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赛义德的所说的那样,有些人真的待不住了?!螂?來 閣免费万本小说m.◎

    两个同样躲藏在废墟中的越南狙击手,这时候也面临艰难的选择,因为支撑他们进行狙击作战的战争环境已经消失了,周围的战斗已经要结束了,他们的战友已经被消灭,而敌人的大部队正在推进。

    虽说距离他们的狙击点还有上千米,而这个距离之间,他们还有一条防线可以当成狙击的掩护??墒?,这条战线距离他们实在是太近了。

    原本的狙击距离是一千两百米,对于一个狙击高手来说,这是一个黄金般的距离,就算开枪了,也被对方发现了,按照一贯的狙击战术,对方要狙杀自己的距离超过了一千两百米,这会大大提高自己的生存几率。

    如今战线已经向前推进,距离被缩短,也就是说原本拥有的优势,现在已经消失了。反而因为靠近战场,对方拥有火力优势,自己反而处于劣势。

    “蜈蚣,你到底在干什么,刚刚为什么不出手?”狙击阵地上,看着敌人的坦克越来越近,越南观察手忍不住问道。

    “我怎么出手?”手持一把在越南极其难得一见巴雷特狙击步枪的蜈蚣,直接反问道。

    “刚刚对方坦克连的车长不是露出了脑袋,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干掉了对方的车长,可以重重的打击对方的士气?!惫鄄焓值?。

    “不,我们的敌人不是那些家伙,而是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中,同样隐藏着的索马里狙击手?!彬隍佳纤嗟?。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两人的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观察手马上就听出了蜈蚣言语中的慎重。

    两人服役于越南人民军第五军区特战旅最精锐的小队,两人组成的狙击小组是整个军区顶尖的狙击小组之一,在整个人民军体系下,也是属于顶尖级别的存在,多次走出国门。参与国际组织的特种兵间的较量。

    如今整个第五军区的所有兵力,都集中在岘港,他们也自然没有例外,地面战斗一打响,索马里和越南伪军的狙击手就干掉了不少第五战区的狙击手,而他们也是临危受命,离开?;さ闹富硬?。来到火线上,迎战对方的狙击手。

    这种看不到的战争,才是最考验战斗素质的战场。

    这三天下来,他们虽然也干掉了一些对手,但都是干掉了伪军的狙击手,一次都没有碰到索马里方面的狙击手。对比那些相互熟悉战术和战法的伪军。那些索马里的狙击手才更加的危险。

    而且说句不客气的,索马里军队的素质两人也十分的叹服,同样是被称之为精锐的第五战区王牌部队,可是在人数的优势下,全都迅速的落败。

    战场之外的人还可以说双方装备存在较大的差距,但是蜈蚣两人十分清楚,就算装备完全一样。自己的那些战友,哪怕占据人数的优势,结果也不会有改变。

    所以,在面对有可能出现索马里狙击手的时候,蜈蚣也变得无比的小心,不到万全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出手,一出手就要保证自己有退路。

    他到战场上。不是来送死的,而是来杀敌,要想杀敌,就要先保证自己能够活下去,而不是因为技不如人白白的牺牲,那才是最大的不值得。

    “我也不清楚,但每次当我要扣动扳机的时候。感觉都十分的不好,甚至有种下一秒就会被干掉的念头产生?!?br />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蜈蚣这种话,恐怕会笑话他被吓破胆了。但是作为他的搭档,观察手可没有这种感觉,脸上也逐渐的严肃起来。

    “对面有狙击手,可我都没有看到,难道是战线上的那些普通步兵中有高手?”观察手虽然变得无比的慎重,但是心中依然很疑惑。

    “这就不清楚了,总之给我的感觉十分的不好,对面肯定有什么能够威胁到我们,甚至埋伏了不止一个狙击手?!彬隍己芙魃鞯乃档?。

    “那现在只有撤离了?”观察手也是一个果断之人。

    “不,如果正如我的猜测,那我们走不了?!彬隍俭贫ǖ?。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我们一动就是对方的靶子,而且别忘了,在我们身上还铺着一层泥浆,要是我们立即从泥浆中爬起来,也会被对方的红外望远镜找到,到时候也是一个死?!彬隍嫉?。

