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668章 河内战场
    ps:第二更!

    高速公路的另一边,坐在bmp-1步兵战车内的越南第36特种部队指挥官皮尔卡诺,随着前面交火的枪声越来越激烈,心情也慢慢的沉到谷底?!骸?br />
    作为一个法国特种作战界的知名人士,来到这该死的丛林和一群猴子为伍,对他已经是莫大的耻辱了。

    第一指挥部队出战,本该是一场很轻松的任务,万万没想到,在这里和索马里方面的侦查部队干上了。

    他虽然并没有上过当初的索马里战场,但是并不妨碍他对索马里军队的了解,他的好几个战友,就深埋在索马里那片燥热的土地上。

    通过幸存战友的讲述,他也对如今面临的敌人有很深的了解,特别是对方的特种渗透战术。

    不过,这一次索马里的特种部队远离主力部队这么远,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一次次不停的看表,在心里计算索马里正规部队到来的时间,以及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空中打击。

    目前,他还有机会,在索马里方面的援军未到来之前,给对方极大的毁伤,一旦等到对方的空中支援,那鹿死谁手就难说了。

    步兵战车内,负责操纵那门73毫米低压滑膛炮的越南士兵,突然出声道:“少校,让我们上去干掉对方吧!”

    车内另外七个越南特种兵也伴随着怒吼着:“让我们去碾碎那些该死的非洲人!”

    “别激动,我们现在所能够做的只有对步兵提供火力支援?!币揽克燮鹄吹耐?,皮尔卡诺断然拒绝了所有人的要求。因为他实在搞不清对面的索马里人有没有反战车武器。谁都知道索马里反战车兵是相当厉害的。

    两辆bmp-1步兵战车和四辆ram轻型步兵战车。是越南第36特种部队的主力陆战装备,在皮尔卡诺的命令下。六辆战车使出了藏身的路边,六挺车载62毫米机枪疯狂的屠戮着毒焰。致命的火鞭在红警特种兵隐蔽的废墟之上切开一片片飞扬四溅的瓦砾。到处都是如同流星样飞舞的点点弹痕。

    密集弹链下,伴随着的是狂躁的炮弹,两门73毫米低压滑膛炮发射的炮弹,时不时在战场上带来爆炸和破片杀伤。

    “这些该死的猴子,火力太猛了!”一溜烟的子弹嗖嗖的从头顶上飞过。几个狙击小组都不由得压下头来,躲避那致命的死亡之吻。

    越南人的火力很猛,短吻鳄大队也不是好惹的。纷飞的子弹迎面打来,敲打在路边,扬起阵阵的烟尘。几个真以为有了火力支援。就可以乘胜追击的越南特种兵在弹雨之中被撂翻在地,56毫米钢芯重弹不是一件防弹背心就能够阻挡得了的。更何况那些狙击手最爱选择用子弹来切开柔软的脖颈肌肉组织,将滚烫的鲜血从颈动脉之中放任而出。

    战地之上一片炒豆样的枪声,间或着还有两声巨大的爆炸,那是空军在对一些重要地区进行轰炸的声音。这些爆炸,都是从河内传来的,对于越南一方来说。

    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索马里空军再一次对河内进行轰炸,也就是说。索马里战机随时都有可能会来到他们的头顶。虽然他们有便携式防空导弹,但除了对付直升机之外,几乎难以对固定翼战斗机造成太大的威胁。

    皮尔卡诺知道,再也不能等了。必须抓紧时间走,要不然可真是脱身不及了。

    “交替掩护撤退?!泵挥杏淘?,在下达命令的时候。皮尔卡诺就乘坐装甲车,通过小路朝着战场的反方向离开。

    越南方面这一撤退。短吻鳄的特种兵们不干了,死死的碾在身后。一路的交火一路的追杀。等大部队已经到达河内的时候,双方已经连续交火了一个多小时了。

    而此刻的河内,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伪军两个军区的炮兵全部都集中起来,由正北方向南对准了河内,什么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则是从东至西,双方形成了密集的火力支点,对河内里面的大量军事设施,进行了密集的火力打击。

    隆隆的炮火连续进行了长达五个小时的时间,双方都没有发起进攻,直到夜色降临,索马里一方后续的轻装师赶到后,攻击这才正式展开。

    另一边,咬着越南第36特种部队不放的短吻鳄,此刻也已经进入到城市战场,之前的数个小时,双方一直都在丛林里抓迷藏,当河内战争打响,他们就不得不领着命令前往河内。

    此刻的河内城郊,早已经是成片的残垣断壁,街道上也都被碎石瓦砾占满,从丛林到城市,这是他们的第二个战场。

    “嘭!”一枚76口径炮弹在短吻鳄大队的阵地上炸起一团火光。顿时火力为之而一滞。趁着这个掩护的当儿,三名越南特种兵跃身在路边,寻得掩护地,借着断壁残垣,向前推进。

    端着法玛斯突击步枪的士兵组成倒三角队形,相互掩护着,逐次向前推进。而一辆ram轻型步兵战车也隆隆的驶上前来,车载机枪疯狂扫射着前方的索马里人的藏身之地。掩护三名前出步兵。

