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也是中东最强空军以色列空军总指挥部,历次中东战争以及对巴勒斯坦地区空袭的命令,都是来至这里,特拉维夫空军指挥中心,可以说是以色列强大空中力量的大脑。

    该大脑控制住以色列两千多枚防空导弹的发射,控制着七百多架战斗机的一切作战命令,管辖以色列全境共四十七个空军基地的一切日常训练和出战。拥有直接发起动员预备役的权利,所有接到动员令的预备役飞行员,必须在二十四到三十六小时,前往各个空军基地报导,并且立即投入到实战中。

    同样这里也是以色列国家战略防御最高级别所在,大量的空军飞行员也都居住在这里,拥有全以色列最完善的军事生活机构,也拥有一切都按照军方标准的生活准则。

    作为常规战略力量的以色列空军,这里就是国防的根本,是绝对不能够出任何丁点问题的。

    现在的以色列空军也有了巨大的发展,随着索马里大量的武器出口叙利亚和伊朗、巴勒斯坦,以色列也花费巨资购买了f-35战机,并且继续扩大原有的f-16和f-15战机的规模,加大飞行员的训练规模。到现在,以色列已经可以做到在三十六个小时内,组织起上千架战斗机的作战规模,三十六小时内可投入作战的架次可达六千架次……

    太阳的余晖从战机上缓缓消失,偌大的空军基地内开始亮起璀璨的灯光,空管指示灯一步步的开始为夜间飞行的战机指引起降。

    飞行员生活区。劳累一天的飞行员们脱下厚重的飞行员,终于可以和家人坐在一起。好好享受下家庭的温暖。

    尽管在这里不能烧烤,不能吸烟不能喝酒。更没有外面诸多娱乐设施,但是生活在这里的人,并没有因为种种规矩和失去生活的色彩,军营生活的色彩,依旧可以给他们带来家的欢乐。每个礼拜的酒吧生活,也是所有人最期待的,因为今天所有非执勤的飞行员,都可以享受到酒精带来的欢愉。

    今天便是大多数人期待的酒吧之夜,虽说同样也只有一部分非执勤和战备执勤的飞行员??梢韵硎苊谰坪团?,可也正式这种长久等待中的一次放纵,让每次的酒吧之夜活动,都十分的热闹。

    毕竟长年累月待在这里面,有些情绪总要释放出来,今天也是很多人放肆的时候,就算是宪兵很多时候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相同的氛围,居住区的一角,三三两两的飞行员结伴而来。走进一栋封闭式的建筑内,外面有执勤是士兵检查每一个进入里面的人,并不是检查是否有外人混进来,而是检查是否有执勤的士兵违反纪律。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高强度的训练飞行和紧张的空中飞行,让很多飞行员对这里的憧憬无限放大,不少战备执勤的士兵。也经?;旖?。这才有了这道岗哨。

    与外面安静的环境相比,一进到里面便充斥着各种酒精的味道。当前还有女人的香水味,这些女性都是生活在家属区的飞行员家人以及女兵。当然还有最劲爆的音乐。

    彼得已经在这个基地待了三年多的时间,不过他并不是飞行员,而是空管中心的通讯负责人,这里并不单单是飞行员的们的天堂,也是整个空军基地内其他部门的天堂。

    和空管中心的一些同事结伴而来,走进酒吧内,里面已经嗨翻天了,好不容易挤到吧台边上,忙碌的调酒师满头大汗的歉意说道:“伙计们,稍等片刻?!?br />
    彼得等人则是十分熟络的叫喊着:“哦伙计,昨天肯定是被榨干了,这才刚开始,看你一副手软的样子?!?br />
    “冲着你们这句话,等下让你们尝尝我最新的杰作,保证让你们彻底燃烧起来?!钡骶剖σ涣车幕敌?,不怀好意的表情尽显无遗。

    “得了吧,你有多少斤两,我们还不知道吗?”彼得旁边,便有人不服的叫到:“又是什么名堂,别又是虚有其表?!?br />
    “我的新杰作叫做——直上云霄,相信我伙计们,会让你们爬出这里的?!钡骶剖︽凳斓慕骱玫牡莞陶?,弯腰从吧台下拿出一大箱花花绿绿的酒瓶子,还拿出一个大号的调酒杯,说道:“看我表演?!?br />
    各种颜色的酒依次被倒进调酒杯中,很快就汇集了七种颜色的酒,调酒师这才开始拿起调酒杯,双手眼花缭乱的飞舞起来。

