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联合国总部相隔第一大道的星巴克咖啡厅内,走出联合国大会的李岚,在多个禁卫的陪同下,走进了咖啡馆。?

    此刻咖啡馆正好是开门的时间,里面顾客不是很多,进入咖啡馆的李岚,四下一看,径直走向了两个戴着鸭舌帽的女人。

    “对不起,这里有人了?!甭韵运岢纳舸悠渲幸桓雠丝谥写?。

    李岚微微一笑,并没有理会,直接坐下,道:“怎么还在吃醋,还不是你促成的?!?br />
    “你都出轨了,还不许我吃醋嘛!”之前的开口的女子,摘下太阳镜,一脸的幽怨。

    “昨天不是陪了你一天,再者说这都是你授意的?!崩钺耙∫⊥?,抓过林美琪身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感慨道:“做个男人真难??!”

    “德性!”林美琪白了李岚一眼,看了下时间,这才反应过来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一旁的娜塔莎也点点头,问道:“按照时间表,会议不是应该到中午才有短暂的休息,怎么九点半就出来了?”

    “形式主义害死人,所以我任性了?!崩钺胺畔驴Х?,说道:“那份演讲稿被我扔了,然后说了一些我想说的话,就走出来了。估计现在也都散会了?!?br />
    两个女人相视一眼,脸上多了一种莫名的笑意,林美琪说道:“还是我们了解你,知道你肯定会不耐烦,但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做,这下得罪的人可多了?!?br />
    “那有什么。该得罪的已经都得罪过了,也不多这一次?!崩钺岸源瞬⒉辉谝?。说道。

    ……

    就在三人聊天的时候,联合国总部内的会议室里已经没有人了。各种讨论在一个个小团体在密切进行着,不管是国家元首还是国家的代表,所讨论的话题自然就是李岚刚刚的发言。

    若说现在说最忙,就属那些守在联合国总部外面的各国记者了,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各种打听的手段都在进行着,很快,联合国方面就公布了一份会议视频,其中有一部分是李岚的演讲。

    这下子。所有的记者都如同闻到腥味的猫儿似的凑过去。

    处于对李岚最后一句话的考虑,北约各国似乎也没有阻止联合国封锁消息的意思,所以关于这场大会的内容,马上就进行了公布。

    联合国代表各国的脸面,最为隆重的一个大会,被如此打断,自然要给外界一个解释。虽然李岚说的话,带有对这个世界和联合国体系的巨大讽刺,但他们也只能发布。否则等李岚亲自说出这件事情,那才是在打脸。

    而按照李岚的个性,要是这件事情联合国方面故意隐瞒,那势必也揭破此事。加上那些和索马里关系很好的国家,到时候联合国的声誉,损失将会更为巨大。

    针对此事。联合国也特别举行了一个记者发布会,声称对于李岚讲话的一些内容?;岵赡?,并且在联合国内部进行讨论。

    以此同时。李岚这边也似乎有了一些麻烦,星巴克咖啡馆已经被大量的记者围起来,要不是李岚身旁的禁卫存在,恐怕他们都围过来了。

    好在,李岚的身份让记者们都很识趣,带来的结果就是咖啡馆的生意刚刚开门就爆棚,因为禁卫只是守住李岚等人座的沙发,并没有阻止记者们进来,而那些记者也饶有兴趣的点上咖啡,坐在他们的周围。

    对于身边的多了这么多记者,李岚并没有在意,和林美琪以及娜塔莎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不过,这种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围在咖啡馆门口的记者中突然传来一震骚动,几个保镖突然出现,将门口的记者们隔离出一个通道,随后潘基文便走了进来。

    “我们先去逛街了?!笨吹脚嘶牡纳碛?,林美琪扯了扯娜塔莎的衣角,便告辞了。

    李岚点点头,说道:“你们小心点?!?br />
    走过来与两女错身而过的潘基文,也向两女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径直朝着李岚所在的位置走来,禁卫并没有拦着他,很顺利的坐在李岚的对面。

    “再叫一份咖啡?!崩钺跋蛏砼缘慕婪愿懒艘痪?,然后面对着潘基文问道:“秘书长是来找我的?”

