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怎么还在聊,东西都凉了。。?!?br />
    再一声的呼唤,打断了一号内心的翻腾,“我们去吧,别让他们久等了?!?br />
    李岚点点头,两人很快就相伴着走出木屋。

    木屋外,一张长长的木质桌子上,各种香味正在从上面的菜肴中散发出来,这让刚刚出来的两人,便有些食指大动。

    特别是木桌中间,被掏空的桌子中间,一只从下午就开始烤着的全羊,正在散发着让人馋虫打动的味道。

    “爷爷您就凑合一下,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像样的食材,只能简单的搞一点,菜品是比较单调,但味道确实是不错。这么多年了,我都还没有吃腻?!绷置犁餮奂缓藕屠钺岸甲吡顺隼?,立即迎上去,挽住了一号的手臂,略显歉意的说道。

    “小丫头,你能够住得习惯就行,要是实在吃不惯外面的东西,我让人天天给你寄过来?!币缓盼⑽⒁恍?。

    “都坐下吧!”

    众人依次落坐后,一起上桌的贾斯町早有准备的拿出了几瓶精装的好酒,和曾志华一起动手,给每个人面前的杯子斟满。

    作为主人的李岚,拿起酒杯,环顾了众人一眼,说道:“今天在这里招待你们,本来就是一场家宴,论起关系,都可以算是一家人,所以我们接下来都不说国家,不说政治,也不需要在讲礼数,就当时一场家庭聚会。作为这里的主人,这一杯我先干为敬,祝愿干爷爷和干奶奶。身体健康,长命百岁?!?br />
    李岚说完后。杯中之酒一饮而尽,而他的一番话也打开了气氛。特别是最后那句干爷爷和干奶奶,让一号和一号夫人都开怀大笑。

    最终,这场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家宴,终于落下了帷幕,女人们自然到一遍去聊着,而李岚等四个男人,则是坐在一起品茶。

    烤羊肉略显油腻,吃完后用茶水中和一下,可以减少油腻的效果。

    本来是正常在聊天的四人。似乎是职业病犯了,很快就聊到了国家大事上,特别是贾斯町和曾志华两人,都是负责国家情报的,聚在一起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

    说着说着,这也就说到了刚刚遇到的事情。

    “目前具体情况还不清楚,由于步蛇的出现,整个行动的计划,必然要进行修改?!奔炙诡?。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执行什么任务。不过步蛇这个家伙,所接的生意不过两种,一种是杀人,一种是?;と?。而能够出得起价钱雇佣步蛇。加上又是你们的目标,恐怕这一次你们的行动很不简单?!痹净饩浠安⒉皇嵌约炙诡档?,而是对李岚说的。

    李岚并没有表示什么。而是看了下时间,对贾斯町说道:“看时间。那边的行动小队已经抵达了,行动是否暂停?”

    “已经暂停了?!奔炙诡愕阃?。迟疑了片刻问道:“您打算派什么去完成这次行动?”

    “让赛义德去?!崩钺安⒚挥性谝庠净鸵缓诺拇嬖?,干脆的说道。

    “可赛义德将军毕竟是索马里的公众人物,到时候要是暴露了,会给我们来带麻烦的?!奔炙诡?。

    “这一次行动无论是否成功,都无法瞒住别人,而且我相信就算意大利知道了,也不敢满世界嚷嚷?!崩钺八坪醪⒉辉谝庹飧鑫侍?,不过他的话音随即一转,说道:“不过,要是这一次行动不成功,那我们的损失就足够巨大的,所以,只能成功不许失败?!?br />
    ————

    以此同时,意大利首都罗马内米湖的雄伟庄园内,六辆福特探险者静静的??吭谧肮疟さ拿徘?,将近六十个黑衣守卫守在门口,而这些守卫的目光,时不时的对车队投去了警惕的目光。

    此刻,持续数个小时的暴雨已经停了下来,空气中散发着的湿润的泥土气息,很有几分大自然的味道,不过六辆越野车内的四十二个雇佣兵,此刻却没有感受到哪怕一丝的自然气息。

    反而一种暴躁的气氛开始在他们当中蔓延,因为从他们进入到这里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可是这个庄园的主人,并没有按照礼数接见他们,要不是这一次的生意报酬无比丰厚,他们一个个早就想要撂担子不干了。

