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854章 乌干达内乱
    对比月清星晰的伊斯兰堡,乌干达的夜空幽暗得吓人,瓢泼大雨倾倒而下,粒粒雨珠如豆,雨夜下伸手不见五指。

    乌干达北方的部落区,通往南部的主干道上,汽车发动机咆哮的轰鸣声穿过雨声远远飘去。

    泥泞的公路上,泥水在宽大的车轮下四溅,咆哮的声音是汽车发动机运转到极限的声音,一排二十几辆形似东风猛士的装甲车打着车灯,穿过层层雨幕。

    车上,泥泞而颠簸的道路让里面的每一个士兵,不停的在车上摇晃着,每一个士兵脸上都不是很好受,虽然他们经过严格的训练,但一路过来的极度颠簸,让每一个士兵五脏都不停的翻腾,有些士兵脸色已经开始泛青。

    可就算如此,驾驶室内的驾驶员并没有想要松下油门的意思,军靴上的大脚一直都把油门踩到底,无论是上下坡还是水坑,动的只有他那挂挡和掌控方向盘的双手。

    车队中的某一辆车上,一个肩扛上尉的军官,看着电子地图上不断拉近的目的地,心中依然无法放下着急。

    忍住腹内翻腾的难受和涌到嘴边的胃酸,抓起身前的对讲机,吼道:“兄弟们,我知道现在大家都很难受,但是兵贵神速,我们必须在预定的时间内达到目的地,速度还需要加快?!?br />
    此刻,就在上尉手中电子地图上的目标所在地,雨夜并没有阻止该来的战火。

    白天,乌干达国防军的内卫部队在穆塞韦尼的命令下。第一时间控制了北约三个武器仓库,在北约方面还没有正式做出决断的时候。成功掌握了先机。

    这是穆塞韦尼和李岚商谈好的条件之一,等北约反应过来的时候。争夺武器库的战斗已经开始。

    乌干达中部军区几个将领倒向了北约,发兵想要占领拥有这三个仓库,一场争夺战很快就开始。而这场争夺战仿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乌干达各地的很快就出现了一大批反对总统的将领,雨夜下,各个军区也都同时爆发了清洗战斗。

    穆塞韦尼也是一个果断之人,第一时间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严令各大军区整肃叛乱。

    然而首都圈的防御部队也发生的叛乱,担负首都圈防卫的主力部队——国防军第四机械化步兵旅。将部队开进首都坎帕拉内,试图控制总统府和国会已经整个政府高层。

    结果被其他首都防卫部队阻挡在坎帕拉市内,战斗也随之开始。

    雨夜,乌干达注定不平静。

    当李岚突然收到乌干达各地发生兵变的消息后,他反而舒缓了许多,北约不可能无视乌干达倒向索马里,安静了一个白天,实则就是为了酝酿今晚的武装政变。

    北约对乌干达有着几十年的支持,想要左右几个将领叛变并不困难。虽然索马里给乌干达军方的压力巨大,但却天底下多的是赌徒,微微一许诺,加上本土三个北约武器仓库的存在。有点野心的人,很容易靠向北约。

    幸好一开始穆塞韦尼就第一时间控制了三个武器仓库,这才避免局势在第一时间失控。

    之前。很多人也都在疑惑,北约为什么不摧毁这三个武器仓库。原因就在这里,他们支持的叛军需要这批武器。

    短短一个小时。几乎在乌干达全国各地都有交火,穆塞韦尼当初也算是半政变上台,在他麾下也有许多忠于他的将领,双方掐在一起,每一个军区都不平静。

    战乱中,真正受苦的是平民,雨夜正在安睡的人们,被突如其来的炮火惊醒,炮弹四飞,军队掌控一切记录,各种压抑的情绪都在同一时间爆发,趁乱打劫的人给各个城市带来不小的创伤。

    以此同时,李岚也第一时间和穆塞韦尼进行的通话,随后便立即命令第三装甲旅和第一装甲师的少量轻装部队,脱离主力全速支援乌干达政府军。

    正在肯尼亚内罗毕休整的伞兵旅也第一时间接到了随时出击的命令,暴雨中,伞兵很难安全的伞降,不过伞兵旅还是按照命令,集合部队登机,等待起飞的命令。

    西南军区的空中突击旅也第一时间接到了李岚的命令,大量的士兵荷枪实弹跑到?;杭?,依次登上准备起飞的夜鹰直升机。

    乌干达坎帕拉总统府内,穆塞韦尼得到索马里已经出兵的消息后,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四处冒火的乌干达让他一夜之间,头发白了不少,他也没有想到,北约对乌干达的渗透会如此恐怖,不单单是军方,各地官员也都开始断开和总统府的联系。

