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796章 突发情况
    谭雅那严肃的命令,让正要开口的赛义德断了劝说的想念,最后他们只能看着一身潜水服的谭雅进入阿尔巴诺湖,一圈圈微笑的涟漪下,谭雅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众人面前。

    “将军,这样合适吗?”猎鹰忍不住问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们也无法阻止谭雅将军,而且我相信谭雅将军一定可以顺利的完成任务?!比宓乱∫⊥?,说道。

    谭雅的水性没有人会担心,哪怕是在连接两个湖泊的地下暗河中前进,他们也丝毫不担忧,但是潜入内米湖只不过是一个开始,真正让他们担忧的是庄园内两百多个保镖,暗中还有一条步蛇。

    尽管谭雅的能力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可是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两百多个保镖,都是从小被训练出来的杀手,还有数十个精锐的雇佣兵,危险性哪怕是对谭雅而言,也是极高的。

    “我相信老师?!彼腥酥?,唯一对谭雅坚信不移的便是牧雪,作为谭雅的学生,她最能够清楚谭雅的身手以及智慧。

    “话虽如此,原本按照计划,我们也要跟随进去,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们如何向指挥官交代?!绷杂ヒ廊徊环判?。

    “对我老师信心一点?!蹦裂┟挥薪馐褪裁?。

    这时候赛义德也果断说道:“谭雅将军的决定没有错,按照她的身手,我们这些人进去只会成为累赘,外面的狙击场才是我们的主场?!?br />
    赛义德边说边打开电子地图,随即也立即下达了命令:“猎鹰带领一个狙击小组。从这里直线出发,穿过别墅区。进入丘陵分别占领两个狙击位。

    另一个狙击小组跟着我,绕到庄园的东面。同样占领两个狙击阵位,我们如今能够做的事情,便是帮助谭雅将军清除外面的危险。

    记住,我们现在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谭雅将军便会进入内米湖,所以我们一定不能出错。同时,我们不单单要小心步蛇等人,还不能够引起潜伏在四周的意大利政府?!?br />
    随着赛义德命令的下达。所有人都开始船上用以夜间丛林掩护的吉利服,庄园外面那片丘陵中的茂密树林,是他们行动的根本,也是他们最好的掩护。

    穿好装备的十二个人,开始分成了六个人一组,分开行动,朝着庄园中接近。

    这个小队是赛义德麾下最优秀的狙击小队,里面有四个狙击小组,还有两个突击小组。专门给狙击小组提供突击火力和必要的行动支援。

    在整个红警兵团的体系中,这支小队也可以算是最顶尖的存在,里面的每一个成员,每一个人都有特殊能力。都是来至海豹突击队单位和狙击手单位中的超级精英,用赛义德的话来说,这些人距离他和战狼的能力。只在一线之隔。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潜入国外展开行动,但确实最危险的一次。因为这一次他们要面临的危险,也是前所未有的。意大利这个国家在军事上或许有些欠缺。但是在特种作战领域,还是有很独到的地方。

    而且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毕竟意大利也是一个发达国家,在单兵装备方面也十分的先进和优秀,同属北约国家的意大利,在军事人员的培养上,也倾尽了不少精力。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一旦被发现,遭到围剿将难以逃脱,这是别人的主场,与个人能力并是太大的关系。

    经过了将近十分钟的行军,他们也顺利的绕过阿尔巴诺湖东部的别墅区,开始进入通往内米湖的丘陵,整个丘陵的宽度差不多有一公里,上面全部被植被覆盖,林间有一些小路,但也没有经常有人走过。

    如果是在其他的地方,这个绿化十分完善的丘陵绝对会被开发商开发出来,然而就因为内米湖的这个庄园的存在,让无数的地产开发商望而却步,而那些居住在这片别墅区的人,也都知道丘陵对过去那里住着什么人。

