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岚的话并非无的放矢,加入世贸组织也不是一点门槛都没有,谁想要加入就可以加入的。

    一国或地区要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必须经过提出申请、贸易体制的审议、双边谈判、完成加入条件。

    申请之后,有一段长时间的审核,审核通过之后,还要和每一个成员方进行单方面的谈判,无非就是双方进行贸易之前,谈成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贸易方案,在固定的关税下,顺利达成贸易国的协议。

    完成加入条件。当工作组完成了对申请者贸易体制的审议、并且双边谈判结束后,工作组便可以进入最终完成加入条件阶段。在这一阶段,工作组将审议贸易体制的结果和双边谈判达成的协议列在工作组报告中、加入议定书以及减让表中。

    将工作组报告、加入议定书和减让表组成的最后一揽子文件提交世界贸易总理事会或部长级会议审议。如果世界贸易组织成员方的三分之二多数投票同意,申请者即可签署议定书,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成为正式的成员方。

    加入世贸不会在一夜间带来灾难,也不会在一夜间带来繁荣。加入世贸后,索马里市场不会全面立即开放,索马里经济不会因此变成纯自由的市场经济,国内商品也不会出现价格与国际全面接轨、外国产品长驱直入的现象。

    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走了整整十八年,这如同马拉松一般的十八年。在李岚看来,或许就是将来索马里要走的十八年。在这个利益纠葛的世界,任何的举动都会被人深入的考虑。被人细细的琢磨。

    特别是对于索马里这样的国家,一个有点军事实力的贫穷国家,全世界对其的警惕心,一点可都不比俄罗斯小。毕竟世贸组织是一个没有任何类似的民主机构。

    wto秘密运作,没有义务向成员国或他者解释其行动,wto的国家代表多是贸易律师,往往会因为企业需要而为之打通关,而该组织也秉持对市场的信仰,往往向企业利益倾斜。常让地方环境法与劳工法受挫、无以伸张。

    一些国家对于在wto框架下的不公机制表示不满,如在数国组成的小团体内讨论而达到协议,往往压缩其他比较“不重要”的国家的权益等等,而在此体制下,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也较没有足够力量反对一些决议。

    同时,这个组织也处处充满了偏见,很多非洲成员方几乎都被排斥在组织的边缘,任何组织的决议,几乎不需要过问那些小国和贫穷国家的意见。

    可是索马里就不同了。好说歹说,今天的索马里也不是当初的索马里,李岚更不是那种可以随意任人摆布的人。一旦索马里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到时候必然有一言之地。想要撇开索马里单独开黑,李岚也不可能会答应。

    所以,索马里想要顺利的加入世贸??刹皇羌虻サ纳昵刖涂梢酝ü?。成员方越多,带来的复杂性就越大。

    “我们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目前还只是在做准备,如果无法迟迟加入。我相信对我们的经济也不会造成损害?!狈ɡ盏?。

    “能够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加入wto的事情,不需要过于上心,但也不能放任不管,一切顺其自然?!崩钺暗?。

    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同时道:“我们明白了?!?br />
    “还有事情吗?”李岚问道。

    两人同时摇摇头,正要起身告退,只不过还没有等他们的身子一动,李岚就开口道:“快中午了,留下来吃饭,下午还有一个军事会议,虽然和政府部门没有关系,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两个参加?!?br />
    “这不太好吧!”穆罕穆迪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难道身居高位,就必须深藏以前的友谊,大家再一起吃饭不应该吗?也好久没有再一次吃饭聊天了,挺怀念当初的日子,简单但温馨?!崩钺懊寤车?。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狈ɡ蘸湍潞蹦碌狭成贤甭冻隽宋⑿?,兴致勃勃道。

    李岚见状,也是开怀一笑。

    中午,林美琪已经准备了丰富了午餐,原本是五个人的午餐,由于法拉赫和穆罕穆迪的加入,也多了几分的热闹,就连李岚都小喝了半杯。

    午饭之后,他们两人又陪着李岚聊了半个小时,直到下午一点,军事会议准时召开,他们才同时走进二层的军事会议大厅。

    此刻的会议大厅内,来至国防部和参谋总部的各级将领尽数到场,会议大厅正面墙壁上,一面巨大的地图也呈现在每一个人的面前,这是一面胡志明市的三维立体地图,上面精细到每一个街道和小巷,就连上面此刻的人流和车流,都清晰的呈现在地图上。

    里面的将领们看到法拉赫和穆罕穆迪跟在李岚的身后进来,虽然有些好奇这两个大佬过来做什么,只不过并没有人开口,一个个把这种疑惑放在心底。

    “会议开始?!比嗽倍嫉狡牒?,会议室大门全部关上后,凌梁起身宣布会议正式开始后,继续说道:“首先我介绍下上一阶段战略的成果,从我们派出远征军到越南至今,已经过去了五个月,期间经历过东南亚连绵暴雨,虽说对于我们整体战略进程有很大的影响,但在前线战士的努力下,客服种种外界因素带来的困难,一步步完成了参谋总部制定的战略大纲。对于这一点,前线的战士功劳甚大。

    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第二阶段的战略,顺利决解了越南中部的战事,又和柬埔寨的军队达成协议,防止南方游击队通过柬埔寨境内渗透到我们后方。在第三阶段战略展开之前的这段时间。部队除了休整之外,也会进一步对在我后方活动的游击队进行全方位的围剿。

    今天的会议。是对第三阶段的战略进行全方位的商讨,完善可能存在的不足。当这一战略最终确定,我们将针对战略的内容,进行部署下阶段的战斗。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够畅所欲言,大胆发表建议?!?br />
    简单的总结,干练的开头,凌梁已经打开了这场会议的话匣子。

    李岚也没有保持沉默,顺着凌梁的话继续道:“之前凌将军的话,是对前线战士们的肯定。我想说的是,前线战士很幸苦也很努力,你们虽然深处本土,没有接触到真正的危险,但是你们的努力我也看得到,五个月来的战果,也有你们一份功劳。如果没有大家的付出,前线的战士也享受不到全方位的情报和各种信息帮助,战争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是一个团体,功劳也不是一个人,而是集体的荣誉。

    当然,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保持这种热情。战争需要士兵,士兵需要你们,答应我。能不能做到?”

