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670章 拿下河内
    突然出现的索马里攻击直升机,对于越南特种兵来说,就如同是恶魔的降临,密集的地狱之火,让他们承受着心中无比的恐惧?!骸?br />
    而对于短吻鳄的队员来说,这就是希望,攻击前所未有的猛烈。

    两架雌鹿攻击直升机一个轻盈的悬停侧转,机翼下的火箭发射巢内,一团团火龙纷射而出,炸起团团的烈焰。而机首下的30毫米机炮更是一溜烟的扫得地面之上如同开了锅的沸水样。点点飞舞的弹片欢跃而跳着,似乎在找寻它们最后的归属。

    整个河内已经打成了一团火热,两架也赶来支援的入侵者战机,这时候携着巨大的呼啸声,来到这片废墟的上空,巨大的嘶吼声令人耳膜生疼,,冲天而起的火光高高腾放而起,将夜空映射得格外艳红。

    在短吻鳄的身后,三辆天启坦克,从隆隆的战场上,碾过废墟,朝着越南特种兵的火力点,展开了无情的打击。

    “兄弟们,杀??!”

    援军的到来,让短吻鳄的所有成员精神一阵,林海在通讯系统中,激愤的呐喊着。站起身子,手上的九七式突击步枪朝着被打懵的越南特种兵,短点连续点射着。

    总攻的展开,这里也成为了主要的战场,鱼贯而来的战机,从夜空中猛然的下扎,轰炸着所有一切有价值的目标。

    数架夜鹰直升机,在爆炸清除出来的空地上,一一悬停,上面的海军陆战队队员??焖俚乃鹘迪吕?,除了一部分据守整个机降点。其他人,全部和短吻鳄大队汇合。联合绞杀这群也是死伤惨重的越南特种兵。

    尽管攻击的时间紧迫,但林?;故桥艿侥堑顾闹聘叩?,手脚并用着从一堆碎石之间将被爆炸的气浪给甩出来的战友给刨了出来。望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林海哽咽无语,这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几乎是在用全身的气力发出那声呐喊:“带上咱们的兄弟,我们杀过去!”

    仿佛无穷尽的炮火和延绵不绝的攻击,对于河内数万越南人民军士兵来说,绝对是灾难性的。来自城北方向的炮火开始接连不断的砸落在城区内的各个重要隐蔽地,而飞临到城市上空的战斗机群也接连不断的将各种航空炸弹倾泻下来。将本就已经是成为一片废墟样的河内城再次点燃。

    躲藏在河内的指挥部多次受到无情的打击,密集的无线干扰,让他们难以实时连续到每一个部队,这直接带来的后果,极其严重,多次出现了指挥机构混乱无章,然后被分割歼灭的场面。

    而海防市部队,也多次想要前来支援,但每次刚刚走出海防市市区。就会被无情的炮火堵回去。南面部队的援军,也多次想要支援河内,可是没有制空权的越南人民军,所承受的是无情的空中摧残。

    哪怕是夜间赶路。走小道,也躲不过空军那灵敏的鼻子,在侦察机和遥感间谍卫星时刻的监视之下。一切的行军,哪怕借助密林的掩护。也无法躲过所有的眼睛。

    精确制导空袭和修正好坐标的炮击让许多越南人民军辛辛苦苦修建的火力点顷刻之间便是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弹坑,而躲藏在其中的越南人民军士兵不是被连人带枪的磨绞成混合在泥土之间的猩红血沫。便是被埋葬在他们的掩体之中。

    由于索马里人对于河内的夺取计划是志在必得,故而对于河内的空袭和炮击是极其猛烈的,一向在用兵尺度上是保持着谨慎态度的红警兵团一上来便是接连的狠手。

    温压弹、巨型航空炸弹、凝固汽油弹、铝热剂燃烧弹,几乎各种各类的特种航弹都是如同冰雹样的砸落下来,整个城市一次又一次地在火光之中沸腾着。高温高压形成的旋风翻卷着烟云,将那红黑之色袅绕的火焰扯得漫卷迷离。甚至远在城外的索马里军队就能够感觉到那股扑面而来的灼热,而那脚下的阵阵颤抖更是让人感到空军和炮兵的疯狂。

    不单单是精确性的空中打击,作为配属作战的猎枪远程火箭炮部队,虽然一个军的编制还没有完全到位,但是已经就绪是五个猎枪火箭炮营,对整个河内城进行了一次泼风降雨样的金属与烈焰的死亡洗礼。

    铺天盖地而下的炮弹几乎每秒钟都有掉落下来,在简易坐标修正装置的辅助下,那些247毫米火箭弹虽无法直接精确击中目标,却也可以保持一定的精度,将弹偏精确保持在炮弹的杀伤半径之内。而火箭炮本身就是覆盖式的整体弹幕轰击。当一百多枚火箭炮同时发出怒吼的时候,劈头盖脸而下的上千枚火箭弹足以使得整个城市被笼罩在钢雨之中。

