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四更完毕,新一个礼拜即将到来,华丽诚心向大家求张推荐票和月票?!陡伦羁煨∷低荆篽ttp://》

    ——————

    蜈蚣出手了,在捕抓到李岚身影的那一刻,顺利扣动了扳机,枪声传出老远。不过,蜈蚣他没有转移位置,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被他锁定的身影。

    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经到了,哪怕现在转移位置也是一样,既然都是死,他宁愿看到目标在自己的眼中死去。

    对于这一枪他无比的自信,两千四百米的距离,风速湿度,都在他的脑海中,没有丝毫的偏差,他也很久没有在这样的距离下,打出如此自信的一枪。

    然而,让他寻找那倒下的身影后,却发现自己刚刚瞄准的目标,却没有倒地。

    在他眼中,这一枪命名对准了李岚的脑袋,却在扣动扳机的那一刻,李岚直接单膝蹲了下来,子弹就这么擦着李岚的头顶飞了过去。

    以此同时,蜈蚣的瞳孔瞬间紧缩,单膝蹲下的李岚手上那把狙击步枪正好依靠在弯曲的膝盖上,枪口同时也对准了他所在的方向,眼睛已经出现在瞄准镜的前面,手指轻轻的扣动扳机。

    直到子弹穿透蜈蚣的脑袋,蜈蚣这才看到李岚嘴角露出的笑意。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正如他一次次告诉自己的那样,当直觉出现错误,就是自己的死期。这一次,他没有任何机会了,当意识彻底消散,他的脸色呈现了一种莫名的解脱。

    蜈蚣死了,一个在越南和世界特种兵界有名的高手,就这样死在了家乡的丛林中,也是第一个死在李岚狙击步枪下的狙击战术大师级人物。

    不过,蜈蚣死了,但是事情却远远还没有结束。

    另外两个同样隐藏的狙击手,在蜈蚣出手的瞬间也顺着枪声找到了李岚。而他们也目睹了李岚干掉蜈蚣的瞬间。两人也是经验丰富的狙击手,毫不犹豫的瞄准了正在射击中的李岚,只不过当他们露出杀机,却没有机会扣动扳机。

    蜈蚣和李岚之间瞬间的较量,可不单单引起他们两人的注意,也引起每一个狙击手的注意,在他们杀机一露。赛义德和娜塔莎也都出手了。

    两颗子弹果断的穿过他们的瞄准镜,随便也穿过他们的脑袋,掀开的头盖骨带起了伪装网和大片的枯叶。

    “确认干掉?!?br />
    “确认干掉?!?br />
    赛义德和娜塔莎同时出声道。

    此时的营地中,因为枪声的关系,晚会的气氛彻底被破坏,李岚的身边也快速出现了大量的警卫。他们将李岚紧紧的围在中间。巡逻的部队也立即朝着枪声的位置包围过去。

    当这一切都落下帷幕之后,整整十一具尸体都被找了出来,那些敏感的记者,也都聚集了过来。

    此时的李岚,那把狙击步枪早已经让士兵拿会军械库,在确认周围彻底完全了之后,他的身影在警卫的包围下。来到这些尸体面前。

    不过,在他过来之后,看到了很不和谐的一幕,那些匆匆过来的记者,有些正在一旁呕吐着,刚刚吃下了东西,在看到尸体脑袋上被掀开的头皮露出的红白一片,根本没有忍住。

    “已经确认了。十一个狙击手,全部被干掉?!比宓乱丫严铝艘簧淼募?,和娜塔莎一样,狙击步枪也都收了起来。

    “这些人看样子潜伏了不少时间了,而我们的战士,却没有任何发现,看来我们的防御工作?;故怯泻艽蟮穆┒??!蹦人成簧频乃档?。

    刚刚走过来的霍夫曼德,在听到娜塔莎的话后,脸上瞬间变得十分的难看,怒声道:“把担任司令部防御工作的这人主官撤了。直接送上军事法庭?!?br />
    就算没有娜塔莎这句话,霍夫曼德也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防御负责人,幸好今晚这些潜伏靠近的狙击手没有造成伤亡,更主要的是没有伤到李岚,否则他就算是死,也难辞其咎。心中自然更是后怕不已。

    “没有必要?!崩钺鞍诎谑肿柚沽嘶舴蚵碌拿?,他很清楚,这些潜伏进来的狙击手,并不能责怪防御的责任人,不管是是谁担任防御主官,也无法防御这种渗透。

    “可是……”霍夫曼德似乎没有想要放过自己部下的意思。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记过就行,没有必要上军事法庭?!?br />
    听到李岚的话,霍夫曼德也只能点头,道:“我明白了?!?br />
    “诸位将士,这只不过是一个插曲,这里也算是前线,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们不应该为了这个插曲,而影响到我们的兴致,大家还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崩钺耙换邮?,周围聚集过来的士兵这才逐渐散去,至于那些记者也自然识趣的离开了。

