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这个观念是每一个狙击战术高手都十分清楚的道理,狙击作战本来就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狙击战术高手敢说自己是不败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世界太大了,没有任何人敢说自己是天下无敌,特别是在战场上。

    蜈蚣很明白这一点,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保全自己的性命,而不是想办法干掉对面隐藏极深的狙击手。

    他相信,如果对方知道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存在,那刚刚两个被击毙的己方神枪手,已经证实了自己的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地方不再安全了。

    真正的狙击战术高手,必须学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如果是他,当他确定敌人可能所在的地方,那他不会去苦苦搜寻敌人,而是会呼叫炮火将一切可疑的地方进行火力覆盖。

    坦克和直升机对于真正的狙击战术高手来说,并不算是威胁,但是后方那庞大的炮群,才是能够取他们性命的东西。

    所以,蜈蚣已经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离开。他不是懦夫,而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是来这里杀敌的,不是来这里送死的,这是他任务的核心点。

    同时他也无比的清楚,如果自己是对方,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会等待自己做出无论是什么目的地动作。不动就没有破绽,一动就有可能产生破绽,一旦出现破绽,那结果已经注定了。

    “通知前线部队,马上在战线上释放烟雾弹,阻挡住敌人所有的视线?!彬隍脊系乃档?。

    将这一命令传达下去后,观察手马上问道:“到了必须撤退的时候吗?”

    “是的,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必须马上离开,而且我们的动作一定要快,一旦烟雾弹出现,最晚一分钟,这里就会全部被炮火覆盖,到时候我们就跑不掉了?!彬隍急咚?,边准备撤退的工作。

    观察手并没有继续说什么。从两个神枪手被敌人干净利落的打掉之后,他就明白,事情已经不可为了。他也不想死在这里。

    另一边,看到对面依旧没有动静的赛义德,这时候也渐渐的察觉到气氛的变化,按道理来说。干掉两个对方的诱饵,不可能如此的无动于衷,结果只有一个,对方打算逃跑了。

    “果然不是简单的对手,马上呼叫炮火打击,覆盖整个521区域,火力持续时间一分钟?!比宓乱彩值墓?。面前的对手是他碰到的所有对手中,最狡猾的一个,现在也只有打草惊蛇,让蛇动起来。

    牧雪立即将这一命令传递到后方的炮兵,同时手上的红外望远镜也片刻不离双眼。

    赛义德这时候缓缓的放下狙击步枪,从战术背囊里面掏出了一个微型电脑,打开里面的控制面板,很快就和游荡在四周的恐怖机器人取得了联系。

    周围半径五公里内。正在楼房内和下水道中搜寻越南人民军的所有恐怖机器人都同时出现了短暂的停顿,随后四支拒绝赛义德最近的恐怖机器人顿时改变原有的方向,朝着赛义德面前的521区域包围过来。其他的恐怖机器人则继续执行设定好的任务。

    这四只接收来至赛义德临时命令的恐怖机器人,快速的跳出楼房内和从下水道中爬出来,在乱成堆和房屋残骸上,高速的飞奔着,速度丝毫不比百米飞奔的运动员慢。四支灵活的机械臂。让它在复杂地形下,如履平地。

    赛义德已经没有打算保留了,对方既然能够引起他的重视,而且还是一再的夸奖。那对方就必须要死。这不是在玩游戏,这样的高手他必须决解,否则在将来,会有更多的战友死在对方手上。

    因为他很清楚,对手的狙击战术和心理素质,比大部分的红警狙击手还要高一筹,在红警兵团中,能够稳胜一筹的人,真的找不出几个。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他对对手的评价又高了不少。在人民军设置的战场上,大量的烟雾弹被投放出来,很快整个视线之内,尽是一片白烟,能见度瞬间就下降到一个极低的程度。

    而此时,赛义德呼叫的炮火也抵达了这里,顿时整个标注为521的区域,全部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炮击整整持续了一分钟,而四只恐怖机器人也全部到位,对521区域后方所有有可能撤退的区域,进行了埋伏。

