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851章 政客李岚
    伊斯兰堡总统府前,来至全世界各地的记者们在总统府的南侧大门前排起了长龙。?

    郑兴,原来是中华**电视台驻索马里记者,如今他已经成为一名鼎鼎有名的战地记者,每一场索马里参与的战争,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许多索马里军事行动,都是他首次对外披露。

    李岚到访巴基斯坦,刚刚从肯尼亚战场退下来的他,第一时间赶到了伊斯兰堡,因为他不单单是一个驻外战地记者,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近距离与李岚面对面的外国记者。

    李岚所参与的重要外交工作,他都可以近距离进行拍摄,因为时间档期的关系,他并没有跟着李岚的团队前往莫斯科,李岚首犯巴基斯坦,他可不想错过。

    不过,当他来到伊斯兰堡的时候,两国公开会谈已经过去,草草咽下午餐,他就急急忙忙来到总统府,因为下午还有最重要的签字仪式,早上会谈确定下来的合约,都会在下午签署。

    已经错过一半精彩内容的他,也没有心情去享受巴基斯坦美食,所有的念头都是记录下下午的签字仪式。

    下午的签字仪式,也吸引了很多的目光,当他来到总统府的时候,记者们已经排起的长龙,急忙将自己的摄像机交给总统府的工作人员,便走到的队伍的最后面,拿出他的记者证书和邀请函。

    这一路上过来,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拿出自己的证件了,从伊斯兰堡机场到这里。沿途布满路障、检查站,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反复盘查。几经倒拐。

    而在总统府大门前,还有更加严格的盘查,至于记者们的摄像机也一切电子设备,都必须由工作人员带进场,然后帮助记者们安放在固定的位置上,采访之后,再由工作人员把摄像机交还给他们。

    像这样的规矩,到哪里都差不多,特别是中东国家。记者面对的盘查会更加严格,安保的步骤也会更多。

    下午一点半,进场的时间到来,门前的巴基斯坦内政部队的士兵开始检查证件放行。

    排队中的郑兴粗略数了一下,这场签字仪式吸引了将近八十个记者,这与他猜测的数量差不多,因为这不是一场普通的签字仪式,在签字仪式之后,两国元首会当场回答记者们的提问。比起签字仪式。真正的新闻价值是在后面的记者问答期间。

    检查的速度并不慢,轮到郑兴的时候,也就过去了不到十分钟。

    随着队伍走到门口,郑兴拿出自己的护照和邀请函。迎面的巴基斯坦内卫士兵拿出底单,一旁的士兵则是对比计算机的数据库,双重检查。一一核对,在确认无误后。郑兴这才走进总统府的大门,走过金属探测器。在进行全面的搜身检查后,他这才可以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慢慢的踱步在总统府内,郑兴细致的看着总统府的布局,他就听过前辈们介绍巴基斯坦总统府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过来,他可不想匆匆而来却什么印象都没有。

    目光过处,总统府建筑物色调淡雅,毫无俗艳之气。它是由三个层次的长方体建筑物重叠起来的宏大建筑群,外部轮廓以直线、长方形为主调,几乎没有什么弧线、圆形。从长度、宽度、高度上讲,下面一层最大,第二层次之,第三层又次之。府门门洞成长方体,高约七八米,宽约二三米,深约三四米,门洞尽头才是大门。

    总统府内部宏伟华丽,一下子让人感觉到一种帝王宫室的非凡气派。大厅左右长约五六十米,前后宽约三四十米,上下高约二三十米。天花板上有吊灯,地面上有地毯,墙上有肖像。左侧墙上悬挂着历届总统的肖像,每幅肖像下面都插陪了简短的文字介绍。

    在这些肖像中,也包括了佩尔韦兹穆沙拉夫的。穆沙拉夫曾任巴基斯坦总统、陆军总参谋长,上将军衔,是著名的政治家。五年前巴基斯坦反恐法院向他发出逮捕令,指称他涉嫌参与了对总理贝娜齐尔布托的刺杀行动。

    去年他结束4年的“自我流放”生涯回国,拟参加国会大选,但又遭到逮捕并将遭遇流放。有趣的是,这样一个失败了的英雄,其肖像也以昔日总统的身份挂在了总统府的墙上,多少体现了巴基斯坦文化中不以成败论英雄、客观公正地评论一个人的价值观念。

    总统府大厅左侧正中,又是一道大门,高约4米,宽越3米。走过大门,便进入另一个宽敞、高大的长方形厅堂。进大门左手边靠门、靠墙的是一个长方形的讲台,大约一二十平方米,上面铺设了地毯,还摆放着几把椅子,讲台下面就是活动的椅子。进大门右手不靠门的墙上,高高悬挂着巴基斯坦国父穆罕默德阿里真纳的巨幅油画肖像,庄重肃穆??囱?,像是一个演讲、报告厅。

    总统府大厅正中央的位置,沿着正门与正门正对的大门之间的地方,架设好了大概十来个摄像机,摄像机正对着左侧。摄像机对着的大约十米开外的地方,摆放了一张桌子,桌上安放着索巴两国微型国旗,桌子后面摆设了两把棕黑色的皮革靠椅。

    傍边一个郑兴不认识的人指点着远处的桌子低声对另一个人讲:“等一会儿索巴合作协议就要在那儿签署?!?br />
    摄像机背后十多米远的地方,有两个供站立演讲之用的演讲台,上面已经摆好话筒,估计是为李岚、侯赛恩出席合作协议签字仪式后接见新闻记者而准备的。

    在郑兴进入大厅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大概一两百人了,还不停有人从正门进进出出。但看样子,好像进来的要多一些。出去的要少一点。在大厅里一两百人中,有记者、官员、工作人员、卫兵。这些都是容易从外表上进行初步、简单的识别的。

