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882章 逼近的时间点
    步蛇和米歇尔两人坐在一起,颇有几分难兄难弟的模样。

    都是闯荡于佣兵界的两人自然很早就认识,步蛇手段高明,而米歇尔是小团队作战的战术高手,然而让他们双方走在一起的原因,不是因为两人的能力互补,而是被迫的结果。

    米歇尔在乌克兰丢下自己的团队逃生,自然被黑水雇佣兵公司列为追杀对象,而步蛇则是还没有跑出意大利,就被中情局的人请过去喝茶了。逃亡过程中的米歇尔也被中情局的请了过去,并且帮他摆平了黑水公司对他展开清除叛乱的行动。

    被控制的两人最终碰面,并且在中情局的暗中支持下,联合组建了一支新的佣兵队伍,而且有了中情局的大力支持,这对佣兵队伍发展十分迅速,要装备有装备,有钱有钱。两人的怨气也就慢慢的消减,直到今天,他们成为了中情局黑暗中的利刃,几年的时间,许多人死在了他们的暗杀下,他们的活动区域几乎涵盖了每一个大洲,足印遍布荒漠、丛林、雪原……

    中东特别是加沙地带,可以说是两人最熟悉的地方,而且这一次的目标,才是让他们最感兴趣的,且不说中情局在完成后给予他们的丰厚报酬,就算是没有报酬的买卖,两人也会欣然答应此次的任务。

    几乎没有人比他们更加了解此次目标的危险性,但两人并没有拒绝的理由,哪怕这是一个强制他们完成的任务。

    风险就意味着收获,如果能够完成这次的任务。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带着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金钱,带着全新的身份。在美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从此告别烽火硝烟,拥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家庭。

    这是多少人走上佣兵之路后的终极梦想。无论是步蛇还是米歇尔也都是如此,社会很现实,如果有得选择,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朝着最好的方面努力。

    像步蛇这种声名狼藉的人,也只有大国才有办法隐藏他,为他重新制造身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米歇尔也是如此,而他的目的更加简单,他有家人。正在美国西部一个小镇上生活,只要他完成了这次的任务,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到家里,与家人团聚。

    让他们无法拒绝此次任务的另一个理由是,两人对此次目标都有一种深深的仇视,首先他们都在目标所在的势力手中倒霉过,其次一旦他们完成了此次任务,将会真正的留名千古,对美国这种国家来说。他们两个是最伟大的功臣。

    作为雇佣兵的他们,除了赚钱之外,也有属于男人的梦想,实现野心或者是干出一番大事来证明自己。

    两者相加。让两人对此任务都选择义无反顾。

    再一次回到加沙,两人都立即决定,为了任务顺利的进行。必须让这里复杂的局势稳定下来,对亡命之徒来说。只有铁血才能让他们忌惮。

    他们的决定已经取得了成效,一天的时间中。他们用强有力的手段清洗了附近几个较有影响力的武装势力,并用一地血腥警告其他所有势力,这阵子最好安静一点。

    否则,他们今天晚上也没有如此惬意的时间,在这里享受烧烤。

    不过,身为主帅的步蛇和米歇尔可不像麾下的佣兵,如此有心情享受美食,两人都只是大口的填饱肚子后,便都停手沉默了下来。

    因为即将开始的任务,让他们两人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很多次任务担心的不同,对接下来的行动,他们不担心后路,而是担心是否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因为一旦不成功就成仁,根本没有第三种可能。

    无言坐了良久,步蛇悄然对米歇尔使了一个眼色,随即两人站起身子,朝着火堆旁的废弃房屋走去,直到他们远离了佣兵们的喧嚣之后,步蛇才沉重的说道:“我们都是和那些变态交过手的人,你认为我们这些人可以对付他们多少人?”

    “虽然你口中的那个女人没有跟着过来,但是传言光目标一人就拥有极高的军事素养,并且拥有超人的危险警觉性,而且目标身边必然会有十分健全的安全?;と嗽?,如果正面抗衡,我们恐怕很难拿下?!泵仔芾鲜档乃档?,两人的存在,他不担心这些话会打击到士气,这也是为什么步蛇将他带到一旁的原因。

    “说起那个女人,我到现在依然手脚有些冰凉,多少人看到那个女人年纪轻轻就是一支世界第四的军队头号人物,都以为只是女人的事业线让她拥有如此高位,臆想主义害死人。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就算和那个男人有再亲密的关系,如何能够让那几十万骄傲的男人心服口服,现在想来,我最初的想法就很可笑。事实最终会证明,那个男人周围那三个军方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br />
    步蛇感慨道,一想到那雨夜的枪声,依然心有余悸,“人类真实奇妙的生物,总有人一次次创造属于不可能的极限,从那晚之后,我也感觉世界观重新拓展了一下,只是希望不要在面对那样的对手,因为实在是太可怕了?!?br />
    “你认为在目标的周围,还有这样的高手吗?”米歇尔并没有亲自品尝过步蛇的感受,但他清楚步蛇的身手,能够让如此男人在自己最骄傲的方面感到心悸,这已经足以让他体会雨夜中那个女人的恐怖。