    安装在恐怖机器人身上的红外探测器,监视着周围所有的区域,而监视的实时画面,也呈现在赛义德手上的微型电脑上。

    很可惜的是,依旧没有看到敌人的影子。半个小时后,装甲部队对521区域的进攻也完成了所有战术目标,穿着吉利服的赛义德和牧雪这时候也来到了这片区域。

    “你确定真的有敌人?!笨吹揭黄杪业姆闲?,牧雪忍不住问道。

    “我的感觉绝对没有错?!比宓卵劬σ幻?,严肃的说道。

    “可是为什么没有发现尸体和任何可疑的地方?!蹦裂┮∫⊥?,她认为是赛义德的感觉和判断出现错误了。

    “那是因为对方逃脱了?!比宓麦贫ǖ?。

    “我的将军大人,你为什么如此的肯定?别忘了,我们对整个区域进行了火力覆盖,就算他们借助烟雾逃脱,时间也来不及,而且你不是召集了机器人帮忙,结果呢?还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我就不相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包围下,顺利的逃脱?!蹦裂┓床档?。

    “你说的不错,一般人是完全没有办法,但是我可以?!比宓伦叩揭桓龊芟袷堑拥牡胤?,边说边细细的看了起来。

    “你是说,对方的身手和你差不多,你可以逃脱,对方也可以?!蹦裂┳齑揭磺?,道。

    “你来看看这个?!比宓虏⒚挥谢卮鹉裂┑奈侍?,而是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一样,蹲了下来,手指捏起了一团还有湿润之气的泥土。

    “这是?”牧雪一看到赛义德手上那团泥土,再看到这个地方的地势以及周围的情况,惊呼道:“这泥土不是这里的,而且这个地方是面对我军进攻方向最有力的狙击位置,就连我们刚刚所在的地方,也在对方有利的狙杀距离内。难道……”

    “不错,这里就是他们的狙击阵地?!比宓铝成隙嗔思阜值纳髦?,在之前,他就对这里关注了不下数十次,可竟然没有发现丝毫的可疑点,着实让他震惊不已。

    “可他们是怎么做到了,这个地方我关注了多次,可什么都没有发现?!蹦裂┱馐焙蛞裁挥腥セ骋扇宓碌呐卸?。

    “他们是高手,一层泥浆再一层的乱石,这个弹坑没有硝烟味,也就是说是之前很久就有的,他们隐藏在这里面,然后把弹坑表面伪装成为和周围一样的乱石堆,结果就成功骗过了我们的眼睛,带有水气的泥浆不但躲过了我们之前的红外探测,他们离开的时候也裹着泥浆,也躲过了我们后续的监视?!比宓录虻ソ馐土艘幌?。

    “看来,我是真的小觑了越南,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国家,还有如此高手?!蹦裂┝成弦脖涞蒙髦匚薇?。

    “不要小看天下人,也不要小看任何民族,哪怕再不善战的种族,也会有高手?!比宓碌愕阃?,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色,“不够这样也才有意思,有了这样的敌人,这场战争注定不会寂寞?!?br />
    “可要是我们其他人碰到这样的对手,那就糟糕了?!蹦裂┛擅挥腥宓履侵终疽?,她所考虑的是,战争的全局。

    赛义德也冷静了下来,慎重道:“的确,有这样的对手固然可喜,但也要时刻提防,马上以我的名义通知每一个狙击手,将今天的情况告知每一个人,必须提高警觉度?!?br />
    “我明白了?!蹦裂┑愕阃?,赛义德是每一个狙击手心目中的崇高存在,他的话对每一个狙击手来说,比军令更有说服力。

    就在此时,赛义德的耳麦中传来了战区总部的呼叫:“鹰巢呼叫鹰眼,听到请回答?!?br />
    “鹰眼收到,鹰巢请讲?!比宓铝⒓椿氐?。

    “鹰巢通知鹰眼,马上放下手上所有工作,第一时间返回,直升机已经前去接应?!?br />
    “鹰眼明白?!比宓禄赝旰?,马上对牧雪说道:“拿上所有的装备,我们暂时回去?!?br />
    “回去做什么?”牧雪疑惑道。

    “不清楚,应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br />
    ……

    很快,乘坐直升机的两人便回到了位于岘港北部郊外的战区指挥部,等他们下飞机,霍夫曼德已经等待在?;号员?。

    牧雪带着装备回到自己的帐篷,而赛义德则是跟着霍夫曼德上车。

    车上,霍夫曼德十分严肃的说道:“如此急忙召集你过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br />
    “我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赛义德道。

    “三天后,指挥官会公开进入越南,第一天会在河内接见越南政府高层,稳定双方盟友的关系。第二天会前往海军慰问海军官兵,第三天会来岘港前线,慰问前线的战士?!?/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