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697章 本能的?;?
    相比于高层对人民军死硬的惊讶,红警兵团基层的士兵对于这种感觉也更加有体会。

    比起之前他们碰到的人民军武装,现在的敌人不但死硬、不要命,而且个个都是拼命三郎的架势,那些基层部队的军官,只有一个任务,给士兵灌输各种民族理念,一步步激励他们和先辈学习。加上越南人本来的天性,面对亡国般的洗脑宣传,逐渐的也都产生了不打到最后,决不投降的念头。

    不过,这种顽强的对手,非但没有让红警兵团上下感到胆怯,反而激起了红警士兵那狂热的站意。面对一群绵羊和面对一群狼的感觉是不同的,比起对绵羊的屠杀,他们更喜欢干掉群狼,这样他们才有真正的荣誉感。

    哪怕没有国防部命令士兵放开手脚,他们也选择了下狠手。面对疯狂的敌人,他们也变得更加的疯狂。你不是死硬吗?那就和枪子炮弹皮比比,看是你的脑袋硬,还是我的枪子硬。你不是躲在碉堡里顽抗吗?那就将你直接连人带碉堡一起砸成个弹坑。

    地面战斗顿时变得更加的惨烈,空军和海军也更加的卖力,任何的火力支援请求一来,便会立即得到响应,大量的炮弹和航弹以及巡航导弹,在运输舰的运送下,延绵不绝的抵达。

    特别是特种钻地炸弹和各种用途的特种弹,十分的畅销,很多士兵甚至一颗手雷都不要,就要催泪弹或者烟雾弹或者燃烧弹。比起这些特殊手雷和炮弹,在面对躲藏在下水道和地下室内的敌人,这些东西更加的实用。

    城市巷战没有更多的战术可以选择,唯有推进一说,这是一场残酷的战斗,岘港这个越南第四大城市,早已经没有昔日的模样,残垣断壁满目疮痍。几乎所有的高楼都布满了硝烟,这些城市的制高点,成为了双方争夺的焦点。

    到处燃烧的木头和房屋以及被坦克碾碎的道路表皮,外加马路边上随处可见的尸体,一副城市末日般的场景,看似荒凉的城市随时传来枪声和爆炸声,视觉冲击十足。

    赛义德一身吉利服。带着自己的观察手牧雪,就穿梭在这个城市之中,他所率领的狙击部队,以小组为作战单位,散落在城市中的每一个建筑和接到。目的只有一个,干掉越南人民军的狙击手和炮兵以及任何的重火力。为进攻部队减少伤亡。

    而类似这样的狙击小组,在岘港的各个地方,最少上千组。

    不过,比起战争开始时可以轻松的猎杀越南人民军的狙击手,现在赛义德想要找到一个值得他出手的目标,已经十分困难了。

    三天的时间下来,他成功猎杀了将近一百个人民军的狙击手。其中有七成的战果是在第一天产生的,剩下的三成是在接下来两天取得的,到了第四天,也就是今天,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他到现在还没有开张过。

    越南人民军中也不缺乏狙击战术的高手,擅长丛林作战的人民军,对于狙击手的培养比其他国家都重视。三天下来。那些菜鸟被干掉了,能够活过三天的时间,一个个都是精锐,真正的高手。

    所以,不管是哪一方,都变得更加的谨慎,想要找到对方的破绽。也就变得更加的困难。

    特别是对于越南方面的狙击手来说,对方占据了天时和人和,他们只有地利,而且这种地利还在不断的丧失中。处境越来越危险,反击也变得无比的小心谨慎。

    此刻,一身吉利服的赛义德和牧雪,就隐藏在交战火线后方,他们并没有选择高楼大厦作为制高点,反而选择了一个很不起眼,甚至已经是摇摇欲坠的四层民居楼。

    吉利服将他们和居民楼的碎屑以及遍地的垃圾融为一体,就连赛义德那把专属狙击步枪,也进行了颜色伪装,看起来和一根烧焦的木头没有两样。

    两人头没有露出眼睛,赛义德用狙击镜观察整个战场的情况,耳中不但要时刻注意牧雪的声音,还要留意耳麦中战斗部队传来的声音。

    为他提供目标的不单单牧雪这个观察手,眼睛也不单单是红外望远镜,还有前线中战斗的士兵,只要遇到狙击手,士兵就会立即通报周围的狙击小组,进行反狙杀。

    在城市巷战中,比起那些直升机和坦克,真正对士兵有威胁的还是那些阴暗角落中的杀手,也更加的让人防不胜防,而想要干掉狙击手,除了及时发现及时抵达的火力覆盖外,就只有同样的狙击手了。

    虽然每一个战斗班中,也都有狙击手,但是他们并非专业,而且除了反狙击之外,还要担负战场狙杀敌人普通士兵和重要威胁对象的任务。在面对专业狙击手的敌人时,也需要专业的狙击手来反击。

    本来,赛义德并不想来这里,只不过猎物变得越来越狡猾,他现在也只有来火线上打打秋风。

    耳麦中不停的传来各种关于狙击手的报告,不过他都没有上心,除了距离较远之外,这些小鱼小虾自然要留给其他小组。

    “有没有发现可疑的目标?”