    李岚的话音一落,会议室内的每一个人都立即站起来。同时高喊:“能、能……”

    “很好,都坐下?!崩钺把沽搜顾?。示意都坐下后,继续说道:“第一阶段的战略,是为了我们的部队能够在越南打开局面。第二阶段的战略是为了保证我们有一个安全的后方,也打出属于我们的战斗节奏。这两个战略,都完美达到了。我很满意。

    而第三阶段的战略,也是我们最后一个战略,那就是绝杀。外军在嘲笑我们只会步步为营,说我们是用现代化的部队打出二战时期的阵地战,笑我们不会运用现代军事战术,完全就是在浪费如此优秀的军队。

    面对外人的嘲笑,我相信你们的心情和我是一样的,不屑一顾。不过,我们是可以一笑置之,因为他们根本不懂我们。但是对于一支军队形象,却是不小的打击。现在,我们的机会来了,越南战争第三阶段的战略,就是挽回这种形象,给外人一个狠狠的回击。

    所以,这一关键性战略,我不希望看到失败,从我们建立起第一支部队以来,我们也没有失败过。现在、未来也都不能失败。明白了吗?”

    “明白?!?br />
    “很好,多的话我也不多说,现在开始进行第三阶段战略的详细讨论?!崩钺暗?。

    李岚话音一落,谭雅便站了起来,走到那面巨大的地图前,拿起指挥棒,缩小地图的比例,直到将整个越南南部的地区全部都显示出来,她这才开口道:“目前我们看到的区域,就是越南依旧还掌握在敌人手上的区域。这片地区的面积9万平方公里,占据越南国土总面积的四分之一。

    可是在这四分之一的国土面积中,却聚集了敌人超过一百万的军队,如今的敌人,把这一百万军队中的近半,都聚集在金兰湾周围,那里是敌我双方军事的对峙区域。我远征军的大部队和友军的大部队,也都聚集在这个地方。

    现在,说完敌我态势,我来说说第三阶段的战略,这一阶段战略的代号——绝杀。也就是说我们将在这个战略计划内,完成对敌人的绝杀,彻底结束越南战争。

    而这一步的战略,我们将彻底绕过金兰湾,不和敌人集结的重兵进行任何接触,直接扑向西贡,在这一阶段中,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将是战略的主力?!?br />
    第三阶段的战略,因为保密性,这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而谭雅的话,也让很多人难以理解。

    “请问将军,敌人从金兰湾到西部和柬埔寨交界处,都集结了大量的重兵,分成了数个梯次,不再与我们进行一城一市的争夺战,而是采取了优势兵力全线作战的战法,在这样的条件下,就算我们的海军陆战队在西贡登陆成功,对方后续梯队也可以立即进行回防,甚至在我们的海军陆战队还未登陆成功,敌人的援军就会进入西贡,到时候我们的海军陆战队不是成为了孤军?!币幻易挪文弊懿勘壅碌淖冀鹕硌实?。

    “你说得没有错,所以,海军陆战队必须得到陆军的帮助,我们的陆军必须绕过敌人重兵集结的金兰湾一线,出其不意的进入到西贡周围?!碧费诺?。

    “虽然我还不清楚用什么办法绕过敌人的重兵,但我这里还是有另外一个问题。一旦我们的陆军主力出现在西贡,那金兰湾一线的敌人必然会全线反扑,到时候我们二十万的主力部队,就要面对敌人百万大军的四面合围,届时,就算我们胜利了,部队也必然是损失巨大?!闭馕蛔冀僖淮纬錾?。

    “确实,不过你也别忘记,在我们的身后还有数十万的友军,并且是装备更加精良的友军。我们第三阶段战略的核心,还需要友军的帮助。他们的目的,就是在战略一开始,就对金兰湾发动攻击,尽可能的拖住敌人的大部分兵力。另外,我们的主力,将进入柬埔寨,借道绕过敌人的重兵区,完成对西贡的进攻?!碧费疟咚当哂弥富影艚稣铰缘南呗分赋隼?,简单介绍了下战略的几个关键点后,她便问道:“现在谁还有问题?”

    “从金兰湾到西贡,只有三百公里的距离,就算我们的部队顺利的接到柬埔寨,对西贡展开攻击,但是我们无法在敌人的大规模援军到来之前,完成对西贡的占领?!碧费诺幕耙舾崭章湎?,一个上校起身说道:“而且根据有效的情报,西贡当局为了避免重蹈岘港的覆辙,他们严禁西贡的百姓大规模的离开城市,甚至每一个敌人的城市,都有大量的平民掺杂在敌人的军队中。

    而为了贯彻游击战战术,越南人民军当局甚至还决定,将军队和平民混居,并且将武器发放给平民,在城市中武装起相当数量的城市游击民兵。目的十分的简单,就是让我们轰炸起来,多了几分的顾虑,使得地面战争爆发后,他们有更多的生存着的反抗力量。避免了我们再一次使用大规模杀伤武器,对城市进行彻底的破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