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热的喘气声慢慢的平复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控制台中唯一的椅子已经变成了一张柔软沙发床,缠绵的两人身上遍布条条红色抓痕。

    “娜塔莎?!贝涌袢戎谐沟桌渚蚕吕吹睦钺?,在充满荷尔蒙的味道中,嗅到了那一丝丝的血腥味,忍不住把怀中的可人儿楼得更紧了。

    “我快被折腾散架了,真不知道美琪怎么受得了你?!蹦人看?,说完后似乎响起了什么,潮红的脸上充满的恶趣味,脖子一扬,双唇紧紧的贴在李岚的耳旁,说道:“当初在林美琪的那一夜,你可没有这么强哦?!?br />
    “啪”的一声,李岚一巴掌打在娜塔莎那挺翘的tun部,也许是因为手感太好了,打完之后忍不住顺着弧度抚摸着,嘴上说道:“你果然全程观看了,我就知道,那肯定是你的杰作?!?br />
    “你不喜欢吗?”娜塔莎一语双关道。

    “哈哈……”李岚没有回答,只是大笑了起来,双手细细体会着娜塔莎那堪称巧夺天工般的完美身材。

    娜塔莎也闭上嘴巴,享受着此刻的温馨。

    良久,李岚突然问道:“对了,你刚刚进来的时候,不是说有什么东西需要我马上看一下?!?br />
    娜塔莎闻言,一脸舍不得的爬起来,翻身下地,弯下腰捡起之前被她仍在一旁的文件,也不是她是不是故意的,弯下腰的时候,背后正对着李岚。而且两条修长的大腿并没有弯曲,结果给了李岚一个无比刺激的画面。

    不可否认。在无数人的心中娜塔莎一直都是个完美的女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无边的诱惑。

    娜塔莎的娇躯本来的凹凸起伏。浮凸修长的曲线如同山川一般地起伏动人。而且她此时正是背tun对着他,那不足盈盈一握的蛮腰下,丰满硕大的tun部高高隆起,那饱满丰隆的ru峰使得蛮腰处形成一道勾魂的凹陷,让李岚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哪怕是在欢好之后,无论怎么努力,目光都无法移开,心跳,更是呈现着一种近乎疯狂的频率。

    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在安静的控制台内,十分的清晰。

    听到了李岚咽口水声音,娜塔莎身体轻动,以一个无比优雅的姿势转过身来,李岚的心跳顿时再一次加快。娜塔莎属于哪里都美丽。哪里都勾魂的美人。在她站着的时候,胸前高耸,秀腿地曲线就已经足慑人眼球,而且tun部的曲线依旧是那样的丰隆清晰。

    这具酮体他已经看过不下几十次,可不管是哪一次。勾魂夺魄般的杀伤力,从未消减过,仿佛视觉疲劳这个词汇不会在她的身上出现。

    那妖精般的身影在他的脑海深处再次牢牢的印下……很深很深。

    人的身体是最老实的,思想和嘴巴可以欺骗。但身体的反应却不会欺骗。尽管李岚已经装得很淡定,但是小李岚还是把他深深的出卖。

    “呵呵”娜塔莎第一眼就看到威风凛凛的小李岚,微微一笑。将手上的文件交到李岚的手上后,双手对着小李岚盈盈一握。俯身含住。

    忍住小李岚带来的感官刺激,李岚拿起印有外交部印章的文件。翻开一看第一眼,就看到美国外交部的字样,下面则是长长的内容。

    从头看了一遍后,李岚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合上文件后,哈哈一阵大笑,一把拉起下身的娜塔莎,激情继续……

    ……

    …………

    等李岚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便第一时间进入浴室内,将身上的味道洗去,当他站在镜子前看着身上的吻痕和抓痕后,忍不住一阵苦笑。

    娜塔莎的狂热让他感受到很多在林美琪身上没有感受到的激情,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向林美琪说这件事情,毕竟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而且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林美琪。