    所以正常情况下,为了避免招惹到没有必要的麻烦,他们是绝对不会走上这片丘陵,渐渐的这里的植被就开始疯长,长期没有人经过的地方,只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就会彻底被植被覆盖。

    加上这原本就是一片树林,也没有人来清理地面上的植被,尽管如今已经渐入冬季,但是这里的植被依然处于茂盛中。

    而就在他们正在渐入丛林的时候,阴郁的天空中,瓢泼大雨再一次倾盆而下,甚至还隐约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雷声,冬季将临,还能够听到雷声,着实罕见。

    对于行动中的赛义德等人来说,雨夜更加符合此刻他们的行动气氛,为他们的行动,提供更加完美的掩护。

    不过,事情往往都是相对的,对那些有可能潜伏在雨林中的雇佣兵来说,雨夜也给他们披上一层新的掩护。

    行动依然进行着,赛义德带领的一个狙击小组和一个突击小组也潜伏到了内米湖的东部方向,在这里面对内米湖,也正好面对罗马市中心。

    而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此刻的谭雅已经进入了连接两个湖泊的水下暗河,凭借着水下强光灯,带着水下推进器,穿过暗流涌动的暗河。

    无比阴暗的地下河流内,河水的温度冰冷刺骨,一路上看着导航器,一边前进的中谭雅,还有警惕的看着前方,地下暗河的情况十分的复杂,有多条暗流,岔道也有很多,一个不好很容易迷失了方向。

    而她必须尽快的通过这条长达两公里的暗河,否则一旦氧气和电池的电力耗尽,那她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好在,经验无比丰富的她。一路上过来并未遭遇到什么危险,无比孤独的水下环境。没有任何的意外保障,完全漆黑的陌生空间。这些对于正常人来说,强大的心里并没有在谭雅身上体现出来。

    一路过来,她依旧无比的冷静,左手上一把锋利的军刺,是她面对任何水下危险的反击武器。背上的推进器为她提供匀速前进的推力。

    整个潜行了将近二十分钟,这条两公里的长的水下暗河,终于过去,当面前突然豁然开朗,没有那种在暗河中水流带来的拉扯力之后。谭雅已经明白,自己出来了。

    正式进入内米湖的谭雅心中并没有任何轻松的意思,对她来说,进入内米湖恰好是危险真正的开始,因为她并不清楚,对方有没有在这个湖泊中布置了什么防御设施。

    内米湖最深不过十来米,对方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湖泊有暗河和另一个湖泊相连,正常情况来说,由湖泊潜入进来。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所以,谭雅的这种担心,并非是无的放矢,而且对方也不是那种不精通于防守的人物。反之在防守上,还十分的优秀。

    这种情况下,她可不敢有任何侥幸的心里。

    以此同时。四个朝着庄园四个角逼近的狙击小组,一路上也清除了各种陷进和警报装置。负责开道的突击队员手上的匕首上,丝丝血迹在雨水的冲刷下。逐渐的消散。

    这一路上,他们虽然没有谭雅那种来至内心深处的压力,但也十分不平静,在这片丘陵上,各种诡雷和警报陷进密布,防守之严密,完全不亚于一个兵团指挥部。

    如果不是他们经验和实战足够丰富,恐怕也很难接近到这里。

    不过,步蛇的布置虽然无比的精湛,但是面对这种刚刚从越南丛林战场下来的战士来说,这片丛林也只不过是那场战争的小小延续,甚至他们还有一种依旧身处越南战场的感觉。

    幸不辱命,在长达二十分钟的渗透之后,他们也终于来到了各自预设中的狙击阵地。而此刻,距离计划中和谭雅约定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分钟了。

    最早就位的赛义德在联系上其他三个小组都就位后,这才有时间用瞄准镜关注整个湖面,然而让他无比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在内米湖的河岸边,在路灯的照亮下,三四条鳄鱼正悠闲的浮在水面上。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内米湖内怎么会有鳄鱼?!泵娑匀绱酥匾那榭?,事先根本没有听到半点消息的赛义德,脸色已经被怒火充斥。

