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705章 岘港前线
    战线上,在李岚即将到来的这几天,从岘港到升平郡,其战斗强度每天都在翻倍式的增强。

    这不是来至战区司令部的命令,而是每一个红警士兵主动打出的节奏。

    在李岚即将到来的消息传遍战区时,所有的士兵似乎都疯了,就连那些跟随在进攻线上搜寻敌人的军犬,似乎也都注射了兴奋剂一般,一双双眼睛无比的狂热。

    狂暴似的十几万部队,导致的直接结果是越南人民军遭遇了最为难过的三天,无论是升平郡的战场还是岘港,每一次的进攻都无比的疯狂。

    三天的时间,岘港直接沦陷了三个郡,仅有的两郡还是因为收缩兵力,才得以扛得住疯狂的进攻。而升平郡内的援军,也丧失了对大半个郡的掌控。

    南方驰援而来的援军,也被政府军死死的抵挡在升平郡以南,整整一天的时间,寸步难行。

    不过,面对嗷嗷叫的敌人,人民军的抵抗也是异常的坚决,除了那一声声坚决抵抗的死命令外,更多也是因为他们此刻面临的困兽之斗。

    对于这些越南人民军来说,他们已经一点退路和余地都没有了。应该来说,越南人民军国防部那声坚决抵抗,是唯一切合实际的命令了。如果不是这一声命令,也许岘港和升平郡早已经沦陷,整个越南中部地区的战斗,也几乎可以告一段落了。

    今天是李岚抵达越南的第二天,也在今天,李岚将会前往岘港前线视察部队,这让原本已经士气爆棚的红警兵团,战意再一次有了明显的提升。用士兵的念头来说,十分的简单,将这场战斗的胜利当成对信仰的最好回报。

    而对于越南人民军来说,李岚的到来,对于守住岘港的意义也变得更加的巨大。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场政治秀,越南人民军必须用实力让全世界和那些支持他们的国家看到,越南人民军还是很有战斗力的。

    可是要想守住岘港,最关键的地方就是升平郡,而升平郡最关键的还是后续的援军,只要援军能够打开一个缺口,那升平郡的战事就可以决解了。到时候岘港也能够得到新生力量的支援。

    到时候鹿死谁手才算两说??墒?,这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地方,援军必须及时救活整个战局。

    索马里和越南政府军的联合指挥部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北方大量的兵团也正朝着升平郡南部驰援,据守南部前往中部的所有通道。

    这是一场规模巨大的兵团会战,双方都在争分夺秒。卯足劲就看谁坚持不住。同时,红警兵团也承担着全歼升平郡和岘港所有敌人的任务。

    只要岘港和升平郡的敌人彻底被消灭,那人民军的援军继续北上就毫无意义,中部地区的战斗也可以宣布落下帷幕。自然而然,人民军设想的结果也将只是一个美丽的泡影。

    此刻的岘港前线中,以第一重装师和第二重装师组成的攻击主力,已经从两面夹击剩余的岘港西部两个郡。正中间方向,由海军陆战队第一师负责组织进攻,两个独立机步旅则在西部山区待命,准备随时扑上去摘玉米棒子。

    这是岘港战争爆发之后,红警兵团首次对一个目标同时出动超过五万以上的部队,而岘港整下的两个郡内的守军,也有八九万之巨,这些抵抗力量聚集在一个差不多六百平方公里左右的城市和乡镇的废墟中。

    巷战和游击战的结合战术。这是越南第五军区采取最后地方战术,整整九万人,全部散开,在废墟中和红警兵团的士兵,进行游击战和巷战。不需要协同指挥,以连排为单位,在最后防守阵地上。各自为战。

    第一重装师的师部,少将师长庄志奋此刻已经将师指挥部送到了距离前线不过五公里的地方,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距离,并且他也没有丝毫掩饰自己指挥部的位置。几乎是在告诉每一个敌人。索马里第一重装师指挥部就在这里,有种就过来??!

