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669章 支援到来
    ram轻型步兵战车被摧毁,带来的是越南方面的疯狂反击。就连皮尔卡诺也仿佛魔症了一般,一把推开身后已经阵亡的机枪手,站在装甲车的机枪手的位置上,抄起上面的机枪,朝着制高点上面的三个短吻鳄特种兵兵,就是疯狂的扫射。

    也许是被这个外籍的指挥官所鼓舞,原本就已经很疯狂的越南特种兵们,更加无所顾忌。纷纷从掩体中探出头,手里的法玛斯自动步枪又一次想起了节奏性的三连点声。

    而半跪抵枪在一堵断墙后的林海也同样是杀气腾腾,转眼之间,他已经打空了两个弹匣,虽是成功吸引了正面的火力,为旁边自己的队员争取了足够的反击机会,可却也为他自己找来了更为猛烈的枪林弹雨。56毫米步枪弹几乎是如同飞蝗样的从透顶擦过。

    密集的子弹击打在身后的断墙上,厚重的墙壁在承受着巨大的子弹撞击,林海心里也是十分的着急,根据56毫米子弹的穿透能力,身后这面唯一可以隐蔽的断墙,已经承受不了多久了。

    而自己的前方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一旦跑动马上就会成为敌人的靶子。

    心中不停的闪过周围的空间布局,感受墙壁上子弹击打带来的震动变化,他马上掏出一颗手雷,拔下保险插销,头也不回的都头顶的断墙上甩了出去。

    “轰”听得那声爆炸,林海方才转身而出,手里的九七式突击步枪又是一阵泼风样的弹雨。

    以此同时。三个制高点上面的短吻鳄队员,也十分的着急。大部队现在正在前方和对方胶着着,下面的大队长被对方火力压制住。必须要尽快改变这样的态势。

    可是不管心里再着急,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将火力发挥出来,给下面的大队长减少压力。

    装上三脚架,换上弹鼓,通用机枪更是如同杀神一样,瓢泼样的弹雨接连扫射下来。以至于越南特种兵们不得不首先提防着来自自己背后的枪弹。而左翼位置上的两把突击步枪,一顶上火就直接将几个只顾埋头窥探着正面位置上的越南特种兵给打得血肉横飞。

    bmp-1步兵战车上,看着不断出现伤亡的皮尔卡诺。心中也是无比的着急,只能一次次通过声音来试图振奋士气:“加油,干掉这些非洲黑猪,他们快不行了?!?br />
    同时,他还指挥这辆bmp-1步兵战车朝着三个制高点的位置开远一点,让装甲车上面的73毫米炮,能够顺利的攻击到三个制高点。

    “糟糕了!”黑暗中,已经找到新掩体的林海,看到这一幕后。马上着急的在无线电中联系道:“你们三个马上离开现在的位置??斓??!?br />
    示意三人赶快离开,并不是林海杞人忧天,虽然bmp-1步兵战车是一款很老旧的苏式装甲车,但是在这样的战场上。依然能够发挥很大的效果,它那73毫米炮,在这里就几乎是无敌的存在。因为自己一方,此刻根本没有第二枚反装甲武器。

    左侧制高点。是高层建筑倒塌之后形成的,制高点上面的空间不但狭小。而且不方面上下。在听到林海的警告之后,上面的特种兵不是不想要脱离战斗,而是因为越南特种兵正猫身向着左翼的位置上运动,那里刚好是另外两个制高点的观察死角。对战友的那份深眷之爱让他很快作出了决定,自己总不能只顾着自己逃命,而坐看着自己的战友陷入在危险之中。

    “拼了!”咬咬牙,调转枪口,对准了那几个潜伏前进的越南特种兵就是猛烈的扫射,壳在欢快的射击声中飞跃而出,掉落满地,依然在冒着腾腾热气。几个越南士兵在这突如起来的扫射之中,顿时被打得措手不及。在纷飞的弹雨之中,幸存的家伙甚至连死去的胞泽的遗体和受伤的同僚都不顾及,自顾自的溜回原先的位置,寻找隐蔽。

    此时,bmp-1步兵战车已经退到了合适的角度,仰起了那短小的炮管,73毫米低压滑膛炮猛然的喷薄出火光。

    本来就是如危楼般的制高点,在爆炸的火光之中,发出了如苟延残喘般的呻吟声,当声音停止,也如同那咽气的生命,最后轰然倒塌。

    制高点上面的机枪也瞬间停止。

    “我艹你姥姥?!奔秸庖荒?,林海顿时双眼通红,直接从掩体中站起来,九七式式突击步枪接连的射击声中,无托结构的抵肩处一次又一次的撞碰着他的肩窝。横扫而出的56毫米子弹形成一堵几乎密不透风的墙,逼压得那些越南士兵几乎抬不起头来。