    穿上睡衣,刚刚躺下的,闭着眼的林美琪便八爪鱼般的缠上来,手指轻轻在李岚胸前的吻痕上滑过。

    “对……”

    正要开口说话的李岚,嘴巴一张,就被林美琪另外一只手封住了,“我不怪你,她们守着你那么多年了,我才是外来者。青春易逝,容颜易老,大家都是女人,我明白的。这一天的到来,我已经有准备了,她们都是好女人,又是你的左膀右臂,我不能太自私了,你的我的,也是整个国家,她们也有份?!?br />
    说到这里,林美琪眼中多了几分雾气,说道:“而且我不能耽误你,李家更不能因为我而绝后。你知道吗?每次看到网上对你到现在为何都没有子女的猜测,我的心每次都十分的难受?!?br />
    “那不你的责任,我们可以等,我相信将来的科学技术,是可以医治……”李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准备的一大堆话,被林美琪的温柔通通驱散,他只能抱紧怀中的女人,安慰道。

    “我们都不是普通人,也注定我们格外受人关注,我等不了那么久?!绷置犁魉档?。

    抚慰着怀中的女人,李岚慢慢的沉默了,说实话,他还真的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可是从莎莉走进生活后,他也很希望自己拥有一个完整一点的家庭,没有享受过父爱和母爱,他很想好好享受下成为父亲的快乐。

    今天他虽然多喝了一点酒,但脑海中一直都很清醒,只是心中那片渴望,让他放纵了自己,而且正如林美琪所说,娜塔莎已经等了他那么多年了,年华易老,他不能让娜塔莎等人就这样苦等一辈子,这样对她们太残忍了。

    夫妻两个就这样无言的相拥着,一夜无话。

    天空微亮,李岚脑海中的生物钟将他唤醒。洗簌之后穿着运动装他便走出了基地,谭雅几乎与他一起出现在训练场上。此刻。禁卫部队已经开始例行的晨练。

    简单的活动之后,天空已经放亮。李岚拿出双枪,便有禁卫上前将吊着砖头的消音器锁紧李岚双枪枪口的螺纹内。

    又是一天的训练落幕,今天的李岚,双手负重举枪,已经坚持得比谭雅还久,不过每次都是谭雅帮他推药酒活动双臂的肌肉。

    “怎么样,终于想通了吗?”收起药酒,谭雅突然出声道。

    瞬间就明白谭雅要表达的意思,李岚并没有隐瞒。点点头,微笑说道:“晚上别关房门?!?br />
    谭雅给了李岚一个媚眼,说道:“我可不是娜塔莎,没有那么快被你征服,等你什么时候出枪速度比我快的时候,再说这句话吧!说不定,我会比娜塔莎还主动哦?!?br />
    看了一眼娜塔莎的征服度,李岚嘴角一翘,拔出腰间的双枪。甩出一片枪花,说道:“那现在就比看看?!?br />
    谭雅一言不发的朝着靶场走去,她已经用行动回应了李岚的要求。身后,李岚耸耸肩跟上去。

    很快。训练场上的禁卫们都停下了训练,当他们得知李岚要和谭雅比试枪法的时候,训练已经被他们抛开了??菰锏难盗纺睦锉鹊蒙锨籽劭吹搅礁鼍栏呤纸狭坷吹糜幸馑?。

    靶场上很快就聚集了上百个禁卫,十个移动靶已经准备好。以十米每秒的奔跑速度移动着,这种速度可以说是人类的极限速度。在场的每一个人在?;卤⒊隼吹乃俣?,可能会比这个速度快一点,但也快不到哪去。所以,在训练极限枪法的时候,移动靶的速度也被定为十米每秒。

    这样速度的靶子,对在场的人,都不是难度,但想要瞬间出手命中十个同时移动的靶子,他们还无法达到这种程度,就算是战狼这个英雄级战斗单位,还是精通近身格斗枪术,最多也就拔枪后瞬间命中六个靶子,而且在第五枪和第六枪的时候,只有一半的成功几率。

