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脑峰会的开场之后,李岚简单的讲述也正式打开了局面,对于在场的非洲各国来说,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非盟这种算是最高级别的会议,虽然也只是召开了两三界,但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哭穷的模式,非洲仅有几个经济还算可以的国家,一参加这种会议,视线一般都集中在眼前的话筒上,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而李岚一开头,就说到了支援等敏感字眼,也让原本就模式化死气沉沉的会场,变得热闹了起来,不少元首之间也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刚刚发言结束没有多久的塞拉利昂总统科罗马闻言,第一个回应了李岚的发言,“请问索马里李总统,您口中所谓的支持又是什么?”

    一句话就点到了所有人的心坎里,至于李岚所说索马里国内研制专门用以解除安博拉对人体危害药物的情况,被大多数人自动过滤了,毕竟他们更加愿意相信美国的生物医药研究,对于索马里生物医药方面,确实没有什么信心,反倒是直接来的利益更加实际。

    李岚也不恼怒,今天这场首脑峰会,对他来说是一场秀,他只要养好自己设定的剧本,将他的影响力尽可能的辐射出去就够了。

    在非洲想要占有一席之地,首先就是要有钱,其次就是要舍得花钱,因为非洲人除了懒一点,更加看重的只有实际的利益,就好像投资一般,付出了才会有所收获。

    “不管是国际上的支持,还是来至我们非盟内部之间的支持,受到支持的国家更应该尽心尽责,短短几个月,所谓的支持想必你们都比我清楚。当初索马里处于战争状态,无暇分心。作为非洲的一员,本人也一直都在为安博拉疫情无比的担忧,从爆发以来就责成我生物医药研究室,针对安博拉进行专项研究。

    而我所说的支援,其实很简单,针对实际感染者的药物,虽然还在研究中,但是防疫的消毒药水,经过一次次试验,已经可以防御安博拉的扩散。如果出现安博拉疫情的国家允许,我可以立即派遣专业的团队,前往安博拉疫情地区,进行防疫工作。而且在这之前,我也已经让外交部拟定一份支援物资清单,想必过不了多久西非各国就可以收到我外交部的通知?!?br />
    李岚说得很干脆,对于这些西非国家,他也算不上有没有恶意。辐射工兵和生化药剂的出现,李岚就第一时间让人研究过那些解毒药水的特性,结果并没有让他失望。

    所以他才会在这里说这些,否则一个大放厥词的总统,如此名声李岚可承担不起。

    而李岚的话,也让整个会议室内的各国总统,开始认真考虑起李岚话中的含义和真假。

    科罗马反问道:“李总统,真的有效吗?并不是我怀疑,而是从安博拉诞生到现在已经有半个世纪多了,可全世界一直都对此毫无办法。如果索马里真的有能够一次性彻底消灭安博拉的良药,那便是全世界人类的福音?!?br />
    对于这种怀疑,李岚并没有气恼,正常人都会多问一下,更别说这些总统了,而他也颇有耐心,回答道:“百分百治愈,我不敢在这里做保证,但是保人不死,并且大范围消除疫情,还是没有问题的。这点,我可以向在坐的每一个人保证,相信在这种问题上,谁也不愿意拿自己的信誉开玩笑吧!”

    讲述之后,李岚便立即坐下了,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去讨论,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他只负责听,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他已经表达了,至于众人怎么看待他的举动,他对此也不是很在意。

    他所真正在意的是,下午举行的主席投票,上午他所释放出来的信息,也基本都是在为下午的非盟为宴会主席选举做准备。

    而他这一席话引起的震动,也才刚刚开始,特别是那些西非国家,开始不停的交头接耳,哪怕那些到现在还没有发现疫情的国家,也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正如李岚所说,防范于未然,如果能够将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那自然是最好。

    此时,李岚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有些人却着急了,科罗马在和旁边几个西非元首讨论之后,再一次出声,不过这一次明显恭敬多,“非常感谢李总统对西非人民的友谊和付出,我代表西非各国诚挚表示感谢。不知您刚刚所说的药剂,产量如何,具体能够有什么样的效果?!?br />
    此次埃博拉的爆发,已经成为了西非各国切身的烦恼,统计的数字下,还有很多人并非统计到,同时缺乏医疗环境和原始生存习性,也让西非很多人哪怕感染埃博拉死亡了,周围人也是毫不知情。

