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813章 海洋权益争端
    就在李岚访问印度的时候,索马里本土南部海域,和肯尼亚沿海线的暂无国界区域。

    三艘拖着长长电缆的大型勘探船,在这里来回行驶着,身旁两艘肯尼亚海军的数百吨级老旧巡逻艇,护卫着这三艘勘探船。

    来至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和美国阿纳达科石油公司以及意大利国家石油公司三个公司的勘探船,开始在这片海域进行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

    十年前,肯尼亚在该海域确认拥有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然而这片区域严格来说是索马里的海域,连接索马里的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

    那时候索马里战乱连连,政府疲软无力,也使得肯尼亚方面有机可乘,当初便规划了四十个勘探区域,并且将这些区域都纳入肯尼亚能源部门管辖,公开对外招标。

    当时李岚还未一统索马里,并且位于索马里北部,南部的事情基本都是当初索马里临时政府来处理。

    那段时间中,索马里临时政府也对肯尼亚进行了多次抗议,甚至提交海牙国家法庭仲裁,然而由于当时索马里临时政府内乱不止,国家动荡也没有百分百的精力去应对,此事也就无限期的延长。

    而在李岚统一索马里之后,由于两国海域边界问题存在太多的争端,加上长期悬而未决,带来很多并发症,一直以来时机也不对,新的索马里政府也没有在这方面有什么积极的表现。

    本来肯尼亚方面也很识趣,早已经摆脱战乱蹂躏的索马里。自然不是肯尼亚有胆子敢单独招惹的,自知依靠自己本身无法和索马里对抗,也将开发海上石油和天然气的事情搁置了几年。现在在北约各国的怂恿下,事情又有了新变化。

    很快一场招标会短短一两天就完成,三个北约石油公司,分别对肯尼亚当年划出的四十个区域中的三个进行勘探。只要有勘探结果,那便可以进行先期的钻进准备,开采平台也可以开始建造。

    然而,此刻就在美国阿纳达科石油公司勘探船上的肯尼亚能源部长马丁,就揣着一颗不安的心。跟随着勘探船来到这里。

    说到底??夏嵫腔故且桓霰冉虾推降墓?,全国正规军人数也才三万人,近几年的扩军虽然也培养了很多预备役部队,但是比起索马里这种力量还是太单薄了。至于说武器装备的先进性。那就更别提。那些在肯尼亚士兵眼中无比优越的武器。比起索马里军队的武器,简直就是烧火棍。

    虽然烧火棍有些夸张,但是马丁还真的希望自己的军队拿的是烧火棍。这样当权者就不会头脑发热,干出蠢事来。然而那点现代化部队,放在非洲其他国家面前,或许还有不少威慑力,可是放在索马里面前,谁都不会看好。

    清酒红人面,黄金动道心,对于肯尼亚高层的决定,马丁实在是无话可说,他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事情不要真的搞大,否则按照索马里那位总统的脾气,战争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到时候北约就是想要帮助也是鞭长莫及,小小的肯尼亚,又能够抵挡住索马里强大的现代化军队几天?

    “马丁先生,心情似乎很不佳?!贝仙?,马丁的身后走来一个带着眼镜的白人,轻轻拍打了下马丁的肩膀,问道。

    出神中的马丁转头一看,脸上多了几分的卑躬之色,回道:“蒙德利先生真是观察入微,一点心事都瞒不住您的眼睛?!?br />
    厚重的眼镜,得体的西装,加上那一丝不苟的打扮,蒙德利颇有几分书生气和成功人士的气质。其实在马丁的眼中,身旁的这个白人也确实称得上是成功人士,作为美国阿纳达科石油公司非洲分公司的副总,在非洲能源界,也颇有身份。

