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美军一贯依靠战术航空兵执行纵深突击和战场遮断任务,但面对苏军在铁幕以东集结的数千架前线战术飞机和多如牛毛的防空武器系统,美国空军并没有夺取绝对制空权的十足把握,第四次中东战争前期埃及军队以苏制2k12“立方体”机动式防空导弹系统成功克制以色列空军的战例便是现成的前车之鉴。+

    有限制空权条件下,仅f-111等少数高性能战斗轰炸机能够相对安全地穿透华约集团的对空防御屏障,寥若晨星的空袭平台必须专注于摧毁桥梁,军火库,储油罐,铁路调度场等高价值固定目标,无法腾出手来助地面部队一臂之力。

    冷战时期的中欧战区的严峻形势,迫使美军寻求革命性的解决方案,提出了一体化目标截获和打击系统的概念,拟研制由探测半径300千米的空基监视雷达,作用距离20千米的车载侦察雷达,携带多枚末制导子弹药的惯性导航指令控制导弹,全自主完成搜索和攻击程序的小型制导武器,和高性能数据处理系统组成,以瓦解华约地面攻势为目标的高精度常规武器系统,突击破坏者就此诞生。

    然而这款武器诞生之后没有多久,苏联就解体,没了庞大的地面装甲群的威胁,这款武器也逐渐被雪藏起来。

    当突击破坏者正式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面对的已经不是当年苏联那密集的廉价坦克群。而是优良的三代半主战坦克。十一公斤中的弹头,对t-72等坦克或许有不错的效果,但却难以对犀牛坦克照成致命伤害。更别说更加强大的天启坦克。

    以此同时,肯尼亚海域的两栖作战群。飞来的导弹并没有奇迹出现,密集的防空网络轻易的拦截下了飞来的导弹。

    当导弹防御结果都出来后。李岚这才松了一口气,尽管有一些无法避免的损失,但总体上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

    “助手,结束第一号防空方案,关闭防空警报?!?br />
    随着李岚命令的传达,索马里南部城市乡镇露出地面的防空武器很快就消失在人们的眼中,地面上的自动装置再一次关闭,防空警报的取消。加上广播开始宣布威胁解除,许多人这才放松了下来,随之而来是好奇的议论声。

    大部分的话题都是在讨论,这些隐藏在地下的武器,是什么时候修建起来的?

    真正的答案他们自然不可能知道,不过可预见,这一次暴露出来的防空火力,必然会成为北约重点的关注对象,此次导弹袭击虽然没有实现战术目的。但也引出了索马里各个城市中的防空网络,这也是不小的收获。

    而事情的真正主人公李岚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防空武器一旦出现,就不是秘密。这一次启动的防空武器只是一小部分。而且就算是全国的防空部署都暴露也没有关系,因为防御武器的数量,几乎每天都在增加。只要这种速度不被外界知晓,那就没有关系。

    要不是因为肯尼亚不属于基地的建造范围。李岚都想要把防御武器铺设过去,不过这种局面很快就会结束了。一辆分基地已经出发,很快就可以在肯尼亚境内展开。

    遭受如此密集的导弹打击,李岚也不是好脾气,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百倍的还回去,不过这种念头一出现,就被他直接摈弃了,恼火的他很快就下达了新的命令:“传我的命令,命令导弹兵团第三导弹旅,以牙还牙以血还血?!?br />
    命令很快就出现在导弹兵团司令部的中央电脑上,导弹兵团司令杨厉将此命令第一时间传给麾下的第三导弹旅,该旅是一支全部由v-1、v-2战术地地导弹装备组成的战术导弹部队。

    在接到李岚命名的第一时间,第三导弹旅就拉响了紧急战斗警报,同时最高统帅部也把打击坐标发到第三导弹旅。

    而下达完命令的李岚,就要起身离开空中指挥平台的隐藏式控制台时,贾斯町一个电话正好打了过来。

    “十分抱歉指挥官,由于情报部门的无能,致使国内和作战部队遭到导弹打击,我会承担此事?!?br />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贾斯町认罪的声音。

    李岚并没有真的生他的气,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有想要把这件事情怪在情报部门的头上,不过,必须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来承认错误?”