    看到如此一幕,彼得身旁的几个人眼中这才多了几分的期待,注视着调酒师的表演,然而他们都没有看到,在彼得的眼中多了一切莫名的东西,从他听到调酒师说出直上云霄这四个字之后,这种反应就出现了。

    很快一杯杯翻着七彩颜色的鸡尾酒就出现在他们面前,彼得第一个拿起酒杯,高喊:“干杯?!?br />
    杯子全部见底,彼得等人脸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丝潮红,今天的节目就此开始……

    半个小时后颠着步伐,彼得来到酒吧的厕所内,将口中一个小小东西从嘴里吐出来,看着手上被塑料纸包裹着小小芯片,他的脑袋一片清明,心道:该死的任务,早点结束吧……

    半夜回家的钟声响起,带着浓浓酒气的人成群结队从酒吧中罗贯耳出,跟着回家的队伍,彼得一路上和战友们有说有笑,然而等他到达家里,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中的时候,脸上朦胧的醉意消失了,换之是深深的疲惫之色,一种由内而外的倦意,发自内心。

    打开墙壁上的电视机,频道只有很少的几个,而且一旦到了下半夜,所有的频道都会重播白天的新闻,今天也不例外。

    自由国家的自由并不适用于所有人群,生活在这片军管生活区的人,也都适应了这种一切被安排好的生活,无论是职业选择还是信仰选择,进入到这里,一切都注定了。

    不过,对彼得来说,这样的生活已经很惬意了,虽然在这里没有了很多自由,但却十分的平静,一切都那么令他渴望。现在,这种平静的生活即将消失,这个家里只有他一个,这也许是他现在唯一庆幸的。

    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他就知道今天的到来,他为此等待了三年多的时间,而在这三年中他拒绝了很多组织家庭的机会,为了就是到时候可以少一些心痛。

    而且他也需要一个平静的空间,也恐惧家庭的温暖会让自己迷失。如今,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属于他一生等待的使命来了,同时通往死亡的大门也向他敞开。

    可他至今都没有想通,一生即将结束,自己的存在有什么意义?没有一天是为自己而活,甚者一切都是别人安排的结果,容不得他拒绝,况且从小他也没有学习过如何去拒绝组织的命令。

    不过,现在他想要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死,或者说,他想要知道用自己生命换取的目标是谁?

    答案没有人告诉他,因为他现在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甚至到他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也不会知道目标是什么人,他只是整个计划中的一个步骤,尽管他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也是一样。

    可这并不妨碍他通过其他途径进行分析,组织的真正目标也就那几个,而组织培养了他二十几年,并且想办法将他放在如此要冲的位置上,所谋不可能是一般人。目标必然是身居权重之位,同样也必须是组织最想要暗杀的少数几个人之一。

    而获取更加详细信息的途径就是眼前的新闻,他所发挥的作用能够作用到的地方是固定的,时间地点都有了,那就是判断谁才是目标人物,这对他而言一点都不困难。

    一些无聊的新闻过后,电视上很快就播放了国际时政要闻,这些新闻虽然都是重播的,但距离发生的时间,都不超过十二个小时。

    国际要闻上,第一条消息就让他精神一震,一直都存在和叙利亚、巴勒斯坦等地区冲突的以色列,最关心的也就是这两个地方的新闻,每天的新闻都会有这两个地区的新消息,今天也不例外。

    电视画面上出现的是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画面,如今的叙利亚政府已经顺利收复了这个古老的城市,依旧担任总统的巴沙尔,也重新这座伤痕累累的首都城市办公。

    报导中的大马士革相比五年前,有了明显的改变,今天整个城市更是挂满了标语,巴沙尔的广告都换成了叙利亚和索马里友谊标语,天空中飘荡的气球彩带上,还写着欢迎索马里联邦总统到访叙利亚。

    以色列新闻电视台的旁白随着画面介绍道:“……,今天下午,李岚与巴沙尔进行了数个小时的会面,并且在会面之后,两人共同宣布,索马里将应叙利亚邀请,直接出动包括地面部队在内的一切军事力量,帮助叙利亚政府结束近达十年的内战……”

    ps:联邦最高领袖应该称之为主*席,是华丽特地将主*席写成总统的,敏感字。

    过年了,很多烦恼和事情也告一段落了,华丽会坚持恢复到每天最少两更的地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