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719章 斩首阮晋勇
    西贡郊外,在群山包围之中,四个如同幽灵一般的人影在丛林中快速的穿梭,这四人无一例外,身上都裹满了伪装,更加奇异的是,四人走过的地方,只留下了一个人的脚印,这四人的步子完全一致,脚印相叠看不出任何差别。

    无线电静默,嘴巴也都咬着子弹,行走间尽可能的不发出任何声响。

    他们已经保持这样的状态在这片丛林中走了整整两天,期间除了简单的休息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赶路,直接从柬埔寨境内直扑这里。一路上,没有代步的工具,完全依靠两只脚行走了几十公里的山路。

    期间路过人民军的多个营地,也经过了对方数个检查站,他们都没有任何停留,无论这一路上有多么的吸引人。

    能够让他们如此执着的目标,在越南也只有一个,除去阮晋勇之外,也没有什么高价值的目标了。

    又是连续长达五个小时的山地急行军,领队之人终于停下了脚步,慢慢的竖起了拳头。

    “休息,警戒?!?br />
    简单的四个字,让后面的三个人仿佛放下了千钧重担,隐藏在吉利服下的双唇,皆都如释重担般的松了一口气。

    很快,四个人就安静的寻找休息的地方,压缩饼干和巧克力,是他们补充热量和体力的好东西,好在后勤部也千方百计把压缩饼干的味道尽可能的提高,并且提供各种口味,否则天天吃这个?;拐娴娜萌耸懿涣?。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休息了,目标就在我们现在所处位置东南十五公里处。我们的任务就是潜伏到目标的别墅两千米以内,一旦确定目标就在我们别墅中。海军酒会发射超音速巡航导弹进行打击,而我们就是确保目标死亡,必要时也需要我们补刀?!绷於又苏饺宓?,此刻他的脸上花花绿绿,神情无比的严肃。

    这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他们的目标阮晋勇也不是一个普通目标,一个怕死之人,自然会千方百计保证自己的安危,根据情报部门送来的情报??梢匀范ㄈ罱戮驮谒乔巴谋鹗?。

    但是这个别墅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近的,周围十公里之内各种防御手段密密麻麻,任何的风吹草动,阮晋勇必然会立即转移,到时候再想要找到他的踪迹,那可就真的难了。

    所以,他们这一次的行动,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为了确保完成这一次的任务,他只带了三个人。除了搭档牧雪之外,剩下的一组人是他最欣赏的狙击小组。这次的任务,虽然攻击主力是海军发射的超音速巡航导弹,但是为了确保阮晋勇必死。他们必须要时也要出手,直接干掉目标。

    作为领队的赛义德自然也是一号狙击手,所以他的责任十分重大。

    现在。摆在他们眼前的问题是,如何走接下来的十公里。潜伏到别墅边上最佳的狙击点。

    “任务目标大家都知道了,接下来我们就要分开。潜伏在计划中的位置?!比宓卤咚当叽蚩赝?,在地图上已经标识出两条交叉的直线,直线的出发点是别墅两边十点和十二点的位置,两条直线分别长两千三百米和两千米,交叉点就是别墅所处的位置。

    “我负责一号点,你们负责二号点,形成交叉狙击视野,记住,我们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出手之后,不管有没有成功完成任务,都必须撤退到集合点,到时候会有人接应?!比宓露V龅?。

    两个看不到模样的男子同时点点头。

    “出发?!?br />
    很快,四个人便分成了两组,朝着各自的狙击点前进。

    赛义德和牧雪两人背靠背警惕前进,赛义德手上自然是他那把狙击步枪,而牧雪手上是一把微声冲锋枪,只不过在冲锋枪上,多了一个激光定位器,一旦海军发射超音速巡航导弹,为了确保准确命中目标,到时候牧雪还需要为导弹指引目标的位置。

    两人尽可能地压低走路的声音,每一次的落脚也都是小心翼翼。两天六七十公里走下来,真正关键的这十公里,他们不能出错。

    背靠背的两人,走的速度并不快,神经更是时刻处于紧绷状态,武器的保险早就开着,手指就徘徊在扳机上,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关注许久。

    而赛义德的那把狙击步枪的枪口上,也罕见的装上了消音器。消音器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东西,除非是很有必要,否则没有任何狙击手愿意装上消声器。因为出膛后的子弹与消声器之间的摩擦,会影响到弹道,增加射击失败的概率。