    纷飞的弹片在街道上欢跃着,浓烟烈火接连拔高而起,本就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城市再一次被翻犁了一遍,残砖碎瓦在这阵阵热浪之间漫天而非。

    许多越南人民军士兵直接在掩体内便被震死,口鼻流血、面目狰狞的死在他们的掩体之内。而那些砸落下来的温压弹对于掩体内的越南人民军士兵们来说却是却是更加致命的。

    这些释放出强大爆炸威力,并燃烧光爆炸半径内的所有空气的大威力航空炸弹使得许多越南人直到死去的那霎那都是极其痛苦的。

    漫天都是炮弹陨落下来的刺耳叫嚣,纠缠萦绵的白色尾痕是喷气战斗机留下的轨迹。而那洁白如梳样布满蓝天之上的是短程战术弹道导弹下落时候的点幕。钢与铁的奏鸣之曲、烟与火的彩色画卷是这样的让人感到恐惧,尽管很是美丽,但这美丽之间最不缺乏的就是死亡。

    负责进攻的三个师,此刻已经摆开了全部的战斗姿态,以第二重装师为主要进攻兵锋。海军陆战队进行垂直打击支援,轻装师负责清除所有的占领区威胁区域。

    天空中。整整一个航空队的入侵者就驻扎在中华东南区域,至于战场的支援半径还不到三百公里。一百五十四架入侵者成为了整个河内上空的主宰。

    失去了制空权的越南人民军,面对的是全部携带对地攻击弹药的索马里空军,高达十二吨的载弹量,无需副油箱,甚至加一次油就可以来回攻击三次,整个红警兵团几乎都要打疯了。

    另一边,伪军的攻势一点也不弱,似乎是为了在自己友军面前表现得好一点,两个军区一次性就出动了三个装甲师。后面的炮兵在这两天多来,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炮击,炮管打热了就休息一下,轮换着来。

    双方将近十万的部队投入进去,越南人民军在河内也不过**万的兵力,还有一部分的民兵,根本无法抵挡如此密集的绞杀。那些北约顾问团,也是热锅上的蚂蚁,无比着急中。也是回天乏术。

    负责两军协同指挥的红警兵团陆军总司令霍夫曼德,此刻虽然还在军舰上指挥战斗,但是他的命令声,却时刻出现在战场上。

    “压上去。坚决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br />
    两天来的不间断攻击,对于进攻一方来说,十分的疲惫。但是对于越南人民军一方来说,更加艰苦。

    作为总指挥的霍夫曼德。拿出了最为强硬的进攻作风,无穷的空中支援。任何的坚固防御,都会面临重火力的直接轰击。别指望进攻一方会用人命去堆出战果,各个街道和制高点,依次被坦克和机降部队占领,越南人民军所有的生存空间,被死死的压制着。

    一架接一架的入侵者云端之中俯冲下来,机翼之下的航空炸弹在城市中绽放出一团又一团狰狞的橙色火光。高耸入云的烟柱缓缓腾起翻卷在天幕之下,天地之间一片死亡狂舞之风。天空中的那轮红日竟也被这弥散的硝烟给遮蔽起来,只留下点点散落下来的阳光??掌新悄亲迫鹊难袒鹬?。几乎让人感到呼吸不过来。

    “遇到反抗,一律格杀勿论!”霍夫曼德的话语里满是那浓浓的杀机。这位打起仗来永远都是那样的激情四射,大气磅礴的进攻手段永远都是在手里跳动着的最为欢快的节奏。虽然步坦协同已经不可再见,但突击、迂回、火力侦察、炮火掩护,新的作战模式同样在他的指挥下充满着那令人窒息样的磅礴气势。

    一线拉开的多功能步兵战车碾压过遍地的碎骸,直接冲向远方那灰蒙蒙隐现在烟火之中的城市?;鸺ɡ壮到恿哉较呓猩ɡ鬃饕?,绵密的爆炸之声中,一条又一条通道被打开。

    炮兵集火对越南人民军战线再次进行了弹幕覆盖。威力强大的温压弹用爆裂而出的气浪将越南人的那些蛇腹铁丝网扫荡得支离破碎。高高掀起的泥土将成片的越南人民军士兵埋入在弹坑之中。

    黑压压的攻击直升机群从装甲狂潮之后猛然爬跃而出,这些面目狰狞的低空猎手在旋叶搅起的巨大气流之中飞跃过装甲部队的攻击锋线,用接连而出的流星点杀着地面上的那些目标。劈头盖脸而下的航空火箭弹雨一次又一次将城郊的越南人民军阵地点燃。