    这时候其他三个小组也都看到了这一幕,内米湖并不算是一个大湖泊,椭圆形的湖泊形状,长度不过四五百米,宽度最长之处也只有两百多米。

    而且这个湖泊的四周都用水头垒起来,露出水面的高度将近两米。而且这还是在连续降雨的情况下,水位升高之后的高度。

    不过,现如今这些都不重要的,湖内居然有鳄鱼,还不是一般的小鳄鱼。

    这让赛义德等人,都无比的紧张起来,要知道谭雅等下就会从这个湖泊内出来,一旦遭遇到了鳄鱼,那情况可就糟糕了。

    可是,此刻他们除了用眼睛看,以及在心中祈祷外,完全没有办法去通知谭雅小心。

    “怎么办?”牧雪也无比的紧张起来。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将军现在还在水中,我们也联系不上她,现在一切只能听天由命?!比宓麓丝绦闹幸彩俏薇鹊淖偶?。

    “用狙击步枪干掉那些鳄鱼?!蹦裂┫胍裁幌刖退档?。

    “我也想,但是你要知道,湖泊的周围有很多守卫,鳄鱼一死必然会暴露我们的行踪,到时候行动也是失败?!比宓碌?。

    “那我们总不可能看着老师就这样面对湖里的鳄鱼吧!”牧雪心中越发的着急。

    “你别急,情况还没有到那种万不得已的地步,这些鳄鱼还如此的悠闲,显然还没有发现将军?!比宓铝⒓窗哺裂┑那樾?,“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需要冷静,也千万不能轻举妄动?!?br />
    就在赛义德说完的时候,耳麦中突然传来了010的紧急呼叫,“赛义德将军,情况有变,请立即取消行动?!?br />
    “怎么回事?”赛义德十分恼火的问道,这一次对于情报部门没有给出详细情报,他已经很不高兴了,如今谭雅极有可能面临生命威胁,他就更加无法坦然面对情报部门的人。

    “刚刚我们的情报人员冒死传来紧急消息,说庄园内的那个湖泊放养了许多食人鱼和鳄鱼。我建立,立即取消行动?!倍笾?,010无比着急的说道。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行动已经没有办法取消了?!比宓率植凰幕卮鸬?。

    “那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现在有什么话,等行动结束之后再说?!比宓滦闹形薇鹊哪栈?,十分不爽的说道:“这一次如果谭雅将军出现任何意外,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都要为其陪葬?!?br />
    “此事是我们的失误,我们的情报人员也是刚刚得知的,鳄鱼和食人鱼都是晚上才运过来的,我们的情报人员事先根本不知道这一情况。现在,我们要想办法挽回这一失误?!?10言语中依旧充满的着急。

    “好了,先到这里,我们也尽可能的想办法?!比宓律钗豢谄?,直接断开了和010的通讯。

    这时候,牧雪着急的问道:“怎么回事?”

    “刚刚接到庄园的情报员传回来的消息,湖里面不单单有鳄鱼,还有食人鱼,而且这些鳄鱼和食人鱼是晚上才运到的,这是一个十分意外的情况?!比宓挛弈蔚乃档?。

    牧雪闻言,看着那平静的湖面,脸上逐渐的出现了一丝绝望。

    以此同时,进入内米湖的谭雅也逐渐差距到周围的情况不对,内米湖并不是一个死湖泊。然而此刻给她感觉,这个湖泊中却没有丝毫的生机,周围没有任何的鱼类,从阿尔巴诺湖过来的她,仿佛感觉自己瞬间进入死海一般。

    然而,接下来从她眼前漂浮过去的一个东西,让她的瞳孔极具的收缩起来。

    这是一个已经被撕咬得稀巴烂的鱼骨架,约摸有一米长,此刻除了鱼头保持相对完整之外,鱼身上的骨架中,还有丝丝的鱼肉粘在上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