    特别是对于远距离拒绝,经过消声器之后的狙击子弹,跑到八百米之外,就会偏得很厉害。更别说是一千五百米之外的狙击了,消音器的存在,可以让任何一个狙击手,无法百分百把握自己射出去的子弹。

    哪怕是赛义德也是如此,只不过他现在没得选择,在这片丛林中,到处都有可能出现敌人的暗哨,或者就在他们的前面,就隐藏着敌人的狙击手。

    为了避免枪声的出现,消音器那是不用不行。

    一个小时之后,两人才走了不到三公里,而到了这里,他们就要和保卫别墅的巡逻队玩躲猫猫了。这也严重迟缓了两人的速度。

    又是一队巡逻队从他们身边经过,利用枯叶隐身的两人再一次起身,这一次走了不到一百米,赛义德再一次停下了脚步。

    在他脚底下,一条如同蜘蛛丝大小的细线悬挂在枯叶上差不多十公分的地方,如果不是超常的眼力,根本无法发现细小到几乎透明的丝线。

    对着后面做出了一个地雷的手势之后。牧雪马上蹲下来警戒,赛义德则是顺着丝线。小心的蹲下来,就在的一步之外。一颗茂密的杂草下面,在枯叶掩盖下,丝线捆绑着一颗反步兵地雷的保险,并且这个反步兵地雷的保险已经被拔出了大半,只需要轻轻一动,保险就会立即脱落,到时候周围数米之内,站立的人将会死得很难看。

    赛义德小心的从战术背包中拿出一个小钳子,拉住丝线的另一边。将丝线剪短之后,便小心的将反步兵地雷的保险插紧。

    忙完这些之后,他这才做出了一个安全的手势,两人继续上路。

    接下来,短短的一公里,他们就处理掉了最少十五处地雷陷阱,而且这还是在他们走直线的境况下,可想而知在这片丛林中,他们没有走过的地方。到底隐藏着多少危险。

    好在接下来,他们发现的地雷数量正在快速的减少,可是新的威胁很快就来了。反狙击手的最好手段就是狙击手,而且狙击手也是反渗透最直接的手段。

    他们距离别墅足有不到五公里了??墒窃谡馕骞镏?,才是真正的考验。

    很快,他们就遇到了第一个麻烦。直觉让他们停下了脚步,可是对方防御的狙击手隐藏很深。周围还有巡逻队员,让他们有些难以前进。

    “周围安全。我们在对方的视线之外。注意寻找八百米内的可疑点,优先寻找最有可能埋伏的地方,树冠和草丛?!币诖笫逯蟮牧饺?,赛义德小声的吩咐道。

    手持红外望远镜的牧雪小心的露出双眼,并且小心的调转方向,寻找任何可疑的红外特征。

    “一点钟方向,五百米外,目标一个。第二个目标十二点方向,三百七十米外,目标一人?!辈桓菏姑?,牧雪很快就寻找到了危险的来源。

    “优先级?”通过狙击步枪的望远镜,赛义德很快就早到了牧雪指出的目标。一个隐藏在茂密的草丛中,一个则是隐藏在大树下,一堆看起来十分正常的枯叶。

    “只能一起干掉,他们双方看得到对方?!蹦裂┍咚当呓宸媲贡鸬缴砗?,将身后背着的88狙拿出来,和赛义德手上的狙击步枪一样,这把88狙击步枪上也装着消音器。

    “我负责一点钟方向,十二点钟方向的那个交给你,注意同步,调正呼吸,等待我的命令?!比宓旅挥芯芫?,小心的蹲在数后,露出的枪口对准了五百米外的草丛。

    牧雪微微点头,她趴在树后,利用三脚架枪口对准了三百多米外,和她平行状态的那堆树叶。

    “1、2,射击?!惫刈⒆拍裂┑暮粑?,赛义德也数了一个三,在一样的呼吸节奏下,两人同时扣动扳机。

    无声无息,除了一点火光和硝烟味之外,周围连点风吹草动都没有引起。

    “确认击杀?!币丫簧贤毒档哪裂?,很快就发现在两个地点周围洒出的血迹。

    “小心一点?!比宓挛⑽⒌阃?,两人继续前进,很快就接近到距离他们最近的那个狙击手位置,轻轻的拨开草丛,一个瞪大双眼的糊涂鬼似乎还一脸的难以置信,6毫米的狙击子弹,穿过他的狙击镜,同时也穿过他的眼睛,掀开了后脑一大块头皮,脸上的迷彩早已被血水浸透。