    拿自己当诱饵,就算是在红警兵团的指挥系统中,也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做,而庄志奋就算是一个。

    连续几天的战斗下来,第一重装师其实已经是十分的疲惫了,可是现在的敌人也十分疲惫,战斗还在继续,也不容许他们休息。同样是疲惫的双方,考验的是谁能够坚持下去。

    “询问下前线部队,有没有找到敌人的主力,这样乱打一通,效率太慢了?!闭蕉房际鲂∈惫チ?,庄志奋十分不满意前线的战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询问了,而回答也是千篇一律。

    “报告师长,前线部队刚刚抓了几个舌头,结果还是一样,越南猴子已经把部队全部打散,他们也不知道周围有什么主力部队,全部都在和我们躲猫猫?!?br />
    “这群不务正业的猴子,干脆都叫老鼠好了……”满嘴跑火车之后,庄志奋的心情也多少平复了一点,他在红警兵团体系中,是一个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将领,在师级指挥体系中算是最老资格的人。几乎经历了李岚发家以来的每一次大战斗。

    无论是世界一流的军队,还是那些不入流的地区武装,他都交手过??晌蘼凼悄胙故降目斓墩堵衣?,还是势均力敌的持久战,都没有过如此让他恼火的时候。

    越南军队看似装备一般,但是绝对比任何军队还难缠,最让他讨厌的是,明明自己的拳头握紧,却没有发力的地方。

    “马上派出所有的军犬和恐怖机器人,既然他们想要玩老战术,那老子奉陪到底?!弊痉芊⑿怪?,一把抓起旁边的通话器,将自己的命令传达下去。

    下完命令后,他似乎还很不爽,再一次抓起话筒,道:“以我的命令通知后勤部,调集五辆自爆卡车到前线,老子要震死那些鼹鼠?!?br />
    数天的战斗下来,红警兵团的士兵也相当熟悉了这种战术,要是正常情况,庄志奋会很乐意和他们玩一玩,现在他根本没有那种心情,根据后方指挥部的信息通报,李岚已经在一个小时前抵达战区指挥部,他可不想带着一肚子火去面见李岚。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咻”一声刺耳的尖啸从头顶上划过,随之便是一声巨大的爆炸,一团火光在距离师指挥部不远之处腾起。掀起的泥土飞散而起,连带着那浓浓弥散而开的火药颗粒的味道从指挥车的空气通道传进来。

    “嘿,我这暴脾气,哪来的炮弹?”庄志奋几乎是本能的蹲下后,便立即对着其他正在同样躲避状态中的部下问道。

    “听着动静,最少是一百毫米口径的榴弹炮,炮弹声短而急促,距离我们很近,这是明显冲着指挥部来的?!钡谝恢刈笆Ω笔Τで窳致钠鹕?,抖了抖身上根本没有的灰尘,出声道。

    一旁,不需要命令,师部的炮兵协同官和空军协同官已经开始呼叫炮兵反击和航空支援。

    钱振林走到庄志奋的身旁,露出了一嘴洁白的牙齿,“谁叫我们的师长如此光明正大,那些越南猴子再不来点狠的,就是不务正业了。只不过这个准头确实不怎么样,唯一可以赞扬的是,能够在我们如此密集的轰炸中,还有隐藏的炮兵阵地,这也算是越南人难得的本事,一般人还真的学不会?!?br />
    “哼!”庄志奋冷哼了一声:“这些孙子,的确是有几分的本事和能耐,可是我们的空军和炮兵到底是在干什么吃的,天空中到处都是我们的炮兵无人机,居然让敌人有开炮的机会,空军也是一样,天上不止一架侦察机在巡逻,为什么没有率先发现这一情况?!?br />
    听着庄志奋那阴阳怪气的话语,正在急切呼叫着炮火和空军支援的炮兵协调官和前进航空协调官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就连呼叫支援的嗓门也大了几分,甚至还带有那么几分火药味。

    很快,天空中便传来一阵滚雷样的低鸣,那是大口径火箭炮弹从头顶上划破时留下的破帛之声,这是由第一重装师直属炮兵旅倾泻下来的死亡钢雨。远处的城市废墟又一次在笼罩在浓烟烈火之中。一团又一团的烟柱从那片灰蒙蒙之间腾起,渐渐耸立在天地之间。

    炮火的硝烟还未散去,天空中四架挂满航弹的入侵者战机嘶吼着从天空中掠过,向着那一片浓烟烈火的废墟上空。

    沉闷的巨响从远处传出,呼啸的炮弹声下,那是战机投下航空炸弹带来的动静,地面上,新的炮击也在上演,重装师直属炮兵旅的155毫米自行榴弹炮,正用自己的怒吼发泄指挥部差点遭到攻击的仇恨。

    “一群败家子,这样的炮击,老鼠都要死上好几遍?!敝富映的?,庄志奋挥舞着手臂说道:“不过,我喜欢?!?br />
    面对如此师长,指挥部内每一个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ps:今天是华丽的生日,也为了庆祝下眼睛的康复,所以……,今天暂时一更,明天爆发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