    “那现在也只有干掉对方了?”观察手道。

    “不错,干掉对方的狙击手,这样我们才能够安全的撤退?!彬隍济嫖薇砬?,脸上涂抹的灰色颜料,也看不到他的面容,但那双坚定的目光,却格外的引人注目。

    “好吧!那接下来要怎么做?”观察手问道。

    蜈蚣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说道:“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安然无事,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对方没有发现我们。而我们也不清楚对方在哪里。现在,就看谁更加的忍不住了,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释放出鱼饵,引诱对方暴露,然后一击必杀?!?br />
    “你的打算是……”

    “马上联系后方,让他们派遣两个神枪手到我们的左右两翼,协助第二条防线上的守军,狙杀敌人的机枪手和火力点?!彬隍嫉?。

    “你这是让我们的战友去送死,要是对面真的有狙击手,那两个士兵,可就要完蛋了?!惫鄄焓致砩暇兔靼昨隍嫉囊馑?,忍不住道。

    “我知道,钓鱼不用鱼饵怎么行,而且要是能够干掉索马里的狙击手,我相信他们的死是完全值得的?!彬隍嫉谋砬橐廊缓芷骄?,似乎要去送死的人,并不是他的战友,而是两个毫无价值的靶子。

    观察手深深呼吸了一下,平复下内心的不适,不过,他并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通过预先设置好的有线耳机,开始联系起后面的指挥部。

    在岘港,到处都充满了电磁脉冲信号,除了索马里和伪军所使用的特殊波长和频段,其他的根本不能使用,而且索马里方面的电子战部队时刻都在监听整个城市以及周边的所有无线电信号。他们要是在此刻敢使用无线电信号,就是在告诉敌人,自己的位置。

    所以,在预先准备好的狙击阵地上准备有线的通话装置,十分的有必要。其一可以率先将战场的情况通报给后方的指挥部,其次也可以通过它,进行求援或者等待接收新的命令。

    现在,这个准备也派上用场了,因为蜈蚣狙击小组的战绩,他们的请求很快就得到了重视,两个从精锐部队抽调出来的步兵狙击手,很快就朝着这里潜伏而来。

    并且在战斗打响之后,迅速的找到狙击点,开始准备对火线上的战友进行支援。

    另一方面,一直在观察战线后方的赛义德和牧雪,也第一时间发现了两个新出现的狙击手。

    “十点钟方向,距离一千一百米,两点钟方向,距离一千两百米,优先狙杀十点钟方向?!?br />
    这是牧雪的汇报,不过赛义德并不为所动,部队在前进,但是他们两个的位置根本没有变化。这两个新出现的目标,在他看来,都不是真正的对手。

    “这是敌人的诱饵,还真的有两把刷子,不简单?!比宓潞苌倏淙?,在战斗中,他在这之前,只夸过当初和他交手的雇佣兵狙击手,这算是第二次夸赞自己的对手了。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任凭这两个家伙对我们的士兵一一点名吗?”牧雪略显焦急道。

    “通知前线的部队,标示出对方狙击手的位置。相信我们基层的狙击手,能够顺利的干掉对方?!比宓滤低旰?,不忘记嘱咐,“注意我们真正的对手,他们要坐不住了?!?br />
    牧雪微微的颔首,然后通过无线电将这一发现通知正在组织进攻中的坦克连。

    坦克连中的步兵在收到牧雪的通知后,马上就采取了行动,两辆多功能步兵战车马上越过坦克所在的防线,车内的狙击手通过射击孔,顺着牧雪之前的通知,也找到了两个躲藏在两边制高点上的越南人民军神枪手。

    比起专业狙击手那精心策划的磨叽,他们之间的对决迅速果决,两声枪响,两个差距到下面情况有异样的越南神枪手,并没有躲过去,坐在步兵战车内的狙击手,也是来至基地狙击手单位的特殊兵种,也是百发百中的存在。

    两个正要隐蔽转移狙击阵地的越南神枪手,刚刚挪移的身体瞬间停顿,脑袋早已经被子弹穿过,掀开了大片的头盖骨,红白的血浆四散,满地都是红白一片。

    蜈蚣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呼唤来的两个鱼饵还没有发挥作用,就被其他的鱼儿吃掉了,并且还是那种无责任的咬钩,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

    他手上的那把巴雷特,虽然口径很给力,但是要穿透索马里的装甲车,穿甲能力可还不够,要是换成二十毫米的狙击炮,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现在,摆在他面前又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同时他也要考虑是否重新判断,?;械睦丛词嵌苑揭氐木鸦魇?,还是这些大部队中的狙击手。

    ps:今天三更,这是第一章,诚心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