    猛然之间,一阵密集的弹雨从街边扫射过来。打在ram轻型步兵战车的装甲车身上霹雳扒拉作响。三名越南特种兵匆忙一个后撤,让防护力较好、火力较强的bmp-1步兵战车顶上前去。

    就在这个空档里,一个侦察兵翻身而出,手里的九七式突击步枪微微一个上抬,挂装的枪榴弹发射器将一枚致命的35毫米杀爆榴弹抛投了出来。

    ram轻型步兵战车倒是反应迅速,探身在车外的机枪手连忙缩回脑袋去,他知道那四溅飞舞的破片对于步兵来说意味着什么。随着发动机的一声嘶吼,bmp-1步兵战车猛然一个加速,打转车身。在空中划开一个抛物线的枪榴弹越过车顶,轰然而落。尾随在车后的三名步兵可是惨了。

    包裹着钢铁破片的火焰直接将三名倒霉蛋笼罩在其内,甚至来不及逃生,三个越南兵便被炸得血肉横飞。残损不全的尸首被高高掀飞起来,抛掷在满地的碎砖残瓦之间。

    “跟我来,找到对方的指挥所了?!绷趾?醋攀稚系牡缱有藕欧从?,马上带着身边几个人,穿过层层的断壁,朝着越南特种兵后方摸过去。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对垒,双方此刻也是各有死伤,越南特种兵在协同方面表现可圈可点,也奉行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策略,让短吻鳄队员们,想要找一个很好的机会,十分困难。

    河内争夺战已经打响,短吻鳄大队还有任务,也不能继续和眼前这些家伙耗下去了。

    “哦,该死的,这些该死的非洲佬!”看着三名部下转眼之间便是成了三具面目全非的尸体,皮尔卡诺是又气又恨:“我们的增援怎么时候能够到来!”皮尔卡诺将火气一股脑儿的撒到通信兵的身上,“谁能够告诉我,增援什么时候能够到来,总部那里有什么消息!”

    就在他发火的时候,一梭子弹击打在装甲车的外部装甲上。

    正在冒火的皮尔卡诺在听到枪声后,火气瞬间降了下来,立即对驾驶员说道:“马上离开这里,那些非洲王八蛋已经找到这里了?!?br />
    透过枪手瞄准窗口,皮尔卡诺看到从残垣断壁中跳出来的林海,还有几个在黑暗中移动过来的黑影。

    “快点……”在他正要催促驾驶员快点的时候,一股脑儿的温热从头顶浇了下来,为之一惊的皮埃尔回过头来,装甲车顶部的机枪手已经一动不动的趴在车顶舱口处,颈部动脉处喷出的鲜血正沿着车顶流淌下来。满身都是鲜血的皮尔卡诺几乎吓得喊不出声来,只是一个劲的狂喊:“离开这里,马上……”

    外边,已经找到敌人特种部队指挥中枢的林海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透过夜视仪和热成像装置,将对方的人数看得一清二楚后。直接一梭子扫过去,把装甲车上的机枪手给打得血箭四射。

    占据在制高点和左翼位置上的三名短吻鳄队员也同时的发难。泼洒下来的弹雨将越南特种兵的后方给打得如同开了锅一样,几个反应不够快的越南特种兵转眼间便被打得满是弹洞。

    不过,越南特种兵们的反击也不慢,bmp-1步兵战车上面的低压滑膛炮已经发出了怒吼,朝着林海所在的位置就是一炮,瞬间碎石携着巨大的爆炸声,满天乱飞。

    而此时的林海已是连滚带爬的跃入到旁边的废墟之中,当这辆步兵战车转过炮塔来的时候,林海早已逃离开原先的位置了。

    旁边,一辆躲藏在废墟中的ram轻型步兵战车,上面的机枪手在火光中也看到了闪躲的林海,没有犹豫,直接就是一梭子弹过去,将林海躲藏的断壁,打出了密密麻麻的弹坑。

    还没有等这一辆轻型步兵战车继续发挥火力,制高点上的一个短吻鳄队员,已经拿出了便携式反坦克导弹,轻轻的扣动扳机,这辆只是比一般悍马车坚固的轻型装甲车,直接被命中。

    “咣当”车辆的金属框架在爆炸的声中骤然发生了变形,巨大的负压将整辆战车如同撕扯碎片样的扯得稀烂,一团挟带着浓烟的火球轰然从车舱门处咆哮而出,轰地将这辆战车吞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