    “唉!”步蛇闻言,看了一眼米歇尔,叹了口气道:“只是希望没有,毕竟能够达到那种程度的人,我相信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而目标周围中最有可能达到这种程度的人,现在都没有跟随目标,唯一需要我们小心的是目标本身。我十分怀疑目标的身手,不亚于那个女人?!?br />
    “我认为没有那种可能。对于目标那种人,虽然说不上养尊处优。但身为全世界权势滔天的几个人之一,他可以说拥有了一切,他有恒心和毅力去锻炼自己吗?就算平时也都坚持锻炼,最多也只是强身健体,说道杀人方面的身手,他早就没有必要去学习和锻炼,因为那毫无意义?!泵仔⒉蝗贤缴叩牟虏?。

    “你能够轻松的击败一个从一两万精英部队中挑选出来的格斗王者吗?”步蛇对米歇尔那种不置可否的态度十分不满,很不客气的说道:“那份视频的真假自然不需要怀疑,从慢动作中完全可以看出那个男人根本当时还没有出全力。完全就是一副在热身的样子,就凭这身手,我们这些人中找不出一个是他的对手。你认为这样的人,不值得我们去重视吗?”

    米歇尔瞬间有些语塞,对步蛇的话他还是很认真去思考,“你说的不错,无论是力量还是反应能力,我们这些人都无法相比,相传在越南的时候。越南人民军最顶尖的狙击手反被他狙杀,这也足可见那个男人的警觉性和军事素养,但若说那个男人有远超常人的强大,我还是不相信?!?br />
    “这只是我的猜测。我也情愿相信你的判断,但对我们这些长期奔跑在死亡线上的人来说,轻视对手就等于和死神开玩笑。目前你我的判断都无法得到证实,不过我希望任务开始的时候。必须把目标的威胁性提高到最高程度,否则我们没有第二次机会?!辈缴呙挥屑绦竺仔嘈抛约旱呐卸?。而是退而求其次,提醒米歇尔千万小心。

    几年的生死下来,现在就算没有步蛇的提醒,米歇尔也不敢马虎,这次的任务严重性非同以往,目标不但是最难啃的骨头,而且他不想倒在这片荒漠上,所以一切都将以最坏的结果进行计划。

    步蛇看到米歇尔脸上的慎重之色,缠绕着他内心的焦虑松懈了不少,就在他准备继续深入研究行动方案的时候,脚步声传来,负责信息作战的雇佣兵走过来通知道:“刚刚接到鹰巢的消息,行动时间在明天早上八点,半夜会有两架攻击直升机抵达这里,作为我们明天行动的武器补充?!?br />
    这位雇佣兵边说还将一张写满各种数字和字母的纸张交到米歇尔的手上,“这份密电中还说,到时候将会有其他攻击手段率先对目标进行打击,我们则是负责确认目标的死亡,必要时击毙目标?!?br />
    米歇尔挥挥手,示意雇佣兵退下去,然后才看着手上的密电。在他的眼中,上面那杂乱不堪的数字和字母,全部都转化为文字,进入脑海中。

    不过随着逐渐翻译出来,米歇尔的眉头微微皱起来,直到他将纸张交给步蛇后,这才不解的开口道:“这上面也没有说第一波攻击是什么,来至什么方位,是何种武器,这叫我们怎么配合?!?br />
    同样看完密电内容的步蛇,也是一脸的疑惑,“那些人鬼都不相信的谍报人员,也搞得太神秘了吧!”

    米歇尔闻言,苦笑一声,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从这份密电足以说明他们对我们还不是彻底的信任。此次行动的后果,谁都无法承担,这种谨慎也在预料之中,否则就不是叫我们这些明面上的孤魂野鬼来完成最后的补刀工作。我相信,所谓的第一波攻击,恐怕也是从哪里找来的替死鬼?!?br />
    步蛇也跟着发出一阵苦笑,他又不是傻子,如何不明白米歇尔话中的意思。两人把性命卖给了中情局,而外界并不知道,这也是中情局选择他们的原因,或者从一开始中情局找上他们,就是为了今天而准备着。否则,中情局里面人才济济,为他们工作的雇佣兵也不少,中情局根本没有必要在他们身上投入这么多。