    当撞针击空挂机声取代了那清脆的长点射声,林海这才意识到弹匣已经打空了,迅速的闪躲到刚才的掩体,上了一个全新的弹匣后,另外两个制高点上面的战友,这时候也都跑了下来。

    眼见自己的掩护出现效果之后,林海继续沉寂在浓浓的仇恨之中,再一次掏出一颗手雷,轻轻的拔掉保险插梢,右手向后一挥,朝着掩体后面正在摸过来的越南特种兵丢过去。

    “嘭!”爆炸声传出,那些小心谨慎的越南特种兵除了惊吓之外,并没有人员受伤。在爆炸之后,他们继续朝前摸索前进。

    听着轻微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息在不远处隐约,林海知道,越南佬又上来了?!案盟赖脑又?,该是让你们去死了!”

    捡起一块混凝土石块丢了出去。随着石头落地,当那些急忙躲避的越南特种兵一直都听不到爆炸声之后,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显然,越南人也意识到什么狗屁手雷啊,也不过就是一块石头,随之而来是一阵慌乱的叫骂之声和尖叫。

    各种问候的语言朝着林海袭来,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虽然他也听得到那些该死的越南人在骂他,但是他没有打算骂回去,因为等下这些人都会变成死人。

    再一次捡起一块石头,林海等待了片刻,再次一甩,身后再一次传来了难听的越南语的叫骂声,甚至在杂乱的脚步声中还可以听到人体扑倒在石块上的沉闷声和隐约的吃痛呻吟之声。

    “该死的,这个非洲猪已经没有弹药了,他在拖延时间?!痹僖淮纬鱿值氖?,虽然让不少人依然受惊,但是他们也很快从石头察觉到对方弹尽粮绝的地步。

    这回他们一个个都壮着胆子,朝着林海的位置快速前进。就在此时,黑暗中又是一个物体朝他们飞过来,一两个十分谨慎的越南特种兵立马趴下,那些断定面前这个索马里人没有弹药的其他人,并没有停下脚步。

    结果自然很悲催,林海的确是在拖延时间,因为他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呼叫了直升机前来支援,但是并不等于他就没有弹药。只不过是为了玩弄一下这些该死的越南猴子而已。

    “嘭!”

    放射状喷溅起的弹片和预制钢珠狂乱飞舞着,由于麻痹大意,这些越南特种兵们没有人想到这一次扔来的真是一枚手雷,除了那连个谨慎无比的之外,也就没有人趴卧在那硬邦邦、硌得胸腹大腿生痛的混凝土碎石块上??烧庋焕?,斜上射溅而起的弹片便是恰到好处的击中了这些倒霉蛋。

    听到那声爆炸之后的惨呼之声,林海笑了,笑得很得意。

    “愚蠢的猴子,就算受过几天的特种作战训练,对我来说你们也都是猴子,技术再好,也不过是一群只能够用杂耍取悦我的猴子??上?,今天没有香蕉,到是有几颗手雷,算是对你们表演的奖赏了?!?br />
    林海操着流利的越南话,毫不留情的大声讽刺着。直接骂得身后那些越南特种兵们,脸色气得通红。

    “攻击!”已经摧毁了三个制高点的bmp-1步兵战车上,皮尔卡诺也听到了林海的叫骂声,马上指挥战车,朝着林海的位置发起进攻。

    “嘭!”就在这时候,猛烈的爆炸在步兵战车的旁边响起,飞溅而起的泥土和碎石,夹杂着硝烟,让皮尔卡诺呼吸起来十分的难受。

    “索马里战斗直升机!”黑暗中传来的旋翼声,让皮尔卡诺头皮一阵发麻,顾不得刚刚爆炸带来的精神恍惚,本能让他立即从机枪口上爬出来,然后快速的滚落在地面上,不顾碎石咯得浑身疼痛,连滚带爬的朝着一旁的废墟而去。

    直升机,还是武装直升机,在没有防空手段下,步兵和战车就是最好的靶子。

    刚刚的爆炸只是幸运的躲过一劫,那枚本该直接命中战车的炮弹,打歪了,否则现在他哪里还有命在。

    不过,现在的他也不好受,在他距离掩体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黑暗中的直升机再一次发射了一枚反坦克导弹,皮尔卡诺刚刚离开的这辆步兵战车,被从天而降的导弹给点成了一座熊熊燃烧的残骸。热浪掺杂着烟火,将皮尔卡诺猛然的甩出,摔在了路边的废墟之中。

    “我的神??!”撞得满头是血的皮尔卡诺看到天空中出现的索马里武装直升机,潜能爆发的情况下,朝着一旁的废墟中滚过去。

    直升机的到来,让整个战场,仿佛都活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