    至少肯尼亚的石油很多都要经过这个人,作为能源部长自然需要与之处好关系。其实不单单是蒙德利,英法美的石油公司负责人,在非洲那都是高人一等的存在。

    因为这些家伙不单单是搞能源,也能够帮助政府决解麻烦,提供资金贷款或者作为武器商的中间人,甚至可以作为国家间对话的窗口。

    对于平常人来说,这些人或许也只是有钱一点,而在马丁眼中这些人更重要的是隐藏起来的权势。

    “是否在为自己元首的决策感到担忧?”蒙德利问道。

    马丁心中一颤,那种被看透的感觉让他表情很糟糕,不过他还是强颜欢笑道:“没有的事,只是一些私事而已?!?br />
    蒙德利嘴角一翘,往前一步,和马丁一起站在船舷上,看着远处那水天相接的海平面,说道:“你放心,我们政府已经做出重大的决策,在对付索马里的问题上,整个北约都会团结一致,手段也会更加强硬,不能继续任由索马里胡作非为了?!?br />
    听到这些话,马丁恨不得撕下蒙德利那张伪善的面具,心中也是不停的咆哮着:滚你的北约,有本事就别拿我们当枪使,直接把索马里干趴下最省事。

    只不过这些念头他完全不敢表露出来,心中除了愤怒和悲凉之外,脸上只能违心去迎合:“那真的是太好了?!?br />
    “蒙德利先生,右舷发现索马里海军,距离我们十五海里,目前正在快速朝我们驶来?!本驮诼矶〉幕案崭账低?,蒙德利手上的对讲机,传来驾驶室内船长的汇报声:“请示,我们是否立即回收勘探设备返回肯尼亚海域?!?br />
    没有带上耳机的蒙德利,对讲机中的汇报声马丁自然也听到了,就在他心中无比赞同船长的话时,蒙德利则是没有丝毫犹豫。命令道:“别管这些,我们继续?!?br />
    马丁闻言,心中一叹,该来的还是要来。

    “马丁先生,安排下去吧!”蒙德利开口道。

    无奈,马丁只有点点头,拿起自己的对讲机,对旁边两艘肯尼亚海军的巡逻舰命令道:“按照原计划,向索马里海军发出抗议?!?br />
    很快,一则明码电报就从两艘肯尼亚海军的训练舰上发出。第一时间被赶来的索马里海军接收到。然而这些消息却如同泥牛入海。

    并且那艘赶过来的索马里海军编号141的海蠍级隐身轻型护卫舰,缓缓的降下了速度,舰尾一架海上巡逻的执法直升机缓缓起飞,但也没有靠近这三艘勘探船和两艘巡逻舰。

    面对索马里海军如此沉默的动作??夏嵫钦獗吆腿鍪凸镜脑惫?。手心都紧紧捏了一把汗。

    这种沉默的对抗。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如果索马里海军对他们的话做出反应,那他们就会有多种办法去应对,可是这种死一般的沉寂。持续保持距离的监视,让他们越发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马丁最先没有忍住,看着天空那忽远忽近的索马里海巡直升机,他的手心已经被渗出的汗水浸湿。

    “事情有些反常,很不合乎常理?!泵傻吕灿行┏僖?,嘀咕了一句,便立即拿出对讲机,向船长命令道:“准备好求援信息,一旦有任何攻击的征兆,便立即向我们的海军求救?!?br />
    “先生,难道索马里海军真的会攻击?”船长马上反问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准备好总没有错?!泵傻吕?。

    “我明白……”船长正要回复时,远处海面上几根桅杆的出现让他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即略显慌张的对蒙德利汇报道:“先生,由来了三艘索马里军舰,其中一艘还是他们的多功能驱逐舰?!?br />
    “什么?”蒙德利也是吓了一跳,立即问道:“该死的,不是说这里正常来说,只有一艘轻护舰在巡逻吗,什么时候多出一个护卫编队?!?br />
    然而回答他的不是他所想要知道的答案,先是船长咽口水的声音,紧接着是更加慌乱的声音,“不是轻护编队,而是一个航母作战编队,后面还有军舰冒出来,我们的雷达居然全都没有发现。我看到直通式甲板了?!?br />
    蒙德利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了不少,他没有去否定船长的话,而是第一时间朝着勘探船的桅杆下跑去,利索的爬上桅杆的最高点,站在安装全角度高清摄像头下面,拿出望远镜朝着远处的海面看去。