    很快,这里也安静了下来。

    赛义德站在尸体前,一一看过去,最后停留在蜈蚣尸体的面前,慢慢的蹲了下来,将蜈蚣那死不瞑目的眼睛用手合上。

    “认识?”李岚走上前,问道。

    “交过手,他就是我说的那个从我手上溜走的家伙?!比宓乱∫⊥?,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一个高手,如果不是因为阵营的关系,我相信我们之间会有很多共同语言。只是很可惜,接到这种必死的任务,一个高手就这么完蛋了?!?br />
    “会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只要还在这一行混,那是迟早的事情?!崩钺暗?。

    “是??!我们还算好,会帮他们收尸,也不知道哪一天,我的尸体有没有人帮忙收一下?!比宓赂锌?。

    “想什么呢!”娜塔莎走过来,毫不客气的在赛义德的身上踹一脚,骂道:“真是晦气!”

    一旁的牧雪看到一脸狗吃屎的赛义德,脸上充满了笑意。

    “这是怎么回事,赛义德这小子又欠揍了?!本驮诖耸?,赛义德的身后传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

    “战狼,别捣蛋,好不容易积累了下惺惺相惜之情,都被你小子破坏了?!比宓铝⒓雌鹕?,连头都没有回,就反驳了一句。

    “见过指挥官和娜塔莎将军?!闭嚼窍蚶钺昂湍人蠢裰?,便指着地上的尸体对赛义德问道:“怎么回事?”

    “这些家伙想要刺杀指挥官,都被料理了而已?!比宓乱涣澄匏降乃档?。

    听到两人的对话,李岚摇摇头,制止了正要继续说话的战狼,说道:“别在这里说了,到那边吃点东西,正好我也有事情交代你?!?br />
    “是?!?br />
    众人来到篝火旁,营地内的庆祝气氛,并没有因为之前的插曲而影响到士兵们的性质,这个插曲反而成为他们的谈资,特别是那几个看到李岚躲过狙击子弹,并且完美反击的警卫,更是成为众人的中心。

    李岚身上的一切,都是这些士兵最感兴趣的东西,更别说是一次和敌人狙击手的较量,这在李岚的形象中,完全就是首次。除去他们当初听那些动员兵说起李岚在战争的表现之后,这是他们第二次听到自己指挥官在战场上的英姿。

    当这些警卫说到仿佛亲身经历般说到最关键的时刻,周围的目光仿佛要将他们吞噬了一般,特别是那些女性士兵,听完之后,看向李岚的目光更加的炽热了。

    “指挥官,夫人晚上不在,小心晚上有人钻被窝哦?!本妥?,娜塔莎伏在李岚的耳旁口吐如兰道:“你看看周围那些小妮子,一个个可都恨不得投怀送抱哦?!?br />
    “那我可是相当期待?!崩钺暗愕阃?,一脸的期待之色。

    “哼!”娜塔莎哼了一声,道:“夫人不在,我有责任监督您的私生活,就别做春梦了,我看谁敢乱来?!?br />
    “哦……”一声哦被李岚故意拉得长长的,道:“放心吧!除了你,我不会乱来的?!?br />
    “这还差不多,那要不要晚上奴家给你暖被窝?!蹦人忌乙煌?,在李岚的耳旁吹气道。

    李岚轻轻一笑,随即脸色一正,并没有回答娜塔莎如此诱惑的话题,而是对旁边的战狼说道:“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你就返回国内,继续接手雇佣兵公司,最近会有大动作?!?br />
    “是!”战狼点头领命之后,问道:“是什么大动作?”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回去后,挑选出一个精锐的小队,随时候命?!崩钺暗?。

    “明白?!闭饣卣嚼潜丈狭怂祷暗淖彀?。

    这时候赛义德出声道:“指挥官,那我呢?”

    “你自然也有你的任务,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想让你到西贡一趟,带上你的小队,任务目标很简单,尽情的搞破坏,闹得越大越好?!崩钺把鄞被?。

    赛义德嘴角一翘,拍着胸脯道:“请指挥官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一定闹他个天翻地覆?!?br />
    李岚微微一笑,拍了拍赛义德的肩膀,道:“注意自己的安全,别真的淹死在西贡,小心强中自有强中手?!?br />
    赛义德脸色一正,严肃的点点头。

    ……

    篝火晚会,直到月上中空这才散去,今天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很新鲜的一天,可对于这些战士来说,只不过是战争中回忆的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