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881章 李岚临加沙地带
    李岚的叙利亚之行之久,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在叙利亚待了四天的时间,因为两国所谈的合作和问题,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足够了,而李岚的行程却在叙利亚耽搁了整整四天的时间。

    并且这四天的时间,李岚并不是到处游玩,很多时间都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面前,只是出席了几次活动。

    直到第五天,李岚乘坐的专机这才从大马士革起飞,随即降落在巴勒斯坦的加沙地带。早进入巴勒斯坦空域后,巴勒斯坦名义上的总统阿巴斯派遣的仅有的几架飞机,前来迎接李岚的到来。

    天空中俯瞰整个加沙入眼都是一片狼藉,这让首次登上巴勒斯坦地区的李岚,心中变得有些沉重,直到庞大的空中指挥平台摇摇晃晃的降落在加沙郊外机场,他这才收心。

    机场外,阿巴斯亲自到场欢迎李岚的到访,对他来说,李岚的到来带来的政治影响,值得他全方位去重视。毕竟现在的巴勒斯坦依然处于十分尴尬的地步,没有建国全世界也就只有少数国家承认巴勒斯坦的主权,索马里就是其中之一。

    而李岚的到访则是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因为根本没有中东以外的国家领袖访问过巴勒斯坦,这也是巴勒斯坦零的突破。但这也让巴勒斯坦上下感到十分的紧张,实则巴勒斯坦地区根本没有一天安定过。

    根据巴以协议,巴勒斯坦并没有军队,只有一支规模在两万人左右的警察部队。武器都是简陋的冲锋枪。要不是这几年,索马里先后援助了大量的武器。这支名副其实的巴勒斯坦武装力量,估计连恐怖分子的战斗力都不如。

    几年的发展。阿巴斯利用这支武装警察力量成功整合了约旦河以西和加沙地带的势力,实现了巴勒斯坦地区数十年来最好的局面。武装方面,虽然警察部队没有坦克也没有战斗机、火炮等先进装备,但在轻装武器方面都是由索马里支援,反装甲武器,便携式火炮,各种装甲车,运输/武装直升机,海上则是向索马里购买的四艘海蠍。以海上警备的名义加入到警察部队的武装,现在的巴勒斯坦警察部队已经成为巴勒斯坦地区一支颇有战斗力的部队。

    不过,巴勒斯坦境内的零散武装依然很多,以色列也多次对该地区进行空袭,各种叛乱武装依旧雄踞在一方,气候虽然不涨,但始终是巨大的威胁。

    李岚的到来不知道是否可以拉开巴勒斯坦新的篇章,但已经让很多人蠢蠢欲动。对此,阿巴斯承担着巨大的压力。整个加沙地区,都处于最高级别的警戒,否则一旦李岚在巴勒斯坦地区受到任何伤害,那对巴勒斯坦的打击将会是毁灭性的。

    而身为当事人。李岚并没有阿巴斯的那种紧张,不过在下飞机的时候,他还是特地准备了一番。薄薄的防弹背心津贴在他的身上,外面西装的两个腋窝下。两把打开保险的手枪隐藏在西装内,脚上的裤管内?;挂刈乓蝗π∝笆?。

    准备好了之后,李岚并没有走下飞机,甚至机舱门到现在都没有打开。直到空中指挥平台的货舱门打开,李岚直接乘坐专车从飞机上下来。

    对此并没有感觉到意外的阿巴斯也上了自己的专车,朝着加沙内驶去。

    如此严密的外交访问,对一国总统来说,全世界并不多见,然而并没有人对此说什么,加沙地区可以称之为全世界最混乱的地方之一,在这里充斥着各种武装,武器大规模泛滥,比起当初的索马里,这里更加的危险。

    阿巴斯为了保证李岚这一路上的安全,从机场到加沙总统府的一路上,整个街道都彻底封锁了起来,每一个路口都可以看到巴勒斯坦警察部队的装甲车,街道两旁的高层建筑,都有监视人员,查看周围的情况。

    街道中,相隔五十米就有全副武装的警察部队站岗,整个加沙地区,全部都紧绷起来。

    坐在车内的李岚对阿巴斯如此过敏的反应,只是感到有些好笑,眼前这种防御级别,最多只是防御那些普通的武装组织,如果是先进国家作为袭击者,这种防御一点用处都没有。

    好在这种悲剧并没有出现,车队顺利穿行在加沙内,很快就顺利来到阿巴斯的临时办公点。以色列将巴勒斯坦的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隔开,而且这两个地方也多处由以色列军队掌控,成功取得政权独立的阿巴斯,依旧没有办法拥有巴勒斯坦真正意义上的首都——耶路撒冷。

    这也是巴勒斯坦一直以来都无法得到承认的主要原因之一,巴勒斯坦称以色列是非法的,占据了他们的首都耶路撒冷,且一直以来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都没有重新选择首都城市,为了就是坚持他们对耶路撒冷的真正主权。

