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的凉风开始在地中海北部吹过,意大利这个充满浪漫气息的国家,冬天的脚步正在接近。。。

    罗马作为曾经强大罗马帝国的见证,也是至今为止意大利人津津乐道的史诗,每天的来这里的游客都是数十万计,给这个国家和这个城市,带来每年数百亿的旅游收入。

    哪怕是即将入冬的罗马,此刻依旧是热闹非凡,然而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本该在夏天出现的暴雨,突如其来的降临这个城市。

    喧嚣的街道在雨水的冲刷下很快就安静了下来,雨水从黄昏一直下到了晚上,似乎也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这让无数的游客感慨来得不是时候。

    内米湖,罗马第二大湖泊,与第一大湖泊阿尔巴诺湖只相隔一个丘陵,风景如画般的山林湖泊,没有工业灾害的罗马东部土地,也就自然成为了富豪们的抢手货。

    一直以来,这个地方就被各种豪华的别墅占据,若说寸土寸金一点都不为过,优雅的环境,怡人的风景,无论是养老还是放松,都是不二之选。

    而在这片散落的别墅中,唯有内米湖这里环境最好,但却没有开发商或者富豪,敢把手伸到这里,整个内米湖四周只有一条环形的沿湖树林公路,连接内米湖南部的交通线。

    内米湖以西便是阿尔巴诺湖,在两湖之间的阿尔班丘陵向西,才是地产商和开发商们修建起来的豪华别墅区。而丘陵以东,这里无人敢染指。

    整整一片上几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实际上只有一个栋传承数百年的城堡式庄园,经历过无数战火,依旧屹立在这里。

    除了一些特定的人,几乎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城堡中到底住着什么人,这个能够让无数富豪和政要们绕到的地方,到底具备何种威慑力。

    夜色降临加上突如其来的暴雨,让这个丘陵环绕下的庄园,恍如幽冥之地般的阴森,若不是亮起的路灯和时不时在庄园四周巡逻的黑衣大汉。真有一种深山古堡般的渗人感觉。

    两条延伸到内米湖南部汇集的林间公路尽头。是两扇厚重的大铁门,铁门外的弯曲山路尽头便是连接罗马的交通要道。

    暴雨中,三辆厚实的福特探险者越野车,打着明亮的车灯。拐上了这条前往庄园的道路。很快。车队就到了庄园的大门口。

    没有招呼,在车子还没有停稳的时候,暴雨中从庄园门口的两边树林内。呼啦啦的跑出了二十几个手持各种枪支的大汉,一人一身漆黑的雨衣,将这些大汉包裹的严严实实,脸部仅仅露出的双眼,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三辆越野车。就连庄园的门口地面上了,依次分布的两排地虎已经从地底弹出来,在黑夜中露出锋芒。

    很明显这是防止车辆冲撞铁门的安全设施,而且在这两排地虎之后,必要时还可以弹出拦截铁柱,那是为了防止装甲车之类的装备强行冲撞而准备的。

    至于对付这些越野车,只需要地虎就可以让这些车子,无奈的停在铁门前。

    这时候,前头的第一辆越野车的车窗缓缓的打开,“别紧张,我们是皮斯特先生请来的?!?br />
    车内之人,边说边拿出一张卡片,雨衣大汉中便有人上线,接过卡片打开手电筒,仔细的反复端详后,脸上的紧张之色这才慢慢的消退,将卡片交还给车内之人后,雨衣大汉便朝着大门一挥手,航道:“放行?!?br />
    无声无息,两扇厚重的大门便缓缓的打开,地虎也都同时被收回地底。见状,车内的那个人拉上车窗,开始朝着庄园内驶去。

    当三辆车都进入庄园内部的时候,大门再一次关上,那些持枪的大汉们,再一次消失在两边的丛林中。

    以此同时,阿尔班丘陵的南部末端,繁茂的树林顶端,一张伪装网撑起了一个小小的树顶窝棚,两个拿着望远镜的神秘人,就躲藏在这上面,悬在树叶繁茂之间。

    “好家伙,这防守够严,要是真的派一些普通的士兵过来,还真的无法拿下这里?!备崭兆懊趴诘囊磺?,都进入了两人的眼中,其中一个似乎对那些突然弹射起来的地虎和隐蔽的守卫,比较感兴趣。

    “这是当然,人老自然怕死,更别说是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枭雄,就连意大利的大部分政要官员,对这样的人物都是毕恭毕敬的。甚至还可以左右意大利总统的选举?!绷硪桓鋈说乃档?,随后他话音一变,说道:“我们已经在这里盯了三天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发现有人进入这个庄园,你看出了什么?”