    来到战场上已经两个小时了,战线也推移了数百米,可还是没有令赛义德觉得值得出手的目标,他第一次对牧雪做出询问。因为自从来到这个新的狙击点之后,第六感告诉他,自己受到了威胁??赏怖粗聊睦?,他也说不上来。

    而且,令他很在意的一点是,他甚至有种感觉,自己遇到了高手,这个高手的实力,不亚于他当初在摩加迪沙郊外碰到的雇佣兵狙击手。而对方,就隐藏在自己还没有发现的地方。

    “暂时没有发现情况,所有的最有利的狙击点都找过了,没有发现红外反应,而且那些险要的狙击点,也没有发现红外反应?!蹦裂┗卮鸬?,躲藏在吉利服头盔下的双眼,正通过红外望远镜,查看前方一百八十度范围内所有可能埋伏狙击手的地方。

    “不要太相信红外设备,我的感觉没有错,前方有危险?!比宓卵劬γ挥欣肟樽季?,他深知,一刻都不能眨眼。

    “是不是你太多心了,没有红外反应,也察觉不到任何的反光,真的有敌人吗?”牧雪回了一句。

    赛义德听出了牧雪言语中的怀疑,严肃道:“你知道为什么你只是一个观察手吗?”

    “说说看?”牧雪好奇道。

    “不是因为你的枪法不行,也不是你的狙击水平很低,而是因为你缺少一个顶级狙击手必须具备的第六感?!比宓虏⒚挥幸蛭祷岸跎傺罢业腥说淖⒁饬?,抵在枪杆上面的脸颊也没有丝毫的晃动,甚至就连嘴巴也没有因为说话而大幅度的张合,“虽然你是谭雅将军的得意门生,但是一个顶级狙击手,天赋比努力更加重要。这种天赋就是所谓的第六感,一种对于危险有最本能的直觉?!?br />
    “拜托,我又不是新兵,怎么不可能不懂这些,而且谁说我没有感觉,我也经常察觉到危险好不好?!蹦裂┎环姆床盗艘痪?。

    “感觉是有,但是不强烈?!比宓旅挥蟹穸裂┑幕?,而是解释道:“你知道娜塔莎将军的直觉有多么的强大吗?”

    “不清楚?!蹦裂┖闷娴?。

    “最少是我的十倍,如果说我能够感觉到危险的存在,那娜塔莎将军,甚至可以感觉到危险的来源,直接锁定狙击手的位置?!比宓侣杂屑阜指锌乃档?。

    “凭感觉,有那么夸张吗?”牧雪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呵呵!”赛义德微微一笑,说道:“你的老师谭雅,你认为有敌人可以接近她百米之内吗?”

    “这怎么可能?”牧雪想也不想就反驳道。

    “这就是了,谭雅将军虽然不是狙击手,但是她也可以敏锐的察觉周围的危险,百米距离那是禁区。而娜塔莎将军也是如此,狙击战术方面,她是真正的宗师,敏锐的第六感超乎常人,别用正常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就连我们的指挥官,也不是常人,我数次和他对练狙击战,每一次都是在我没有感觉危险的情况下,就被指挥官找到并且狙杀了?!比宓碌?。

    “看来,有些人天生就是干这个的?!蔽叛?,牧雪很干脆的把惊讶压在心底,转移话题道:“你刚刚说不要相信红外探测,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我就知道有很多种办法把自己的体温掩盖住,让敌人的红外探测一无所获?!比宓碌?。

    “说说看?!蹦裂┖闷娴奈实?。

    “躲藏在水里,或者身上各处穿着包裹干冰的吉利服,最原始的办法就是身上裹着泥浆,如此红外探测器就无法探测到人体的温度,自然无法发现?!比宓滤档?。

    “那你认为我们的敌人,是采取了哪一种?!蹦裂┑?。

    “不管哪一种,他都必须要撤退或者出手了?!比宓旅挥姓婊卮?,而是看着已经攻下这片区域,正在推进中的坦克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