    确认死亡后,赛义德讲一次将这里还原成这个死人之前伪装的样子,两人朝着下一个被击毙的狙击手走去,同样的办法,将血迹和他们到来的痕迹消除后,两人这才放心的继续前进。

    而这最后五公里,两人走了整整两个小时,最终才成功潜伏到计划中的埋伏点,别墅也尽收他们的眼底。

    一路上的艰辛终于成功,两人可没有丝毫大意的念头,一番精心的伪装,直到成功潜伏下来后,他们这才可以暂时松一口气。

    “他们还没有到,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蔽弊巴瓯现?,这才有时间观看周围情况的牧雪,第一时间就把注意力投向了他们的战友。

    而就在她的话刚刚说完,望远镜中,他就看到了两个草堆似的物体缓缓在移动着。目的地正是计划好的二号狙击点。

    “他们已经到了,就比我们慢一点??蠢?。半年的实战下来,大家都有长足的进步?!比宓略扌砹艘痪?。

    “是进步了?!蹦裂└胶土艘痪?。

    “结束无线电静默?!钡榷啪鸦鞯愕牧饺俗急负昧酥?。赛义德便打开了无线电,牧雪也是如此。

    “呼叫猎鹰,猎鹰听到请回答?!?br />
    无线电开启之后,赛义德就立即呼叫另一边的二号狙击小组。

    “猎鹰收到,一号请讲?!?br />
    “保持无线电畅通,开始寻找目标?!比宓碌?。

    “猎鹰收到?!?br />
    无线电很快就沉默了下来,紧接着就是四双紧盯别墅的眼睛,成功的潜伏只是走完万里长征的一半,他们的目的不是潜伏到这里。而是干掉阮晋勇。

    所以,接下来还要千方百计的确认阮晋勇是否在这个别墅中。

    比起树林中的方位,这个别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起眼的,除了门口和四周墙角的警卫之外,并没有特别的防护,可是这在赛义德眼中,却完全不一样。

    这个别墅相当危险,这些外表的警卫,只不过用来迷惑人的。在这个别墅里,最少隐藏着一个连的正规军,那些车库和直升机机库中,停的恐怕也不是普通的家用汽车和民用直升机。

    如果他们暴露了。要是没有海军巡航导弹的掩护,绝对跑不掉,哪怕是娜塔莎过来。想要逃脱也是不容易。

    不过,这些现在都和他们没有关系。四双眼睛集中的地方,不是对方的防护水平。而是找人。这些防御倒是能够体现出一点,那就是这个别墅中,确实有大人物的存在。至于是不是阮晋勇,就要眼见为实了。

    阳台,窗户,落地窗,一层层的找上去,可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好在,他们也不着急,只要阮晋勇在这个别墅内,他们就有机会。

    等待的人总会有好东西,果不其然,一辆匆匆而来的轿车,从轿车下来的人,让他们眼前一亮。

    这人便是阮晋勇的秘书,虽然不是阮晋勇本人,但在这个时候,身为秘书的他,必然会跟在阮晋勇的身边。现在,最少有八成的可能,阮晋勇就在这个别墅内。

    “在没有看到阮晋勇本人的前提下,不要太过于高兴?!比宓绿嵝蚜酥谌艘痪?,目前的情况,想要干掉阮晋勇,还缺乏百分百的把握。哪怕高达八成,也不行。

    没有办法,四个人只能继续等下去,也许真的有惊喜也说不准。

    …………

    别墅内,此刻的阮晋勇和罗伯特,正在为秘书带来的消息也处于极度震惊之中。

    阮晋勇想要跑是不假,但问题是现在要是能够跑掉,他就不会还待在这里了。本来,他是有一条退路,利用和柬埔寨的关系,进行政治避难??墒钦馓趼反永钺胺梦始砥艺?,就立即断绝了。

    柬埔寨甚至宣布不欢迎阮晋勇,只要阮晋勇进入柬埔寨,那柬埔寨方面有义务将其逮捕遣送回国。

    如此一来,陆地上的道路就完全断绝了,剩下就是空海。这就更是没有办法了,索马里两个航母战斗群就在西贡南部的海域游荡,封锁这条数百公里的海岸线,更是轻轻松松的工作。

    任何想要出航的船只,都会被遣送回来,潜艇都没有办法通过航母战斗群的封锁圈,更别说那些水面船只,哪怕是一个舢板也难以浑水摸鱼。

    空中也是如此,如今的越南除了北方几个空中航道允许民用飞机通行之外,其他任何地方,除了越南政府军和索马里空军之外,任何飞行器在不需要警告的前提下,就会被摧毁。

    正在为此烦恼的他,好不容易听到了离开的曙光,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却被一盆冷水直接浇灭。

