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蛇?”

    谭雅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她左侧那个穿着吉利服的瘦弱中年人,至于其他人,她并没有放在眼中。。。

    “不错,能够被堂堂索马里国防部长如此任务记住,真是在下的荣幸?!?br />
    扇形包围圈向前推进,压缩着一切反抗的可能性,然而无论是步蛇还是其他雇佣兵,此刻都不敢丝毫大意,步蛇眼中也闪过一丝的犹豫,正常情况下,这时候他已经扣动了扳机,根本不可能会和猎物交流。

    可是谭雅那副淡然处之的模样,就算是表面占据绝对优势的他,在心中却是难以控制的泛起强烈的?;?。

    而谭雅那自信的神情,仿佛,现在被包围的人,并不是眼前这个女人,而是他们,这让步蛇等人心中更加的不安。在这种形式下,他们也愿意谭雅如此人物,必然有所依仗。

    “你确实应该感到荣幸……”谭雅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步蛇的手指已经忍不住放到了扳机上,只要他念头一动,子弹便会从枪膛中喷薄而出。

    谭雅并没有理会步蛇的问题,而是若无旁人的说道:“你能够活下来,就会明白了?!?br />
    “开……”神经突然一紧,步蛇立即惊呼,同时手指已经扣动了扳机,其他的雇佣兵在听到步蛇出声后,也都本能的扣动扳机。

    然而,还有人比他们还快,而且是快得不可思议的那种。

    吉尼斯世界记录。全世界拔枪射击速度最快的记录是0175秒,而且是拔枪之后瞬间开枪命中二十米外的两个靶子。这一切都在这0175秒中完成。

    然而这个几乎是难以超越的速度,在谭雅魔术般的双手中间。无比干脆的被打破,十二响枪声几乎是同时响起,不知道何时,两把造型有些特殊的手枪已经出现在她的手上,而在她面前,呈扇形包围过来的十二个雇佣兵,在枪声之后,身体随即向后仰倒。

    完成这一壮举的谭雅,身体几乎在枪声结束的瞬间。便朝着向后翻滚,直接躲到了直升机?;和蛊鸾峁沟慕锹?。而在她刚刚所站的位置,几颗子弹精准的飞过,如果不是她闪躲及时,此刻这些子弹已经穿透她的身体。

    而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从拔枪到单枪连开六次,她只用了将近一秒的时间,躲回直升机?;?,她用了差不多五秒。

    倒地的十二个尸体。如同一把巨锤,狠狠砸在步蛇的心间,本能躲到一旁花圃后面他,此刻全身早已经被冷汗浸透。直到此刻,他才完全感觉到恐惧。

    从谭雅出手的一瞬间,本能就让他放弃了扣动扳机。而进行躲避,结果。他的谨慎救了他一命,和他一起来围堵谭雅的第一小队。原本十七人,如今直接就剩下五个。

    而被十八把武器对准的谭雅,而是毫发未损的躲避到临时的安全点,这如何不让步蛇感觉到恐惧,一辈子都在和战争打交道的他,数十年来已经感觉这个世界没有多少东西更够让自己感觉到恐惧,可是如今,恐惧已经占领了一切。

    太可怕了!

    这四个字,是步蛇如今最直接的感受,可也正是如此,让他清楚自己内心的恐惧。

    “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幸存的其他五个雇佣兵,这时候也都本能的躲起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当他们都清醒发生的一切后,也都无比的恐惧。

    步蛇并没有回答,因为他怕自己颤抖的声音影响到自己的部下,而是正准备命令外围的狙击手出手,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他外面的狙击手,已经被干掉了。

    他们堵住谭雅的那一幕也被赛义德等人看在眼中,之前,赛义德等人是投鼠忌器,如今谭雅已经安全,那他们也就不再客气。

    还没有联系上外围狙击手的步蛇,便看到自己时限内的两个部下头部直接爆开,血水随着雨水四溅。

    没有任何犹豫,步蛇第一时间朝着花圃中钻去,速度快慢结合,线路无规则的弯曲,精通狙击战术的他十分清楚,一定不能让远处的狙击手得知自己的下一个落脚点,否则小命就没了。