    负责目标修正的履带式装甲侦察车和那些放飞出去的无人侦察机一起,共同构筑起敏锐捕捉一切的战场之眼。共享情报网络使得身处在战场每个角落的每一辆战车都可以获得战场上的实时情报资料,甚至就是士兵身上的作战情报终端都可以直接接入到指挥系统网络之间,呼叫来自炮兵连和师数字化炮兵营的炮火支援。

    遍地都是纵横驰骋的悍马高机动车和履带式装甲运输车,指控系统将任何捕捉到的敌方坐标资料发送到这些基层作战单位的手中,从而为一线作战部队提供最为有力的系统资料支持。多功能自行突击炮杀气腾腾的冲锋在战线的最前端。他们的那些修长身管的闷棍每抡下去一次,都足以使得越南人民军武装喘不过气来。大大小小的堡垒在这些虐杀者的轰击下,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这片浸润了太多太多鲜血。以至于红得几乎让人感到触目惊心的红土地是那样的让人感怀。越南人、法国人、美国人、华人、索马里人,太多太多的纠葛在这其中纠缠难以理清。但是不管怎么样。留下足够多的鲜血,并以自己的生命浸润透这片土地的。永远都是越南人。

    炮火和空军的支持下,索马里军队扫清河内城的郊外,并没有花去太多的时间。尤其是属于红警兵团主力进攻的城东方向,空袭加上猛烈的炮火早就已经使得那片土地面目全非了,负责进攻该方向的部队几乎没费吹灰之力便摧枯拉朽样的横扫了越南人民军的防线,兵锋直指河内城。

    对于困守在河内城内的越南人民军来说,这种噩梦的发生是丝毫也不让人感到奇怪的。数以万计的士兵被局困在这么巴掌大的一点地方,头顶上还在源源不断的掉落下炮弹和炸弹,是个人也会想到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局面。

    那些从耳边传来的隆隆爆炸之声就似同时是催命的锣鼓样。三通声毕、人头落地。而越来越多的糟糕消息还在源源不断的传来。郊外的阵线已经全线崩溃了,至少有数个步兵连的索马里军队由那里进入了城内,而城北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那里已经几乎成了片火海。

    战争从来不会留给人太多的什么好的印象。对于战斗在一线的士兵们来说,战争意味着的仅仅就是死亡和杀戮,当然了,还有那尸山血海、弹片横飞的景像。此时,对于越南人民军士兵们来说,战争意味着的并不仅仅只是这些?;褂兴遣坏貌蝗ッ娑缘木裨?。

    是放下武器,高树起一面白旗,寻得一线生机;还是继续在这片臭气烘烘,弥散着死尸和**气味的废墟之中作着困兽之斗。

    这的确是一种很是艰难的选择??墒钦庵盅≡裾娴氖怯幸庖迓??不。没有意义,没有丝毫的意义。

    因为这些提心吊胆着的越南人民军士兵们也明白射杀一切活动在街面上的目标的命令所针对的并不仅仅是那些索马里人,同样也包括自己。

    天空中满是盘旋着的索马里武装直升机。更高的空域还有那穿梭不休的战斗机群。几乎每一分钟都有炸弹尖啸掉落下来,轰然的炸起一团烈焰。城市的上空高耸着一道道烟柱。也许这的确就是丧葬礼上的那飘逸在风中的黑纱吧??墒钦獾赖篮谏词俏∫纺??

    街道的尽头已经隐约出现了索马里士兵的身影了,伴随而来的还有那缓缓行驶的轮式装甲车辆??蠢捶朗卦谀切┪恢蒙系耐琶且丫拦饬?。要不然索马里人前进的步伐是不会这样的顺利而又坚定的。

    鬼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几乎所有的越南人民军士兵此时都只能听天由命。

    两架雌鹿攻击直升机慢吞吞地从头顶之上飞过。稍一会儿,又一架侦搜直升机轻盈的飞掠而过,这种轻型攻击侦察直升机俨然就是巷战中的致命杀手。

    它们可以轻盈的转动较小的身材,在狭窄的街道之间迅速拉起、盘旋。它们不但可以利用螺旋桨轴顶端的球状脑袋为重型攻击直升机指引目标,还可以自行挂载航空机枪吊舱和火箭发射巢,进行直接的航空作战支援。甚至还可以搭载四名全副武装的作战士兵进行机降。

    这种战场多面手完全就是战地上的蜻蜓,它们可以在救护直升机无法降落的街道上降落下来,带走伤员。它们也可以悬停在楼宇之间,扫射任何一个窗口。

    两枚防空导弹拖着洁白的羽烟突然从一片突兀的废墟之间窜起,带着令人感到窒息的尾焰直扑向正飞掠过天空的侦搜直升机。如同突然被捅了蜂窝的马蜂一样,这架轻盈的直升机立刻迅速拉起机身,开始以大过载的机动动作来躲避那致命的拥吻。

