甲师之后,就直接朝着河内进军。前锋部队通过越南北方高速公路网,已经快到河内控制的区域。

    公路边,到处都是围观的越南人,对着庞大的装甲车队,一路上都有人指指点点。很多越南人,甚至不知道这些飘扬在战车上面的国旗是什么东西,也更没有听说过一个叫索马里的国家。

    只是这几天政府一直在强调和宣传战争的来临,可是对于这些已经和平一辈子的越南人来说,眼前这些气势磅礴的钢铁队伍,给他们带来的是陌生的感觉。

    根本没有人去发动群众,因为在国家政治上,控制北方基层的是伪军,不管越南国防部再怎么宣传,还不如一个村长的话。在225以那个人的身份下达的指示下,所有的村民都明白,这些悬挂着奇怪蓝色国旗的军队,是来帮助他们打赢叛军的。

    很奇怪的场面,索马里军队大摇大摆的在高速公路上飞快前进,并且是朝着首都河内而去,而告诉公路边上,是聚集的人群,这些越南人,放下锄头和农具。甚至就站在高速公路旁边的田埂上,看着漫长的装甲车队。

    好奇的人们围在一起。指指点点,甚至有些村庄还在公路边挂出了欢迎的横幅。简直是难以想象。却又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越南国内此刻还奉行愚民政策,老百姓能够接触到了信息并不是很多,国家政策完全没有开放。几乎从越南中线向北,每一个村的村长,镇长再到县市,所有的官员都是在225替换那个人的掌控之下。

    如今联合了大部分的政治高层,不需要媒体,只需要一个命令,底下那些人还不得玩命的宣传。

    当然。要是索马里军队出现在另一边,那结果就大大不同了,就好像当初的美越战争一般,美国控制了南边的西贡政府和伪军,现在只不过是场面互换了而已。

    正是有了之前的伏笔,红警兵团在北方的军事行动,才会有如此顺利的一面,现在,只有聚集在城市中的正规军。才是红警兵团现阶段需要决解的敌人。

    以此同时,伪军两个军区的部队,也开始准备对河内展开进攻。

    两个军区的伪军,号召力十分的强悍。这两支部队真正发挥作用的地方,不是作战实力有多强,而是他们统合北部民兵的号召力。

    越南正规军不过四十来万。却有一百八十万的民兵,也就相当于美国的国民警卫队。平时就是农民,每年固定一段时间接受军事训练。正常情况下,兵营中只有军官。

    到了战争时期,便下达征召民兵的命令,那就是成建制的出现参战部队。

    在两个军区的控制下,聚集在他们周围的民兵,有将近六十万人,加上两个军区的正规武装,那就是七十万的部队。

    李岚千算万算,为了就是获得这支部队,多出这样的友军,比多出这样的敌人,一加一减,获得的好处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题。而是一个推翻越南的机会,一个完成任务的机会。

    现在,红警兵团已经快进军到河内,那他们也要争取机会,直接夺回河内,干掉河内军区那帮在他们眼中的叛军。

    不过,这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因为海防市和河内可以遥相呼应,一百多公里对于军队来说,有了便利的交通,只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支援时间。

    而这两个城市目前都在越南人民军的控制之内,并且除了河内军区集结了三万多正规军之外,在海防市也有三个步兵师在防守,加上民兵部队的协助,两个城市的总兵力也超过了十五万,特别是河内,至少集结了近十万的部队。

    比起近现代以来的每一场战争,这种类似大规模城市争夺战已经很少出现了,现在,河内的战斗也要开始上演了。

    不出预料的是,作为前锋的眼睛和耳朵,索马里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的短吻鳄特种大队,在担任排头兵的角色中,和越南人民军正要破坏公路的特种部队遭遇了。

    双方一碰面,场景就十分的激烈。

    一方面是为了破坏公路的桥梁,阻挡索马里军队的前进,一方面是为了保证道路通行无阻,结果就是激烈的战斗。

    密集的弹雨从高速公路上延绵到两边的山坡下,十分突然的遭遇战,当短吻鳄大队的侦查人员发现越南士兵正在准备炸掉前面的大乔时,便及时开火,干掉了对方正在安装炸药的人员。

    结果就如同捅了马蜂窝一样,密集的自然从两边的丛林内喷薄而出,双方就此展开激烈交火。

    同样负责带队的林海,这时候就蹲在战线的后面,交火数分钟之后,前方的枪声依旧如此密集,林海也渐渐的察觉到情况很不对劲。

    “不对头,这么密切的配合,绝不是什么等闲之辈?!闭馐焙?,一名端着狙击步枪的侦察兵猫身跑到林海的身旁:“搞不好我们今天碰上非等闲之辈了!”

    林海眉头轻轻一皱,不需要狙击手的报告,他已经感觉到了,如果只是普通的越南士兵,在自己精锐的队员枪下,这时候绝对无法继续保持如此整齐的枪声。

    事实已经说明,对方在面对自己队员的攻击时,并没有出现太大的伤亡,依旧可以形成有序的反击。就凭此一点,足够说明对方的不简单了。

    就在林海在脑海中不断过滤越南的编制时,从前线上,李江背着一个手上不轻的战友跑了过来,将伤员交给医务员后,他马上对林海说道:“头儿,前面那些家伙,全他妈的打的短点。这样的素养绝不是普通的越南士兵那种鱼腩素质可以有的?!?br />
    “我估摸前面这些孙子,应该就是河内军区的36特种大队?!绷趾?戳艘谎凵砩狭腥沟纳嗽?,眼中闪过强烈的杀机。

    从短吻鳄大队成立到现在,还没有一个队员在执行任务时受到枪伤,现在算是开了历史的先河。

    将河内所有越南方面的正规军在脑海中过了一个遍,也只剩下一支隶属于河内军区的第36特种大队,也只有特种部队级别的对手,才有可能和自己的队伍,打成短时间的胶着局面。

    “头,让我来吧!”李江跃跃欲试,背着战友的滋味不好受,他已经忍不住要撕碎对面那帮该死的猴子了。

    “不?!绷趾W约阂彩且桓霭卜值闹?,看着自己的部下躺在眼前接受包扎,他内心的杀机早已经按耐不住对鲜血的饥渴了,特别是对敌人的鲜血,拒绝了李江的提议,一把抓起肩膀上的突击步枪,右手一挥,道:“狙击小组,跟我上,干掉那帮狗娘养的?!?br />
    说话间,他已经跃身从草丛上站起来,朝着火线跑去。

    另一边,正如林海的预料,和他们交火的是越南首都禁区的第36特种部队。只不过现在这个特种大队十分的郁闷,原本他们是负责将这座前往河内的最后一个大桥炸了,没有想到,刚刚开始安放炸弹,就遇到了敌人。

    两个正在桥墩安放炸药的特种兵,直接被干掉。而且为了阻止他们将炸药安放在桥墩上,对方的火力点,都主要集中公路两边和桥墩前后。

    尽管他们反击打伤了对方几个人,但是却失去了炸桥的时机,眼见索马里大部队到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们一个个都着急起来了。

    ps:先送上一更,五更求保底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