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826章 战火燃起
    从全局考虑,凌梁说得很有道理,李岚自己也很认同,但是人都有私心,更别说国家之间了。---23wx-

    这也是李岚为什么对乌克兰有想法的原因,俄罗斯想要缓一下,他是无法接受的,否则整个北约的压力都由他来承受,必须保持乌克兰局势的持续温度,这才符合索马里的利益。

    之前对也门的空袭,已经让索马里承受巨大的国际压力,美国正在借用国际一切势力,向索马里施加压力,目前这种压力索马里还扛得住,紧接着对肯尼亚出兵,压力必然会激增。

    虽然在联合国大会上,李岚对联合国进行了讽刺,但他也无法对联合国的态度视若无睹,美国以破坏和平者以及入侵的罪行控诉索马里,这时候再出兵肯尼亚,美国必然会借机发难,逼迫联合国采取手段,或者干脆绕过联合国,对肯尼亚直接进行军事支援。

    可是,肯尼亚又必须打,无论是对反抗北约军事上的战略封锁,还是为了基地任务,有些事情明知前途的困难险阻、荆棘密布,也要坚强的迈出脚步。

    “责令南方军区和西南军区,计划不变?!毙那榕腔擦季?,李岚的想法也慢慢坚定了起来,吩咐道:“在肯尼亚战争开始之后,也立即启动‘暗香’行动?!?br />
    ————

    肯尼亚北部塔吉瓦高原的夜晚来得很晚,雨季的到来,雷暴等强对流天气,让整片高原彻底告别了持续半年的酷热。持续一天的暴雨,直到夜幕徐徐合上才停止。

    暴雨的来临。来带了清新的空气和清凉感,但是却无法驱散每一个肯尼亚士兵心中的燥热。

    守卫着这片与索马里南部相连的高原。每一个肯尼亚士兵,都需要莫大的勇气和毅力。

    这是一整片荒芜的大地,几乎可以收是人迹罕级,干旱的地表和石灰层地质,让这片高原几乎没有农作物,也没有河流。世代以来,这里就以荒芜而出名,简直就是与世隔绝。

    守住这片高原的肯尼亚国防军第24山地师,几乎可以说是这片高原上唯一生活的人类。除了战友之外。这里的士兵一年也难以看到外人一次。

    以前,这里只有两个营,已经让所有人感到很放心。如今一个山地师进驻,带来的结果却完全相反,没有人够感到安心。

    边界上,最高海拔的山顶上,哨所的炊烟袅袅升起,提醒外面正在巡逻的队伍,要开饭了。

    守在早已经被积水灌满的战壕内。已经让大部分士兵消耗了太多的热量与体力,一顿热气腾腾的饭菜,成为大部分人的期盼。

    然而,仅仅也只是期盼而已。凡是来到这里的士兵,都十分清楚自己的价值,战争不爆发还好。一旦爆发战争,那他们就是弃子。

    “以前的天堂。现在的地狱,塔吉瓦高原。你叫我现在怎么去爱你?!?br />
    第24山地师师长的莱恩斯少将,手持红外望远镜看着对面的索马里边防军哨卡,心中充满了各种无奈。

    一旁,山地师参谋长卡布其准将接口道:“羸弱的索马里,这里就是我们进入索马里的康庄大道,羸弱的我们,却是索马里挥兵南下的高速通道。那帮该死的政客,难道他们就不能睁开眼看一下,一个强大的索马里,可以轻易的粉碎我们。我们拿什么去抵抗,不需要多少部队,一个索马里步兵团,就可以轻松的击垮我们?!?br />
    没有战略纵深的肯尼亚,到处都在索马里战机的作战半径之内,导弹打击甚至不需要五分钟,网络被瘫痪,电子设备被压制,肯尼亚多数军人表现出来的情绪,只有绝望。

    莱恩斯闻言,心中一叹,并没有去责怪自己的参谋讲出如此打击士气的话。

    卡布其继续说道:“现在只有但愿上面的决定是对的,好好的干嘛要去招惹索马里那群疯子,多这样的一个朋友邻居,不是更好吗?”