    几个月前,李岚最好的成绩就是瞬间出手命中八个靶子,而且最后一枪有些跑靶。

    至于谭雅,她是唯一一个可以瞬间出手命中十个靶子的人,还可以将速度提升到极致。

    比试正式开始,谭雅先来,对着二十米外十个快速来回移动的靶子,她的双手动了,只是瞬间所有人都发现她腰间的两个手枪枪套内的手枪已经消失了,而枪声也同时响起,仿佛重机枪瞬间爆发的火力,她面前的十个靶子的十环位置,同时出现了一个子弹眼。

    负责掐秒的李岚,也是在场众人唯一一个看清谭雅出手的他,看了下了秒表上的时间,脸上一点惊讶都没有。

    “196秒?!?br />
    说完后,李岚将秒表抛给走过来的谭雅,换他上前,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动作,十个新的靶子上面也有十个子弹眼。

    掐秒表的谭雅,在李岚手枪的瞬间,就按下了停止键,看到上面的时间后,显得有些惊讶。靶子她根本不需要看,在李岚出手的瞬间,那就知道结果了。

    “198秒,进步很大?!?br />
    听到谭雅肯定的话,以及现场爆发出来的热烈欢呼声,李岚扶着额头,显得有些失望。

    李岚和谭雅精彩的表现,赢得了现场每一个禁卫由衷的欢呼和掌声。

    那一瞬间的出手,还是双手持枪,同时射出五发子弹,命中移动中的十个靶子。这样的难度,已经可以说是人类目前身体反应的极限。

    精彩归精彩,不过在场的每一个禁卫都很清楚,在战场上这种技能的实际用处不大,但是一旦在战场上遭遇这样的对方,死的一定是自己。

    手枪是自卫武器,是指在受到危险时,迫不得已使用的武器,可以这么说打仗的时候基本用不到手枪,二战的时候只有白刃战的时候,会可能用到手枪,基本也是步枪没子弹,这也是很少有的事。

    而现代战争,双方军队相遇,手枪更多是为了城市中的近战才设计的,而且现在城市战,也不需要以前的冲锋,很多时候的交战距离,都发生在两百米左右的地方。当然,必要时的近距离交战也会出现,只是偏少而已。

    如果是抓捕最烦和剿灭小规模武装分子,那交火距离就是近的偏多,手枪的使用率也高,最多的交战距离都是在十五米到五十米左右。

    当然,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多一项能力,也就相当于平均多了一份保命的资本。就说李岚和谭雅的这种较量,在大规模的军队交战中,几乎没有太大的用处,但是在小规模的冲突上,有这样的能力,简直就是神一般的手段。

    就好像当初当初谭雅去意大利执行任务的时候,瞬间出手让步蛇仓皇而逃,就是最好的例子。

    比试的成绩出现后,尽管只是少了002秒,但李岚也是输了。自然而然,他之前半开玩笑的话,也无法当真了。

    “昨天我收到了外交部呈上来的美国外交照会,奥巴马要来索马里?!币黄鹱咴诜祷鼗氐穆飞?,李岚开口道。

    谭雅闻言,有些意外的说道:“美国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打算谈什么?”

    “还能谈什么,无非就是地区安全形式,缓和下双方的关系。另外,最多也就是谈到核武器问题,让我们放缓下军事装备的发展?!崩钺白旖且磺?,说道:“除去这些,美国人与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br />
    “你答应了?”谭雅问道。

    “为什么要拒绝?”李岚反问。

    谭雅点点头,说道:“是不用拒绝,我在想,美国人就不怕我们狮子大开口吗?”

    “很简单,如果短暂的利益可以换回战略转型的时间,我也会做出和美国人一样的选择?!崩钺暗?。

    “这样说来,美国…不,是北约现在已经做出最后的打算了?”谭雅眉毛一扬,说道。

    “将来迟早会有一战,我们需要时间,北约也需要时间准备,这一仗不打真的不舒服?!崩钺耙涣晨嘈?,摇摇头,看着阴郁的天空,心情也多了几分沉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