    在这之前,步蛇就想到了这一点,这份密电只不过是将他的猜测变成现实而已。一旦他们成功对目标完成了绝杀,全世界都会为之颤抖,说句不客气的,就算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或者核战争,都有极高的可能。

    所以,中情局自然要把这件事情从美国身上撇开。而他们这次来到加沙地带,之所以没有进行过多的保密。只因为他们表现上是受到一个犹太人的雇佣,来这里?;ひ桓瞿胗械娜?。

    如此多的迹象。两人瞬间就明白了一切,只是这种事实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好在两人在之前就做好的心理准备,心中的不舒服只是短暂的。

    从小生长在美国,并且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和黑水公司都待了很久的米歇尔,最先调整好心态,这并不等于说他的心理素质高于步蛇,只是他对中情局有更多的了解,仅此而已。

    米歇尔说道:“现在。我们要重新制定作战计划了?!?br />
    步蛇闻言随即点头,说道:“目前虽然我们不清楚第一波攻击是何种方式,但既然在密电中,提到确认目标死亡的字眼,足以说明第一波攻击有可能直接干掉目标。要是真的出现这种情况,我们自然没有多少压力。但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一旦目标没有死亡,并且对方拥有高强度的反击火力,我们就需要在短时间之内。确保干掉目标?!?br />
    米歇尔点点头,显然他同意步蛇的话,“如果情报属实,我们的机会也很大。到时候最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我们完成任务并且顺利撤退?!?br />
    步蛇倒是没有太多的乐观,喃喃道:“一个小时。那也需要另一边进展顺利,希望不要出错?!?br />
    ……

    以此同时。远在八卦城的最高统帅部内,负责坐镇红警兵团最高指挥机构的凌梁。也接到了情报部门上传的情报。

    当她看到情报的内容之后,脸上瞬间变得无比的难看,就在她准备要将这种怒火释放出来的时候,手机响了??吹嚼吹缰撕?,她强压下心中的火气,接通了电话。

    “情报你看到了?”电话那头,李岚说道。

    “没错,这是赤果果的战争行为,全军上下有决心和义务对这种行为进行制裁,哪怕因此引发核战争,也在所不惜?!绷枇盒闹械呐?,被李岚简单几个字点燃了。

    “先平息下怒气,我们和对手之间存在的问题,已经到了必须决解的地步,这是双方发展到现在产生的必然结果?!钡缁澳峭?,李岚安抚了一句,继续说道:“这件事也是一个契机,不过我们的枪口还不可以对准美国,核战争更是不能够,所以此事你们所有人都要当成什么都不知道,明白吗?”

    “可是,这种事情实在是难以原谅,我们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恶气?!绷枇汉芎奔亩プ擦死钺?。

    电话那头李岚并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解释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现在告诉你这件事情吗?我就是希望你能够克制,一切以战略大局为目的,如果悍然发动战争最终的结果是毁灭整个人类,那我会选择退出,不继续和美国以及北约较量。

    这个世界虽然充满了很多的杀戮和罪恶,但凡是都是有美好的一面,也正是因为这种肮脏才让我们深感美好事物的珍贵。作为你们的指挥官,我的任务不是带着你们走向死亡,更不是为了毁灭这个世界,而是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长命百岁,享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对不起指挥官阁下,我太激动了?!绷枇何叛粤成?,带着歉意承认自己的过激,但她依然有她的坚持,说道:“您的安全是我们首要任务,所以,我强烈要求马上将强兵小队调到您的身边?!?br />
    “你是关心则乱,还无法理解到我的打电话给你的目的吗?”李岚略显失望的说道:“我打这个电话给你,就是需要你在知道此事之后,依然保持正常的状态,表现出根本不知道此事的样子,平时如何,现在开始也要如何?!?br />
    “可是……”凌梁正要继续坚持,然而她的话刚刚一开口,就被李岚打断了,“没有什么可是,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身手,此事我早就有了准备,你的任务就是在接到我求救信号的第一时间,按照正常的预案进行救援,其他的事情等我回去之后再说?!?br />
    这回李岚至于不容置疑的口气,强行命令凌梁服从。

    听着电话中的忙音,凌梁最终还是无法忤逆李岚的命令,只是她的目光忍不住盯住了北美洲,一脸的寒意令周围的人不寒而栗……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以色列特拉维夫空军基地,彼得照例来到地下指挥中心接替夜晚执勤的战友,交接完毕后,彼得来到自己的岗位上时,很隐蔽的将藏在两指缝隙中的芯片,插到系统主机上一个usb接口中。

    这就是他的任务,训练了二十几年,来这里工作了三年多,为了就是将一个芯片插进以色列空军通讯系统主机内。

    当他隐蔽的完成自己一生最重要的使命后,他脸上浮现出几分解脱。(未完待续。。)