    在车里待两个小时对这些训练有素的雇佣兵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让他们郁闷的是雇主的无礼,虽然他们是雇佣兵,但之前哪一个雇主不是对他们礼貌有加,根本不敢怠慢。

    “头,这到底有等到什么时候,这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第四辆车上,坐在步蛇旁边的驾驶员,十分恼火的抱怨道。

    “不着急,我们也可以借此休息一下,反正对方也付了一半的定金,我们来这里一趟也不亏?!备奔菔晃恢蒙?,步蛇虽然也是阴着脸,不过他并没有生气,至于他的表情,只是他正常的样子。

    长着一张十分像坏人的脸,这也是步蛇为什么走上这条不归路的主要原因之一。

    “头,为什么我们要接这单生意,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到索马里干掉那个杀死蜈蚣的家伙?!闭馐焙?,似乎是安静的气氛被打破,坐在步蛇后面的一个雇佣兵,疑惑的问道。

    “想要去报仇,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今的索马里不同以往,曾经那里是随意我们进出的后院,现在那里已经可以说是龙潭虎穴,就凭我们这些人,还没有找到目标,就已经死在索马里军队的枪下了?!辈缴咭∫⊥?,眼中闪过一阵阴郁的杀机,道:“虽然我无比想要为我们的老兄弟报仇,可是我不能带着大家去送死,哪怕是蜈蚣这个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br />
    “可是我们可以给索马里人一个教训?!?br />
    “我们现在不是正在做吗?”步蛇若有所指道。

    副驾驶闻言,饶有兴趣的说道:“头,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呵呵!”步蛇阴阴一笑,道:“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但结合一些小道消息可以得出一个极高概率的判断,我们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原因很简单,最近意大利黑手党的一些负责人接连失踪,而全世界有如此能量的人,除了国家武装之外,就是我们这些人,可根据消息,根本没有任何雇佣兵组织接受过这样的任务,而且做我们这一行的,对于那些国际黑道组织,能够不得罪也尽量不得罪。由此可以判断,这一次针对黑手党的黑手,后面必然是国家机器。意大利自然不会这么做,欧美世界和黑手党高层关系一直都保持一定的距离,也不会动手。

    而目前有这种实力动手的只有俄罗斯和索马里,俄罗斯自顾不暇,把重心放在乌克兰,而且也没有丝毫动机会来动意大利这边的黑手党。所以,最有可能的势力,也就剩下索马里一家,也是最有动机的一家?!?br />
    “您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驾驶员十分好奇的问道:“而且索马里有什么动机对黑手党下手?!?br />
    “分析,至于是不是真的,无从考究。至于动机,也是分析出来的,索马里现任总统李岚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他难道真的可以忍受在他的国土境内,出现那么多的垃圾吗?你知道要处理那些垃圾,要花费多少钱?需要十万亿美元?!辈缴咭丫档霉幻飨粤?。

    车内的众人,这时候也都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随后便有人开口:“如果是这样,那就算是一箭三雕了,不但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佣金,还可以好好教训下索马里那帮家伙,这笔买卖真值?!?br />
    步蛇闻言,脸上却多了几分严肃,说道:“大家最好不要大意,国家机器你们都懂,而且我们这一次面对的对手,很有可能是索马里军队中的精英,这些人并不比任何人差,所以,我不希望这一次回去,是带着你们的尸体?!?br />
    “头,我们明白?!?br />
    步蛇点点头,缓缓的闭上眼睛,心中不停的思考起这一次的任务。车内的其他人见状,也都安静了下来。

    以此同时,古堡的第四层,一扇靠近门口的窗户里面,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正靠在窗户边,看着下面六辆越野车,在他的身后一个全身一丝不苟的中年人,正拿着一份文件,缓缓的念着上面的内容:

    “步蛇,真实姓名阮忠生,47岁,12岁加入越南北方游击队,曾参加过*越边境战争,18岁时被接收进入越南特种部队,后因不满上司,违反军纪,被越南人民军开除,辗转后加入法国外籍兵团,参加过全部外籍兵团的参与的国际军事行动,在阿富汗战争之后,步蛇退伍,与一些同时从外籍兵团退役的特种兵,组成了雇佣兵,专门为钱办事。该团队至今,规模从未扩大,共接受过89次暗杀、推翻政权的雇佣任务,完成率97%,接受过52次?;さ墓陀度挝?,只失败了一次。目前,步蛇被四十七个国家通缉,联合国将其定为极度危险人物,至今还未撤销对其的国际追捕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