    本来潘基文是想要邀请李岚到联合国总部内,毕竟周围都是记者,有些话实在不方便说,然而李岚帮他叫咖啡,意思也很明显,他并不想离开这里。

    “你刚刚在大会上的说的那些,我都听进去了,联合国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有些事情也都是心知肚明,我也相信,有很多话你都没有说出来,也算是给联合国留了面子?!迸嘶氖中∩乃档?,说完后还撇了一眼旁边那些伸头探脑模样的记者们。

    李岚眼角微微扬起,道:“那你来找我是来做说课?还是来帮他们表态的?”

    很直接的问题,让准备了一肚子话的潘基文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急忙来找李岚,自然不是来拉家常的。从散会后,北约各国还有一些北约国家的传统朋友国,聚集在一起。

    这让他眼皮直跳,李岚在大会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几乎就是战争的宣言,也是在警告北约等国。这种行为在潘基文看来是无比的危险,这叫他如何坐得住。

    作为联合国的秘书长,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在他任期内,爆发一场波及发达国家的战争,特别是与索马里有关。在他眼中,如今的索马里就是光脚不怕穿鞋的,比起朝鲜的三胖子,李岚这个人的危险性,高出无数倍。

    而且李岚还是索马里开国第一元首,在索马里国内拥有无以伦比的声望,根据多项报告表明,早索马里国内,支持李岚的人已经超过85%,而且超过一半人对于李岚持有的态度,几乎是虔诚的信仰。

    这样的一个国家,比起什么国家都还可怕,李岚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煽动数千万人,到时候这些人因为战争走向极端,谁都无法承受这样的后果。

    正常来说,没有人愿意去跟一个疯子较劲,更别说是一个完全被信仰统治的国家,那无异于由一群疯子组成的国家,不管是谁惹上这种国家,那都讨不到好。

    现在的李岚还十分的理智,并没有利用他在国内的名望,做出什么事情来,可一旦战争爆发,面对美国和欧洲所有国家的压力,最后的结果必然是索马里带着欧美大陆一起进入核冬天。

    潘基文相信,到了极端的时候,李岚必然会走上这一条路。而且索马里也有这样的能力,前阵子发射的洲际导弹,还有进行的地下核试验,已经证明了这一切。

    到时候那份《核不扩散条约》也自然不可能去阻止李岚,人类也会如她所说,毁在自己的手中。

    心中权衡了良久,直到禁卫把咖啡端上来,潘基文这才开口道:“不好意思,走神了?!?br />
    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缓解下心中的五味陈杂,潘基文这才继续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散会后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到你?!?br />
    “你怕我发动无法挽回的战争?”李岚干脆的说道。

    “不错?!迸嘶牡愕阃?。

    “可是你为什么不去找奥巴马,却来找我?”李岚反问道。

    潘基文闻言,脸上多了几分尴尬,说道:“我会去找的?!?br />
    “那好,你先去找奥巴马,看他说什么,然后再来找我?!崩钺暗?。

    “这……”潘基文摇摇头,说道:“我只是希望你们双方能够克制一点?!?br />
    “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的,面对证据确凿的申诉,海牙法庭都可以黑白颠倒,你认为我能够相信你吗?”李岚毫不留情的指出道。

    对于李岚的话,潘基文只有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对此我也是无能为力,可不管如何,我也希望战争不要出现?!?br />
    “联合国的作用正在失去,人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国家也是如此,都是要靠自己。北约对索马里进行全方位的围堵,拉拢索马里周边的国家,一次次挑起争端,在我国内进行**宣传,制造部落和宗族之间的矛盾,收买我政府人员,蓄意挑起索马里内战,恶意挤压索马里的正常外贸。这一件件事情,都是摆在所有人面前,你认为我该怎么做,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吗?”李岚的声音越说越大,周围记者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片喜色。

    “那就非要用战争手段来决解吗?”潘基文深吸一口气,问道。

    “战争那是最后的办法,如果有办法我也十分讨厌战争,我的士兵也都是人,有家庭有父母妻儿??墒?,有时候和平手段是无法彻底决解问题?!彼档秸饫?,李岚缓了一下后,压下略显激动的情绪,继续说道:“不过,你可以放心,只要北约成员国不主动挑起战争,那我也不会挑起战争,但是对于那些恶意针对索马里的国家,我接下来将会以零容忍的态度对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