    虽然他也第一时间逮捕了很多与北约亲密的高层,但还是没有阻止这场混乱的出现。是他太小看北约的手段和决心了。

    历年来,就以美国来说,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工作可不单单是手机情报,更加重要的是在各国埋藏重要的政治棋子。各种挂着人道主义组织和投资公司,绝大部分都是中央情报局用来收买他国政府高层的手段。

    同理,北约各国中的情报部门也把渗透控制他国政府高层作为与情报并重的任务,许多不经意中的政变,背后都有他国的身影。

    乌干达与北约的关系虽然很好,但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层关系,让北约等国的渗透变得十分的容易,如果不是时间仓促,恐怕现在的穆塞韦尼已经是孤家寡人了。

    不过,现在的他日子也不好过,在总统府内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到卫队和叛军在坎帕拉内的交火声。

    漫天大雨让索马里效率最快的空降兵无法伞降,就算是直升机部队,在如此暴雨下,也无法快速的抵达,反而是地面部队会率先抵达。

    现在,他站在窗户旁,不停的祈祷,“万能的真主,让这场大雨停下来……”

    他的身后,赛义德安静的站着。白天,他就来到这里了,接到李岚的命令,前来?;つ氯つ?,也有监视的意思,毕竟战争期间人心叵测,谁都无法保证穆塞韦尼不会乱来。

    听着穆塞韦尼一句接一句的祷告,他并没有任何不耐烦,隐藏在墨镜下的眼睛半眯着,盯着外面漆黑不见五指的雨幕。在他的要求下,屋内并没有开灯,同样也是漆黑一片。

    真主仿佛是听到了穆塞韦尼的祷告,豆大的雨点砸在窗户上的力道在慢慢的减弱,雨势开始变小。

    诚心祷告的穆塞韦尼立即察觉到外面雨势的减弱,脸色瞬间狂喜起来,虔诚的感谢道:“感谢真主在上……”

    身后的赛义德闻言,心中一笑,想道:你最应该感谢的不是真主,而是我们的领袖,真主能不能让雨停下来我不知道,但我们的领袖可以。

    就在这时候,赛义德的耳机中传来一个消息,他立即对穆塞韦尼说道:“总统先生,我们的伞兵旅已经开始出发,一个小时后就可以抵达坎帕拉?!?br />
    “实在是太好了?!蹦氯つ嵛叛?,脸上的喜色更甚,他似乎正要说点什么,突然赛义德一把将他扑到,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原本关上的防弹玻璃突然出现了大片龟裂,一个比大拇指还粗一点的洞赫然出现在龟裂痕的中间。而在他们的身后,挂在墙壁上的穆塞韦尼画像上,出现了一个碗大的坑洞,整个墙壁几乎要被洞穿。

    瞬间有些懵圈的穆塞韦尼还没有清醒过来,赛义德就抱着他第一时间滚落在墙角处,在他滚开的时候,与玻璃同面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大洞,他们之前倒下的下方,也赫然被打出了一个大坑。

    “好厉害的狙击手?!?br />
    滚在墙角的赛义德并没有第三次动作,根据弹道,在这个角落中他们是安全的,这里和外面的狙击手所处的角度正好是侧面平行,自然不可能穿透竖行墙壁。不过只是暂时的安全,只要狙击手调整下射击位置,他们这里也会变得十分的危险。

    被?;ぶ械哪氯つ嵴馐焙蛞卜从α斯?,脑海中也自然闪出了狙击手三个字,当他隐约看到碎裂的玻璃和墙壁上被子弹击穿出来的大洞,心中更多的是后怕。

    “这是大炮吗?连防弹玻璃和如此厚的墙壁都可以穿透?”穆塞韦尼忍不住惊呼道。

    “的确是大炮,当然如果20毫米也算的话?!比宓滦闹卸嗌儆行┓吲?,要不是他反应快,感觉到危险的时候就把穆塞韦尼扑倒,他现在已经溅了一身血。

    20毫米穿甲弹,别说是防弹玻璃和墙壁了,就算是他们坐在装甲车内,都不安全,也就只有先进的主战坦克才可以挡得住这玩意。

    赛义德说完后,便按下通讯,问道:“有没有干掉对方?!?br />
    负责反狙击的猎鹰立即回答道:“危险清除,但对方只是受伤,目前正往市内逃窜?!?br />
    “怎么搞的,你居然也失手了?!比宓旅纪芬恢?,问道。

    “对方是个高手,我的射击角度不行,子弹只是擦到对方手臂?!绷杂セ氐?。

    赛义德闻言,并没有继续责问,“目标安全,你马上换个位置,小心反狙击?!?br />
    “猎鹰明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