    甚至有些地方习俗,为了体现对死者尊敬,有和死者亲吻的习惯,这对于埃博拉的传播,提供了直接的媒介。同时已经有情况表明,埃博拉已经开始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传播。

    及时的防疫,已经成为目前西非疫情的关键。自然而然,在听到能够大范围消除疫情,他们这一个个受害国,自然无法继续稳坐钓鱼台。

    本来已经不想多说什么的李岚,在对方带着诚意的发问后,他也没有矫情,回答道:“我过生物医药所研制出来的消毒药剂,针对的不单单是一种病菌,而是针对多种能够在空气和媒介上传播的病菌,并且喷洒出来的药水,在空气中也具有一定的生存能力,能够保证在一段时间,药剂内杀菌成分继续发挥效果。产量方面,提供给西方各国全面使用,是没有问题?;褂谢骋傻墓?,也可以先观察一段时间?!?br />
    说到这里,李岚微微一笑,对着一旁来至联合国方面的代表说道:“想必在昨天联合国国际防疫中心已经接到我们送过去的药剂样本,进行效果方面的分析和研究,不知道今天是否有初步的检验结果出来?”

    和历届首脑峰会一样,联合国都会派遣代表参加,甚至在上一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北约方面也都派遣了代表过来。本来,正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联合国代表,在听到李岚的话后,也不得不站出来,向众人解释道:“李总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人,索马里也是一个神奇的国家。这句话不是我的原话,而是联合国防疫中心病毒研究室的所有工作人员,在早上同时发出的感慨。

    他们已经对索马里提交的解毒药剂进行了全方面的研究,虽然他们无法搞清楚里面的成分,但有一点是可以保证的,这些药剂对很多病菌有这强大的吞噬能力。也适用于消除埃博拉病毒的能力。目前这些药剂也在今天进行**生物检验,到目前位置,接触到这些药剂的生物,还没有任何不良的反应。

    预计最晚会在明天晚上,这份药剂的所有检验结果就会彻底向外界公布,同时,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将会在后天飞临索马里,正式和索马里总统李岚先生,进行面对面的交谈,共同讨论这份药剂如何在全世界疾病防疫上发挥效果?!?br />
    联合国代表几乎把能够说的一次性都说完了,他的言语中虽然没有去刻意去强调什么,但是这种平淡的解释,已经将所有人期待中的答案讲了出来。

    如此一来,再也没有人怀疑索马里生物医药研究的成果,同时每一个非洲国家元首也都十分震撼。索马里在军事领域的成就,已经是举世瞩目了,能够成零开始直追美国,在航空领域科技方面也有极高的成就,没有想到在生物医药方面,还有这等成功。

    而在全世界都在报导中的美国医药公司,现在毫无疑问已经被索马里方面所超越了,而是还是那种不声不响的方式,直到成果出来后,才一鸣惊人。

    如此作为也完全符合索马里一贯的办事,事前谁都不知道,直到有了成果,才会让世界看到。众人也不得不想到,索马里到底还有多少东西,是外界所不清楚。

    原本他们都以为,如今看到的索马里已经很强大了,现在一个个都在心里打问号,暗中索马里还有多少让人震惊的东西还未展露出来?

    李岚环顾了四周众人的反应,心中感到好笑之际,也十分他们的反应,早上这场会议,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而这个话题到这里也算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各国讨论,如何援助西非国家共同抵御这场疫情,也讨论了如何扶持那些贫穷的国家。

    在这个过程中,李岚则是一路保持安静,然而和历届讨论这些问题不同的是,这一次各国元首在发言之前,都会特地把目光放到李岚身上,似乎想要看看索马里那位,是否有发言的意思。

    每每这种小动作出现,都让会场内每一个人明白,在这里李岚已经隐约成为了核心点。也可以更加清晰感受到,索马里这个令他们仰视的存在。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