    至于他的五个部下,则是很干脆,在狙击枪口下,直接命丧黄泉,而他的警惕和果断,令他得以顺利的跑进古堡的小门。不过,在他即将进入小门的时候,赛义德的一枪让他的左肩溅起巨大的血花,如果不是他突然拐过身子,这一枪早已经穿过他的脑袋。

    “谭雅将军,危险已经清除,不过让步蛇跑了,下雨天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麻烦?!?br />
    “不用去管他,按照计划撤离?!?br />
    没有再一次出手的谭雅,起身朝着庄园后面的围墙跑去,即将抵达围墙根的时候,直接加速,在奔跑的助力和手脚并用下,她的双手轻易的攀到了三米高的围墙,早已经被切断电源的铁丝网并没有对她造成任何麻烦,身子矫健的一个空翻,跳下另一边的墙头后,便迅速的消失在雨夜之中。

    “按照计划撤退?!比宓乱驳谝皇奔浣飧雒畲锵氯?。。

    ————

    瘫坐在古堡后门口的步蛇剧烈的喘息着,脸色随着呼吸一抽一抽的,背后的伤口,让他现在承受着身体和内心的双层摧残。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主场会如此简单的异位,从他感觉有钱潜入进庄园后,便立即进行暗中调查,果不其然他发现了一些踪迹,经过追踪和判断之后,他打算给对方一点的惊喜。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过,事情会演变成今天的样子,自己也差点命丧此地。如果不是常年累积的经验和对危险的感知,他现在和那些冰冷的尸体。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最令他难受的是,自己辛辛苦苦拉出来的团队。今晚更是损兵折将,这些雇佣兵,可都是他最珍贵的财富,也是他屹立于世界的最大保障。

    如果没有这批雇佣兵,那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他太多生存的土地。

    匆匆的脚步声由远而至,十几个脸色无比难看的雇佣兵大跑了过来,看到受伤的步蛇之后,一个个的脸色都如同那寒冬腊月。

    “头……”

    一行人边高呼边围在了步蛇身边,立即便有人拿出医药箱??几缴叽砩丝?。

    “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一小队的人呢?”等待步蛇的情况好一点,便有雇佣兵忍不住问道。

    “第一小队全军覆没,这一次我们碰到了我这辈子遇到过最硬的点子?!辈缴呷套疟澈蟮木缤?,继续说道:“我们外围的狙击手也都阵亡了,如果不是我躲得开,恐怕这颗子弹咬的不是我的后备,而是我的脑袋?!?br />
    “是欧洲特种部队还是索马里?”

    “我们和欧洲各国的特种部队都有交手过,哪有一次如此的狼狈。这一次我们碰到的硬点子是索马里,他们的国防部长亲自出马,结果第一小队在瞬间完败?!辈缴叩?。

    “索马里国防部长,是不是那个漂亮的金发美女上将??煽此诘缡由弦裁挥惺裁垂酥?,怎么可能……”步蛇的话音一落,雇佣兵之中便有人立即说道。

    “不要小看任何人。她是我见过最可怕的人,下次要是遇到她。有多远就必须躲多远,相信我要是你们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会赞同我的话?!辈缴呙挥腥ソ馐褪裁?,而是直接给出了警告,此刻只要他想起刚刚那电光火石之间的一幕,眼中恐惧之色便立即浮现出来,那一幕已经成为他心底的噩梦。

    就在此时,汉斯推着布兰登来到了这里,而汉斯那身笔直的燕尾服上,还沾有丝丝的血迹。

    “步蛇,听说你受伤了?!辈祭嫉强诘?。

    “还好,死不了,不过被人刷的滋味可不好受?!辈缴咭话淹瓶г谒矍暗牟肯?,双眼死死的盯着布兰登,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化成实质。