    所以阿巴斯根本没有自己的总统府,只有临时办公地点,位于加沙内,也是巴勒斯坦地区各个党派议会的集中之地。

    在临时总统府前,盛大的欢迎仪式表明了巴勒斯坦对李岚到来的由衷欢迎,更是对索马里十年来如一日对他们支持的由衷感谢。

    如果没有索马里的支持,现在的巴勒斯坦也绝对没有今天的局面,或许他们还在为了一些权益上的问题,各自处于冲突过程中……

    欢迎仪式过后,进行例行的会谈之余,李岚终于和阿巴斯单独进行了会谈。

    阿巴斯的私人会客室内,两人相对而坐,无第三人在场。

    简单的客套之后,阿巴斯很直接的切入主题,说道:“与李总统认识的时间也有十年了,都彼此了解双方的性格。用贵祖国的话来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毕竟加沙地带不是什么好地方。正常人没有事情是不会来这里的?!?br />
    面对阿巴斯的直接,李岚微微一笑。不过他并没有直接说话,而是突然起身,身子一转面向他之前身后的墙壁,目光在这面墙壁上扫视了片刻后,最终锁定在墙壁下面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人体雕像上。

    阿巴斯疑惑的看着李岚突如其来的动作,接下来李岚的动作让他更加的疑惑。离开座位的李岚直接走向雕像,并且十分不客气的抠下雕像上蓝宝石般的眼睛,看似应该很牢固镶嵌在雕像上的眼珠,很轻易的到他的手中。

    接下来就是解开这一奇怪举动的原因了。来到阿巴斯的面前,伸手将刚刚从雕像上抠下来的眼珠平伸在阿巴斯眼前,然后手掌一合,用力一捏。

    安静的会客室内两人都可以清晰的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当李岚再一次摊开手掌。碎玻璃屑中,有一个正在闪闪发出红光的微小装置,只有不到正常人的指甲大小。

    阿巴斯的脸上瞬间难看了起来,正要开口说话,李岚立即用手阻止了他。刚刚抓住雕像眼珠子的手再一次用力,这一次无声,当他再次摊开首长,那闪烁着微弱红光的小东西。已经被捏扁了,那闪烁的红光也熄灭了。

    “居然会出现如此巨大的纰漏,我一定会给李总统一个交代?!闭砹讼滤夹?。阿巴斯一脸怒意的说道。

    “此事确实要上心,如果今天我们的谈话被有心人知道了。后果是十分的严重?!彼档勒饫?,李岚眼睛一眯。继续说道:“而且这个窃听器应该是最近才安放在这里的,它的最大价值就是窃听我们之间的对话,明显是针对我的到来。我来到这里的消息,很久之前就通知了,能够办到此事的人应该不多?!?br />
    阿巴斯点点头,眼中多了一丝寒意,李岚说的很正确,能够进入这里的人就那几个人,而且在他看来,这东西甚至应该是在他去机场迎接李岚时,才被安放在这里的。

    因为在这几天的时间中,为了确保安全,这里都一直处于被封闭状态,内部也经过细致的检查,并且用无线检测装置将每一个角落都检查了一遍。被李岚捏碎的窃听器是无线传输,早就安装的话,根本无法逃过检查。

    而能够有这种能力和这个时间完成此事的人,范围就更小了,至于什么人在他心中已经有了目标,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将这种家丑告诉李岚,这是属于他的责任。

    “我很好奇,李总统阁下是如何知道这东西的存在?”相对谁干的问题,阿巴斯对这个问题更加感兴趣,甚至李岚那轻易捏碎窃听器的手劲,也让他很好奇。

    “这种能力不值得一提,是我的手机检查到无线信号发射源头,有些好奇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对外发射信号源,这才发现了这个窃听器?!?br />
    虽然李岚的回答十分的轻松,但阿巴斯可不这样认为,毕竟能够检测到窃听器那种微弱的无线信号,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他并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

    “现在应该都安全了,是否可以谈谈你来这里的目的?!?br />
    重新回到座位,李岚微微一笑,说道:“我的朋友,如果将来有一天,让你有机会入主耶路撒冷,你会把握这样的机会吗?”

    阿巴斯闻言,并没有过激的明显反应,而是淡淡的说道:“这是个老问题了,我主张可以利用和平手段决解巴以问题,就采取和平决解。战争永远是最后的选择?!?br />
    “我知道,但平心而论,你认为巴以问题会有和平决解的一天吗?难道你要彻底放弃耶路撒冷,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以及整个约旦河西岸拥有的国家主权?”