    见到如此多形形色色的众人后,郑兴忍不住想到,在这一两百人中,估计也有以各种身份作为掩护的各个国家的情报人员,这是难于从外观上作出科学、准确的识别的。

    而在众人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身着制服的担任站岗工作的巴基斯坦卫兵。在拟作索巴合作协议签字之用的桌子后面,站立着两名卫兵,身高大概180多公分,高大魁梧。气宇昂扬,古铜色肤色,白色制服,手握长长的标枪,标枪的头上装饰着小旗与羽毛,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卫兵持标枪而立,身体笔直,庄重优雅,目不斜视。纹丝不动。

    时间一到,大厅正门缓缓打开,李岚和侯赛因两人的身影同时踩着红地毯走出来,一次落座在桌子前。

    签约仪式开始后。双方的工作人员开始将一份份合约放到两人身前,签好后双方手持合约面对各大媒体。

    签约工作进行得不是很快,数十份正式打印出来的合约。整整签署了快一个小时,等最后一份合约。也是关于造船基地这份最关键的合约签署完毕后,郑兴可以清晰的感觉身边众人各种变换的情绪。

    欣喜者有。担忧者也有,莫名的幸灾乐祸者也有。

    至于郑兴自己,他还是挺高兴的,因为他多少清楚一点,这个造船基地在很早之前的谈判中,自己的国家也花了不少心思,今天这份合约终于签署了,国家的目的也达到了。而且他还知道,真正出资建造这个造船基地的是自己祖国。

    他不清楚国家这样安排有什么深意,为什么把一个花费如此巨大的造船基地放在巴基斯坦,但他明白,国家战略不是儿戏,也不能情感用事,此举必然与国家的战略攸关。

    最后一份合约签署完毕,就意味着记者提问的时间已经到了。

    工作人员将合约带了下去后,便有人宣布记者提问时间开始,有问题的记者可以举手提问。

    众记者几乎都在第一时间举起自己的手臂,由工作人员指定的记者出声。

    一开始都是一些国家政治和国际问题,李岚和侯赛因两人也是对答如流,最初的几个问题热场之后,接下来的问题很快就指向了肯尼亚和乌干达以及联合国应对索马里发动战争对索马里的制裁。

    侯赛因自然是站在李岚这一边,而面对这种问题的李岚,也只能继续强调道:“出兵接到南苏丹并不是要攻打乌干达,这次是由南苏丹牵头在南苏丹和乌干达的边境上进行一次三国联合反恐演习,我们也是顺道训练下部队的长途拉练能力,至于索马里国防部对乌干达的警告,那只是国防部语言中过激了,在前往巴基斯坦的路上,我已经和乌干达总统进行了电话交流,大大加深了双方的友谊,穆塞韦尼总统先生还邀请我国防军部队,前往乌干达境内,我也要求乌干达派遣军事团队来索马里,以加强两国的反恐合作。

    索马里是一个非洲国家,在非洲一体化的问题上,原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我们坚决反对外来势力干扰非洲的一体化进程,阻止非洲走向和平的夙愿。对于非洲的朋友国家,索马里一直都是掏心窝子的,穆塞韦尼总统也愿意将索马里当成朋友,既然是朋友进行军事交流,也属于正常的事情。

    此次军演,我也是为了让南苏丹和乌干达存在的一些问题而寻求决解渠道,加强邻国间的和睦关系。对于外界的种种猜测,我只能说嘴站在别人身上。外人想要干预非洲一体化建设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像类似的言论我已经听得够多了,希望全世界的媒体,在发表文章的时候,能够客观一点,多求证。不要为了吸引眼球,而失去了新闻的公正性?!?br />
    台下的郑兴看着李岚凯凯而谈,心中颇有几分佩服,他与李岚也算是老相识了,这几年来他单独给李岚做了很多次专访,交情也算不错。

    看着这几年在政治舞台上呼风唤雨的李岚,他看到了成长,或者说更像一个政客了,他心中真的很佩服。不是佩服李岚的手段和权势,而是佩服当他离开政治舞台的随和性和不断的要求自己。

    台上,李岚的回答还在继续:“联合国是作为世界各国共同决解问题的组织,一旦它成为别人手上的工具,那联合国就真的没有太多存在的必要,因为它已经失去它存在的意义,这也是为什么它为什么会失去约束力。

    一直以来,西方国家一直都没有停止对索马里的制裁,联合国下达对索马里的制裁决议,对索马里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还有很多国家不满意近年来联合国的决议,不满意它成为别人手中的政治工具,否则现在的索马里也不会有这么多朋友国家。对或者错,自然有眼睛在看,不是说什么就是什么?!?br />
    随着李岚的回答完毕,下一个问题很快就接着出现,台上的两人依然对答如流,其中一些西方媒体,自然难以避免在问问题时,带着几分刁难色彩,不过,这些都没有难得倒两人。

    郑兴都没有举手,而是注意听着一个个问题的出现,听着台上两人的回答,记录下重要的信息。

    很快,一些众人比较关注的问题都问完了,郑兴这才停下自己记录,举起自己的右手,正好他也被点到。

    微微拉了下自己的衣角,郑兴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话筒,看着眼前的李岚问道:“尊敬的李岚总统,其实我的问题很简单,也涉及到总统的**,如果不便回答,就当我没问过。请问,之前牵着第一夫人手下飞机的小女孩,她是您的什么人?”

    “她叫莎莉,是我认的女儿,一个老人在他人生最后的时间中将莎莉委托给谭雅将军,我见她十分的乖巧,起了爱惜之心?!碧ㄉ系睦钺?,对着郑兴微微一笑,回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