    “我听不懂?!辈祭嫉遣痪宀缴吣桥鹬猩盏难?,淡淡的说道。

    “我最讨厌别人把我当傻子,索马里国防部长谭雅已经和你见过面了,而你还如此的安然无恙,东西必然也到了对方手上,可你居然事先没有通知我,让我白白折损了大半的人手,就连我的小命差点也没了,可笑你如今还如此淡定的出现在我面前,别以为那点钱就可以控制我,告诉你……”怒火中烧的步蛇挣扎的站起来,极其不爽的喊道。

    “既然你能够想得通,那我也可以告诉你,如果不是东西被拿走了,我们现在一个个都是死人,而你损失的就不是一半的人手,而是包括你的所有人,如今都是死人了?!辈祭嫉茄纤嗟?。

    “你……”步蛇闻言,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布兰登,因为他很清楚,到现在自己依然没有死,是对方已经达到目的,而不想增添事端,如果当初他没有设计好围堵行动的话,他不会有如此下场。

    布兰登眼见步蛇的表现后,话音一转道:“不过,你的人毕竟是为了我而死,我会额外支付一笔让你满意的抚恤金?!?br />
    步蛇闻言,脸上的怒火这才消退了一点,说道:“这是你应该支付的,而且你这个庄园内,被人安插了不少眼线,这也是你们的责任?!?br />
    “我正要说这件事情,我们之前的交易已经算完成了,剩下的钱和抚恤金,我会马上提出现金交给你。现在,你有没有兴趣听听我们接下来的新合作?!辈祭嫉堑?。

    “哦,我先看到钱再说?!比宋扑滥裎惩?,步蛇一切的行为宗旨就是为了钱,而为了钱他可以做任何事情。

    布兰登十分了解步蛇,并没有回答也是拍拍手,随即三个保镖各自提着一个大箱子,放在步蛇的面前后,便立即走了出去。

    “这里面是七百五十万美元,除了合约支付的五百万美元之后,剩下的两百五十万美元,便是抚恤金?!辈祭嫉强谒档?。

    步蛇没有说话,而是对身边的几个雇佣兵示意了一个颜色,随即三个雇佣兵立即上前,直接在众人眼前打开箱子,果不其然里面整齐的摆满了一摞摞的美钞。

    简单检验了一遍之后,三个雇佣兵都激动的朝着步蛇点点头,而步蛇也把目光从箱子中收回来,看着布兰登问道:“什么交易?”

    “很简单,帮我清除所有的外界眼线,而我在支付你一笔费用之外,也会安全把你们送离意大利,毕竟你们的身份,意大利政府也十分的感兴趣?!辈祭嫉堑?。

    “成交?!辈缴呙挥杏淘?。

    —————

    以此同时,罗马市外围环城高速上,一辆房车正在快速的朝着罗马市外驶去,车厢内,此次行动的谭雅和赛义德等人,都齐聚在车上。

    “任务已经完成,欧洲各国潜伏的人员有没有动静?!钡背底邮焕肓寺蘼硎芯衬?,谭雅便立即问道。

    “目前还没有动静,他们还在监视我们的‘联络点’,在外围监视的欧洲政府方面,也没有可疑的动作?!?10一脸笑意的汇报道。

    “现在还不能大意,虽然布兰登已经答应我尽可能的掩饰,但是我相信纸是包不住火的,目前首要的任务就是立即送我们离开,否则情况就会变得很糟糕?!碧费帕⒓捶愿赖?。

    “请谭雅将军放心,退路已经按照计划中的步骤完成部署?!?10道。

    “越快越好,我相信欧洲各国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已经拿到证据了?!碧费诺?。

    “是?!?10脸色一正,踩着油门的右脚,也微微的加力。

    半个小时后,谭雅等人便进入了一艘正要出海的意大利国籍的普通渔船,最近几天,正好是地中海禁渔期刚刚结束的日子,此刻有很多渔船都是成群结队的出海,很快这艘承载他们的渔船,便进入了渔船团队,朝着地中海中部驶去。

    而就在他们出?;共坏绞种?,潜伏在庄园内的政府奸细,就发现了庄园内的特殊情况,当庄园内发生战斗,并且有雇佣兵死去的消息传到了各国政府的耳中时,各种封锁的命令立即传遍意大利各个部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