    “快点甩开,拉起来?!毕旅娴恼绞?,看着天空中正在摇摆躲避的侦查搜索直升机,马上就激动的大喊起来。

    高耸的河内建筑,虽然给天空中的侦察机带来很多的隐蔽位置,但是却也限制了直升机的的机动空间。那些致命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可以借助周围窄小的活动空间。对直升机照成致命了打击。

    很显然,第一枚防空导弹。越南人失算了。这架侦查搜索直升机很快就躲开了这枚看似必杀的防空导弹。不过,还没有等驾驶员松口气,耳麦中就传来地面士兵的惊呼声:“还有一枚导弹,马上躲开?!?br />
    因为角度和周围高楼大厦的关系,直升机飞行员看不到导弹来袭的角度,但是在战友的提醒下,驾驶员还是本能极速拉起、抛甩出一连串红外诱饵。翻飞着的侦搜直升机不断的投下星星点点的热饵弹,但似乎并没有奏效。

    扑吻上来的导弹以一种近乎难以想象的速度猛然冲向这架依然在做着脱离动作的直升机。

    “可恶的美国佬,那是该死的毒刺?!笨吹降嫉贫墓斓?。下面的步兵,都不停的叫骂起来,因为他们看到,这架直升机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这枚偷袭的导弹在第一枚导弹的掩护下,直接命中了直升机,断裂的尾梁碎片在空中四溅飞舞,而打着旋直坠而下的机身却是猛然的撞落下来,消失在一片废墟之后。

    地面部队,刚刚机降下来的海军陆战队的一个连长。马上通知周围所有的部队,搜救直升机机组人员,然后对所有的队员命令道:“马上抢占制高点,注意掩护空中机群?!?br />
    这个时候除了要抢救有可能还幸存的直升机飞行员之外。最需要去做的就是派遣狙击手,控制附近的制高点,射杀一切持有防空武器的敌对目标。从而掩护陆航直升机。

    这位连长还似乎还不解气,还呼叫炮兵。强烈要求将出现防空导弹那边的几栋废墟全给犁平了,别说是人。就是有条狗,也要给他被炸上天去。

    炮火还没有过来,两架海军的黄枫舰载机过来了,四枚低阻航弹从机腹半埋式挂架上脱落下来,带着摔砸下来的势能狠狠撞在那片腾起防空导弹的废墟之上。轰然腾起的火光冲天而起,四声巨大的爆炸之中,砖瓦碎骸和尸体漫天飞起。

    空袭刚刚停歇下来,一整排的155毫米榴弹从天而落,穿破那重重烟云,在依然袅绕着阵阵热浪的弹坑之处再次炸起整排的烟火。而浓烟刚刚翻滚而起,便是新一轮的炮击。

    这是来至自动榴弹炮营的支援,高楼大厦中,这样的火力支援单位,比其他任何地面火力单位,速度都要来得便捷。

    整个战地已然是一片浓烟烈火之势,很多躲在掩体内的越南人民军士兵也被这从天而降的死亡给惊得目瞪口呆,竟也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没有人不怕死,尤其是这种死法,连尸骨都无法收拢全。数架雌鹿攻击直升机又从天边冒了出来,开始了它们火力打击。

    几辆刚刚从废墟中挣扎出来的越南t-62坦克,刚刚死里逃生,还没有见到外面的风景,直接被直升机上面反坦克导弹点燃了。

    在现在的河内,还能够看到悬挂越南人民军国旗的坦克和战车,已经是极其难得的一件事情。不过,这几辆刚刚出现的坦克,也只不过是一个插曲,这些直升机携带的怒火,真正要打击的目标是那些暴露出来的火力点。

    拿反坦克导弹去打击掩体,虽然十分的奢侈,但从作战实际效果的角度来看,还是很不错的。

    悬停锁定目标的雌鹿攻击直升机甚至可以将它们的反坦克导弹飞射入那些坚固的混凝土掩体的机枪眼内,从那小小的洞口破入,将躲在坚固掩体内的越南人民军士兵连同他们的壁垒一起炸成喷发的火山。

    反复的高精度空中打击和炮击的确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当那些多功能步兵战车掩护着机动步兵沿着破烂不堪、满是弹坑的街道开始向前进攻,并以30毫米机炮开始扫射路边的断壁残垣的时候,越南人民军武装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了。

    当红警兵团的兵锋和伪军的兵锋在黑内城中心汇合的时候,河内大局已经逐渐稳定了下来,两天的不间断进攻,已经给这场战争的一小段,画上了句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