    “哐”的一声,蒙德利手上的望远镜直接掉落在脚边,船长的慌张完全正常,勘探船上有雷达,桅杆上也有高清摄像头,代替人工瞭望的工作。

    等到蒙德利上来后,看到的画面却完全不一样,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海平面上出现了更多的军舰,之前只是一个护卫编队,后面很快出现了一个直通型甲板,等到他看的时候,却是整整四个高耸的桅杆,海平面上出现的是四个直通型甲板。

    不过,这些直通型甲板却不是航母,而是两栖攻击舰。虽然船长汇报得有误,但蒙德利却没有任何指责的心情,四艘吨位超过四万吨的两栖攻击舰,其威势已经超过很多国家的轻中型航母了。

    而且在这四艘并排出现的两栖攻击舰两边,更多的军舰桅杆出现在海平面上,蒙德利此刻的心情无比的复杂,他根本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惹出索马里这么大的阵仗。

    不是说索马里的海军主力有一半都在大西洋吗?另外一艘航母刚刚??吭诟劭诮欣形?,还有一个航母在亚丁湾周围,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庞大的两栖舰队。

    “怎……怎……怎么办?”马丁有些打颤的声音后蒙德利的身后传来。

    “回收所有设备,马上返航?!弊テ鸲越不?,蒙德利立即向船长下达了命令。

    此刻,不单单蒙德利想要立即离开这里,另外两艘勘探船也发现了情况大大超出他们的预料,也都想要溜,至于那两艘肯尼亚的巡逻舰,早已经在掉头了。

    然而,他们的动作已经晚了一步,两架从两栖攻击舰上起飞的入侵者第五代隐身战斗轰炸机已经飞临船队的上空,并且做了一个贴近海面的超低空滑行爬升。

    蒙德利甚至可以看到那鹅卵型驾驶舱内飞行员向他投过来的目光,加上那刺眼的蓝色五角星国旗和那白色的水流飘带,深深刺激了他那逐渐脆弱的心灵。

    索马里的强大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那都只是新闻上的几个字,或者一段视频,美军的强大早已经深入所有美国人的内心,很多美国人依旧乐观的认为,索马里的强大只不过是片面,绝对不可能威胁到美国的地位。

    此前,蒙德利自然也是这种想法,因为越是身居高位,越能够体会到美国自身的潜力和强大,但是现在这种自信心早已经荡然无存,一艘四万吨的军舰,那种威势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很难用想象力去营造那种如山的气势。

    尽管这种感觉蒙德利已经在自己的海军中体会了很多次,但第一次看到能够媲美自己国家无敌舰队的他**舰,带来的震撼非但没有打折,反而是成倍的提高。甚至还多了一种被人拉下神坛的挫败感,一个几年的国家,居然拥有美国百年海军发展的成绩,这种来时心灵和感官的双重感受,任谁都无法坦然处之。

    这时候,不单单是蒙德利,包括肯尼亚海军在内,和三个石油公司勘探部门的员工,此刻都有类似的感觉。此刻,没有人愿意留下来,明知不可为而继续坚持,那是傻瓜的行为。

    只不过,他们已经晚了,索马里海军首次回应了他们:“这里是索马里海军南部军区两栖作战战斗群,你们已经侵犯我索马里主权海域,从现在开始你们已经被抓捕,你们有权进行反抗,我们也有权利对你们采取无力行动?!?br />
    伴随着这条明码电报,排在前头的三艘海蠍舰首,那菱形炮塔前端的三角体上半部缓缓的向左右两边分开,76毫米的炮管随即伸出,炮塔旋转,直接瞄准了这五艘船只。

    “马上向我们的海军求援?!奔?,蒙德利把一切指望都给了自己国家那支无敌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