    莱恩斯心情又开始烦躁起来,望着边界上的石碑,心中多了几分的凄苦,自言自语道:“内罗毕那帮官僚就是在玩火,军方不止一次的表示,索马里的强大崛起,已经不是肯尼亚可以抗衡的,不能成为朋友,也坚决不能成为敌人,否则定会有亡国的危险??墒悄诼薇夏前锕倭旁缫丫幻澜鸹蜗沽搜劬?,军方的一次次劝告,都被直接无视。

    现在居然被利用,去刺激已经开始暴怒的索马里,真的是愚蠢到了极点,长着眼睛却不看事情的本质,双耳听的永远不是忠告?;蛐砦沂强床坏搅?,当索马里军队如同山呼海啸般的席卷肯尼亚,埃塞俄比亚曾经的一幕,就要在这片土地上重演。这一次,索马里人会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心,不会留下一片人在角落里苟延残喘。他们会打到内罗毕,会打到乌干达的边界,将那群官僚的美梦彻底敲碎?!?br />
    一旁的卡布其听着师长的嘀咕声,脸上多了几分的不服气,反驳道:“师长,您太悲观了,虽然我也对内罗毕那些家伙很不爽,但我们也不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埃塞俄比亚那些由平民组成的军队,怎么能够和我们这些全部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士兵相比,再者说,我们现在的部队规模也扩大了很多,装备了很多最新的美式装备,战斗力直线上升,后续还有很多高价值的武器装备进入部队服役。而且国民万众一心,意志高度统一,加上西方国家的全力支持。就算索马里军队浑身是铁,又能碾多少根钉?!?br />
    “万众一心……全力支持……”

    莱恩斯心中充满了苦涩,政治丑恶的嘴脸他已经看了很多,对于这两个词。心中更是无比的无奈,道:“你的想法还很幼稚。很多东西是看不到的,要用心去体会……

    千年来的非洲。那一次不是被宰的羔羊,西方恰好就是把把屠刀,他们唯利是图,信用对于平等关系是有制约,但是对于施舍者和被施舍者来说,那只不过是用来违反的。如果我们能够取得胜利,达到西方国家的目的,那我们还有一些好处??梢俏颐钦桨?,超出西方国家的掌握。你认为一切还有可能吗?埃塞俄比亚就是前车之鉴,可为什么就是有那么多愚蠢的人,我现在到希望我的国家只由一群猪在执政,至少比那群官僚更加聪明……”

    强烈的无力感让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力气,莱恩斯心中愤然,为什么自己只是一个少将,为什么是一个军人,只能接受政客的摆布。

    握紧拳头,希望聚集起力量??墒切闹械奈蘖?,让他十分的沮丧。

    此刻,西方的天际,最后一丝的光明最终也消失在山脊平原上。边境线也陷入了完全的黑暗,冷风徐徐,带来了凉意。也带来了无边的忧愁。

    “师长,或许你说得对??墒巧砦?,我们没得选择。我不想当叛军,所以只能为了这片土地,献出我的一切,尽管明知是错的,谁让我是一个军人?!笨ú计湟涣尘鋈坏?。

    莱恩斯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也充满了决然之色,战死或许才是最好的归宿。

    以此同时。与这片高原相连的索马里境内,在夜色下,一辆辆导弹发射车撕去了伪装,导弹冲天而起,一排排的火箭炮发射车在液压下将成排的炮管抬高,自行榴弹炮,野战炮兵,缓缓抬起炮口,各种射击诸元在密集的无线电波中传递确认。

    代表攻击的最后倒计时,在每一个层级的指挥机构内缓缓清零。

    当数字最后归零,令人窒息的最后时刻到来,每一个指挥官同时下达了命令:“开始?!?br />
    “啾……”

    橘红色的信号弹一枚枚的升起,此起彼落,像延绵到天际的闪电一样,蔓延整个边界线。

    伴随着信号弹同时升空的是密集的导弹,一枚枚近程或者中程地对地导弹拔地而起,在发射车上发出刺耳的轰鸣,乳白色的烟雾喷洒而出,蓝白色的尾焰点亮了整个夜空,庞大的导弹携风带火的摆脱地球引力,在宁静的夜空下狂啸着。夜空中划过的一条条弧线,如同死神的镰刀划过夜空,将黑暗撕破,满载着死亡朝着肯尼亚境内扑去。