    “是有些不同寻常,如果说目标真的察觉到什么,这阵子都没有出门,那是否有可能这是在召集部下,?;ぷ约??!?br />
    “不对,如果说车上的人是他们自己人,刚刚就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阵仗,很显然不管是这些车子,还是车上的人,都是庄园中这些守卫不认识的。要是车上这些人真的是目标请过来的帮手,那计划就可能存在变数?!?br />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看来我们必须尽快汇报上去,行动部队下半夜就会抵达,事不宜迟?!彼祷爸?,说完后正要拿出无线电,然而还没有等他那消息发出去,就被同伴阻止了。

    “等等!”

    “怎么了?!?br />
    喊出等等的人并没有继续开口,而是拉了拉对方的衣袖,将他的注意力拉到山脚下。

    此刻,通往庄园的蜿蜒山路下,又来了三辆越野车,几乎就是之前刚刚那一幕的翻版,并且和之前那三辆越野车一样,在庄园门口识别的身份后,车队这才被允许进入庄园。

    “你看到了吗?”莫名,当第二个车队的车窗拉下来之后,两个观察人员中的一个突然惊讶道。

    “车上的人吗?”另一个也是说完后,小声的嘀咕道:“似乎很眼熟?!?br />
    “当然眼熟了,那人叫步蛇,是国际上鼎鼎有名的杀手,麾下拥有一支十分善战的团队,人数在二十人左右,每一个都是来至各国精锐的退役兵王。十几年来,这支团队在世界各地与各国的精锐特种部队都有交手,到了今天步蛇依然活跃。各国甚至都拿他没有办法?!?br />
    “如果真的是步蛇,那前面那三辆越野车上,也应该都是步蛇团队的成员,看来我们的行动,必须要推迟了?!?br />
    “马上通知上面,出现突发情况,取消今晚的行动,我们需要更加锋利的矛?!?br />
    ————

    以此同时,正处于旱季的八卦城,夜晚降临之后,这片土地上依然保留了几分白天的燥热,海风的吹拂下,花园路边的花草,垂头丧气般的无力摇摆着。

    烈日烘烤下,八卦城内的花草树木虽然都有一定的抗旱能力,但一天下来,一株株草木都是有气无力,草叶有有些蔫蔫的。

    好在当太阳落山后,城市各地的洒水系统开始启动,地面上旋转的喷头开始喷洒出绵绵水雾,滋润着这个城市的生机。各个街道上,城市环卫的洒水车也开始行动起来,给地面降温也为路边的树木,提供足够的水分。

    这是八卦城十分正常的一个画面,地处信风区,加上持续的烈日,只能用这种办法唤醒草木原本的勃勃生机。

    同时,夜晚降临的八卦城,也呈现出了繁华都市特有的一面,白天几乎没有多少行人的街道上,此刻已经布满了人流,霓虹灯点缀的夜景,让这个新兴城市变得格外的美丽。

    这里虽然没有丰厚的历史底蕴,也没有什么名胜古迹,更没有提供给世人瞻仰的实际,但这是一个全新的城市,一个生机盎然的都市。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充满都市和地方习俗集合的夜景,也可以看到特色的民族食物、饰品、舞蹈、文化,也可以看到每一个城市都拥有的繁华和先进性。

    特别是夜晚的波斯湾海滩,整个城市沿途优美的滨海夜景,是这个城市最著名的旅游之地,而且城市中那些百米高的水晶般高塔,也成为这个城市最璀璨的夜色标志。

    没有人知道这些高塔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唯一让他们感兴趣的便是这些高塔点缀出的八卦城夜色,而这些高塔也几乎成为了八卦城的标志。

    甚至已经开始成为索马里这个国家的标志,因为人们渐渐的发现,如今不单单八卦城有这些高塔,就连索马里其他城市也有这种高塔,或许是索马里政府对整整高塔特别情有独钟,甚至在亚丁湾沿岸的无人区,也开始出现这种独特的标志性建筑。

    这也逐渐成为亚丁湾南部沿岸,最具标志性的建筑群体,甚至有些商船,故意在通过亚丁湾的时候,尽可能的靠近索马里海域的边上,为了就是在晚上欣赏这些水晶一般塔顶,也夜晚散发出来的靓丽色彩。

    而此刻,在基地以北的沙滩小筑中,灯光将这个小木屋点亮,也照亮了周围的海面。而在小木屋的四周,全副武装的禁卫则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海边木屋小筑的后面,同样竖立着一座百米高塔。(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