    罗伯特也是如此,退路他早就准备好了,北约军事观察团上百人,可不是来越南送死的。但要是在这之前,索马里军队就立即包围了西贡,那就什么退路都没有了。

    他可不想在这里为越南人民军陪葬,形式清晰的告诉他,想要离开。就必须在索马里对这里完全包围之前。

    “阮先生,现在已经不是计较的时候。我们必须先保证西贡的安危,否则我们全部要葬身在这里?!甭薏匦闹幸辉偃ê?。这时候已经不是计较那么多的时候,到时候就算真的带阮晋勇离开,他也没得选择了。

    索马里军队居然可以借道柬埔寨,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原以为西贡还有一战之力,现在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与其继续挣扎,还不如想好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那罗伯特先生,您说我该怎么办?”阮晋勇此时也是全无主意,一想到索马里二十万大军很快就要出现在西贡。他的双腿就是一阵打颤?;购?,他没有恐惧到说话不利索的程度。

    “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将你手上大部分的兵力全部都调集到西贡,只要我们能够拖住索马里军队,那还有一半的机会可以离开?!毕衷诘穆薏匾膊蝗ハ胧裁聪乃髀砝锏谋α?,一支规模达到二十万的现代化军队,已经不是越南人民军这些菜鸟武装能够抵挡的。

    之前他还可以嘲笑对方步步为营,将现代战争打成了二战,现在他已经笑不出来。眼中也仿佛看到当初美**队在伊拉克境内。长驱直入巴格达的场面。这和现在,个别没有太大的区别。

    别看人民军苦心经营,可在他的眼中,这和当初伊拉克数十万被美军切割消灭的军队差不了多少。

    罗伯特的话刚刚落下。阮晋勇还没有开口,秘书就先开口了:“恐怕已经很难调回来了,刚刚接到国防部的通报。原先和我们对峙的河内方面六十万部队,已经展开了前线进攻。这时候调集部队回援??峙禄姑挥械轿鞴?,就会前线溃败。到时候情况会更加糟糕?!?br />
    秘书的一席话,让事情的严重性上了一个台阶,不过,罗伯特还不想就这么放弃,继续说道:“那就立即命令西贡周围的部队,立即往西贡靠拢,索马里军队绕过防线,必然是冲着西贡过来了,我们必须现在调集部队,在南北方向加固防御,说不定,现在索马里海军陆战队和伞兵,已经快到我们头上了?!?br />
    “赶快去办?!比罱挛叛?,立即对自己的秘书大声道。

    “等等,”罗伯特叫住了就要离开的秘书,交代道:“在前线我们有五十万部队,但这五十万部队不可能全部在前线,所以,我们最好还可以调集十万部队回来。通知国防部,这尽可能调回十万部队,这十万部队不要直接回西贡,而是沿着和柬埔寨的边界线,绕到索马里军队的后方,给西贡的防御争取时间?!?br />
    罗伯特的话说完后,在阮晋勇点头后,秘书这才应诺道:“我明白了?!?br />
    秘书告退后,阮晋勇便急忙问道:“真的还有机会吗?”

    “不管有没有机会,我们也只能拼一把了,到时候就没有机会,也要制造机会?!甭薏匮劬σ幻械?。

    “我听你的,只要你能够带我离开,我在瑞士银行的存款,有一半是你的?!比罱鹿系?。

    “现在先不说那些,这里不能待了,我们必须离开?!甭薏匾涣车难纤?。

    “为什么?”阮晋勇有些不解。

    “原因很简单,你在这里已经待了三天,我要是索马里方面的指挥官,必然会选择先干掉你,所以,安全起见?!甭薏氐?。

    “我明白了,立即让卫队启程?!?br />
    阮晋勇也是一点就明了,马上就走到大厅,对自己卫队的队长下达转移的命令。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刚刚到大厅,他的身影就被发现了。

    此刻,别墅外。

    “通知海军,确认目标,可以发射导弹?!蓖毒抵?,透过别墅二层大厅的落地窗,赛义德在看到阮晋勇的瞬间,就立即对牧雪开口道。

    “已经成功连线海军,导弹发射确认,两枚v-1xh超音速巡航导弹?!?br />
    “准备激光校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