    后勤补给基地,仓库,军营,雷达,导弹阵地,机场,指挥机构,交通枢纽,以及政府各地的办公地点,都成为了打击的对象。不动则以,一动必然是毁天灭地。

    天空中的遥感卫星,清晰的拍下了这片如雨点般的火光,很快代表死亡和毁灭的火焰,开始在肯尼亚境内爆发蔓延,如同地毯式轰炸一般,由北到南,多多火光如同依次亮起的红色霓虹灯。只不过霓虹灯只是纯粹的美观,而这场火焰,却带来了无边的死亡。

    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动用三个导弹旅,整个两栖作战群近二十艘军舰的火力之后,地面部队,首次出现在世人眼前的一支毁灭性地面部队,也开始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

    一支由四百多辆猎枪远程火箭炮系统组成的远程打击军,配合两大军区所有的火箭炮部队,开始发出巨人般的咆哮声。

    超过五百辆远程火箭炮系统,六千枚237毫米的火箭炮,最大射程超过三百公里,覆盖整个肯尼亚北部所有边境城市中部的城市,所有的兵营,哨所,武装部门,政府部门,成为了首要的毁灭目标。

    并排在一起的猎枪远程火箭炮系统开始接替导弹的轰炸任务后,仿佛要刺破耳膜的呼啸声,带着层层心悸和一片片扩散开的起浪如卷起的狂风,无数的火光密集的出现在边界外,数千枚火箭炮,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内,拖着绚丽的尾焰飞向夜空,划过遥远的天际,如同末日一般的流星雨撒向整个肯尼亚中北部。

    密集的火光再一次在肯尼亚的大地上闪耀起来,翻滚而起的冲天烈焰和尘烟碎石,整个肯尼亚中北部都仿佛变成了火海,大量的云爆弹和燃烧弹,让一切仿佛都开始融化了起来。

    “三十秒男人?!闭馐俏奘暮炀勘粤郧乖冻袒鸺诘钠兰?,三十秒发挥出来的火力,够男人,但一个男人只能雄伟三十秒的时间,是也够疲软的。

    三十秒的男人把雄风展现之后,接下来就是各种火炮部队发挥的时候,自行榴弹炮,野战跑兵,舰队上的第二轮巡航导弹打击,弥补了这时候的火力空缺。

    数个大型炮兵集群在边界线后面,高昂的炮口集火齐射,硬生生的打出了一片钢雨,无数的炮弹组成如同瀑布般的铁流,狂风呼啸中掺杂着雨花,闪耀出密集的火光。

    这算是第三轮火力打击,对于边界上的守军来说,这一次的打击才是真的死亡之雨,之前的攻击虽然密集,但都很分散,只朝着高价值的目标飞去,现在这些火炮,是为了在边界上撕开一个金钱的通道,真的在犁地。

    而在炮火之后,夜空中,云层上头,密集的轰炸机机群,带来了轰鸣声甚至已经超过的炮声,没有任何保留,整整一个闪电轰炸机航空队,三十六架闪电轰炸机,带来了1620吨的航弹,再一次点燃了死亡的火焰。

    伴随闪电轰炸机行动的是大批的入侵者战斗轰炸机,填补闪电轰炸机带来的轰炸空白。

    强大的火力覆盖之中,边界上出现了一大片洪流,强大的坦克群开始涌入肯尼亚境内,隆隆的履带声之后,大量的装甲车并排前进,天空中,维和轰炸机上前为地面部队开道。

    抖掉身上的尘土,莱恩斯坐上了警卫的吉普车,和卡布其一言不发的前往后方,在这里他早就布置下了防御网,战争爆发的瞬间,让他失神了片刻,现在他已经没有第二个想法。

    吉普车走下平原,莱恩斯转头看了一眼身后这片土地,和远处地平线上出现的成片热成像信号,心中只有一片死志。

    肯尼亚通往地狱的大门打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