    “不,我现在有重要的情报汇报?!奔炙诡惶钺暗幕?,浑身一个激灵,立即说道:“刚刚我们的情报人员已经探查到隐藏在乌干达内的三个大型军火仓库,北约支援肯尼亚的八成武器,都是从这三个秘密军事仓库调拨的,而且从外面还有许多武器运入这三个仓库。而且就在两个小时前,乌干达政府已经答应为肯尼亚政府人员提供政治庇护?!?br />
    听到贾斯町的汇报,李岚眼中突然一眯,说道:“继续保持对此事的关注,至于导弹袭击事件,交一份检讨上来?!?br />
    “是?!?br />
    挂掉电话,李岚站起的身子缓缓的坐下,心中开始盘算着。

    不可否认在索马里周围,北约拥有许多传统的盟友,特别是肯尼亚和乌干达,一个是美国最传统的盟友,一个和北约各国关系亲密,曾经更是英国的下属国,两国的关系更是亲密。

    本来,李岚也没有打算对乌干达怎么样,一听到贾斯町的汇报,心中也慢慢有了决断。

    有了想法,李岚手脚也不慢,第一时间就联系上娜塔莎,立即取消娜塔莎的行动任务,这才有娜塔莎等人不得不撤退的一幕。

    ……

    以此同时,内罗毕国家地质公园内,再一次担任防御指挥官的莱恩斯早已经没有往日刚毅风采,连续几天几乎合眼的他,此刻已经是一脸的憔悴,双鬓的白发短短几天的时间,多了数倍。

    刚刚导弹打击的效果他是最先得到消息的,结果让他的脸色多了几分的黯然。作为一个战区指挥官,他明白上层有全局考虑,从上峰给他一份份坚决抵抗,争取时间的命令中,他猜得到上峰有反击的能力。

    在看到导弹从自己后方升起的那一刻,他却失望了。

    在他看来就算这些导弹能够让索马里军队损失惨重,也无法改变战争的姿态,结果却让他更加的难受,导弹只是造成了几辆坦克不能走,只要修理一下就可以继续战斗,完全对战争没有帮助。

    作为一个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只是现在就算他想要去质疑命令,也没有办法了。就在刚刚,他再一次和国防部的人失去了联系。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继续联系到上峰,作为一个军人,他只有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而他的位置只在内罗毕,连续退守三个地方,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可现在的形式,对他来说只是死亡倒计时,除非是北约直接出兵,否则肯尼亚已经完蛋了。

    夜色再一次笼罩这片土地,莱恩斯走出了地下指挥部,站在地质公园的最高点,看着曾经繁华的首都如今变成一片火海,苦涩的泪水从眼角缓缓溢出。

    他很不甘心,肯尼亚不应该走到这种地步,盲目的乐观,愚蠢的自信,自我膨胀的野心葬送了这个美丽的国家。

    可是再不甘心,自己又能够如何?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最后的时间里,给自己一个痛快,给国民一个交代。

    “将军?!笨ú计渥吡斯?,看着一脸酸楚的莱恩斯,让他内心无比的沉重,两人合作那么多年,这是第一次从自己的搭档脸上看到如此模样。

    那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水珠,从眼角滑落,莱恩斯控制了自己的情绪,问道:“卡布其,有什么事情吗?”

    “刚刚传来消息,西南的叛军已经彻底占领了埃尔多雷特,并且和索马里一个装甲团规模的部队汇合了,目前叛军的前锋部队,已经朝着我们这里过来了。东部,索马里海军陆战队也朝着内罗毕前进,守军一路节节败退,现在……”

    听到这里,莱恩斯举手示意卡布其不用说了,后者闭上嘴巴,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的站着,任凭雨水落在身上。

    仿佛过去了很长时间,莱恩斯这才开口道:“真怀念以前的生活,难得的闲暇,陪着家人,到野外钓鱼野餐,当初我还打算,等我退役的时候,一定要好好陪陪家人,补偿这些年对他们的冷落?!?br />
    “将军……”卡布其眼中也湿润了起来。

    莱恩斯自顾自说道:“我知道他们现在都还很好,索马里人并没有屠杀我们的人民,可我已经没有办法实现当初的承诺,作为一个军人,我失败了,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我也失败了?!?br />
    说到这里,莱恩斯转过身来,搂住了卡布其,在他耳旁说道:“我的好朋友,等下你脱下军装,好好的活下去,你还年轻,人生还有很长的时间?!?br />
    “将军,我是不会离开你的?!贝爬崴?,卡布其坚定的摇摇头。

    看着卡布其坚定的眼神,他笑了,带着眼泪笑了。

    这时候,黑压压的天空中,导弹大量的导弹穿过云层雨幕,落在内罗毕周围,其中一枚跟着无线信号落在山坡上。

    ps:上一章的重复已经修改过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