    李岚的问题很尖锐,这是目前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最大的矛盾所在,夺回耶路撒冷更是几代加沙地带阿拉伯人的夙愿,一旦阿巴斯彻底放弃了耶路撒冷,那他也会第一时间被整个加沙地带的阿拉伯人唾弃。

    “我自然明白这里面的可能性,无论和平决解巴以问题的可能性有多小,都比用军事手段决解这件事的可能性还要大?!卑退故秩险婊卮鸬睦钺暗奈侍?。但也道出了巴以问题中属于阿拉伯人的纠结。

    “没错,按照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双方的军事对等。一旦爆发战争,那巴勒斯坦只有被以色列人吞并的可能性。我十分清楚你的顾虑?!彼档秸饫?,李岚权衡下接下来要组织的语言,半响后才接着说道:“不过,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说不定在未来会有你们的机会,一个让你们可以用自己双手重新入主耶路撒冷,成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br />
    李岚的话很轻易的勾起了阿巴斯的兴趣,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已经丧失了太久了国家信仰,多少人从出生到生命结束。都没有体会过国家带来的感觉。

    阿巴斯也是如此,现在虽然巴勒斯坦地区和约旦和西岸的一些地方,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政府统治,但距离一个真正的国家还太遥远了。

    耳中听到的话,如果是从其他人口中说出来,阿巴斯会权当对方在安慰自己,但这话从李岚口中说出来,给他的感觉就是有门,“有机会的话。我是不会轻易错过的,因为未来太遥远了,我也害怕时间会冲淡了巴勒斯坦人对建国的渴望?!?br />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李岚内心也是一松。说道:“相信我老朋友,只要你需要,我会尽全力帮助你?!?br />
    阿巴斯苦笑的摇摇头。说道:“这岂是那么容易,以色列是绝对不会看到我们拥有自己的军队。如今我们巴勒斯坦人的武装,已经触及到以色列人的底线。再有进一步的发展,就不是我们能够夺回耶路撒冷的问题,而是以色列人就要出兵剿灭我们的武装。同样渴望一个国家的犹太人对国家主权看得无比的重要,其周边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能够威胁到他们主权的国家存在,用你们华人的话来说,卧榻之侧其容许他人酣睡?!?br />
    “世事无绝对,只要你坚定之前你说的那句话就行了?!崩钺安⒚挥兴堤?,到时候自然会说明一切……

    以此同时,巴勒斯坦的整个加沙地带都因为李岚的到来,而掀起了一阵旋风。

    在李岚抵达巴勒斯坦的时候,就有许多人暗中抵达这个小小的中东地方。在加沙和地中海之间上百公里的荒芜地带,这里留着太多废弃的村落,常年的混乱太多人远离了这里,留下的是一大片残垣。

    类似的场景在当初的索马里随处可见,而这里却比当初的索马里更加混乱,一切都可以说是以色列造就的,一个完整的巴勒斯坦不符合以色列人的利益,到处扶持地方武装,带来的是这个地区数十年来的战乱和割据,使得这里经济永远发展不起来,巴勒斯坦永远要为了自身稳定和努力中,结果只是一个无底洞。

    哪怕全世界有再多人呼吁地区和平,这里的武装人员和军阀依然如此没有改变,而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军事行动的以色列,只是没有多少人出来指责。

    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不愿意得罪以色列这样的国家,更何况是为了一个羸弱的巴勒斯坦。哪怕是李岚,最多也就是说几句,卖些武器给巴勒斯坦政府而已,更加直接的行为就没有了。

    所以这也早就了加沙地带数十年来混乱无比的景象,然而对一些特定人群来说,这里就是天堂?;炻?,没有法律更没有制度,是罪犯的聚集地,更是各种雇佣兵扎堆的地方。

    各种势力和武装在这里交集,过的是子弹横飞的日子,却有太多人乐此不疲。

    不过,现在这里却安静了下来,并不是巴勒斯坦武装警察部队带来的压力,而是这阵子多了许多狠角色,让这些本地蛇们都在安静的观望着。

    能够压住这些躁动的武装人员的手段直接而干脆,前两天的夜里,有几家盘踞在周边的武装势力一夜之间一个不留,全部都被干掉了。

    这让该地区所有角色都盘踞起来,毕竟出手之人的狠辣且灭绝性,已经给予了所有人无比严厉的警告。

    与地中海沿岸相距不过六十公里的一个废去小村庄,夜色降临下,燃烧的柴火告诉远方的人,这个地方已经有主了。

    此刻,围坐在火堆旁的数十个武装人员,各个都带着十分危险的气息,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散发这浓浓的血腥味,这十分符合他们身上的气质。

    火堆中间,所有人都在安静的消灭着手上的食物,火堆上一头已经烤熟的牛犊,已经只剩下一堆骨架。在场,唯有两人没有吃东西,如果现在索马里情报部门的人在场,一眼就是认出这两人。

    一个是大名鼎鼎的佣兵王步蛇,一个则是当初将在乌克兰俘虏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和索马里行动小队的米歇尔。此刻,两人似乎都安静的等待着什么,脸上都有一丝的疯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